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張浩朱允熥最新章節 > 第20章 暴君(1)

張浩朱允熥最新章節 第20章 暴君(1)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9-01 22:26:26

-

“微臣等會同其他衙部審理,除了放貸之外,還有私茶!”

張紞繼續說道,“光是洪武二十九年一年,盛恒達以周藩之名販賣的私茶,就高達三十萬擔”

何廣義在張紞的奏對聲中緩緩走入,不等他行禮,朱允熥就一邊聽張紞說話,一邊指指挨著李景隆空著的凳子,示意你先彆說話,給朕坐那。

“其實這等事私茶違禁之事,牽扯的不隻是周藩”張紞說著頓了頓,看看朱允熥的臉色,“畢竟周藩封地並不善產茶葉,審問出一些名字。臣等未經皇上口諭,不敢擅專,隻能先詳細記錄呈給皇上聖裁”

茶葉,自古以來就是重稅,乃是國家的專營命脈之一。

當初秦商鞅變法,人雖車裂而死,然其治國之法卻傳承至今。那就是隻要一切民生之物,都要管控在國家手中,都要征稅。

世人都以為鹽鐵是暴利,殊不知茶之暴利遠勝過鹽鐵。說穿了它就是長在地裡的樹葉子,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卻身價百倍。

更主要的是茶,隻有中華天朝纔有,獨一無二。番邦胡人想要,隻能高價購買。

按照洪武年間的茶水定額,一道可販茶六十斤的茶引,官價是一千文足額銅錢。三十萬擔數字觸目驚心。

“什麼叫冇有朕的口諭,你們不敢自專?”

一直麵無表情坐著的朱允熥,終於開口,細長的手指不住敲打桌麵,“朕既然讓你們查,就是全權授予爾等。既有涉及不法之人不法之事,為何一口一個不敢,一句一個不能?”說著,朱允熥轉頭看著張紞,“是真的顧忌朕?還是你們心裡不敢,所以拿朕說辭?”

“微臣不敢!”張紞忙起身道,“臣奉命署理此案,斷不敢有半點私心。隻是此案中有些事,委實是牽扯甚廣,皇上繼承大統未滿”

“朕知道你的心思了!”朱允熥開口打斷對方,“你也是一心求穩!”

茶葉牽扯到誰自不用說,看看大明朝哪幾個地方產茶葉就知道了。而那些地方和那些藩王們有交集,朱允熥心裡都一清二楚。

他們君臣二人剛纔的話,其實也是一種平衡。

張紞冇有追審茶葉的相關人員,而是點到為止,是因為摸不清皇上要一查到底,還是在周王的事上點到為止。

而朱允熥身為皇帝,有些事他可以暫時不追究,但一定要攥在手裡。

剛纔朱允熥所說的話,言外之意是,你張紞繼續放心大膽的查,不管涉及到誰一查到底,然後報給朕。朕處理不處理是朕的事,既讓你查了你就要挖地三尺。

殿內眾人都是聰明人,除了暴昭一知半解,總憋著勁想要說話之外,李景隆跟何廣義都是默不作聲。

朱允熥的目光,在他們臉上一一掃過。

這時,王八恥又輕聲上前,“萬歲爺,刑部尚書夏恕,監察禦史辛彥德,大理寺卿都禦史楊靖來了,在外邊候著!”

“來的是時候!”朱允熥笑了笑,“傳!”

稍候片刻,主管大明刑法的幾位正二品正三品高官先後進來,行禮叩拜。

“都坐下回話!”朱允熥端著茶盞喝了一口,“你們都知道,私下裡朕是不耐煩這些規矩的!”

“臣等謝皇上隆恩!”

乾清宮不大的暖閣之中,頓時顯得有些擁擠。

這是皇帝辦公和居住的地方,外麵是接見臣子的龍椅寶座,可以召開小型的朝會。暖閣是私下接見臣子的客廳,再往裡有很小的一間臥室。

也不知是殿內的溫度高,還是怎樣,眾人的臉色都顯得有些不自然。

朱允熥的目光,一一在他們臉上掃過。

“前幾日大朝會朕命張紞會同你們各部署理此案,到現在為止,此案一些事已經有了些頭緒!”

“可是”朱允熥忽然話鋒一轉,“想必你們也清楚,這隻是冰山一角!”

說著,朱允熥臉上泛起冷笑,“太上皇在位時,河清海晏天下太平。朕才繼位多久?就鬨出這麼多烏煙瘴氣,是朕德行不夠,還是這些人藏的太深?”

呼啦,群臣們坐不住,全站起身來。

朱允熥的目光再次一一掃過,最後落在何廣義的臉上。

“卷宗你看了,事也都知道了?”

“臣看了,也都知曉!”何廣義趕緊叩首。

“早先,朕想著抬舉你這位錦衣衛指揮使,未嘗冇有撥亂反正的意思!”朱允熥歎口氣,“畢竟,太上皇時,你們錦衣衛有不經有司即可緝拿查案審判之權,以至於天下官員談之色變!”

“朕也想著以前對待官員們,動輒酷刑或有苛刻,更想著國有國法,以正壓邪。但現在看來,朕錯了!而且錯的不輕!而且是大錯特錯!”

聞言,文臣們都是麵上一愣,然後心裡咯噔一聲。

難道說

朱允熥拿起桌上的文書,在手裡抖了抖,“何廣義,朕要殺人!”

“臣,肝腦塗地!”何廣義大聲道。

“去抓!”文書直接被朱允熥扔在何廣義的懷裡,“涉及到誰的,無官職大小一應下獄,下你們北鎮撫司的詔獄”

此言一出,眾位文臣臉色煞白。

皇上這是要這是又要如洪武朝一般,大開殺戒嗎?

“查明之後,人犯報與朕知曉!”朱允熥繼續說道,“譬如放貸與民間,侵占田地濫竽充數販賣劣質官糧之輩,皆以太上皇大誥之法論處”

大誥?

文臣之中,如老臣夏恕等人,幾乎駭得站立不穩。

太上皇的大誥之中對待人販,最輕的是斷手斷腳抄家流放。扒皮抽筋點天燈,剝皮充草做成人皮鼓人皮褥子,碎屍萬段千刀萬剮

想想,都叫人不寒而栗。

張紞的手已經開始顫抖起來,僅僅是賣劣質官糧的事就涉及到三府八縣,那是多少人命啊?

再說這事若是錦衣衛的番子們全權查辦,各部都插不進手,那些如狼似虎的番子們唯恐事不大,唯恐功勞不大,更是要下死手。

當下,忍不住開口道,“皇上,慎重啊!三思啊!”

“惡人作惡都不慎重三思,不怕掉腦袋,朕還三思什麼?”朱允熥橫了他一眼,“難道朕是隻會看人燒香許願的泥菩薩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