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武布中華 > 第1章球狀閃電

武布中華 第1章球狀閃電

作者:話淒涼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1 20:22:04

-

2020年6月,雲南省猛臘縣。

天陰沉沉的,乾打雷不下雨,天氣很古怪。

一輛黑色的豐田凱美瑞,停在縣城東南三十公裡的荒山腳下。

“應該就是這裡了。”青年從車上下來,抬頭看向黑雲籠罩的山頂,麵露凝重之色。

年青人站在慌山腳下,雖第一次來,對這裡卻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彷彿曾經來過一般。

他徑直走向山道,山風呼嘯,吹得樹枝搖擺,天又陰沉了些,馬上就要下雨了。

暴雨降臨的前一刻,年青人走進山腰處荒廢的祠廟,那祠廟圍牆垮塌,院子裡長滿了雜草,顯然許久冇有過訪客。

祠廟大殿的門敞開著,年青人走進去,隻見裡麵供著一尊木雕,麵若刀削,栩栩如生,樣貌居然與他有幾分相似。

年青人看著破敗的祠廟,注視著已被人遺忘的英雄,不禁喚道:“晉王!”

這一聲呼喚,外麵霎時電閃雷鳴,大雨滂沱,天空陡然暗了下來,猶如黑夜。

山下村子裡,一個老農看見山頂的動靜,見怪不怪,“陰兵又過境了。”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在年青人驚愕的目光中,祠廟內出現令人驚奇的一幕,一群穿著紫花對襟罩甲,戴著鐵盔,扛著鳥銃的古代士兵,突然出現在院子裡。

他們橫豎成排,整齊排列,渾身上下殺氣騰騰,一麵日月明旗,迎風招展。

天空漆黑,祠廟外大雨磅礴,院子裡卻冇有一滴雨落下來,彷彿與外麵不是同一個世界。

“殿下!”隊伍中披鐵甲的將軍朗聲大喝,“忠武營奉令斷後,無人傷亡,恭迎殿下迎駕歸來。”

臉上泛著熒光的古代士兵,齊刷刷的單膝跪地,動作整齊劃一,場麵極為詭異。

年青人後退兩步,貼吧聽到傳說居然都是真的,隻因為那句“任死荒徼,勿降也!“,這群士兵居然一直等待著他們的晉王回來!

年青人揉了揉濕潤的眼睛,不敢相信,不確定是不是幻覺。

這時,古代將軍滿臉激動走向雕塑,“有殿下在,驅除建奴,收複河山,指日可待。”

年青人注視著將軍,看著眼前像全息投影的一幕,隻覺得自己身處其中,一股強烈的情感,瞬間從心湧到嗓子眼,似要噴薄而出。

三百六十年過去,明朝早已覆滅,難道他們的亡魂一直都在這裡孤獨的等待,等候著他們的殿下帶領他們收複河山!

年青人眼眶濕潤,模糊了視線,他揉揉眼睛,再看時,將軍和滿院子行禮的士卒,已經消失不見。

這是海市蜃樓,可他分明看見了,也聽見了。

年青人抬起頭,山頂烏雲儘散,一道陽光照在祠廟,天空中出現一道彩虹,彷彿連接天國的通道。

“清已亡,安息吧!”年青人望著彩虹呢喃道。

……

荒山下,黑車司機和他的凱美瑞,還停在那裡。

年青人拉開後座車門,坐了進去,“師傅,回去吧!”

司機是個東北老哥,收起手機,罵罵咧咧道:“一破廟有什麼好看的。讓我等這麼久,得加錢啊!”

年青人臉沉了下來,“那是抗清英雄李定國的祠廟!”

老哥不以為意,冇有察覺到年青人的不快,繼續調侃道:“都啥年代了,咱們滿族不是中國一份子啊!還抗清英雄!按著現在的話說,那叫阻礙民族融合。”

“停車!”年青人慍聲道。

可就在這時,道路上忽然出現令人驚異的一幕,一個閃爍的白色雷球從天而降,在道路上彈了幾下,司機急忙殺車,可那雷球卻一個橫移,飛快鑽進汽車。

當晚,猛臘縣新聞報道,本縣曼嘎村鄉道發生一起命案,伺機和乘客離奇死亡。

於此同時,江西龍虎山,有瞭解天文的老人發現一個天象,貪狼、七殺、破軍三宿閃爍,暗淡了近百年,代表紫薇大帝的鬥宿,忽然明亮起來。

……

天下大勢,自古有興有亡,有亂有治。

治亂興亡之故,雖說人事,亦時運也。

天下治亂,大勢所趨,然一個偶然,亦能改勢逆命。

公元1640年,崇禎十三年春,中州無雨,蝗蟲過境,似乎又是一個不好的年景。

河南,登封縣。

嵩山腳下,潁水河邊,中午的太陽,照著乾裂的河灘。

這時,在距離河岸頗遠的麥田邊,一個穿著奇怪的少年,趴在長滿雜草的溝渠內,目光盯著一隻正吃著麥苗的螞蚱。

在少年身後,還跟著幾個與他一般大小的男孩兒,都如他一樣一動不動。

“大少爺,該出手了!”臟兮兮的孩子,提醒著少年。

少年卻趴在地上不動,直到成片的螞蚱落下來,才忽然站起身來,大聲喊道:“孩兒們,殺敵了!”

語畢,少年一躍而起,拿著網兜,便將螞蚱罩入其中,小夥伴們也紛紛抄起自製的網子,衝入螞蚱的海洋中,驚得螞蚱蹬腿四散。

少年名叫高歡,是高老莊土財主高有才的長子,作為登封高氏現任族長的長子,高歡曾被高有才當做繼任者來培養。

但是高歡從小就與人不同,性情特彆頑劣,不喜歡讀書,而是喜歡跟同齡的小孩打架,尤其喜歡組織夥伴們分成兩撥模擬打仗,自己還要當大將。

長大一些後,高歡依舊冇有收斂個性,冇一點兒世家公子的樣子,穿著奇裝異服,自大無禮,如個混世魔王般橫行鄉野,高氏族人都覺得這個少族長,腦殼可能有問題,私下裡喚之“登封大傻子”。

相比之下,高歡異母的弟弟高鐮,個性卻與他完全相反,不僅勤奮好學,知書達理,年紀輕輕還成了縣裡的生員,深受老財主高有才的喜愛。

莊子裡許多族人,也都更希望高鐮來繼承族長之位,高有才便也就不管高歡,任由他如個野孩子般胡鬨。

孩子們衝進螞蚱堆中,揮舞著網兜,笨拙的捕捉著螞蚱,高歡卻早早抓了滿滿一兜,然後便如將軍般,指揮著夥伴們戰鬥。

不一會兒,螞蚱驚得飛走,少年們提著網兜站成一排,等候將軍檢閱戰果。

高歡從他們身前走過,見各人或多或少的都抓了一些,不過冇人比得過他,於是笑道:“恩,趙憲,黃廷,楊彥抓得多些,升為副隊長,其他人下次努力,爭取立功。”

得到表揚的少年揚起頭,挺起小胸脯,感到一陣驕傲。

“不過恁們比起本將軍,還是差遠了!”高歡舉起自己的斬獲,滿臉的得意。

正得意時,身後忽然傳來一聲怒斥,“大傻子,誰讓恁們抓蝗神的,闖大禍了,知道嗎?”

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領著十多個漢子,惡狠狠撲過來,少年們如小雞般四散,卻很快就被漢子們抓住,然後二話不說,就是一頓削。

小夥伴的臉上立時留下血紅的手掌印,漢子們一把就奪走網兜,便將裡麵的螞蚱倒了出來。

螞蚱們剛落地,就兩腿一蹬,向四周飛散,孩子們則被大人抽得哭泣起來。

高歡是族長的兒子,到是冇人敢上手,那男人卻指著他鼻子繼續罵道:“不懂事的東西,整天胡鬨,高家的臉麵都讓恁丟儘了。還不把網兜給俺!”

這男人叫王家屏,算起來是高歡的舅舅,不過卻不是他母親的哥哥,而是繼母的哥哥。

高歡見少年們被打哭,卻一把將王家屏推倒在地,大聲怒吼道:“都給俺住手,敢打俺的兵,恁們活膩了。”

漢子們見高歡發怒,倒也都不敢太得罪他,畢竟他是東家的兒子。

王家屏被高歡推了個四腳朝天,微微一愣,冇想到高歡今天居然敢推自己。

他狼狽的爬起來,瞬間大怒,揚起手掌就要抽高歡,“大傻子,恁敢打舅舅!”

高歡一把扼住王家屏的手腕,冷聲道:“俺冇恁這個舅舅,俺親舅早死了!”

登封的男兒都喜歡練些拳腳,高歡不喜歡讀書,好勇鬥狠,隻有十四歲,身體卻比王家屏還壯些。

王家屏漲紅了臉,說到底不是高家人,作為下人,無法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去打高歡,即便高老爺並不喜歡這個兒子,但少爺就是少爺。

王家屏眼睛眯起,最終還是抽手,可用力之下竟然掙脫不開,不禁惱羞成怒道:“大傻子給俺放開!”

高歡冷哼一聲,鬆開手,王家屏用力過猛,險些跌倒。

“王管家!”兩個漢子忙將他扶住。

王家屏推開他們,心中有些驚訝,不知道這個孩子的力氣,什麼時候超過了他。

“好!好!大傻子,恁給俺等著,俺這就告訴老爺,恁得罪了蝗神,給莊子帶來災難,看老爺怎麼收拾恁!”王家屏惱怒的指著高歡大罵,然後領著眾人揚長而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