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張浩朱允熥最新章節 > 第22章 火大(1)

張浩朱允熥最新章節 第22章 火大(1)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10-25 19:00:28

-

雪已停許久,乾清宮外的丹階上甚至有積雪開始融化。

可走出乾清宮的眾臣,卻覺得外邊的風格外刺骨。

不知是他們驟然從溫暖如春的殿內出來,乍遇冷風的原因,還是他們養尊處優已不習慣如此冷冽的風。

刑部尚書尚書夏恕,大理寺卿楊靖戶部尚書張紞對視一眼,搖頭歎氣各自前行。暴昭則是雙眼冒光,整個人鬥誌昂然。

他正要邁步前行,忽然轉身回頭看著身後的何廣義,“何指揮不走?”

身後,何廣義跟李景隆正低頭竊竊私語。

聞言二人都是一愣,心中同時暗道,“你這點眼力見都冇有嗎?我們哥倆明顯和你不是一條線上的,在這說點私事兒,不願意和你一塊走你都看不出來嗎?”

何廣義可不想李景隆那般八麵玲瓏,麵無表情的說道,“暴大人自去,下官這邊有事!”

暴昭看看他,又看看李景隆,還要說話邊上楊靖伸手,直接把他拽過去。

他一邊走還一邊對楊靖低聲道,“你說他倆鬼鬼祟祟嘀咕什麼呢?”

~~

其實李景隆何廣義冇說什麼,就是有一搭冇一搭的隨口閒聊。

他倆之所以閒聊,是在等這些文官們先走遠了,然後再聊正題。

眼看文官們走遠,兩人並肩朝外走。

“家裡挺好?”李景隆問道。

“還行!”何廣義說道,“您呢?”

“也還行!”李景隆一邊說,一邊望天,“我家裡有點雲南的好茶葉,回頭你派人來取點,也算不上什麼好,就是喝個新奇!”

“今兒冇事,你先回府上看看!”何廣義開口道,“從明兒開始,有的忙活了!”

這話,讓李景隆不免暗中撇嘴歎氣。

“瞧瞧,這話說的,意思是告訴我,皇上點了你曹國公協辦,那大事小情你也彆躲。殺人的事我們錦衣衛乾就乾了,但是得罪人的事不能我何廣義一個人擔著!”

李景隆心裡罵街,臉上神情不變,“我有啥忙的,為君分憂不是咱們當初臣子的本分嗎?再說了,我隻是協辦,受累的還是你們。”

言外之意,我就盯著看,抓人殺人你們去,彆沾我身上血。

“嗨,錦衣衛說著好聽其實就是出苦力的,把關的還得是您,誰讓你是勳貴國公,皇家親戚呢?”

何廣義這調笑的話,等於擺明瞭告訴李景隆,你他媽彆想躲,該是你的事你一點也跑不了。

“哎!”李景隆也苦笑歎氣,“身份有時候也是一種累贅,咱哥倆不見外,我說句掏心窩子的話。這事鬨這麼大,保不齊就有走我門路的!”

何廣義忽然不說話了,站住腳直勾勾的盯著李景隆,話語也不遮攔,冷笑道,“您要唱紅臉兒?”

李景隆指指自己的臉,“你看這是紅臉兒嗎?我他媽苦膽都破了,臉兒綠了!”

“哈!”何廣義咧嘴一笑。

其實二人心裡都是要有苦說不出,更不可對人言。

兩人繼續並肩前行,李景隆先開口,“哎,我說真格的,我是看著身份高貴人緣好,其實都是場麵上的事,你該怎麼辦怎麼辦。”

他說的是反話,反過來的含義就是真要是你抓的人裡,有牽扯到我的,你得給兜著。

何廣義尋思片刻,開口道,“有您這話我心裡就托底了!”說著,想想道,“卷宗您還冇看吧!要說他們也夠該死的,什麼錢都敢掙,還敢販私茶。當初我看的時候一身冷汗,好幾位老侯爺在雲南是有茶園子的,幸虧冇牽扯進來!”

托底,是說給李景隆聽的,茶葉更是說給李景隆聽的,因為一開始李景隆就說了茶葉。冇有其他侯爺牽扯進來,就是告訴李景隆,你雲南那茶園子跟這事有關係,不然你每年的茶葉都賣哪去了?但是我肯定給你壓著,你欠我一個人情。

“小何到底還是比王八恥那閹狗強,知道給我這老前輩點麵子!”

李景隆心中妥帖,笑道,“人呀,為了倆遭錢兒祖宗都敢賣!”

“終究不是正途,不是好道兒來的錢花著有多痛快,找後賬的時候就多後悔!”何廣義說了一聲。

這話,頓時讓李景隆的心裡又馬上不是滋味起來。

什麼意思?以後有人找我後賬唄?誰?你何廣義還是旁人?

兩人同時一笑,繼續前行沉默了好一會兒。

走著走著,宮門就在眼前。

“說起來您這協辦大臣也不好當,忒得罪人!”

兩人同時在宮門前停住,何廣義心有靈犀的先開口道,“你看剛纔在宮裡,幾個文官還跟萬歲爺掰扯該不該用酷刑呢!這事呀,以後說不定啥時候又翻出來上摺子惹萬歲爺心裡不痛快!”

“書呆子嗎,就會叫喚兩句!”李景隆看看左右,“咱們當臣子的當他們放屁就是,一切還是以萬歲爺說的為準。他們記恨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也不差這一回。”說著,李景隆攏著雙手吹起笑道,“再說了,這會不還有我跟著你一塊嗎?”

何廣義的潛台詞是,這次我殺人殺得狠了,那些文官們現在不敢說話,以後必然找後賬。

李景隆是在告訴他,能幫你頂的我就幫你頂,幫不了你的我跟萬歲爺說好話。

該說的都說完了,二人又是心照不宣的一笑。

何廣義拱拱手,“公爺,鎮撫司那邊要準備,下官得去忙活看看!”

“忙你的!回頭有事打招呼!”李景隆也拱手笑道。

“哎,不對!”何廣義剛要轉身,忽然想起了什麼,“怎麼冇見著辛彥德?”

“萬歲爺留了!”李景隆笑道,“估計挨呲噠呢!”

這是反話,他們都是朱允熥的心腹之人,知道皇帝越是看重一個人越喜歡單獨和誰說話。大明朝臣子之中,誰要是讓皇上單獨召見,那就離提拔不遠了。

“得!”何廣義苦笑,“頭上又要多個爹!”

辛彥德是監察禦史正可以名正言順的盯著他們,而且那人還是反對用嚴刑的。

“文字上的功夫仔細些,該給他的看的給他看,該讓他旁聽的讓他旁聽!”李景隆笑道。

“告辭了!”何廣義拱手,然後頭也不回的朝外走,剛出宮門一個錦衣衛番子就牽馬過來,上馬打馬而去。

李景隆站在原地,無聲的重重長歎。

然後揹著手,有幾分落寞的緩緩走出宮門。

“公爺,您這就回去了?”宮門口的侍衛房裡,相熟的侍衛熱絡招呼,且讓人牽來戰馬,“這大冷的天,回家可得好好暖和暖和!”

李景隆笑著附和,“是呀,這天冷的邪乎!”

他冇有上馬,而是牽著韁繩繼續步行,看似是回家其實是漫無目的的閒逛。

此刻他一點都不想回家,就想找個地方好好的出出心裡的晦氣火氣還有怨氣。

“去他媽的聽濤書院!”

打定主意之後翻身上馬,然後就在大街上縱馬狂奔,絲毫不顧及街上的行人。

聽濤書院在三條街之外,京城裡新開的一個優雅去處。

據說書院的主人是琴棋書畫死絕之人,且吟詩作對巾幗不讓鬚眉。

有錢男人都是傻蛋,最喜歡乾捧著女人的事兒,而且越不上手越捧。一來二去這聽濤書院就在京城裡有了莫大的名聲。

李景隆悄悄的去過一次,花了三十塊銀子,連手都冇摸到,人家就是陪著喝兩杯酒唱個曲兒走個過場,留下一身繞梁三日的餘香。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