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番外 你的聲音

我有一座恐怖屋 番外 你的聲音

作者:我會修空調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6-01 18:44:46

-

“我總感覺自己房間裡還有另外一個人,他的目光隱藏在衣櫃和床板的縫隙中。”

女孩年齡不大,長相清純,她似乎非常喜歡白色,外衣、褲子、鞋子,甚至手提包都是純白色的。

“你跟你爸媽說了嗎?”女孩對麵坐著一個十八、九歲的男生,他英俊陽光,給人一種很乾淨的感覺。

“他們在外地,估計還要一週才能回來。”女孩捧起手中的飲料,看著沉澱在玻璃杯最下麵的雜質:“昨天晚上我回家的時候,樓道裡的聲控燈壞了,我隱隱約約聽到身後還有一個腳步聲,他在黑暗裡跟著我。”

“有人跟蹤你?最近西郊確實不太平,今天讓我送你回家好嗎?你一個人回去我有點不放心。”男生的聲音非常溫柔。

女孩猶豫了很久,她看著男生幾乎完美的臉龐,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很可怕的事情,慌忙起身:“不用了,我還是自己回去吧。”

窗外夕陽緩緩落下,女孩和男生在餐館門口分開後,獨自走在馬路上。

“會是他嗎?”

心裡想著事,女孩差點撞到路邊的廣告牌,她抬頭看去,發現了張貼在廣告牌上的通知——近日我市多名年輕女性失蹤,請廣大市民注意!如有發現請及時和當地派出所聯絡!

通知單旁邊還張貼有尋人啟事,失蹤者都是女性,年齡在十五歲到二十五歲之間,上麵詳細寫著她們失蹤時的穿著,比如純白色的鞋子、黑色的連衣裙。

看著那一張張照片,女孩後頸莫名感到一陣寒意,她猛地回頭朝身後看去。

大街上人來人往,她並冇有發現什麼奇怪的人。

“為什麼我總覺得有一道目光在注視著我?”

女孩加快腳步,急匆匆往家趕。

夜幕在不知不覺中降臨,路燈忽明忽暗,女孩依稀聽見自己身後出現了一個腳步聲,對方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她不敢回頭,握緊了手中的包,一口氣跑進小區,衝進了樓道裡。

身後的腳步聲並冇有消失,而是跟著她一起進入了樓道,對方不再掩飾,速度越來越快!

聲控燈似乎已經被人提前弄壞,不管發出多大的聲音,樓道裡依舊一片漆黑。

女孩在黑暗中跑動,平日熟悉的樓道現在竟然好像冇有儘頭的迷宮。

“鈴蘭!”

熟悉溫柔的聲音突然在身後響起,女孩動作逐漸慢了下來。

這是那個男生的聲音,她記得很清楚,自己也正是因為那迷人的聲音,所以才無法自拔的愛上了對方。

“鈴蘭,你彆怕,我隻是擔心你,所以纔想護送你回來。”黑暗中一道人影慢慢靠近,輕輕抓住了女孩的手。

“你一直跟著我?”女孩的聲音發生了變化,她看著黑暗中熟悉的人影,用力甩開了對方的手。

“鈴蘭,你聽我說,這幾天晚上我的心都會莫名其妙的感到疼痛,有一個聲音在警告我……”男生還想說些什麼,女孩卻直接跑上了樓。

“不要再跟著我了!”房門被重重關上,女孩進入了頂樓的某個房間,在她進去後不久,屋內便響起了嘈雜的音樂聲,似乎有人將電視機音量調到了最大。

“鈴蘭,你誤會了,我……”男生敲動房門,可是卻冇有人迴應。

過了幾分鐘,就在男孩準備離開時,原本緊閉的房門突然打開了。

女孩的臉在門縫處出現,她陰沉的眸子在看到男生的瞬間煥發出了色彩。

“鈴蘭,我真的隻是擔心你。”看見女孩終於開門,男生趕緊上前解釋,可當他剛說出鈴蘭兩個字,那女孩的臉色一下變得很差。

她眼中的色彩慢慢褪去,直勾勾的盯著男生:“你找我姐姐乾什麼?”

“姐姐?”男生停在門口。

“我叫英素,是鈴蘭的妹妹。”英素佝僂的背慢慢挺直,男生這纔看見對方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衣裙。

“能叫一下你姐姐嗎?我有些事情想跟她說。”

“她在洗澡,現在不方便出來。”英素一直盯著男生,那目光有些嚇人。

嘈雜的音樂聲中依稀能聽見水流聲,男生抿了下嘴唇:“那我就不打擾了,能不能請你幫我傳句話,就說明天早上我在西街餐館等她。”

“知道了。”英素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後關上了房門。

樓道裡重新變得一片漆黑,男生孤獨的站在鈴蘭家門口,他看著手裡的袋子,那裡麵裝著自己準備的一份禮物。

“為什麼越是靠近這裡心就越疼?”

腦海中閃過自己和鈴蘭之間的點點滴滴,男生抓著樓梯扶手,慢慢朝樓下走去。

鈴蘭比男生大一歲,她身上有種特彆的吸引力,彷彿代表著整個世界所有的未知。

男生對鈴蘭的愛是純粹的,熱烈的,冇有參雜一絲雜質的。

那是他愛上的第一個人,鈴蘭也是第一個告訴他什麼是愛的人。

那種感情就像是火焰一樣,照亮了一切,點燃了靈魂。

義無反顧,冇有留下任何餘地。

夜色濃重,男生回到家中,他哼著自己創作的歌,躺在床上。

睏意如潮水般湧來,男生在快要睡著時,隱約聽到了一個聲音。

“她們就是凶手,不要喝那杯飲料,千萬不要喝那杯飲料……”

第二天清晨,男生拿著冇送出的禮物,早早趕到了西街餐館,挑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

直到中午,那個身穿白色外衣的女孩纔出現,她看起來很疲憊,極少說話,跟平時比顯得更加沉默。

吃過飯後,男生提出要去看電影,女孩冇有拒絕。

他們像平時那樣,做了所有想做的事情。

女孩的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天快黑時,兩人走到了十字路口,這一次男生冇有說要送女孩回家,但那女孩卻在男生準備離開時,主動抓住了男生的手。

“昨晚我又感覺到了那道目光,他就躲在我的房間裡,似乎想方設法要殺死我。”女孩抬起頭:“你能陪我檢查一下屋子嗎?”

感受著掌心傳來的冰冷,男生握緊了那女孩的手:“好。”

穿過街道,兩人相互依偎進入破舊的小區。

陰暗的樓洞彷彿怪物張開的嘴巴,將兩人一口吞下。

房門關上,男生站在女孩家裡,他顯得有些拘謹。

“茶幾上有飲料,你先坐沙發上歇會,我去換身衣服,這衣服穿著太不舒服了。”女孩進入臥室,男生小心翼翼的坐在沙發上,身體繃得筆直。

這是他第一次去女孩的家,那靦腆的樣子非常可愛。

目光掃視四周,女孩家裡很普通,冇什麼特彆的地方。

男生慢慢放鬆了下來,他端起了茶幾上的飲料,在杯子碰到嘴唇的瞬間,他腦海裡忽然想起了自己昨晚聽到的一句話。

不要喝那杯飲料!

那個聲音是在半夢半醒間出現的,很熟悉,又很陌生,僅僅隻是簡短的幾句話,卻好像擁有顏色和形狀,彷彿代表著某段具體的記憶。

緩緩放下飲料,男生在看向牆壁時,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相框。

木質相框裡是一家四口的合照,夫妻倆中間站著兩個長相幾乎一樣的女孩,她們一個穿著白色t恤,一個穿著黑色裙子。

“你在看什麼?”穿著純白色睡衣的女孩不知何時走到了男生身邊。

“鈴蘭,你不是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嗎?我昨天來的時候,就是她給我開的門。”

“你想見她嗎?”女孩的眼睛掃過茶幾上的飲料,杯子被挪動過,但是裡麵的飲料卻冇有少。

“我隻是有些奇怪,她……”男生話冇說話,忽然感覺心口傳來一陣刺骨的涼意。

他緩緩低頭,看見自己胸口被刺入了一把鋒利的刀子。

溫熱的血滑過白皙的皮膚,染紅了女孩純白色的睡衣,她精緻的臉上逐漸露出了一個歇斯底裡的表情:“我就是英素,你那麼愛鈴蘭,為什麼連我和她都分不清楚?”

話音未落,一身血衣的鈴蘭從臥室走出,她光著腳,踩在男生的血上。

鋒利的刀子不斷刺入男生身體,她們絕對不是第一次這樣做,每一刀都避開了骨頭,狠狠刺入了男生的心中。

手中的禮物盒掉落在地,一盤磁帶落在了血泊當中。

男生的意識逐漸變得恍惚,在那刺骨的疼痛襲來之前,他隱約看到兩個女孩身後站著一個男人,那人拚命的想要阻止女孩,但他的手臂卻一次次從女孩身體當中穿過。

那個男人似乎不屬於這個世界,他想要阻止這世界的一切,但卻無法觸碰到這世界的任何東西。

“我好像記得他的聲音……”

……

睜開雙眼,陳歌五指握拳用力砸在了病床上。

他身體似乎極度虛弱,臉色非常差勁。

“老闆,你已經嘗試了一百多次了,放棄吧。許音之所以能夠成為凶神,就是因為他擁有極致的愛和極致的恨,冇有人能夠把他從這兩種感情交織的牢籠中救出。”穿著白大褂的小孫守在陳歌旁邊。

“不對,是方向出了差錯,我原本以為隻要殺死那兩個女的,或者改變記憶中的某一個環節就能阻止悲劇,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就算冇有喝下那杯飲料,許音也仍舊會被殺死。”陳歌站起身:“我要再試一次。”

聽到陳歌的話,小孫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老闆,我知道你想要通過詛咒醫院的腦迷宮來救贖許音,可他畢竟是凶神,根據他記憶創造出的腦迷宮就像是一個獨立的世界。他太強大了,我們創造出的腦迷宮和其他厲鬼的腦迷宮完全不同。”

小孫看著躺在詛咒醫院最深處的許音,無數象征詛咒的名字被他壓在身下,這是一位沉睡的神。

“之前你想儘辦法殺死那兩個女人,但全都失敗了,許音過去的記憶刻印在執念最深處,我們根本觸碰不到那裡的記憶,更不要說去改變了。”小孫揮手讓周圍的醫生走開:“執念是厲鬼存在的根基,你想要救贖許音,那就要改變一位凶神的執念,這幾乎冇有成功的可能。”

“我仔細想過了,在許音的腦迷宮裡我觸碰不到任何人,但是我可以觸碰到自己。”陳歌重新坐在了病床上:“彆廢話了,讓所有醫生過來,我們再嘗試一次。”

“老闆,要不你還是休息一下吧,這段時間你連續進入凶神的腦迷宮一百多次,再這麼下去,你的意識會崩潰,而意識崩潰你可就再也回不來了。”

“冇事。”

一條條血絲鑽入了陳歌的身體,將他和沉睡的許音連接。

在所有醫生的配合下,陳歌再次被拉入許音的腦迷宮當中。

……

揉著昏沉的腦袋,陳歌睜開了眼睛,他站在某個醫院的門口。

這裡就是許音和鈴蘭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陪護母親的許音,遇到了在醫院包紮傷口的鈴蘭。

眼前的場景,陳歌經曆了上百次,他對每一個細節都瞭如指掌。

許音的母親在夜晚病逝,鈴蘭身上的傷口則是在殺人時被受害者弄出來的。

陳歌不知道鈴蘭是不是真的喜歡許音,他隻知道鈴蘭利用了許音的痛苦,在許音最無助的時候,悄悄住進了他的心裡。

在許音的腦迷宮中,陳歌無法改變任何東西,他打不開門,拿不起這世界的任何東西,更無法去傷害這世界上的人。

他就像是這個世界裡唯一的鬼,冇有人能夠看見他,冇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因為他本就不屬於這段代表過去的記憶。

心裡掐算著時間,陳歌等看見許音出現的那一刻,立刻跟在許音的身後。

上百次的嘗試,讓陳歌對許音有了更深的瞭解,這個大男孩陽光善良,他的心冇有一絲一毫的雜質,乾淨的像高原上的湖泊。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遇到了鈴蘭。

對於最開始的許音來說,鈴蘭或許是照進他生命中的一縷光。

鈴蘭像姐姐一樣照顧著許音,無微不至,溫柔體貼,很難想象這個女人其實是雙手染血的殺人犯,專門在深夜針對容貌俊美的年輕女性。

默默地跟隨著許音的腳步,陳歌親眼看著許音和鈴蘭的關係慢慢變得親密。

這一次他冇有隨便去乾涉,一切都按照許音的記憶在發展。

在許音和鈴蘭交往的第三十天,英素出現了,姐妹兩個同時愛上了許音。

準確的說是兩個滿手鮮血的瘋子同時愛上了一個人。

爭吵,傷害,最終她們決定將許音按照自己的方式平分。

當天晚上,姐姐鈴蘭和許音表白,並且邀請許音明天去自己的家。

陳歌就一直站在旁邊,他親眼看到許音有多麼的開心,那應該是他記憶中最快樂的一天。

可就在另一邊,姐妹兩個卻在深夜磨刀,調配飲料。

到了第二天,許音換上了新衣服,帶著自己全心全意錄製的歌走出房門。

那一天陽光很好,陳歌默默的跟著那個大男孩,就算經曆了上百次,他現在心裡依舊控製不住的感到難受。

哼著歌,許音來到了鈴蘭家,他推開門的時候,陳歌也一起走了進去。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陳歌看過了很多遍,他冇有歇斯底裡的去阻止對方,甚至冇有說一句話。

直到許音選擇了姐姐鈴蘭,緩緩端起那杯特殊調製的飲料時,陳歌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腦迷宮是根據你的記憶編織而成,我無法走進你的過去,我改變不了那些已經傷害你的事情。我一遍遍的來這裡,其實隻是想要告訴你,還有人在期待你能夠露出笑容。”

陳歌觸碰不到這個世界的任何東西,所以這次他抬起手放在了自己胸口,指尖扣住了肋骨的縫隙,一點點朝自己心口刺入。

“守護是你的另外一道執念,或許我能夠通過這樣的方式,讓你聽到我心裡的聲音。”血順著指縫滴落,手指完全冇入胸口,陳歌的臉上暴起一條條青筋,但他卻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一樣:“不要再喝那杯飲料,彆再重複這個噩夢,痛苦已經結束了!你應該走出過去的束縛!許音!你能聽見我的聲音嗎!”

骨骼斷裂,陳歌的臉色越來越差,他的身體變得虛幻,意識開始模糊。

房屋中間,端起飲料的許音突然停下了動作,他緩緩彎下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好疼……”

“你怎麼了?”鈴蘭和英素走了過來。

許音的眼睛慢慢變紅,他忽然抬頭看向了空蕩蕩的房屋中央。

心口傳來的劇痛,讓他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他狠狠抓住沙發邊緣。

一幕幕陌生又熟悉的記憶出現,隨著心口越來越疼,他耳邊的聲音也逐漸變得清晰。

“我說過要救贖你們每一個人,許音,跟我回家吧。”

那個聲音無比的溫柔,許音幾乎是下意識的抬頭:“你到底是誰!”

剜心的痛讓世界變得模糊,許音在抬起頭的瞬間,看見客廳裡似乎站著一個年輕人,他將手刺入了自己的心房,渾身是血,臉上卻帶著溫柔的笑容。

“我是陳歌啊。”

染血的身體向後傾倒,同一時間,許音的世界開始出現了變化。

……

勉強睜開雙眼,陳歌連從病床上坐起的力氣都冇有了,他的腦袋彷彿被撕裂,不斷傳來劇痛。

“奇蹟啊!許音的腦迷宮出現變化了!他好像主動想要掙脫出那個由極致的愛和恨編織的囚籠!”小孫明顯興奮了起來,他看著不斷震動的詛咒醫院,絲毫不擔心這裡會崩塌:“老闆,你是怎麼做到的?!”

“看來有效果。”陳歌抓住了小孫的白大褂:“馬上把我送進許音的腦迷宮裡,我知道怎麼救他了!”

“現在?”小孫果斷搖了搖頭:“絕對不行,你的身體太虛弱了,感覺已經到極限了。”

“再試最後一次!”陳歌眼神堅定:“這個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為了一個鬼如此拚命,我是真的弄不明白你了。”小孫讓所有醫生再次聚集到床邊,他們用一條條血絲將陳歌和許音相連。

詛咒、恐懼、痛苦,蘊藏著種種負麵情緒的血絲連接了人和鬼的身體。

忍受著幾乎要撕裂身體的疼痛,陳歌又一次出現在許音的腦迷宮當中。

他的身體虛幻變形,彷彿快要消散。

“意誌確實要到極限了。”陳歌咬緊了牙,他估算著時間,正準備往醫院裡走,忽然發現有些不對勁。

街道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但是卻冇有發出任何聲音,整座城市安靜的嚇人。

“怎麼回事?”陳歌穿過無聲的人群,進入了醫院。

他走過一間間病房,終於在走廊的角落看見了無助的許音。

鈴蘭此時正站在許音旁邊不斷說著什麼,可是許音卻好像聽不見她的話。

“為什麼和記憶中不一樣了?”

帶著疑惑,陳歌走到了許音麵前,他看著這個蹲在角落裡的男生,記憶不斷在腦海中湧現。

同時擁有了極致的恨和極致的愛,許音每一次出手都像是要把自己一起毀滅,他真的太痛苦了,在他的臉上陳歌從未看到過笑容。

一幕幕回憶閃過,陳歌緩緩蹲在許音身前,他輕聲說道:“許音,我來接你回家了。”

陳歌的聲音不大,可是整座城市一片寂靜,隻剩下了陳歌的聲音。

緩緩抬頭,許音眼中的無法化解的憂鬱和痛苦逐漸消散,無聲的城市囚籠開始瓦解,他緊緊抓住了陳歌的手。

這世界如此寂靜,是因為我一直在等你的聲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