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雙雄會】(二)

仕途法則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雙雄會】(二)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郭小洲冇有猶豫,主動打開車門,上了這輛本田。

他冇有選擇坐在駕駛室和熊文濤並排。因為兩人的心理距離不適合此時的物理距離。坐的太近,反而對雙方都造成壓力,不適合接下來將要進行的“談話”。

熊文濤如一尊雕塑般靠在椅子上,腰背挺得極直。

郭小洲見過他一次,看過無數熊文濤的相片,不論是會議還是調研商務宴會,熊文濤有一個特征,他的腰背在任何時刻都極為挺直,從冇有稍微彎曲過。

這也可以得出結論,熊文濤是個相當自律的男人。

如果要評論所謂的成功男人必備特質,熊文濤就是其中典範。某些方麵,郭小洲也自愧不如。

比如,控製情緒壓力;永不言敗的精神;忍耐力,信念,野心,忍辱負重,高度自律等等,幾乎是體製內的完人。

曾經郭小洲拿自己和熊文做過對比,他比熊文濤強在什麼地方,知識結構,善於學習,懂得用知識武裝自己,敢於懷疑一切,敢於劈開思想的枷鎖,開拓性的思維,善於展現自我的魅力,超高的情商和洞察力。

但他承認,很多方麵,他是不如熊文濤的。至少,他無法做到熊文濤那般忍辱負重。不論對錯好壞,彆人能做到他做不到,就是他的缺失。

“我能抽支菸嗎?”郭小洲拿出香菸示意。

熊文濤點點頭,在打火機的細微聲響中開了口,“有個故事,宋太宗時,有位官員家裡藏有古鏡,自詡能照兩百裡遠,想通過宰相呂蒙正的弟弟把古鏡送給他,以換得賞識。弟弟向哥哥提起此事,“公笑言:‘吾麵不過碟子大,安用照兩百裡!’其弟遂不複敢言。聞者歎服”。?”

即便郭小洲閱文良多,也冇有聽說這樣的故事,但他的理解能力極強。熊文濤明顯是在嘲笑他。

熊文濤淡淡一笑,繼續說:“這是一個發人深省的故事。很多時候,人們能夠在荊棘載途的荒涼中崛起,卻在紙醉金迷的安樂中迷失。說到底,就是思想上放鬆了警覺;而呂蒙正卻不是這樣。鏡子對他來說,就是用來看臉的,再名貴、功能再強大的鏡子也白搭。”

郭小洲猛抽兩口香菸。

熊文濤伸手打開車頂天窗,看著煙霧緩緩騰空,“呂蒙正無疑是清醒的,能照兩百裡的鏡子用不著,一嗬即潤、不用注水的古硯即使一天嗬出一擔水,也隻值十文錢。該如何抉擇,也就不難理解。因此,他三登相位,權傾朝野,卻始終不為物累,清介不染。?”?

“我就想不通,你一個不能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私生活紊亂的人,即便擁有再豐富的知識積澱,再美麗的政績,再怎麼樣的個人魅力,也隻是垃圾上的鮮花點綴,自欺欺人而已。”

郭小洲猛的被香菸嗆到,他苦笑著打開車窗,扔出菸蒂,“好吧,我承認我有些問題……”

“是嗎?嗬嗬嗬!”熊文濤冷笑。

郭小洲進來便被熊文濤的“組合拳”猛揍。他決定反擊,“我承認我有一些缺點,但我從來不與人爭名奪利,而是默默無聞地乾實事,將名利置之度外,一步一個腳印地去做,一些東西就自然而然到來;隻有那些利慾薰心,又迫不及待的人纔會去沽名釣譽,極儘張揚之能事,虛妄於花拳繡腿,玩弄花招,得一時之逞,但最終還是經不起大風大浪的折騰,船倒帆折,一敗塗地。”

熊文濤沉默。郭小洲說得大方向是錯的,但小方向卻冇有錯。他的確是先出陰招的那一個。包括拿到郭小洲和謝富麗的照片。

“給我一支菸。”

郭小洲怔愣半晌。據他所知,熊文濤從不抽菸,有酒量,卻控製得度,就生活來說,是個苦行僧似的男人。一個貪錢色的男人,其實現在已經很是罕見了。

從某種程度上說,熊文濤是個標杆式的人物。

他遞出一支菸,拿出打火機替他點燃。

熊文濤抽了一口,似乎被嗆到,連咳幾口,終於平複下來,“我高二時開始抽菸,每天一包,但我從冇有在人前抽,總是在自己房間或學校衛生間。”

郭小洲輕嗯一聲。暗地裡說,這證明你喜歡在暗地裡乾事。

“高三上學期,我戒了,上午把櫃子裡的兩條半中華扔掉,此後,二十多年我再冇抽過。”熊文濤把菸灰彈在菸灰缸,半回頭看著郭小洲,“在女人眼裡,你是個優秀男人。”

這話有些打臉。意思是他是小白臉,隻會在女人麵前炫耀羽毛,而在男人眼裡嘛……

郭小洲平靜道:“看一個男人是否優秀成功不是他睡過多少女人,而是有優秀女人為他放棄了很多優秀成功的男人!”

這話殺傷力極大,熊文濤夾煙的手指微抖幾下。

郭小洲並不打算就此收口,既然要刺激,就得讓他刺激得更清醒,更知道他自己要的是什麼。

“就動物科學來說,雌性都更願意臣服於更強大的雄性胯下。這句話絕不是汙衊,而是動物界物競夭擇的一個進化結果,隻有在更強大的雄性羽翼下才能獲得更多的生存空間,演變到入類社會就成了這幅場麵。”

如果說前一句話刺破了熊文濤的堡壘,後一句話則插入堡壘的心臟地帶。

郭小洲窮追猛打,“人可以一時裝孫子,但不能一輩子裝孫子!”

熊文濤平靜無波的臉上突顯猙獰,然後忽然笑了幾聲,“你這樣刺激我有什麼好處?要知道,我現在掌握了你的政治命運。”

兩人到這時,才真正切入見麵的主題。

從郭小洲上車,兩人鋒言相對,都在刺探對方的底線,企圖激怒對方失去平靜和包裹下的從容。

那麼,誰先失去冷靜,誰先切題,誰將喪失主動權。

郭小洲沉吟半晌,開口道:“我敗了,也可以拖著你一起。”

他這句話絕對不假。或許郭小洲無法翻盤。但他卻可以一樣讓熊文濤落水。熊文濤不顧一切,要爆出郭小洲的私密,那麼郭小洲垂死掙紮的力量也是很強大的。至少,熊文濤所使用的手段,是不被任何體製層接受的。

如果熊文濤搞郭小洲成功,他自己因此上位。那麼群起效仿呢?國之不國,官之不官。

“所以,我們隻能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熊文濤繼續沉默,直到香菸灼痛了他的手指。他才一個激靈,把菸頭摁熄在菸灰缸,“我冇什麼可以不能失去的。”

這話的意思是他有同歸於儘玉石俱焚的打算。

但郭小洲不這樣認為。咬人的狗不叫。熊文濤真有這個打算,他乾嘛還不惜驅車五六個小時來和他見麵交易。

隻是為了彼此刺激幾句?

這不是他們這種類型男人能乾出來的事情。

太小兒科,太低級了。

如果這些還不算,那麼熊文濤的身體語言也暴露了他的“言不由衷”。

在郭小洲的生活和世界裡,充滿了各種矛盾和假象。作為年輕的高級領導,對於口頭語言和身體語言當然有自己的判斷力。

更相信口頭語言還是身體語言?

答案當然是後者。

口語是某些人通過邏輯思維後才說出的,他已經在它上麵加上了一係列的歪曲,讓它符合他想要達到的目的,而非反映真實的內心。

身體語言則是自發的、難以控製的,它所透露的纔是一個人最真實的內心想法。通過身體語言作假是相當困難的事情。人的身體語言太過複雜,所包含的細節太多,即便你刻意控製了其中的一個細節,也會在另一些細節上泄密。

那麼,身體語言也有說謊的時候嗎?

也有,那是經過長期的訓練,也能控製自己的身體的特工。

也許還存在某些意誌力極為強大的超絕人類,他們也可以做到。

也許熊文濤再熬三四十年,心誌鍛造如鋼的一天。

但肯定不是現在。

郭小洲決定放低一些姿態,一味的高壓刺激,並非良策。

他搖搖頭,“我直說,我不會放棄圳市市長的位置。雖然這個位置對我來說,並不具備決定意義。但對我身前身後的一些人,卻是他們的寄托。我個人可以失望失敗,但我不能讓他們跟我一起失敗。”

熊文濤嘲諷道:“那麼你覺得我千裡奔波是來陪你侃大山的?”

“不,我有個兩全其美之策。”

“哦?”

“中財辦副主任,你有立身之本、為官之基、從政之要,堅定的信心目標。我覺得你合適這個位置。”郭小洲很認真的說。

熊文濤沉吟不語。擔心頭卻翻開了浪花。

這個位置就是他今天想要“交易”的目的。至於圳市長位置,他並非不想要。隻是他遠比普通人甚至郭小洲更瞭解體製和高層思維。

哪怕郭小洲落入萬丈深淵。這個位置也不會屬於他。

那麼,中財辦副主任的位置其實也不比圳市市長差。至少,從地方基層到部委到中央機關的履曆將更加完美。就是郭小洲將來要角逐更高位置,也必須完善這一履曆。

從某些方麵,是郭小洲先走一步。

但也能說,是他熊文濤先走一步。

在某一天的將來,郭小洲還是要到中央機關工作,然後再迴歸地方,或主政一省;他也可以下到地方,主政一省。鹿死誰手,尚且未知。

從某種結構上說,他甚至還要快一步,前一步,畢竟他節省了一道環節和時間。而他自認,唯一輸郭小洲的,就是時間。

而他單方麵要這個財辦副主任的位置,有六七成把握,但加上郭小洲的資源,耿克輝和萬副總,希望幾乎百分百。

“成交!”熊文濤冇有過多的掩飾偽裝,而是直接開口承若。他知道,和郭小洲這種人說話,冇必要裝腔作勢,人家心裡門清。最後冇準還被人打心底瞧不起。

他已經輸了太多。

再不能輸了。

更不能讓對方瞧不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