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時間差】

仕途法則 第六百六十五章 【時間差】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雖然趙長天執意留郭小洲在武江吃飯,但郭小洲還是婉拒了。他急著趕回去和白擁民見麵。

通過和周其昌的一番長談。

基本敲定了兩件事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白擁民將接替歐朝陽,出任陸安縣縣委書記一職。而歐朝陽則調任順山市政協,由於他處於當前的漩渦中心,暫時不安排職務,待一年後風聲平息再升副廳、市政協副主席。

白擁民的職務來自郭小洲的努力自不用說,就是歐朝陽的位置和級彆安排,郭小洲在周其昌那裡也是花了心血和人情的。周其昌一開始並不同意,順山市裡給出的位置是市農業局工會主席。作為省長,他有乾涉權,但對縣級城市,他冇有直接管理權。

最後,在郭小洲的死皮賴臉下,終於磨得周其昌答應和順山市打招呼。

當然,郭小洲冇有淺薄到在電話裡告訴白擁民,說你準備接手歐書記的位置。他隻是說在武江冇趕上飯點,回來陸安想和白擁民一起吃頓飯,喝點酒。

話說白擁民接到他的電話時正鬱悶,他當時正在順山市“公關”。白天去到所有能見到的市委常委辦公室溜了一圈,美名其曰“彙報工作”,甚至連統戰部長那裡都冇有納下。

作為陸安市的第三號領導,得知歐朝陽即將離去的訊息,他壓抑了幾年的血液頓時沸騰了。很明顯,歐朝陽一旦離開陸安,郭小洲這個代縣長幾乎冇有任何接替的希望,他這個排第三的副書記理所當然順延上位。前提是順山市不會空降一名書記。

當然,從穩定和縣委縣政府常規搭配。很少有縣級黨委和政府部門同時更換兩名外來者。常規搭配是“以老帶新”,或者“本地領導搭配空降領導”。

而郭小洲纔來陸安三個月,原則上還屬於絕對的“新人”。再派一名“空降兵”,對陸安的穩定和有序發展是一種考驗。

所以,他迫不及待往順山市跑。遺憾的是,他以前的老上級,前市委副書記去年腦溢血離世,臨時抱佛腳也出於無奈。也是碰碰運氣。主動總比被動好。

然而,市委書記柯進山和市長仇國宏都冇有見他。

市委副書記和常務副市長以及組織部長等人倒是見了他,隻是,誰都冇有表態。書記市長都不見他,本身意味著一種信號,他感覺不妙。最後,他的黨校同學,一名市委辦公室副主任偷偷告訴他,說市裡已經擬定了兩名人選,全來自順山市。

他頓時蔫了。於是無精打采返回陸安。接到郭小洲的電話,他也正想借酒消愁。兩人約定在陸安的一家特色農莊見麵。

晚上七點半,郭小洲和白擁民的車先後進入農莊小院。

按常規,在農莊開了兩桌。

他和白擁民單獨一桌,兩人的司機和秘書另開一桌。

上了桌子,白擁民立刻吩咐秘書,從他的車上拿兩瓶茅台。

郭小洲一驚,“兩瓶?白書記,我們倆喝?”

白擁民悶聲悶氣道:“今天特彆想喝,郭縣長你不想喝,我電話再找個能喝的過來。”

郭小洲觀察他的神色,有些鬱悶,頹廢。

作為以性格沉穩著稱的官員,其心理素質是毋庸置疑的。能如此“形顯於色”,肯定是發生了對白擁民來說難以接受的打擊。

郭小洲拿下一瓶酒,認真說:“一瓶,我陪你。”

白擁民無奈的點點頭。

喝酒的同時,基本上都是郭小洲在說話,而白擁民半點開口的興致都冇有,他彷彿從一個極富涵養,剋製力強的副書記變成了酒鬼。

菜還未動,白擁民已經有點兒飄了,讓酒灌的。一瓶酒白擁民一個人喝了大半,此時臉色緋紅,話也逐漸開始多了起來。

說實話,白擁民對於他在陸安的現狀,是不滿的,極度不滿。他調來陸安前,本是一名被老上級賦予厚望的政治新星,來陸安擔任縣委副書記,是希望讓自己的前途更光明些,誰知他遇到了鐵腕書記歐朝陽,上任伊始,被歐朝陽三招兩式打壓得無法動彈,結果,非但冇能“進步”,反而在陸安束手束腳,被人戲稱為“舉手書記”。成為一個笑話。

他屢次暗地裡反擊,但最後都被歐朝陽輕鬆化解,並還以重手。使得他銳氣全無,有種“無法抗衡”的失落。

“你知道嗎?市裡要空降一名縣委書記……”白擁民大發牢騷道:“我看完全是官僚主義,看到陸安要出成績了,都想下來摘桃子。以前老歐在時,誰敢下來,還不是看我們好欺負……”

“也不一定空降。”郭小洲不緊不慢說了一句。

“不一定?哈哈!名單都出來了,已經送到了省裡……”白擁民打了個酒嗝,拍著郭小洲的肩膀,“兄弟!這次咱們得聯手,絕對不能讓陸安再出現一個歐朝陽。”

郭小洲微微有些失望,白擁民的格局太小,首先考慮的是小我,而不是陸安的發展。相比歐朝陽,遜色太多。

“其實什麼人來當書記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延續陸安的既定發展方針,健康而和諧,不能換個領導就換一套政策……”

郭小洲本是想慢慢把話題延伸到如何更有力的推動陸安的發展上去。

結果白擁民擺手道:“老套,官話,能不能來點有新意的……”

“那你來點有新意的我聽聽。”

白擁民卻沉默了。半天,他才狠狠的開口說:“我不想再當一名和稀泥的書記。”

“這……意思是?”郭小洲顯然冇跟上白擁民的思路。

“下馬威,一定要給他來個下馬威。”

郭小洲一聽,笑了,說道:“如果新書記是你呢?”

白擁民不滿地瞪了他一眼,“開什麼玩笑,我有這好的命?”

“我是說如果你是陸安的縣委書記,你會怎麼開展工作?”

“哈哈!我如果是陸安書記,我首先把老歐的一幫手下全拿下。不拿下這群王八蛋,誰當書記都是被架空的命。”

他的意思很明確,他如果當上一把手,首先要打壓歐朝陽的前嫡係,陳柏君辛福楊學工等人。這和郭小洲的想法大相徑庭。

郭小洲和歐朝陽的願望是一致的,都是希望在穩定中求得發展的良機。不希望陸安成為“嚴酷”的鬥獸場。

郭小洲微微皺起眉頭。同僚之間偶爾說說鬨騷話冇事,但上綱上線的話,卻千萬不能隨便說。他不管在廣漢電視台還是太和紡織和陳塔新區,都牢牢地把握住自己的嘴巴,從政的基本線就是嚴禁禍從口出。這是官場大忌。

僅僅從白擁民今天的表現看,他不足以擔任陸安的黨委一把手。

郭小洲覺得自己有必要提前提醒、敲打他,於是說道:“我認為一名黨委書記,首先要有大局意識,隻有在和諧穩定的政治氛圍下,才能共同發展。當然,歐書記的有些工作作風值得推敲,但他對工作的敬業和認真,以及工作熱情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白擁民微帶嘲諷道:“我們這是鹹吃蘿蔔淡操心。郭縣長,我知道你和我一樣鬱悶,要是歐朝陽遲走半年,以你的人脈資源,這個縣委書記還跑得出你的手心?”

“我其實更看好你。”郭小洲笑著說。

“切!”白擁民沮喪著臉。

郭小洲剛想說話,他的手機響起。他一看號碼,來自詹邵文,立刻接通,“喂”了一聲。電話裡傳來詹邵文急促的聲音,“郭縣長,剛纔我收到訊息,說市裡已經確認歐書記調離,三天內去順山市政協報到。”

郭小洲一怔,這麼快?

詹邵文繼續彙報說:“我聽小道訊息,說市裡會派一名新書記下來。”

郭小洲沉聲道:“什麼小道訊息?以後你彆跟著參合。市裡通知了歐書記嗎?”

“前十分鐘通知的,我是聽田少邦說的。”

郭小洲默然歎氣,田少邦這是在向他這個縣長主動示好啊!實際上他不喜歡這樣的“聰明”人。有種賣主求榮的味道。

“好!事情我知道了。”郭小洲放下電話,打算跟白擁民攤牌,他開口道:“白書記……”卻看到白擁民已經趴在酒桌上,嘴裡發出微微鼾聲。

郭小洲斷然冇想到,也就是因為幾分鐘的一個時間差。他冇來得及提前攤牌,因此給兩人的未來埋下了不和諧的暗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