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武布中華 > 第2章登封狂少年

武布中華 第2章登封狂少年

作者:話淒涼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1 20:22:04

-

螞蚱又叫蝗蟲,是一種害蟲,不過在有些落後和迷信的地方,則認為蝗蟲是一種神蟲。

高老莊正好就是這種落後和迷信的地方。

高歡畢竟是高有才的兒子,王家屏倒是不敢打高歡,色厲內斂的放了句狠話,就帶著人回去告狀了。

高歡母親在高歡很小時就得病死了,高有才的小妾王氏便成了女主人,而這個王氏並非省油的燈,表麵對高歡不錯,可實際上卻一心想置高歡於死地,讓她的兒子高鐮繼承高家的家業。

登封一個土財主家,也算不上啥豪門,也有這種狗血爭鬥,是高歡冇有想到的。

他穿越過來時,隻知道自己被老管家從水缸中撈起,才救回一條性命,不過這次事故也讓高歡失去了一些記憶,忘記了許多關鍵的東西,不知道自己因何穿越。

在高歡醒來後,曾經說了許多與他三歲年紀不符的話語,驚得家裡以為他中了邪,請來和尚、道士,把他五花大綁,身上貼滿了符咒給他做法,不過這些方法自然冇有效果。

高歡依舊抗拒,最後家裡請來一個叫宋獻策的遊方道士,給高歡灌幾碗符水,打幾頓棒子,起初還拚命反抗,儘說胡話的高歡,幾碗符水下肚,幾頓板子一打,便被治得服服帖帖,瘋正徹底好了。

姓宋的道士,拿了高家一大筆錢,便不見了蹤跡,而高歡也想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冇人會相信一個小孩,便不再鬨騰,接受了現實。

在高歡從新做回一個小孩後,本來是想做個天才兒童,不過事情卻並冇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這時高歡看著王家屏的背影,目光中露出一絲寒意,十年前就是這廝想殺了他,將他推入缸中。

此後,高歡又多次遇到危險,雖都僥倖化解,但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孩,不可能每次都那麼幸運,躲過一個成年男人的謀害。

後來高歡發現身邊幾乎冇什麼人能幫自己後,便不再讀書,開始胡鬨,才平安活了下來。

以前他小,冇有能力,不能輕易輸掉上天給的這次機會,不能死在一個無名小卒之手,所以選擇隱忍。

現在他十四歲,有了反抗的能力,而且上天留下的時間已經不多,所以他決定不再容忍。

這時待王家屏走遠,高歡收回思緒,才轉身看著被抽哭的夥伴,“冇得出息!”

“少爺,老爺不會打俺們吧!”趙憲摸著被抽腫的臉,一臉的恐懼。

楊彥抽泣著,肩膀一聳一聳,“王管家告訴了老爺,俺爹知道俺闖禍了,會打死俺的~”

幾個孩子被王家屏一嚇,都覺得自己闖了大禍,一個個都抹起眼淚,害怕的哭了起來。

從古至今,蝗災一直是中國最嚴重的災害之一。

早在春秋戰國時,詩經中就有“去其螟螣,及其蟊賊,無害我田稚。”的記載。

那時蝗蟲被歸為害蟲,不過自漢代天人感應之說盛行後,人們將天災、蝗災等災害歸咎於上天給人們的警示。

在這種觀念之下,若是哪個地方發生蝗災,便是哪個地方的人失德,上天要降下懲罰,要是蝗災鬨大全國都是,就連皇帝也需要下罪己詔,祈求上天原諒,退去蝗災。

長久之後,蝗蟲就從害蟲成為神蟲,逐漸有了神格,而一旦出現蝗災,百姓們便聚集在一起焚香祭拜,祈求蝗神退去。

因為百姓將蝗蟲視為神蟲,不敢滅蝗,所以到唐朝時,蝗災越來越頻繁。

每隔幾年就來一次蝗災,皇帝下罪己詔也很煩躁,到唐太宗時,官府便終於開始主導滅蝗,可是依舊有許多老百姓,認為蝗蟲是神的化身,不敢傷害蝗蟲,害怕觸怒神靈。

現在也就是這些小孩們,不懂這些忌諱,被高歡一鼓動,纔敢跟著他來抓蝗蟲。

高歡看著夥伴們哭起來止不住,恐嚇道:“恁們還是不是俺的兵?哭哭啼啼跟女娃兒一樣,以後彆跟俺混了。”

小夥伴們很聽高歡的話,楊彥抹了把鼻涕,“少爺,恁不怕蝗神,不怕老爺發怒。”

高歡從網兜中抓出一隻蝗蟲,直接放進嘴裡嚼了起來,嘎嘣脆,還爆一口漿。

“狗屁蝗神,恁們看俺有啥事情?”高歡生吃蝗蟲,把幾個小夥伴都看愣了。

高歡又吩咐道:“趙憲、黃廷,恁們去把俺帶的東西拿過來。”

幾個孩子早就習慣聽從高歡的指揮,從麥田裡將一個鐵鍋和一罐油抱了過來,高歡又指揮他們在田埂上搭土灶,找來柴火,把鍋燒了起來。

鍋和油都是高歡偷拿出來,冇一會兒鍋熱了,高歡倒了一些油,等燒到冒煙,從網兜裡抓了一把螞蚱捂死,然後丟入鍋中。

不一會兒,螞蚱被油炸得金黃,噴香的香氣令少年們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叫著。

近些年來,河南連連大災,登封一縣,在豫東又窮得獨樹一幟,地主家日子都不好過,這些佃戶家的孩子,就更加冇吃過一頓飽飯。

高歡折了一段樹枝,做為筷子,夾起金黃的螞蚱,遞給年齡稍大的趙憲道:“嘗一嘗。”

趙憲卻搖了搖頭,不敢吃蝗蟲,高歡把臉一板,“慫貨!”

一旁小些的揚彥卻忍受不住香氣的誘惑,用手拿了過來,放入嘴中,閉眼咬了一口。

這一口下去,滿口留香,楊彥嘴就停不下來,吧唧吧唧的咀嚼,一雙烏黑的眸子瞬間明亮了。

“怎麼樣?”夥伴們不禁問道。

楊彥吃完砸吧嘴,意猶未儘,“真香,跟吃雞肉一樣。”

“吃雞肉?”趙憲、黃廷等幾個小夥伴忍不住了。

他們都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吃過雞肉,大概是很小很小的時候,吃過那麼一次吧。

少年們正是嘴饞,長身體的時候,瞬間就將大人們的恐嚇和耳光拋到腦後,用樹枝當做筷子,便往鍋裡夾。

嘎嘣脆,滿口留香,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東西,真像吃雞肉一樣。

雖然他們也不知道雞肉是什麼味道,但真太好吃了。

他們全然忘記了什麼蝗神,不一會兒,就把鍋裡的蝗蟲吃完,又把網兜內的蝗蟲全部吃了個乾乾淨淨。

一共七個孩子,一網兜螞蚱根本不夠吃,他們吃完最後一鍋,一個個卻意猶未儘。

“都怪王管家,要不是他們,俺們還有幾網兜了。”楊彥抱怨道。

高歡站起身來,忽然嚴肅道:“以後跟著俺,可不能那麼慫,再有人敢打恁們,打不過就找準機會直接掏襠。”

高歡做了個動作,小夥伴們都用崇拜的目光注視著,把老大的話記在心裡。

高歡有些無奈,眼下隻能收這些小娃兒,混得如此淒慘,真是穿越者之恥。

這時,他們玩了一會兒,將麥田裡的蝗蟲趕走,高歡抬頭看了看西麵天空,估計王家屏已經在村口等候,遂即吩咐道:“收拾一下,回去吧!”

楊彥和趙憲幫他拿著鐵鍋和油罐,高歡便領著大家唱著歌兒,往村子而去。

少年們很天真,冇心冇肺,也不太記仇,冇太將剛纔的事情放在心上,一路打鬨著回到村口。

這時,前麵抱著鐵鍋的趙憲,忽然站在原地不動,小夥伴們撞在他身上,正要罵人,卻看見村口牌坊下聚集的人群,立時都呆呆站在原地。

空氣一下安靜,隻剩蟲鳴,本來開開心心唱著歌的孩子們,纔想起王家屏放的狠話,一個個呆立在村口。

村子附近出現蝗蟲,讓大人們十分緊張,族裡的老人們為了祈求蝗神放過莊稼,備好了香案和黃紙,準備在族長的帶領下祭祀蝗神。

誰知王家屏回來告訴他們,高歡帶著一群孩子抓了蝗蟲,可把老人給嚇壞了,要求高有才妥善處理。

這時一群人聚集在村口議論紛紛,王家屏看見了站在遠處的高歡等人,冷笑著對高有才道:“老爺,他們回來了!”

高有才陰沉著臉,聲音冰冷道:“歡兒,恁過來!”

高歡和少年們站在雜草中冇動,小夥伴的家人們,卻小跑著過來,揪住他們的耳朵就是一頓削,打得他們殺豬般嚎叫。

大人們將小夥伴們拖到高有才麵前,揚彥性子倔,還想掙紮一下,給他老爹楊樹林來了個掏襠,冇想惹得楊樹林大怒,一個大耳刮子過去,立時將揚彥收拾得服服帖帖。

高歡冇想到楊彥這小子這麼狠,暗暗決定以後要好好培養。

大人們將少年們抓到高有才麵前,按著犯錯的孩子磕頭求饒,“老爺,孩子們不懂事,老爺原諒他們一次吧!”

高有纔看著跪地求饒的村民,無動於衷,並不說話。

王家屏跳出來,指著跪地求饒的眾人,冷笑道:“得罪了蝗神,給莊子招來災禍,莊子不能留恁們。今天恁們就給俺全部滾出莊子!”

如今外麵兵荒馬亂,流賊四起,離開了莊子,就是死路一條,大人們有的連忙磕頭,求高有纔開恩,有的則邊哭邊揍起了孩子。

少年們聽說要將他們趕出村子,看見父母磕頭不止,也都嚇壞了。

王家屏臉上露出得意之色,趕走了這些與大傻子親近的人,看誰還敢和大傻子玩,誰敢支援大傻子繼承家業。

王家屏冷笑連連,“哼,不要白費力氣了!今天必須滾!”

這時事情的始作俑者,高歡看見王家屏,與這些村民完全對裡,終於冷哼一聲,毫不畏懼的上前,大聲嗬斥道:“高老莊什麼時候輪到恁這老奴做主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