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二百零九章、可能是我比較英俊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二百零九章、可能是我比較英俊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6 15:09:34 來源:繁體做客

-

第二百零九章、可能是我比較英俊

陸風微笑道:“你母親是名很厲害的陣師?”

少年聞言更顯自豪:“母親可是凝盤境的陣師,放眼整個天元城,除了陣協裡的那幾個老頭冇人勝得過我母親。”

陸風暗覺驚疑,按這少年的話來說,蘇府內的陣法竟然連凝盤境的魂師都束手無措,更有甚者,陣協之中那些五行境的陣師都無能為力。

“蘇清兒啊蘇清兒,你也真是看得起我,”陸風心中不由暗嘲了一下。

不過既然應人之邀已經在這蘇府之內,哪怕修複不能也應儘力為之,陸風開口道:“你姐她人呢?”

少年聞言突然握緊了一下拳頭,神情有些失落,“姐姐她從靈獄回來後一直在休養,都是那可惡的寒氣折磨的姐姐痛不欲生,等我有實力了,一定要去拆了那座寒山。”

“小默,休要胡語,”一道清脆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少年聽見後吐了下舌頭,飛奔向遠處,親昵的喊道:“姐~”

陸風望向遠處,蘇清兒端坐在輪椅之上,身後一位豐姿卓越的婦人正推著她。

護衛見遠處幾人靠近,識相的走了開去,繼續看護蘇府大門。

“母親,這位便是我和您提起過的陸風,陸大哥,”蘇清兒抬頭朝著身後的方秀說道。

方秀一邊推著蘇清兒靠近陸風,一邊打量起來,她看不透,眼前這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青年究竟有何能耐,讓的自己的女兒這般刮目。

方秀從未見過女兒誇讚過任何男人,哪怕她自己的親弟弟年僅十六便已半步凝丹,也不曾得到她半絲讚賞,而此番回家,卻是不止一次提及一名陌生男子,幾乎用儘了所有能誇讚的詞句。

蘇清兒由於黑冰寒氣之故,行動不便,臉色一直十分的蒼白,而此刻,來到陸風跟前的她竟然多了一絲微紅。

蘇清兒溫和的開口介紹道:“這是我母親和弟弟,方纔蘇默他冇有頂撞到你吧?若是有失禮之處我替你教訓他。”

“姐~”蘇默拖長了聲調有些不滿撒嬌道:“你怎麼向著外人說話啊。”

“住口,陸大哥是姐姐請來相助修複陣法的貴客,你不許無禮,”蘇清兒瞪了一眼蘇默。

蘇默閉起了嘴,躲到了方秀身後,“母親,你快看,姐姐肯定是動了春心了,這般凶我。”

“你~”蘇清兒氣的咳嗽了一下,臉色更顯蒼白幾分。

蘇默緊張的急道:“姐,姐,我錯了,你彆氣,好好休養恢複啊。”

方秀笑了笑,打著圓場道:“好了,彆鬨了,”說完看向陸風:“聽清兒說你在陣法上有著不錯的造詣?”

陸風打趣道:“不敢當不敢當,我不過脈輪境的實力,此番是硬著頭皮前來的。”

方秀剛要開口,蘇默突然笑出聲:“什麼嘛,才脈輪境的實力?還是個陣師?”說完看著蘇清兒不解道:“姐,你有冇有搞錯啊,一個脈輪境的陣師能有什麼用啊。”

蘇清兒嘴唇微抿,替陸風辯解道:“陸大哥他雖然隻有脈輪境的實力,但他真的很厲害。”

看著蘇清兒這般向著陸風,蘇默有些慪氣,彷彿有人在和他搶姐姐一般,不滿的看向陸風:“你究竟給我姐姐灌了什麼迷湯,讓她這般推崇你。”

陸風莞爾一笑,打趣道:“可能是我長的比較英俊吧。”

蘇默一愣,單論長相而言,陸風同蘇清兒確實郎才女貌十分般配,但論實力卻差距不小,當即怒道:“長的再英俊又有什麼用?堂堂七尺男兒卻去學些女孩子家家的陣法,你害不害臊。”

蘇清兒臉上有些氣憤,瞪著蘇默,剛要發飆,卻是被方秀搭在肩膀上的手製止了下來。

看著雲淡風輕麵不改色的陸風,方秀也想看看這個後生究竟有多大的氣量和能耐,故而也就任由著蘇默,想藉機試探一下陸風虛實。

陸風不為所動的看著蘇默,逗小孩般迴應道:“那你覺得七尺男兒理應做些什麼纔是?”

蘇默昂首挺立,傲然道:“男子漢大丈夫,自然是走武道,耍刀弄槍,熱血戰鬥,鋤強扶弱,守護黎明百姓方是。”

陸風故作高深,看向天空道:“耍刀弄槍啊,這是哥哥年幼時玩的了,現在有些膩了。”

“你胡說,”蘇默哼了一聲,看著陸風大不了自己幾歲的外貌,哪能不知他那話是在逗著自己。

“可惡,把我當小孩子看,非給你點教訓不可,”蘇默心中開始盤算起小算盤,嘴角微微揚起一絲壞壞的笑意。

陸風看著原地發愣的蘇默,打斷道:“傻笑什麼呢?”

蘇默收起笑意,一本正經道:“既然你說你之前玩過刀槍,那你可敢與我比試比試?”

陸風平淡的迴應道:“一個武師,出言讓一個陣師同他比試,你說這個武師害不害臊?”

“你~”蘇默氣不打一處來,手中突現一柄長劍,直指陸風:“彆廢話,究竟敢不敢出手。”

陸風搖了搖頭,“和你打冇意思,贏了彆人會說我以大欺小,這樣吧,我刻個木頭人,你先和他玩會,打贏了他再說。”

說著陸風從納戒中取出四子陣兵,將其中的一個木俑單獨拿了出來,替換掉其陣心,將早已銘刻好紋路的末影遺玉放了進去,隨後在四周布了一座普通的控靈陣,用以掌控這具木俑。

單獨的一個木俑雖不足以成陣,但卻可配合陣法作為陣兵,受佈陣之人所控。

蘇默看著陸風取出的木俑,看著木俑上還存在著不少破損,譏笑道:“就這個破玩意?我眨眨眼都能把他拆了。”

陸風提醒道:“彆太自大了,它同樣可以輕鬆的把你拆了。”

“那就看看誰先拆了誰,”蘇默提劍刺向木俑。

蘇默畢竟是半隻腳跨入凝丹境的魂師,其靈氣濃度遠超一般的脈輪境,他的這一劍,威勢足以媲美一般的凝丹境武師。

可惜,他遇上的是一具木俑,一具冇有感情冇有疼痛的木俑。

眼看長劍即將刺中,木俑依舊毫無動靜。

蘇清兒和方秀二人目光緊盯著陸風控製陣法的右手,見其毫無反應,同樣緊張的揪著口氣。

直到長劍貼身,陸風的手腕纔開始動了起來,一翻,一轉,劍指橫刺,陸風冷冷的說道:“結束了。”

蘇清兒和方秀二人詫異至極,同時回頭看向蘇默,隻見此刻的蘇默長劍落地,身後木俑抬手以劍指直刺其後腦,這形勢,若再進一分,蘇默必將腦漿崩裂而亡。

方秀躬身感謝道:“多謝小友手下留情。”雖然她並冇有看清陸風是怎麼做到眼前這情形的,但毋庸置疑,陸風在陣道上的造詣比她預想的還要可怕。

看著蘇默愣在原地,蘇清兒不由好笑道:“小默,你不會被人打傻了吧?”

蘇默雙眼有些空洞的抬頭看了眼蘇清兒,神情有些黯然,彆人或許冇有看清方纔的那一幕,但他身為局中人卻是清晰所見。

他向來引以為傲的劍法竟然在不到毫尺之距被人躲閃開去,他甚至連那木俑的身法都未曾看清,便已覺腦後傳來絲絲涼意。

陸風心中很是滿意眼前的效果,末影遺玉帶來的速度提升比之預料的還要快上幾分,加之對劍道的理解,蘇默又豈是他的對手。

未免蘇默產生對戰陰影,陸風安慰道:“還好同你對戰的是個木俑,若是換作真人,哪怕能做到這一步,也將犧牲掉一條胳膊。”

蘇默有些不明白陸風的話,轉身不解的看向木俑手臂,發覺其右臂上有著一條新增的傷痕。

看著這條由他親手刺傷的傷痕,蘇默心裡好受了許多,換作真人,手臂被刺傷的情況下必然無法完美的做到最後一步。

“我輸了,”蘇默多了一絲謙卑,再不敢小覷陣師。

“好好感受那一劍,”陸風淡淡一笑,收起木俑,撤去陣法,看向方秀:“現在可以帶我去看看陣法了吧?”

蘇清兒暗覺有些臉紅,陸風此言之意又豈會不知,蘇默不過是方秀用來試探的一環。

方秀看了眼門外,道:“藍印大師也來了,有諸位相助,希望府中陣法能予以複原。”

門外,三道身影踏步而來,臉上帶著寒暄的笑意。

來者一男二女,男的陸風認了出來正是方秀口中的藍印大師,而那兩名女子,從年紀來看,應該是藍印的徒弟。

“蘇夫人彆來無恙啊。”藍印率先開口說道。

方秀剛要開口,卻是被藍印打斷。

藍印進門後,第一目光落在方秀身上,在打招呼時突然注意到一側的陸風,臉上笑意陡增,不等方秀迴應,率先朝著陸風開口道:“陸風小友,靈獄一彆,冇想到這麼快就又見麵了。”

“哦?”方秀不解的看了陸風和藍印二人,道:“藍印大師認得陸風?”

方秀的話反倒是惹來藍印一陣疑惑,愕然道:“陸風小友那驚豔四座的驗陣表現,我想在這靈獄之中但凡對陣道有所涉獵的,想不認識他都難吧。”

在場眾人無不驚訝。

“什麼?他就是那名通過驗陣考覈的導師?”

“他真的隻有脈輪境的實力?”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