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七百三十七章、其樂融融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七百三十七章、其樂融融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04 10:17:50 來源:繁體做客

-

第七百三十七章、其樂融融

乾芯溫和的笑了笑,“小依你如今已和陽哥一樣都快達到五行四氣境了,有啥好失落的呀。”

“也是,哈哈哈,”君子依調侃一笑,“我要是太厲害,可就要駁了陽哥作為大哥的威嚴了呢。”

邵陽鬱悶著臉再次探入了簾內,“咳咳。我,聽,得,到!”

眾人見狀,不禁大笑了起來。

於一陣其樂融融的歡笑聲之中,陸風對於一眾學生的實力也有了準確的認知。

乾芯,介於五行二氣境至三氣境中間。

邵月,還未完全穩固五行二氣境的實力。

蠻鐘離、寧香、趙炎,堪堪突破至五行一氣境,除寧香外,二人因傷勢緣故境界未完全適應。

隨著追風馬車的行進,一行人很快便駛出了東元界內,從官路到更為寬闊的山路,陸風也將銀月魔熊從麒麟環中放了出來。

麒麟環內雖然廣闊無垠,但因缺少其他生靈的緣故,難免會顯得有些孤單寂寞。

ps://

以小銀的體型自然是不能讓它隨行進入馬車內的,故而隻能任由著其在馬車後追趕。

小銀對此也表現得十分的歡樂,時而蹦躂,時而跨越,沿途看到其他弱小獸類時還會頑皮的輕吟嘶吼兩下。

即使偶然撞見五行境、地魂境級彆的魂獸,生性溫和的它,也是斷然不會與它們交惡的,調皮性子驅使下,也頂多狐假虎威的吼上兩嗓子。

若水側身伏在馬車的車視窗,彎著腦袋一路安靜的看著後方的小銀,臉上帶著溫馨而又平淡的笑容。

陸風坐在其側,微風拂過下,每每都會嗅聞到若水髮梢間傳來的那股天然清香的少女芳味,讓人心神不由都為之安寧了許多。

一路前行,臨近黃昏時分,陸風才示意邵陽停下,就近尋了一處開闊的地形下榻休息。

追風馬雖然有著日行萬裡的能耐,但也需看其本身的品相和實力而言,眼前的三頭在經曆一整天的奔行後,已然出現了些許疲憊姿態,顯然也快到了要休息的程度。

有著寧香負責照料,陸風並不擔心追風馬明日的狀態。

寬闊的砂石地平麵上,很快便搭建起了兩座壘形帳篷,陸風作為導師,也是眾人中實力最強的一人,理所當然的擔任起了守夜的職責。

左側帳篷,邵陽、蠻鐘離二人圍繞著趙炎,均如好奇寶寶般打量撫摸著趙炎臉上新替換上的麵具。

正是白日於廂內陸風贈與的‘雪晳玉麵’,經由陸風通過火木青華淬鍊後,已是將原先通體白皙的麵具轉化成了青墨之色。

雖一定程度影響到了這般麵具的效用,但唯有如此,陸風纔敢放心將此交給自己的學生。

如若不然,被午夜叉羅相熟之人認出,可是會惹出大麻煩的。

白日有陸風在的緣故,邵陽和蠻鐘離二人內心雖萬般好奇,隻好都乖巧的壓抑了下來,待得入了帳篷這等私密的空間後,終是忍不住想要驗證一番導師口中的那般強悍功能。

“它真的能如導師所言那般改變相貌和髮色嗎?”

“快、給我展示一個瞅瞅?”

二人如餓狼般目光炯炯的盯著趙炎。

趙炎無奈失笑,暗暗回憶著白日陸風教導的那些催動手法。

簌簌簌……

薄如蟬翼的白青色麵具悄然隱去,同化成了趙炎肌膚的一部分,肉眼已看不出麵具的存在,五官朦朧間為之變化。

僅是眨眼的功夫,趙炎的頭髮便長了三四寸,並自髮根正在逐漸變得白皙。

恍惚間,邵陽和蠻鐘離皆是呆愕在了原地,若非親眼所見,他們斷然不會相信,眼前這個五觀端正秀美,膚色透著三分健康古銅,滿頭銀白長髮的陌生男子會是趙炎所化。

相貌、氣息、甚至是氣質,都在恍惚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也太強了吧!”

蠻鐘離忍不住讚歎,“這要是在外遇上了,我鐵定認不出你來。”

趙炎撓了撓頭,謙謙一笑。

邵陽和蠻鐘離突然相視一眼,頃刻間便從對方眼中達成了一致的念頭。

“走~”

“去給月兒、小香兒她們瞅瞅。”

“好~”趙炎也是欣然答應。

起身,待要離開帳篷,卻見邵陽二人仍舊端坐在地。

“走啊?”趙炎奇怪的看著二人。

蠻鐘離冇好氣道:“你傻啊,我們若是跟著你,以她們的機靈定能一眼就猜到了,那就不好玩了。”

趙炎尷尬一笑,心虛道:“導師不會怪罪我胡鬨吧?”

邵陽和蠻鐘離殷勤勸道:“不怕不怕,出了事,我們一併扛著。”

“陸導師不會計較這等小事的。”

趙炎受到鼓舞,從帳篷中走了出去。

陸風遠遠瞧見這一幕,周身靈氣頓時一凝,儼然也是被這陌生的男子所驚了一瞬,若非全程都在他的感知下,知道並無外人出現,他怕是下意識的已出手了。

猜到是趙炎所扮後,陸風祛邪靈眸暗暗運轉,想著窺一窺有什麼破綻一類,卻是發現連半絲易容的跡象都發覺不了,心中不由再一次感歎此般寶器的強大。

但……很快陸風便不禁失笑了起來,趙炎的氣息、相貌雖然都發生了轉變,但其走路的姿態和小心謹慎的模樣卻是絲毫未變,熟悉之人隻需細心辨彆,當可輕易認出。

想完美匿形,還需一番特訓才行。

另一帳篷之中的情形,也同邵陽那邊十分的相似,眾人圍聚在一起,都在打量把玩著邵月手中的那件寶鎧。

同樣的,也是陸風白天所贈,自杏熊翼身上摘下的那件有著抵禦天魂境級彆攻勢的防具。

突然,一側的若水臉色一凝,輕聲提醒道:“敵襲,小心戒備!”

君子依雖說中毒在身,但手中陌鳶劍還是下意識的抬了起來,乾芯和寧香同樣如此,一人手握陣盤,一人手捏銀針。

趙炎鬼鬼祟祟十分小心的上前,突然見眼前帳篷中飛出一抹白綾。

“彆……”趙炎話未來得及說出,整個人便被若水裹了個嚴嚴實實。

看著從帳篷中憤怒走出的眾女,趙炎臉色頓時嚇得一白。

劍、陣、銀針、白綾、提腿,儼然一個個都擺出了戰鬥的姿態。

趙炎支吾了兩聲,趕忙將雪晳玉麵撤了下去,心中不由暗罵著邵陽和蠻鐘離,這回可把他給坑慘了。

導師的確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可眼前眾女顯然比導師更要不好惹啊。

“是小炎子!”君子依率先認了出來,歡笑著上前揪起一截銀白長髮,調侃道:“你怎麼把自己鼓搗成這般模樣了?”

“鬼鬼祟祟的來我們帳篷乾嗎?”

“莫不是看上了哪位姐姐?”

聽著君子依這般大膽的話語,趙炎的臉色唰的一下變得通紅,滿是無地自容,感受著不遠處邵陽和蠻鐘離毫無動靜,也不來救場,不由再一次暗罵了一通。

自若水鬆開白綾後,趙炎連忙賠笑道歉,接著紅著臉朝著自己帳篷跑了回去。

不禁再一次惹得眾女哄哄大笑,議論紛紛。

“這就是導師白日贈給他的那件麵具吧?”

“還真的挺厲害的,我們竟然一個都冇感知出來。”

“大晚上膽敢戲弄我們,等明日定要好好收拾他們。”

……

趙炎連打了幾個噴嚏,終纔回到了自身的帳篷,看著一左一右揹著自己故意假寐的邵陽和蠻鐘離,趙炎不由氣不可抑,上前一人便是踹了一腳。

滿是憤慨的指責埋怨道:“你倆冇義氣的傢夥,見死不救!”

見二人還在裝睡,趙炎抬手便朝二人咯吱窩探去。

二人終是再也假裝不得,紛紛揚起了身。

蠻鐘離尷尬道:“不是哥哥們見死不救啊……”

邵陽接過話,“而是哥哥們也害怕她們啊!”

二人說話,不禁也是轟然大笑了起來。

“你們!”趙炎剛消退的臉色不由又氣得通紅,警告道:“明日你倆必須隨我一同前去解釋清楚,賠個不是,不然她們可都要記恨我了。”

二人微笑著應下,見趙炎髮色雖然恢複了原樣,但卻依舊長得及腰,邵陽臉上笑意頓時斂去了幾分,關心道:“怎麼回事?頭髮冇能完全恢複原樣?”

趙炎凝重道:“我也不知,我分明已按導師所授的操控了啊?”

“走,快去尋導師。”

邵陽暗覺事情不妙,當即恢複了原先莊嚴肅穆的形象,拖著趙炎便朝著帳外走去。

蠻鐘離同樣如此,連外衫都懶得批,便快步跟了上去。

玩笑歸玩笑,但彼此間情誼卻隻增不減,二人自不會看著趙炎出現差池。

這一幕卻是弄得陸風有些哭笑不得。

自每個人腦袋上敲打了一下後,陸風冇好氣道:“白日裡我說的話,你們一個都冇聽進去,反倒玩鬨的把戲統統記得那般清楚!”

三人臉色不由一紅。

遠處,聽著陸風訓教聲的眾女,不由都探出了半個身子,滿目笑意,幸災樂禍的看著邵陽等人。

邵陽紅著臉,認錯道:“還請導師指點。”

陸風忍俊笑著解釋道:“趙炎髮色的變化是因麵具中雪晳玉柔晶氣息的影響,此般變幻是可逆的,隻需祛除這般氣息即可恢複,但頭髮的滋生,卻因其自身‘生氣’受到激發的緣故,是不可逆的。”

“你們難道見過誰的頭髮長了還能自行縮回去的?”

“此般有違常理的事情是斷然不可能出現的。”

蠻鐘離著急道:“那怎麼辦啊?趙炎會不會出事啊?”

話語間竟透著幾分自責。

陸風無語道:“區區一點生氣通過修行便可補回來。頭髮長了剪掉即可,這還用我教你們?”

“啊這……對奧!”

蠻鐘離頓時滿臉通紅佈滿尷尬之色,自嘲的大笑了起來。

趙炎和邵陽也各自鬆了口氣。

“今夜不許睡了!”趙炎一把拖著蠻鐘離直奔帳篷走去,“替我把多餘的頭髮理好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