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25章 君恩(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25章 君恩(2)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25 19:02:57

-

辛彥德回頭,雪地上走來幾個身影,為首的竟然是乾清宮總管王八恥。

“這狗太監喚我何事?”他心中暗道,“莫非皇上真生氣了,要問我的罪?”

他站在原地,脊背溜直昂著頭迎著風。

“辛禦史!”王八恥上前笑道。

“哦,何事?”辛彥德隨意的拱拱手。

“皇上在乾清宮裡看著您連一件帶毛的鬥篷都冇有,特讓雜家吹來,給您送一件!”說著,王八恥揮揮手,身後一個小太監捧著一件純黑的貂皮鬥篷。

“這”辛彥德一愣,“我用不著吧?”

“您彆嘴硬了,您手上的凍瘡雜家都看得到!”王八恥笑道。

瞬間,辛彥德漲紅了臉把手藏在袖子裡。

“皇上之所以要留您,就是因為方纔人多,大臣們都在不好單獨賞您!”王八恥說著,竟然親手展開貂皮鬥篷,幫辛彥德披上,“皇上還說了,京城雖是江南,可比廣西冷的多。”

“臣”不知怎地,看著身後的乾清宮,辛彥德驟然鼻子發酸起來。

“萬歲爺還說了,他不容貪官,但也不能看著清官受委屈。”王八恥繼續笑道。

辛彥德低下頭,肩膀微微顫抖。

王八恥又從另一個太監手裡拿過兩個小瓷瓶,“這也是皇上讓雜家給您送來的,湖南的蛇藥專門治凍瘡用的!”說著,繼續笑道,“剛纔萬歲爺還在裡麵歎氣,這哪是大臣的手啊!”

“請公公幫我本官跟皇上謝恩!”辛彥德拱手,手上的凍瘡觸目驚心。

“這事呀,還要您自己去,雜家一個太監可不敢帶三品大臣奏報!”王八恥笑道。

“三品?”辛彥德又是一愣。

他這個監察禦史不過是從四品的官職,之所以能入宮麵聖,也是因為禦史乃是言官,並不是因為他的官階。

看他的樣子,王八恥也不賣關子了,“皇上口諭!”

“臣辛彥德”

“萬歲爺說,雪地上涼,您站著聽就好!”王八恥扶住對方笑道,“萬歲爺說,監察禦史辛彥德為人端方品行忠正,特著進刑部右侍郎,署都察院僉都禦史,通政司使!”

“啊?”辛彥德傻傻的呆住了。

且不說他驟然由從四品變成正三品,連升了三級,而且還是刑部右侍郎這樣有著重大權柄的官職。署理僉都禦史,更是一種殊榮也格外增加了一份俸祿。

通政司,那可是

那可是多少人眼紅的位置呀!“

通政司掌內外奏章和臣民密封申訴之件,可以說等同於皇帝的左右手。

這是何等的天恩浩蕩?何等的信任?

辛彥德再也坐不住了,跪在雪地中哽咽道,“臣,寒門之子,何德何能嗚嗚嗚”

“快快起來!”王八恥攙扶說道,“可不敢跪著,您是國家大臣,萬一著涼了皇上又要跟著掛心。”說著,笑笑,“皇上說了,無需謝恩,以後好好當差辦事就是對他最好的謝恩。”

“臣,又死而已!”辛彥德咬牙切齒道。

聞言,王八恥搖頭苦笑。

這些書呆子呀,就冇有彆的詞兒嗎?一張口就是死而後已,一張嘴就是命都不要了。

“辛侍郎,雜家回去交差!”王八恥又笑道。

“公公慢走!”辛彥德拱拱手。

~

身上披著鬥篷,風就冇那麼冷了。

辛言德踩著地上的積雪,哪怕是水坑他也義無反顧的踩踏過去,昂首出宮。

他是貧困清官,自然冇有轎子馬車,就這麼腿著從內城走到外城,走了兩個時辰天都幾乎要黑了,纔回道南城那個這幾家租住的小院兒。

自古以來城池之中南邊住的就都是窮人,他的小院在南城小井街,矮子之中拔高個兒,獨門獨院也算鬨中取靜。

剛走到院門口,他忽然愣住。

門口擺著幾輛驢車,幾個粗笑著的力巴正出來進去的搬東西。

緊接著他就看到他的鄰居,京城裕恒綢緞莊的二櫃,氣急敗壞的從裡麵出來。

他倆一個是做官的,一個是商鋪的掌櫃,身份上不可同日耳語,平常也冇交集,就是互相認識而已。

“這是怎麼了?”辛彥德問道,“你這是搬家?”

“哦,辛大人回來了!”那掌櫃的拱拱手,臉上依舊滿是怒色,“您是官身您給評評理,跟房東簽的是三年之約,我這剛住了一年半,他就攆我走!”

“攆我走也就算了,總得給容幾天吧,這眼看年關了大冷天的我哪找和心儀的房子去?”

辛彥德心中一驚,“他攆你走?那我呢?”

這小院,可是他倆一人一半租來的。

緊接著他追問道,“既然攆你走,房租可給你退了?”

“房租上到是退了,預先交了三年的房錢都退了!”那掌櫃的冷笑道,“他若是敢不退,我跟他冇完!”說著,冇好氣的上了驢車,“走!”

幾輛驢車拉著傢俱行李緩緩走了,留下辛彥德在原地。

這時,不等他收回目光,房東從院裡笑著奔出來,“哎呀,辛大人,我這等您半天了!”

房東四十多歲,一看就是市儈精明的人。

辛彥德壓著心中不快,“你也要攆我走?”

對老百姓,他這人從冇有什麼官架子,再說這京城之中,三四品官多如狗,所以他身上的官服並不唬人。

“瞧您說的,草民哪敢啊!”房東大笑,然後畢恭畢敬的掏出地契來,雙手奉上,“辛大人以後這院子,您的了!”

“嗯?”辛彥德再次愣住。

“您彆看草民這院子小,可在南城這卻是一等一的風水!”房東喋喋不休的繼續笑道,“早些年有人出高價我都冇買,不是草民誇口,住這院兒裡,升官發財是早晚的事兒!”

“囉嗦什麼,還不快滾!”突然,裡麵出現一個膀大腰圓的漢子,對著房東就罵,“拿著錢滾蛋,明日自己去衙門過戶去,耽擱一天爺要你腦袋!”

“哎,是是是!”房東朝裡麵看了一眼,趕緊一溜煙的走了。

辛彥德心中更是不解,手裡捏著房契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緊接著,幾個漢子簇擁著一個麵白無虛,三十來歲的男人出來。

“辛大人,雜家等了你許久!”

“狗太”辛彥德心中暗道半句,然後拱手問道,“這位公公是?”

“雜家樸無用!”那太監笑道。

原來是他,乾清宮副首領太監,尚衣司設禦馬三監的首領太監。這位和王八恥,一個內一個外乃是紫禁城中如今風頭最盛的閹人。

“你這是?”辛彥德心中更是不解。

“這是奉萬歲爺的旨意!”樸無用笑道,“知道您住的太窄了,又是租的房。所以萬歲爺讓雜家過來,把這小院買下來賜給您!”

“這如何使得,本官已有俸祿,何須君父”

“您也說君父,君父賜臣敢辭嗎?”樸無用說話時,比王八恥的氣勢盛,有幾分居高臨下,“萬歲爺說了,給你豪門大宅,你定然住不習慣,再說大宅子每年的開銷也大。”

“這獨門小院看著小,可也夠您把家眷接來一塊住,裡麵的傢俱擺設,過後自然有人送來。辛侍郎,皇恩浩蕩啊!”

辛彥德心中五味雜陳,又想起剛纔在乾清宮中對皇帝冷嘲熱諷,心中滿是愧疚。

樸無用見他回來,話也不多說帶人就走了。

辛彥德有些魂不守舍的進屋,再次愣住。

書桌上放著厚厚一摞書籍,許多都是他平日想都不敢想的大內藏書。桌上還放著一個小匣子,顫抖著手打開,竟然是整齊碼放的銀元,還有一張便箋。

上麵,依稀是皇帝的筆跡。

“京師居大不易,愛卿俸祿微薄,朕亦心痛。此番賞賜萬不可推辭,日後儘心辦事即可!”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