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朕又不想當皇帝 > 566、九州定

朕又不想當皇帝 566、九州定

作者:爭斤論兩花花帽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07 02:59:50

-

[]

朕又不想當皇帝正文卷566、九州定在他的印象中,南陵王和晉王都是一樣的,向來自私自負,肯定是以自己活命為第一要務,眼裡怎麼可能有老婆孩子呢?

“謝攝政王謬讚,”

南陵王泣聲道,“臣鑄下大錯,死有餘辜,隻求攝政王高抬貴手,饒過她們,讓她們過上平常百姓日子。”

“怎麼又哭上了?”

林逸端起茶盞,束口後吐進丫鬟端著的痰盂後,接著道,“你明明知道的,我連三哥都放過了,又怎麼可能為難你?

你如今跟我哭哭啼啼的,倒是不信我了。”

南陵王低著腦袋道,“臣不敢。”

是啊!

老九確實是放過了老三!

但是卻冇有放過老四啊!

說好的隻磕三個響頭,結果他路上聽看守的校尉說是每天磕三個響頭!

晉王什麼時候真心懺悔了,什麼時候就不用跪了!

要是這個做標準,老四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所以,他要是落到跟老四一樣的下場也是不稀奇的。

林逸眼睛隻朝著燒鵝瞄了一眼,旁邊的小丫鬟跟心有靈犀似得,立馬就用小刀切了兩片,沾了醬,盛在小碟子裡送到了麵前。

以前林逸很排斥這種麻煩的做法,但是大概是真的乏了,現在居然變得有點享受了,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咀嚼,然後道,“起來吧,你知道我······

“謝攝政王謬讚,”

南陵王泣聲道,“臣鑄下大錯,死有餘辜,隻求攝政王高抬貴手,饒過她們,讓她們過上平常百姓日子。”

“怎麼又哭上了?”

林逸端起茶盞,束口後吐進丫鬟端著的痰盂後,接著道,“你明明知道的,我連三哥都放過了,又怎麼可能為難你?

你如今跟我哭哭啼啼的,倒是不信我了。”

南陵王低著腦袋道,“臣不敢。”

是啊!

老九確實是放過了老三!

但是卻冇有放過老四啊!

說好的隻磕三個響頭,結果他路上聽看守的校尉說是每天磕三個響頭!

晉王什麼時候真心懺悔了,什麼時候就不用跪了!

要是這個做標準,老四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所以,他要是落到跟老四一樣的下場也是不稀奇的。

林逸眼睛隻朝著燒鵝瞄了一眼,旁邊的小丫鬟跟心有靈犀似得,立馬就用小刀切了兩片,沾了醬,盛在小碟子裡送到了麵前。

以前林逸很排斥這種麻煩的做法,但是大概是真的乏了,現在居然變得有點享受了,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咀嚼,然後道,“起來吧,你知道我在他的印象中,南陵王和晉王都是一樣的,向來自私自負,肯定是以自己活命為第一要務,眼裡怎麼可能有老婆孩子呢?

“謝攝政王謬讚,”

南陵王泣聲道,“臣鑄下大錯,死有餘辜,隻求攝政王高抬貴手,饒過她們,讓她們過上平常百姓日子。”

“怎麼又哭上了?”

林逸端起茶盞,束口後吐進丫鬟端著的痰盂後,接著道,“你明明知道的,我連三哥都放過了,又怎麼可能為難你?

你如今跟我哭哭啼啼的,倒是不信我了。”

南陵王低著腦袋道,“臣不敢。”

是啊!

老九確實是放過了老三!

但是卻冇有放過老四啊!

說好的隻磕三個響頭,結果他路上聽看守的校尉說是每天磕三個響頭!

晉王什麼時候真心懺悔了,什麼時候就不用跪了!

要是這個做標準,老四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所以,他要是落到跟老四一樣的下場也是不稀奇的。

林逸眼睛隻朝著燒鵝瞄了一眼,旁邊的小丫鬟跟心有靈犀似得,立馬就用小刀切了兩片,沾了醬,盛在小碟子裡送到了麵前。

以前林逸很排斥這種麻煩的做法,但是大概是真的乏了,現在居然變得有點享受了,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咀嚼,然後道,“起來吧,你知道我在他的印象中,南陵王和晉王都是一樣的,向來自私自負,肯定是以自己活命為第一要務,眼裡怎麼可能有老婆孩子呢?

“謝攝政王謬讚,”

南陵王泣聲道,“臣鑄下大錯,死有餘辜,隻求攝政王高抬貴手,饒過她們,讓她們過上平常百姓日子。”

“怎麼又哭上了?”

林逸端起茶盞,束口後吐進丫鬟端著的痰盂後,接著道,“你明明知道的,我連三哥都放過了,又怎麼可能為難你?

你如今跟我哭哭啼啼的,倒是不信我了。”

南陵王低著腦袋道,“臣不敢。”

是啊!

老九確實是放過了老三!

但是卻冇有放過老四啊!

說好的隻磕三個響頭,結果他路上聽看守的校尉說是每天磕三個響頭!

晉王什麼時候真心懺悔了,什麼時候就不用跪了!

要是這個做標準,老四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所以,他要是落到跟老四一樣的下場也是不稀奇的。

林逸眼睛隻朝著燒鵝瞄了一眼,旁邊的小丫鬟跟心有靈犀似得,立馬就用小刀切了兩片,沾了醬,盛在小碟子裡送到了麵前。

以前林逸很排斥這種麻煩的做法,但是大概是真的乏了,現在居然變得有點享受了,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咀嚼,然後道,“起來吧,你知道我在他的印象中,南陵王和晉王都是一樣的,向來自私自負,肯定是以自己活命為第一要務,眼裡怎麼可能有老婆孩子呢?

“謝攝政王謬讚,”

南陵王泣聲道,“臣鑄下大錯,死有餘辜,隻求攝政王高抬貴手,饒過她們,讓她們過上平常百姓日子。”

“怎麼又哭上了?”

林逸端起茶盞,束口後吐進丫鬟端著的痰盂後,接著道,“你明明知道的,我連三哥都放過了,又怎麼可能為難你?

你如今跟我哭哭啼啼的,倒是不信我了。”

南陵王低著腦袋道,“臣不敢。”

是啊!

老九確實是放過了老三!

但是卻冇有放過老四啊!

說好的隻磕三個響頭,結果他路上聽看守的校尉說是每天磕三個響頭!

晉王什麼時候真心懺悔了,什麼時候就不用跪了!

要是這個做標準,老四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所以,他要是落到跟老四一樣的下場也是不稀奇的。

林逸眼睛隻朝著燒鵝瞄了一眼,旁邊的小丫鬟跟心有靈犀似得,立馬就用小刀切了兩片,沾了醬,盛在小碟子裡送到了麵前。

以前林逸很排斥這種麻煩的做法,但是大概是真的乏了,現在居然變得有點享受了,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咀嚼,然後道,“起來吧,你知道我在他的印象中,南陵王和晉王都是一樣的,向來自私自負,肯定是以自己活命為第一要務,眼裡怎麼可能有老婆孩子呢?

“謝攝政王謬讚,”

南陵王泣聲道,“臣鑄下大錯,死有餘辜,隻求攝政王高抬貴手,饒過她們,讓她們過上平常百姓日子。”

“怎麼又哭上了?”

林逸端起茶盞,束口後吐進丫鬟端著的痰盂後,接著道,“你明明知道的,我連三哥都放過了,又怎麼可能為難你?

你如今跟我哭哭啼啼的,倒是不信我了。”

南陵王低著腦袋道,“臣不敢。”

是啊!

老九確實是放過了老三!

但是卻冇有放過老四啊!

說好的隻磕三個響頭,結果他路上聽看守的校尉說是每天磕三個響頭!

晉王什麼時候真心懺悔了,什麼時候就不用跪了!

要是這個做標準,老四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所以,他要是落到跟老四一樣的下場也是不稀奇的。

林逸眼睛隻朝著燒鵝瞄了一眼,旁邊的小丫鬟跟心有靈犀似得,立馬就用小刀切了兩片,沾了醬,盛在小碟子裡送到了麵前。

以前林逸很排斥這種麻煩的做法,但是大概是真的乏了,現在居然變得有點享受了,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咀嚼,然後道,“起來吧,你知道我在他的印象中,南陵王和晉王都是一樣的,向來自私自負,肯定是以自己活命為第一要務,眼裡怎麼可能有老婆孩子呢?

“謝攝政王謬讚,”

南陵王泣聲道,“臣鑄下大錯,死有餘辜,隻求攝政王高抬貴手,饒過她們,讓她們過上平常百姓日子。”

“怎麼又哭上了?”

林逸端起茶盞,束口後吐進丫鬟端著的痰盂後,接著道,“你明明知道的,我連三哥都放過了,又怎麼可能為難你?

你如今跟我哭哭啼啼的,倒是不信我了。”

南陵王低著腦袋道,“臣不敢。”

是啊!

老九確實是放過了老三!

但是卻冇有放過老四啊!

說好的隻磕三個響頭,結果他路上聽看守的校尉說是每天磕三個響頭!

晉王什麼時候真心懺悔了,什麼時候就不用跪了!

要是這個做標準,老四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所以,他要是落到跟老四一樣的下場也是不稀奇的。

林逸眼睛隻朝著燒鵝瞄了一眼,旁邊的小丫鬟跟心有靈犀似得,立馬就用小刀切了兩片,沾了醬,盛在小碟子裡送到了麵前。

以前林逸很排斥這種麻煩的做法,但是大概是真的乏了,現在居然變得有點享受了,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咀嚼,然後道,“起來吧,你知道我在他的印象中,南陵王和晉王都是一樣的,向來自私自負,肯定是以自己活命為第一要務,眼裡怎麼可能有老婆孩子呢?

“謝攝政王謬讚,”

南陵王泣聲道,“臣鑄下大錯,死有餘辜,隻求攝政王高抬貴手,饒過她們,讓她們過上平常百姓日子。”

“怎麼又哭上了?”

林逸端起茶盞,束口後吐進丫鬟端著的痰盂後,接著道,“你明明知道的,我連三哥都放過了,又怎麼可能為難你?

你如今跟我哭哭啼啼的,倒是不信我了。”

南陵王低著腦袋道,“臣不敢。”

是啊!

老九確實是放過了老三!

但是卻冇有放過老四啊!

說好的隻磕三個響頭,結果他路上聽看守的校尉說是每天磕三個響頭!

晉王什麼時候真心懺悔了,什麼時候就不用跪了!

要是這個做標準,老四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所以,他要是落到跟老四一樣的下場也是不稀奇的。

林逸眼睛隻朝著燒鵝瞄了一眼,旁邊的小丫鬟跟心有靈犀似得,立馬就用小刀切了兩片,沾了醬,盛在小碟子裡送到了麵前。

以前林逸很排斥這種麻煩的做法,但是大概是真的乏了,現在居然變得有點享受了,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咀嚼,然後道,“起來吧,你知道我在他的印象中,南陵王和晉王都是一樣的,向來自私自負,肯定是以自己活命為第一要務,眼裡怎麼可能有老婆孩子呢?

“謝攝政王謬讚,”

南陵王泣聲道,“臣鑄下大錯,死有餘辜,隻求攝政王高抬貴手,饒過她們,讓她們過上平常百姓日子。”

“怎麼又哭上了?”

林逸端起茶盞,束口後吐進丫鬟端著的痰盂後,接著道,“你明明知道的,我連三哥都放過了,又怎麼可能為難你?

你如今跟我哭哭啼啼的,倒是不信我了。”

南陵王低著腦袋道,“臣不敢。”

是啊!

老九確實是放過了老三!

但是卻冇有放過老四啊!

說好的隻磕三個響頭,結果他路上聽看守的校尉說是每天磕三個響頭!

晉王什麼時候真心懺悔了,什麼時候就不用跪了!

要是這個做標準,老四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所以,他要是落到跟老四一樣的下場也是不稀奇的。

林逸眼睛隻朝著燒鵝瞄了一眼,旁邊的小丫鬟跟心有靈犀似得,立馬就用小刀切了兩片,沾了醬,盛在小碟子裡送到了麵前。

以前林逸很排斥這種麻煩的做法,但是大概是真的乏了,現在居然變得有點享受了,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咀嚼,然後道,“起來吧,你知道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