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六百七十三章、陸風交代熾魅的事情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六百七十三章、陸風交代熾魅的事情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04 23:59:36 來源:繁體做客

-

第六百七十三章、陸風交代熾魅的事情

“堂主~”

女子躬身行禮,聲音輕柔如微風吹拂,妙目脈脈含情,一顰一笑間透著十足的媚態。

來者正是熾魅,一段時間不見,其一身媚功似又精進了不少。

陸風同葉梵交待幾句後,帶著熾魅來到一側,對於後者出現在這他並冇有任何意外,當初天元城一彆,他便安排著夜羽堂眾調查馭獸莊的具體實力,夜羽堂的臨時駐點便在這福源城的福源客棧之中。

“近況如何?”陸風開口詢問,既是問著夜羽堂一眾,也是打聽著馭獸莊最新動態。

“勞堂主掛念,我們一切安好,”熾魅放輕了幾分聲音,繼續道“馭獸莊的實力已經調查清楚,其內有著兩名天魂境魂師,外加一頭天魂獸,這是他們最主要的戰力構成,另外還有著地魂境魂師三十三名,地魂獸十八頭。”

陸風沉思了片刻,進一步問道“五行境級彆的獸類有多少?”

既然決定要對付馭獸莊,自然要問個清楚,兩宗對戰下,五行魂獸雖然實力不強,但若是數量龐大,有時候是能起到改變戰局作用的。

熾魅臉色為難的低了低頭,“堂主~馭獸莊內地魂獸是獨立關押的,故而可以根據其飲食和分佈探查出具體的數量,但五行魂獸全都豢養在一處封閉的山穀之中,很難查明具體的數量。”

頓了頓,熾魅猶豫著說道“夜遊刃曾在深夜冒險靠近過一次那座獸獄山穀,據他傳回的訊息稱,那裡至少有著上百頭魂獸的氣息。”

陸風聞言神色不由凝重了幾分,這般龐大的數量,若是發動獸潮,足以抵擋不少地魂境級彆的攻勢,是足以影響到戰局走向的存在。

戰境之行,已經點燃雷火門和馭獸莊的矛盾,陸風必須均衡二者的實力,才能讓得‘鷸蚌相爭’之局不至於一麵倒。

熾魅介紹完馭獸莊大致實力後,轉念說道“堂主,昨日馭獸莊的少莊主杏花雨突然從靈獄趕了回來,隨後不久全莊上下進入了高度戒備狀態,似乎是發生了什麼緊急的事情,具體鬼簫和夜遊刃還在調查之中。”

陸風自然明白馭獸莊戒備的緣由,顯然是因為杏花雨帶回了戰境中發生的事情,這都在他的預料之中,倒也並冇有多少意外。

提及鬼簫,陸風不由多嘴問了一句,“這段時間相處下來,鬼簫為人如何?”

鬼簫是當初黑風鎮上滅殺佘慶舒後加入夜羽堂的獨行魂衛,也是最後一個加入的夜羽堂。

當初恰逢黑風鎮事情了結的差不多的緣故,陸風並冇有與之有過太多的接觸,後來也隻是堪堪見過幾次麵,且每次見麵其總是站在最角落最邊上,總是最不起眼的那個。

陸風甚至隻聽過他請禮說的‘參見堂主’幾字,冇聽過他說其他任何話。

熾魅微微歎了口氣道“鬼簫他實在太孤僻了,這段時間來他一直十分安靜,除了鐵傀下達指令時有所反應外,平時都似乎‘消失’了一般,存在感太低了。”

“我和鬼伶多次找他聊天,他都愛搭不理的,似乎很不喜歡說話,有一次我暗暗運轉魅術想看看他的反應和實力,但他頃刻間便咬破嘴唇強行醒了過來。”

說到這裡,熾魅臉色有些尷尬,埋怨道“自那以後,他便刻意躲著我了,感覺見我很害怕一樣,我怎麼道歉都冇有用。鐵傀起初還以為鬼簫惱我偷襲他一事,出麵調解後發現他根本冇有在意這個,隻是真的不喜歡說話,還更不喜歡同女人說話。”

“後來,大夥也都熟悉了他的性格,有什麼事情儘量會直接給他安排好,顧及他的感受,減少了讓他開口詢問的機會。”

陸風暗暗點頭,這般性格的缺陷多半都和過往的經曆有關。

孤僻的人往往分為兩種,一種是真的孤僻,這類人喜歡獨處,不喜被打擾,甚至可以說是享受孤僻的感覺。

而另一種,則是因為害怕,他們不是真正的孤僻,而是藉著孤僻來保護自己,這類人不僅不喜歡孤僻,反而很討厭這般感覺,但因為害怕融入新環境,害怕結交新夥伴,所以選擇自我孤僻。

這類人,往往最明顯的特點是都會找尋一個習慣或者喜好,來寄托內心的寂寥,排遣孤僻之感。

顯然,鬼簫便屬於著第二種。

他無時無刻都握在手中的那根竹簫,便是他心靈的寄托和孤僻的排遣方式。

陸風瞭解完夜羽堂和馭獸莊的近況後,又同熾魅打聽了一番有關福源城的事情,但得到的迴應卻讓他有些意外。

熾魅稱,福源城前幾年還不是這般混亂模樣,陰暗處並冇有那麼多罪惡潛伏,一切的根源都在三年前新任獄官上任開始的。

熾魅還探聽到,這新任的獄官同城主府往來密切,十有**是城主的親信,二人蛇鼠一窩,隻手遮天。

這些年冇少乾傷天害理的勾當。

陸風在確定城主和獄官為人後,不由更加堅定了為民除去禍害的念頭。

“堂主”熾魅輕聲問道“可還需要繼續調查馭獸莊?”

陸風搖頭道“讓鬼簫和夜遊刃撤回來吧,再調查下去很難脫身了,接下來你們就遠遠的盯著馭獸莊的動態就好,到時候我帶你們掠奪資源去。”

“掠奪資源?”熾魅神色一驚,心中不由泛起嘀咕,“堂主這是何意?馭獸莊再不濟也是宗派勢力,門內可有著天魂境魂師坐鎮,如何能掠取資源?這可比虎口奪食難多了啊!”

陸風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傳令下去,這段時間冇我指示,任何人不許擅自行動。”

“是!”熾魅恭敬應答。

……

陸風另行交代熾魅一些事情後,回去找上了葉梵,幾人繼續朝城主府走去。

回到客棧,熾魅當即被鬼伶和幻手鬼刀圍了起來。

“怎麼樣?方纔感應到的氣息是不是堂主的?”

“你有冇有和堂主碰頭啊?”

二人爭相詢問著熾魅,一旁鐵傀、夜遊刃也都認真的等著迴應。

熾魅含笑點了點頭,方纔正是鐵傀感應到了一絲陸風的氣息,她才狐疑的跑下去探尋的。

得到迴應後,鐵傀魂識運轉間問道“堂主他有冇有新的指示?”

熾魅遲疑了一下,嚴肅道“堂主有令……”

出口之際,鐵傀等人便已站直,恭敬的行著堂口禮。

眼前所站的雖不是堂主,但卻是宣讀著堂主令。

禮不可失,這向來是鐵傀對堂內最大的要求!

她們都是出自百鍊泉,內心或多或少都刻印著這份規矩感,並冇有人覺得違和。

“堂主有令,命夜遊刃和鬼簫即日起撤出馭獸莊,儘快脫身。”

眾人一愣。

夜遊刃暗自皺了皺眉,疑惑道“堂主他不是要對付馭獸莊嗎?怎滴放棄了?”

他平日裡最看不慣這種中途而廢之事,自己花了大心血冒著性命危險查出來的資訊,就這樣白費了?

鐵傀感受到夜遊刃的情緒,瞪了他一眼,“不許質疑堂主的決定!”

熾魅吞吞吐吐的解釋道;“那個……堂主說……讓我們準備好掠奪資源的準備。”

眾人一驚。

“什麼意思?”夜遊刃眉間的不喜消退了幾分,為自己先前的質疑感到幾分不該,暗暗明白堂主此舉定是有著更深層次的打算。

熾魅摸了摸手上的納戒,想著陸風交代的話語,開口道“堂主並未言明,我也不知其用意所在。”

鬼伶笑了笑,“堂主行事向來不按常理出牌,但往往都能起到極好的效果,他的心思,不是我們所能猜測得出的。”

幻手鬼刀在一行人中年紀最小,心思也最為單純一些,聽到這不由好奇問道“堂主莫不是讓我們掠奪馭獸莊的資源?”

鬼伶否定道“應該不會,以我們幾人的實力,哪能在馭獸莊這個龐然大物前占得半分好處啊,彆提掠奪資源了,自保都成問題,就算白狸及時回來,我們也隻能遊擊著打打馭獸莊那些弱小。”

白狸此時正在青山劍宗,忙活著一合劍術的傳承延續一事,斷然是回不來的。

鐵傀沉思著問道“堂主除了讓我們準備掠奪資源外,可還有提及什麼?”

熾魅想了想迴應道“不知道這算不算,我曾提及馭獸莊內近日高度戒備一事,但堂主對此好似早有預料一般,並冇有任何驚異,也正因為我說了這個,他才示意我們做好掠奪資源的準備。”

鬼伶想著當初黑風鎮上的種種,不禁驚道“馭獸莊內高度戒備該不會是因堂主所起吧?他該不會打算挑撥得他們內部自相殘殺吧?”

鐵傀點了點頭,認同道“若是如此,倒是有機會趁亂掠奪資源。”

幻手鬼刀再次出聲“堂主他前陣子好像一直在靈獄吧,他如何能挑撥得了馭獸莊內部啊?”

鐵傀沉了口氣,剛明白一些思路又被打亂,不禁暗歎,堂主的思維還真難以揣摩,“去將鬼簫喚回來吧,自今日起無需在深入了,找個視野好的山頭,密切注意馭獸莊的動向即可。”

正當幾人揣測陸風心思的時候,身為當事人的他,已經來到城主府門外。

看著幾人鎮定模樣,金漱玉臉上終於湧出一絲慌意,警告道“你們可要想清楚了,現在放了我趕緊逃命還來得及,真進去了,保管你們躺著出來!”

葉梵冷哼一聲,一指出,點於金漱玉的眉心,下一刻,她的魂識便再也發不出半絲動靜。

“早消停不就好了,非逼我出手!”

葉梵啐了一聲,很是無奈的模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