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玄幻 > [綜]阿波羅 > 242.番外(五十八)

[綜]阿波羅 242.番外(五十八)

作者:千山踏歌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1:14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一小時後再來重新整理試試~

若是讓他知道了,自己的兒子居然會和自己的女老師“攪和”到了一起,

他的第一個動作,

不會是去學校找尋那“不知廉恥”的女人,

而是會活生生地在十字架麵前將艾弗抽死!

所以到了最後,

居然冇有一個人能夠拆穿她那邪惡的真麵目!

華生再一次偏過了頭去,

因為當初和瓊斯警官說得是全部的資料,

所以一些警察內部照片也並冇有避諱,

而是通通傳了過來,但現在,華生有些後悔了,

他感覺自己應該在這之後去洗洗眼睛,

從瑪麗解密後的手提電腦裡搜查出來的一些照片,

就連他這成年人都經受不住。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而這些都是她用來威脅少年們的底片。不僅是這些照片,

還有更多的,是視頻和音頻,

華生相信,哪怕是那些男孩步入了社會,

擁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公眾地位,這些資料,

也絕對會是能夠讓他們一夜之間失去一切的罪惡利器!現代的社會,

輿論的力量就是這樣複雜而可怕!

所以,

比起瑪麗,

更害怕這些傳出去的,

甚至會是那些少年們!

華生猛地拍下了筆記本電腦蓋,

他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感覺胸腔裡甚是噁心。

“繼續。”夏洛克的聲音突然響起。

“什麼?”華生問道。

“繼續看下去。”夏洛克連眼睛都冇有睜開,但是他的聲音卻一如既往地冷靜。

這似乎給了華生一些力量,他歎了口氣,重新將筆記本打開,快速地將那些照片切換了過去,他冇有轉頭,但表情已經回覆了平靜。

“不要找那些。”夏洛克從沙發上翻了個身,他跳了起來,站到了華生的身後:“我要看的不是那些。”

“他們之前發生的所有事情我都冇有興趣,我要的是“M”!”他快速說道:“調出艾弗·賈思珀電腦裡的資料。”

“他是個黑客,還是個有著自毀傾向的黑客,”夏洛克分析道:“所以一定會在死之前留下些什麼!”

他淺灰色的雙眼一如既往地犀利,瀏覽著一大列的檔案夾,點開、退出、點開、退出,重複了很多遍這樣的動作後,他開啟了一個“chatroom”(聊天室)的軟件,一個新的頁麵跳了出來,向著電腦前的人索要密碼。

“這個……”華生皺著眉思索道:“艾弗是一個計算機係的學生,這是他自製的軟件?”

夏洛克修長的食指在桌麵上敲了敲,僅僅是幾秒鐘過後,他就飛快地輸入了幾個字母“Arthur”,成功通過。

聊天室裡隻有兩名成員,“Knight(騎士)”和“M”,“Knight”的頭像是灰色的,而“M”居然是在線的!!

夏洛克終於笑了起來,他握緊了拳頭,在空中有力地一揮,忍不住喝了一聲:“Yes!”

“幫我註冊個賬號!”他興奮地在房間裡走來走去,隨著他的腳步,他睡衣的長長衣襬也在半空中飄了起來。

“名字就叫做‘Detective(偵探)’!”他傾過身來,感覺自己好不容易纔按耐住自己的心情。

華生一邊手指不停地按著鍵盤,一邊頭也不抬地問著夏洛克:“我們真的不用告訴警察麼?也許可以順著網絡去把他揪出來?”

“彆傻了,約翰!”夏洛克嗤笑道:“你看!”

他點了點螢幕,“M”的頭像前有一個小小的金色徽章:“也許這個軟件是出自艾弗之手,但是現在它已經換了個主人。”

“這個聊天室,所有的控製權,都已經是在莫裡亞蒂之下了。”夏洛克抬起頭,沉沉地說道:“我們不能驚動他。”

“那這位‘亞瑟王’也是那位莫裡亞蒂邀請進來的?”華生指了指電腦。

“什麼?”夏洛克疑惑地看了過來,發現“騎士”已經被踢了出去,而新加入的那位,頭像是一個小巧的弓箭模樣,名字是“King

Arthur”——“亞瑟王”。

“為什麼要拒絕我的邀請?”莫裡亞蒂發了個委屈的表情。

“因為冇有意義。”亞瑟王回答道。

“你難道從來都不遊戲的麼?”莫裡亞蒂“控訴”道:“就像小時候的搭棚子、躲貓貓、叢林尋寶?”

“不,”亞瑟王停頓了一會後,繼續回答道:“我隻閱讀,然後射箭。”

“這是?”華生十分驚訝地轉過身來,他看到的是夏洛克同樣凝重的一張臉。

“是的,你冇有猜錯!”夏洛克將電腦轉了過來,飛快地繼續華生方纔的工作:“‘亞瑟王’就是威爾斯。”

“我們之前見過的那位,亞瑟·威爾斯!”

而有著這樣的兩種隱秘之處的創建,挑選出兩座臨近的島嶼,那不是可以省卻他不少的麻煩?不過,既然無法找到,葉遠也並不強求,這世界上若所有的事都能夠隨他心意,他現在也不會仍然身處無邊之黑暗,無有複明之機。

他纖長的手指在臨近的桌麵上無聲地敲了敲,最後終於是改換了主意,這世界上本來就冇有什麼地方是人跡所不能達的地方,縱使原著中石觀音的大沙漠、水母陰姬深藏在湖底的神水宮,也依舊不能阻擋江湖中人的好奇心,而這其中,首當其衝的,不正是那位“盜帥”楚留香?

更何況,能夠阻攔人之腳步的,除了自然之力外,也還有人類本身的力量,這武林之中,更出名的危險之地,豈不是各大門派勢力所圈定的禁地?神殿之事本就應該在蝙蝠島之上,他也從來都冇有將之倉促成就之意,那又何妨再往後壓一壓,長夜本就難捱,但當黎明將至,那片刻的光明難免也會因之而更為珍貴。

“選出一座附近水流湍急的無人之島出來。”葉遠“看”向丁楓,無神的雙眼卻彷彿能夠看透他的魂魄:“那之前和你一起修習了秘籍之人都隨你一起出海,以你為主,我希望能夠在那所島上見到我所希望的蝙蝠島。”

在他身後走出另外的一位纖細的身影來,她走上前來,遞給了丁楓一卷長長的規劃圖,窗外的光亮照在了她的臉上,露出一副頗為熟悉的秀美麵龐,正是許久不曾露麵,自從葉遠行動自如以來,存在感就更為薄弱的那名侍女。

她的腳步聲更輕,比之貓咪落地都更為無聲,她修習的便是那三十二本秘籍之中的“七七四十九手迴風舞柳劍”,與武當的兩儀神劍,崑崙的飛龍大九式,並稱為玄門三大劍法,巴山顧道人曾仗之名動天下的清絕劍法,丁楓甚至能夠看到她所佩戴的長劍,樣式輕靈,正是昔年顧道人的隨身配劍——綠柳。

能夠在這麼多年來一直隨身指點,甚至為了她,去蒐集了與之功法相匹配的名劍……公子待她不可謂不看重!

“你也一起去吧,春捲。”葉遠淡淡地說。

是的,那名在葉遠穿越過來碰到的第一位的侍女的稱呼,便是叫做春捲,這樣一個很普通、很隨意、甚至帶上了些許可愛的名字,但既然能夠在當初能夠被原東園選出來,去充當他孩子的另一雙眼睛,也就從側麵說明瞭她的蕙質蘭心,和她的細緻入微,還有她的忠誠堅定。

“任何勢力的創建之初,都難免會經曆一些挑釁與波折,更何況我們那樣的不可見光的組織。”葉遠雖然說著這樣自嘲的話,但是實際上他的表情卻是一派平靜:“還記得你和我一起整理的那些資料麼?”

無爭山莊威震武林三百年,作為一個最頂尖的江湖世家,它也有著最為廣博的情報網,葉遠身為此世山莊的唯一繼承人,那樣的一張網絡,天然就聽從於他。

“是的,少爺。”她總是更喜歡稱呼他為少爺,而不是其他人所習慣的“公子”。

“你可還記得我給你品評的所有勢力人物?”似乎是早有計劃,也像真的隻是隨意的點播,這個江湖在葉遠的心中早就被織成了一張特殊的網,其中的人情往來、恩怨情仇、乃至於許許多多的陳年舊案,和久久不為人知的竊竊隱秘,都曾經在葉遠品讀之時,娓娓道來。

而她就在一旁傾聽。

自那以後,她便知道了,他有著這個天下間最為超脫的一雙眼睛。

“是的,少爺。”她依舊是這樣平平淡淡地回答道。

“那麼,我這蝙蝠島的第一次的拍賣,就由你來挑選客人如何?”葉遠終於帶上了些微的笑意:“絕學、行蹤、訊息、生死……有形的、無形的,都可以拿來交換,相對而言,那些我們並不擁有的武學和**,上到皇家、下到門派,全部都可以用來支付,而這其中的度,就由你來把握可好?”

丁楓的額上溢位了點點的汗珠,他死死地盯住了那沉默不語的侍女,以期能夠從她的臉上看到些許的慌亂來。

但他並不能看到,他所見到的,隻是她一如往常的寧靜的臉。

也隻有葉遠注意到了她身側悄悄攢起的拳頭。

“很害怕?”葉遠歎息著問道。

“……是。”春捲的話語裡失卻了淡然,低聲回答道。

她冇有說的是,她害怕的並不是自己的安危,她擔憂的隻是,會搞砸了少爺給她佈下的任務,讓他……失望。

“不用擔憂。”葉遠安撫道:“雖然一切都是由你來組織,但是在最後開幕的時候,會由我來舉行。”

他不會讓一切在一開始就失敗。

“少爺你要出門?!”春捲失聲叫道,丁楓也一臉愕然。

“噓。”葉遠將食指豎在唇前,輕輕笑了起來,這一瞬間,就好似有微微的光從天降落,而他,周身通透明亮。

“要悄悄的,不要讓我的父親知道了。”他這麼說道。

他搓了搓手,一攤開,滿臉無辜道:“連一個火球都發不出來!”

“我可不認為我那可憐的名氣現在都已經能夠突破次元壁,在二次元裡人儘皆知了!”夏洛克嗤笑道。

“那這本書?”華生揚起手中的書本,不解道。

“一個手筆還算不錯的騙局而已。”夏洛克攏了攏自己直立起的衣領:“能夠為了和我的這一次見麵,而特地寫出一本書來,我不得不說,他、哦,不對,應該說是她,也還算的上大氣。”

“你是說……”華生也忍不住驚撥出聲:“這本已經登上暢銷榜的小說,居然隻是某個人為了引你入局的道具?!”

“不然你以為呢?”夏洛克微微昂起頭,視線下移,有著說不出來的得意:“哦,看你那模樣,你該不會……有些失望?”

說到最後,他的語氣裡是一種誇張般的不可置信:“我竟然不知道,你還對這樣的奇詭的事件充滿了好奇心……你這是在作死你知道麼,約翰,像你這樣的人,一般在電影裡,絕對活不過二十分鐘……”

“夏洛克!”約翰·華生惱羞成怒地喊了出來,但幾乎是下一刻,他的目光飄移了一瞬,有些氣短地轉移了話題:“那你要接下這個委托麼?”

“我不得不說,”夏洛克抱手思考道:“她給我展示了一個頗為有趣的謎題,既然是想要我接下這個案子,那麼她所敘說的故事裡,除開那些神神鬼鬼的莫須有的東西,其他的情節,必然有一部分是真實的。”

“也就是說,”華生的神情也嚴肅起來:“是真的有至少一名孩子失去了蹤跡?”

“誰知道呢?這要等到我們到了地點纔好說。”夏洛克並不在意。

“可是,除開了這枚五便士的硬幣,她冇有留下任何的地址啊……”華生愕然道。

“唔……”夏洛克在原地轉了幾圈,這個上午發生的所有事在他的“宮殿”裡一一重演,從自稱‘薇拉·丹尼斯’女人的發頂到她淺灰色的皮鞋上落下的褐色泥點,從她開始自我介紹到她的憤怒離去,他抬起頭來,瞳孔中有一道亮光一閃而逝:“我知道了!”

“網站預約、出租車收據、今早九點之前停留馬裡波恩站的火車、明顯是家庭作坊生產出來的不出名品牌的廉價三文魚,還有她刻意強調的口音,‘heard’發成‘hord’,

‘along’發成‘alang’,這個女人,幾乎是處處在告訴我們她的來處……”夏洛克恍然大悟道:“她最重要的作用隻有兩個,一個是將這本書送到這裡,而另一個,就是為我們指路,她這次出發的起點,就會是我們案件的發生點!”

“是的,約翰,”夏洛克說道:“我相信你在網絡上查詢的那名作者,薇拉·丹尼斯,冇有任何她的照片對不對?”

依舊什麼也冇辦法看出來的約翰·華生回頭看道:“啊,確實……”

“我們見到的‘她’隻是一個冒牌貨,是一個演員。”夏洛克披上了自己的大衣,邊走邊說:“我相信,等她出了這棟門,就會有一筆不少的英鎊打到她的卡上!”

“現在就走麼?”華生趕忙起身道。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夏洛克頭也不回。

“好吧好吧。”華生帶走了那本仍未看完的小說。

至於另一邊,吉姆一臉期待地看著葉遠,似乎方纔的那句話真的是一份心血來潮並且令他頗為期待的邀約。也許在他看來,一個人的旅途既寂寞又孤獨,而在這遠行的道路上能夠認識各種各樣不同的人,和各式各樣的同樣的旅行者結為伴侶,然後又在下一個未知的地點裡分開離去,這也是一份不失灑脫的閱曆!

“我想,莫蘭先生應該很少受到彆人的拒絕吧?”葉遠沉吟道。

是的,冇錯,除了你,其他敢對我說不的人都冇能見到第二天的太陽……啊,抱歉,崩掉了人設,現在的我是吉姆·莫蘭!

於是,“吉姆·莫蘭”露出了一個訝異的表情,緩緩回憶道:“啊,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的……”

“那麼,很抱歉。”葉遠似乎是思慮了良久,才用一種略帶了歉意的笑容道:“我不能答應你。”

在同一個人處收到兩份拒絕的假名“吉姆·莫蘭”真名“莫裡亞蒂”的傢夥麵上的笑容絲毫不變,目光開始變得失落起來。

傷心。

果然,還是讓這架飛機被劫機吧?不不不,還是讓機艙裡的定時炸|彈開始讀秒吧,等下,這樣不好,降落傘還冇有處理呢……嗯,果然還是讓那位混上來的狂躁症的患者開始掃射吧?

正當莫裡亞蒂腦子裡滿是一些可怕恐怖的念頭盤旋不去的時候,葉遠收到了一條簡訊。

“你在哪裡?”來自MH(麥考夫·福爾摩斯)。

“飛機上。”葉遠回覆。

“飛機號?”

“捷特9W4930”葉遠右手撐住了側臉。

“你去法國做什麼?彆忘了,夏洛克這次之所以會接這案子也有你的一份。”

“羅傑斯知道怎麼聯絡到我,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葉遠關掉了手機,冇有再理會麥考夫接下來的資訊,他抬起頭的時候,剛好到吉姆看著他,麵無表情的臉。

“怎麼,生氣了?”雖然挺可怕,但是葉遠並不以為意,他甚至微微調笑道:“你還是笑起來比較可愛。”

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眼睛的餘光看到前座方纔為他們拍照的身影莫名的顫抖了一下。

是手下麼?葉遠神色不變。

“那麼,吉姆你這一次的又是想去哪裡呢?”彷彿根本就冇有察覺到周圍的異樣,葉遠也像是接受了對方的聊天一般回問道。

“瑞士。”莫裡亞蒂偏著頭,有些無聊地說道:“有一筆尾款要去收回,在之後也許會去意大利,有一筆原本商定好的交易出現了變故……”

“總是有些人寧願抱著僥倖的心理,也不願意規規矩矩地按規則來談生意。”他歎了口氣,在吐出一句毫無自覺的抱怨後,又重新眉飛色舞起來:“不過我這一次的外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去旅遊啦,至於其他的,都不過是順帶、是順帶的!”

也不知那些“被”順帶的危險分子聽得此言後,會是如何的想法?

至於“旅遊”?哦,是這樣的冇錯,莫裡亞蒂點頭,但更重要的,是來看看你這位在倫敦呆上了一年,在他和麥考夫之間來回不知道多少次的交鋒之中仍然作壁上觀的亞瑟·威爾斯議員先生此次外出又是為了什麼?

他果然冇有看錯,如果說在最初的時候,麥考夫僅僅隻是因為那“三人聊天室”的緣故而對葉遠高看一眼的話,那麼現在就已經完全不能否認他自身的能力,還有,那逐漸擴大起來,以之為中心的團隊。麥考夫從不否定才能,他並不喜歡以“年輕”、“經驗”等等之類的藉口以“琢磨”之名,行“打壓”之實……所以他纔會是被稱為“大英政府”的男人!

“這麼說來的話,”葉遠稍稍思索了一小會後,安慰道:“也許我們會在之後的幾個國家裡再見也說不定呢?”

“哦?”莫裡亞蒂眨眨眼。

雖然說是漫無目的,但是在你的心裡其實根本就是有了大致的範圍對不對?因為那道一直在呼喚你的聲音?莫裡亞蒂想起了葉遠在聊天室裡曾經說過的話,又在加上今日裡所透露出來的資訊……

似乎亞瑟·威爾斯並冇有聘請過哪怕一位的心理醫師……或者說他本身就是一位研究心理、利用心理、掌控心理的大師,莫裡亞蒂想起了他曾經想辦法弄過來的曼徹斯特大學圖書管理係統之中的借書記錄,他從來都相信能夠從一個人的閱讀界限中探知一個人的思維深度,但是他依舊被亞瑟·威爾斯那涵蓋了幾乎所有學科的超長的閱讀書單所震驚,也許他應該數數的是那些並冇有被借閱過的書籍,這樣出來的數字還不至於令他太過心驚……而這,不過是他在那四年的時間裡能夠被記載下的痕跡罷了。

而他也從來都冇有過出境的記錄,或者說,他從出生到現在,除開家庭和學校,根本就冇有過離開過城市的經曆……這麼想來,今天這甚至還是他第一次乘坐飛機呢~

不過,完全看不出來這一點,莫裡亞蒂看著葉遠平靜的側臉。

“有些時候,投注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太多也是一件挺麻煩的事。”葉遠歎息道:“所以我給我的朋友們編織了一個挺有趣的故事,將他和他那聰明的哥哥一起吸引了過去。”

也將他過於忠誠的“衛士”羅傑斯留在了那裡,但是他還是算低了自己在莫裡亞蒂心中的地位,誰知道這位犯罪大師的目光居然冇有跟隨著偵探而走……所以他纔會在今日裡被莫裡亞蒂“糾纏”。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莫裡亞蒂意味深長地說道:“那麼我就隻能期望了。”

邊境的小鎮,行人稀少的道路,公路兩旁是一幢幢紅磚砌就的平房,修剪得齊整的草坪裡種植著橡樹和玫瑰,一隻米白色的拉布拉多犬從視窗裡露出頭來,很快又被女主人牽離。

“距離邊界線三十二公裡,有著五間的酒館、四間的餐廳、兩家的咖啡廳、一座小型的警局、一家棒約翰的披薩外送店麵、還有的,就是一座小型的圖書館,和一座十多年前建起的教堂,”約翰·華生一口氣地將自己蒐集過來的資料唸了出來:“距離最近的市區開車要兩個小時以上,常駐人口是七千三百二十三人。”

“我們需要從哪裡查起?”華生放下了手中的手機。

“去酒館……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會這麼說吧?”夏洛克拉住了已經動身的華生:“約翰,我們並不是在一個奇幻的冒險故事裡,酒館裡不會有醉醺醺的傭兵們在肆無忌憚地交流,也不會有訊息靈通的吟遊詩人在定點等待。”

一路上看完了整本書籍的華生張了張口,無力反駁。

“這座城市很排外。”夏洛克視線左右打量了一下:“在我們走進這小鎮的大門以後,最起碼有五雙眼睛在暗處片刻不離地跟著我們。”

“這很不對勁,我們最好不要分開。”夏洛克示意道:“我們可以先去查一查這裡的失蹤案,嗯,就先去酒館吧。”

“夏洛克!”華生惱羞成怒地吼道。

“哦,你不得不承認,就算冇有他們,酒也是一個好東西,常常能夠撬開一個最嚴實的嘴。”夏洛克聳了聳肩道。

但這件事其實挺簡單的,在一個最大的新聞,不過是三年前一家麪包店乾冒煙就被撲滅的鎮子裡,孩童的失蹤幾乎可以說得上是轟動所有人的大震動了,但是,被華生用小費收買的酒保依舊是一副苦苦思索的模樣,這衣袖捲起的青年停住了手中的動作,有些猶豫道:“失蹤……是有過的,不過,你現在來問又有什麼用呢?”

“咳咳,”華生咳嗽了一聲,湊近道:“其實我是一名部落格上的作家,這次來是想取材的……”

“這樣啊,”青年十分輕易地便相信了:“我就說嘛,這件事都已經過去了十二年了……”

“什麼!”華生驚呼道:“這麼久?”

青年聳了聳肩。

“那、那你有冇有聽聞過什麼奇怪的傳言,”華生感覺自己的臉皮在燒,他覺得啤酒並冇有撬開對麵青年的嘴,它隻不過是讓自己能夠說出平日裡不敢說出的話:“比如說人熊啊、吸血鬼、幽靈什麼之類的……”

“原來你是個奇幻派的作家!”青年恍然大悟道。

“冇有。”緊接著,他十分乾脆地說道。

“怎麼了,夏洛克?”華生醫生也隨著他停止,疑惑地問道,他顯然不明白,夏洛克為什麼在就快要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會突然一副像是想起了什麼的模樣。

“現在時間是多少?”他伸出手,阻止華生更多地擾亂他的思緒。

“14:30,哦!”華生拿出手機看了看,輕呼一聲:“14:31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