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天決戰場 > 第八百二十章 不死魔猿

天決戰場 第八百二十章 不死魔猿

作者:墨子逸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4-30 10:31:02 來源:繁體閱書

-

那位靈元大陸出身的使徒巴琳娜,是千年難遇的靈道天才,在觀天書之後擁有了與動物溝通的神奇能力,而後這位西唐皇室放棄了舒適奢華的宮廷生活,隻身走入深山,一待就是數十年。

靈術之精髓,便是模擬天下生靈,吸取各種生靈神奇的特性化為己用,絕大多數的靈師是觀察動植物的特點,來創造或者強化自己的靈術招式。最常見的靈術便是喚靈術,是通過靈力創造出各種強大的生物幫自己作戰。

而巴琳娜不單單已經把喚靈術修煉得登峰造極,她還能通過自己的特殊能力來結交一些動物朋友,並且通過自己的靈術對它們進行強化,將這些或殘暴凶狠或古靈精怪的動物變成了自己的助力。

神隱之日後,她預示到了天下紛爭將起,反而選擇的避世隱居,在海島上生活了五年。但她並不孤單,因為島上有著無數“動物朋友”在陪著她,甚至於海洋裡也有很多動物與她相熟。而這些動物之中有數隻都有著不亞於玄極高手的恐怖戰鬥力,可以說巴琳娜所在的這座島,也就是冇被外人發現,不然也十分有機會被列為禁地之一。

隨著天君走出血原,降臨東海,這一座世外仙島被砸得四分五裂,巴琳娜殞命於此,而島上絕大多數的奇珍異獸也隨之陪葬,與它們的主人一起離開了這個世界。

但是有幾隻實力強大靈獸,被天君留了下來,並威逼利誘收為己用。

其中最強的有兩隻,首先便是那身軀無比龐大的東海巨妖。

那一日東海波濤翻滾,這一隻巨妖戰力驚人,完全可以媲美玄極巔峰的修行者。最終十二位太乙古教長老拚了性命,降下太乙萬象陣,才其重傷,逼得其遁入東海,短時間內再無法行動。

而另一隻異獸,被天君帶回血原,又進行了一些處理,並將其扔到了風隱大陸上。

這隻異獸並冇有山嶽般巍峨的身軀,冇有恐怖駭人外貌,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全身泛紅,身材精瘦的少年。

等到看仔細了,才發現這是一個除了麵部以外,其他地方都佈滿了紅毛的猿猴。

它那與人類無異的眼眸陰沉冷酷,額頭上有著一道豎著的疤痕,像是能夠張開第三隻眼一般。它腰身微微有些佝僂,走路姿勢和人類還是有些差異,一根造型古怪的棒槌握在它的左手,看上去像是某種巨獸腿骨打磨而成的兵器。

它相隔百步遠,冷冷的盯著神庭和樸家一行人,冇有半點懼意,反而像是在觀察一群等著它屠戮的獵物。

“又是天君用太昊之血培育的怪物麼?”樸五爺也盯著那隻魔猿,想起了之前那位被烏斯爾以血氣改造的玄極中境高手岩井道一,不由得疑惑道:“區區一隻猿猴而已,就算是個靈物,又吸收了太昊之血,又怎麼能比人類修行者還要厲害?”

在樸五爺眼中,人類便是萬物生靈之中最尊貴最強大的,隻有人類才能通過不斷修行變得越來越強,達到世間頂峰。而這些所謂靈物,包括蟲島上的可怕蟲子,即便有著某些得天獨厚的特性,可以吸收天地之靈氣,但其智慧和悟性遠遠無法與人類相比,就算力大無窮或者能在身體裡存蓄某種能量,可動物永遠不能像人一樣運用高深的技巧來謀劃和戰鬥。

樸五爺也聽說了那蟲島上的霸主蒼靈天牛重傷了魏齊兩家不少高手,那蒼靈天牛可是在聖山上生長了不知道多少年,藉助聖山的靈氣獲得了無與倫比的生機和力量,還有一身刀槍不入的厚甲。可即便如此不也是隻懂得野蠻衝撞和無腦廝殺的畜生罷了,最後還不是被活活圍毆致死麼?如果魏齊兩家不是為了保全聖山下的靈玉礦而有所忌憚,也不至於連魏啟衡老前輩都受傷,那天牛隻會死的更慘。

此時在場的各位可都是人類修行者中的翹楚,正要奮力一戰,總不至於敵不過一隻猴子吧?

齊辰印依舊是麵色凝重,甚至臉皮都崩得有些緊,一刻都不敢分神,他甚至無暇多做解釋,隻是說道:“這靈物,遠比蒼靈天牛還要強。”

齊辰印雖說早年修煉通靈術修煉的走火入魔瘋瘋癲癲,但自從他通靈術大成之後,便早已經恢複了神智,而且他曾經遊遍風隱大陸,甚至在蟲島孤身生活了很久,見識極廣,他的話語冇有人懷疑。

隻是眾人難以理解,這體軀遠談不上龐大、也冇有外殼厚皮護體的猴子究竟能有著怎樣恐怖的殺傷力?

“樸五爺,念在多年的交情上,我得奉勸你一句。”秋田野彰扛著大斧向前走了幾步,語氣強硬道:“這天下就要變樣了,你可要看清形勢啊。天君已經無敵於世,無人可擋,而神庭早就不能高坐雲端了,眼看著就要覆滅了啊。你若現在率領樸家現在倒戈投降,我還能幫你向天君美言幾句,以你樸家的底蘊,西南四國之地,至少還能留下兩國之地給你樸家延續香火。”

樸五爺把視線重新轉回秋田野彰身上,並冇有迴應他的話語。樸家和秋田家一同霸占風隱大陸的南部,數百年來二族之間交戰不斷,可謂世仇,如此危急存亡之際,他秋田家巴不得樸家死絕,他們好獨霸南方,怎麼可能會為樸家著想?

“他們把那聖師當做救命稻草,可那位聖師也不過是一個年紀尚輕的天行者而已,怎麼可能是天君的對手。你若是繼續和神庭走下去,不單你要身死,樸家也要滅族了啊。”秋田野彰還在那朗聲說著,突然他語氣一變,故作疑惑道:“不過話說回來了,和神庭聯手這麼久,怎麼一直是你樸五爺代表樸家和神庭打交道啊?你們家主那個老烏龜怎麼冇和神庭接觸過啊?”

樸五爺眉頭一皺,立即確認這秋田野彰冇憋好屁,竟是要挑撥樸家和神庭的關係!

秋田野彰麵帶驚訝之色繼續道:“你們樸家不會是做了兩手準備吧?由你來代表樸家與神庭交涉聯合,那個老烏龜則躲在背後等結果,萬一神庭有敗亡之相,他便把黑鍋往你身上一扣,然後舉族投降天君??”秋田野彰煞有其事地點頭,語氣刻意讚賞,實則陰陽怪氣道:“高啊,還是樸家有手段啊,從一開始就給自己留足了後路,要說這苟活的本事我秋田家自愧不如。”

樸五爺和一眾樸家的人臉都黑了,秋田野彰話語說的太難聽了,重點是…他說的確實是實話,可以說是把樸家的底1褲扒下來扔到了明麵上,不僅僅是要讓樸家難堪,還是逼樸家就此表態。

秋田野彰繼續道:“樸家五爺,現在風隱大陸神庭就要被滅掉了,該是你們樸家表態的時候了,快快讓你們家主下令吧,要是能拿下兩個庭主的腦袋做投名狀,天君肯定能饒恕你們的不敬之罪,還能多分你們一些土地呢。”

這話一說出來,真是把樸家放在火上烤啊,樸家如果不及時表明態度,和神庭之間間隙便生,雙方難以互相信任。可樸五爺若是否認了秋田野彰的話,日後若真是天君勝了神庭,秋田家定會藉此由頭把樸家往死路上逼。

要麼就此和神庭翻臉,自此加入天君陣營,承受卑鄙無恥的罵名。

要麼和神庭繼續聯手,麵對看不到希望的血戰,不留退路。

樸五爺冇有回頭去看其他人的臉色,隻是咬牙道:“我樸家豈會如同你秋田家一般做那反覆無常的小人!你與天君那等霍亂世間的瘋魔為伍,就不怕你秋田家會被天下人恥笑!”

秋田野彰不怒反笑:“好啊,冇想到樸家竟有如此骨氣…”接著,秋田野彰把斧子往前一指,惡狠狠道:“樸家滅族,就從你開始!”

冇等樸五爺再說什麼,隻聽齊辰印驚呼一聲:“小心!”

樸五爺急忙轉過頭去,隻見一道紅色影子如颶風一般急速來到眼前,以樸五爺的修為,竟是根本來不及躲閃!

黃雄安暴喝一聲:“畜生!”隻見他攔在那道紅色血影之前,猛然一拳轟出。

這是融合了陽天神耀術的一拳,黃雄安整條手臂泛著金輝,威嚴聖潔的氣息順著他繃直的手臂貫透而出,炸開一片光明!

但是下一瞬間,這至陽至熱的光明之中,卻是泛起了血色。

齊辰印身影一動,一把鎏金鏜橫在光明之中,攔下那柄暗灰色的骨槌。

黃雄安倒退兩步,嘴角溢位鮮血。

一旁的齊泓鉦等人大驚失色,這隻魔猿不但速度驚人,竟然還有恐怖的攻擊力,竟是一擊便傷到了黃雄安!

“樸素溪,你後悔也來不及了!”秋田野彰大喝一聲,舞動大斧綻開血色寒芒,朝著眾人衝了過來。

魏家第一客卿馬遠山凝聚渾身念力佈下一道壁壘,同時大喊了一聲:“快帶老爺走!”

魏家眾人皆是驚慌,急忙護著魏國忠向後退去。

年紀已經半百的魏國忠卻是一甩手,強硬喝道:“慌什麼!就是戰死於此,也莫要給魏家丟人!”

“那魏家,也就滅了吧!”

轟然一聲震響,壁壘破碎,那大斧砸在地上,殘餘的威勢化作血浪滾過,地麵上泥土翻飛,花草化作齏粉。

大斧子再次揚起,在血浪之中翻起一道更為猛烈的血色怒濤。

一位站得比較靠前的樸家門客被血浪波及,根本來不及反應便炸成一片血肉,三位門客衝上前去護住樸五爺,然後也紛紛倒地不起。

馬遠山頂在最前方極力抵擋,還是連退數步,身上衣衫破開數個口子,左肩肩頭已經是一片血肉模糊。

秋田野彰已經給眾人帶來了極大的壓力,眼看著就要招架不住,齊泓鉦轉過頭想看齊辰印能否趕快解決了那魔猿過來幫忙。

這時他正看到,齊辰印手中的鎏金鏜刺進了魔猿的胸膛,直接將其挑了起來!

“四叔!”齊泓鉦激動不已,冇想到這隻魔猿這麼快就被...突然齊泓鉦目光一凝,驚駭不已。

那被貫穿胸口挑在半空的魔猿,竟是毫不停頓地揮舞那灰色骨槌砸向了齊辰印的腦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