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人生如戲】

仕途法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人生如戲】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人生如戲,生活在戲劇舞台上的每個人在上台前都有自己的角色定位。

有人還未登台前就註定是主角,他可以一路省略龍套和配角的角色。而有的人卻需要從舞台打雜開始……

熊文濤就是舞台的天生主角,不管在高中還是大學時代,在縣級政府,在市級機關,他都是獨一無二的主角,璀璨光環之下,即便是一二號主角,在他麵前,也光華不在。

可惜,他遇上了郭小洲,那個“既生瑜何生亮”的一生之敵。

他先是活生生從他身邊搶走了甘子怡,然後,又奪走了黃玉婉,如果說情場上的失敗還可以自我安慰,那麼,事業上的失利則讓他無法忍受。

他記得自己高中那年,三叔被爺爺大罵一頓,最後勒令他出國。給出的理由是,三叔不適合體製——明知自己不是做官的料,卻硬往死衚衕裡鑽。?

而爺爺給他的評價卻非常高。堅毅,思謀周全、決策果斷、行動徹底,而且他從不人雲亦雲,隨波逐流,哪怕是爺爺發出的聲音。

如果這個評價不高,那麼爺爺在臨走時說的話,卻令整個熊家震驚。

“文濤這個孩子執著,對既定選擇一以貫之的履行,絕少受到即時環境因素的乾擾,對目標不離不棄的追求,能忍受各種艱難險阻,是男人成大事的卓越品質之一。你們要好好培養。”

從那天起,熊家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不同了,甚至他的父親,都開始把他放在成年人的位置看待。

從那天後,熊家所有的資源向他傾斜。

走入仕途這些年來,他的確讓所有人矚目。他也的確驗證了爺爺的眼光。

大學畢業分配到部委,半年後,空降到嶺南小縣城擔任縣委副書記,然後縣長,書記,一步一個腳印。一個光芒萬丈的政治新星。

他也的確執著,為了遠大目標,幾乎犧牲了自己的一切,包括他的愛情,如果當初甘子怡選擇了他,他會覺得自己的人生更加趨於圓滿。

可惜!

於是,他放棄了一切享受,幾乎過著苦行僧式的生活。

他覺得自己不管在個人形象還是智商情商上,都超越常人。

他當初之所以低估了郭小洲,是因為他這些年來,見多了太多所謂“才華橫溢”的人。這類人太突出太優秀,讓多數人顯得平庸,容易遭人暗算。俗話說,木秀於林風必吹之,槍打出頭鳥,即使你不得罪人,會有人嫉妒你。最後能有好下場的人極為少見。

至少,他是極不待見這類人群的。

他要的是聽話的人。現在所謂的聰明人,滿大街都是。他不要這種人,他要的是忠誠聽話。

他從小就知道,他要上的戰場是世界上最詭秘莫測的地方,競爭異常慘烈,如果冇有超乎尋常的心裡素質,冇有置之死而後生的勇氣,冇有毒辣陰險的手段,遲早會被淘汰。哪怕他的身後有常人冇有的巨大資源支撐。

所以,這些年,他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哪怕心中的玉人旁投,哪怕老婆出軌,他一如既往的以威嚴,溫和、自然、微笑麵對這個世界。

遺憾的是,這個世界似乎拋棄了他。

他不甘心!

不,甘,心!

他可以輸給任何人,但不可以輸給他。

哪怕父親再三給他打電話,讓他後退一步,後退?扯淡!進了這個圈子,就絕對冇有抽身退步這種說法。想要在退下去之後還能安然無恙,就必須把“生”的希望天真的寄托在政治對手的節操上。

這是個贏家通吃,輸者全輸的時代。

他冇有退路可走。哪怕他自知希望渺茫。

這幾天,他不斷的撥打電話,任何可以想到和利用的資源,哪怕放下一貫高高在上的姿態,哪怕求人,許諾。

但他冇有得到任何答案。

隻到林培輝再次出現在他的辦公室。

這個已經被他趕走,讓他滾得遠遠的男人,擁有和他一樣鍥而不捨的精神。

林培輝的確是“滾走”了。

但他滾到了武江。

他找了嶺南這一塊最有名的商調人員,二十四小時跟蹤郭小洲。

雖然屢次出現意外,不是跟丟了人就是被“莫名其妙”的人或者車輛阻礙。但他們的付出終於得到回報。

在一個深夜時分,調查人員抓拍到一組十分“有趣”的照片。

如獲至寶的林培輝連夜返回莞市。

拿到照片和一係列的調查資料,熊文濤緊握資料的手激動得一直抖個不停。

他一邊問林培輝具體情況,腦子裡一邊在飛速運轉著。很明顯,這資料很真實,相片也很真實,加上一係列的調查資料,證據鏈穩妥。

剩下的,就是怎麼去利用這些證據擊敗對手。

直接上報?似乎不太好,雖然打了郭小洲的臉,卻也似乎打了所有高層的臉。損人利己的事情他會做,但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做。

這樣做的後果是殺敵一百,自損八十。

郭小洲肯定失去圳市長寶座,他也不可能得到。

因為他違反了體製內的基本原則,跟蹤,偷拍這種不能上檯麵的東西不為所有人接受。他一旦公開,就等於站到了所有人的對立麵。

如果是半小時前,他非常樂意和對方“同歸於儘”。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他是占據上風的一個。他似乎可以直接去見郭小洲,逼迫他自己辭職。不僅如此,還要他離開黃玉婉那個賤人。

如果對方不識趣,他不介意和對方一起沉淪。

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

想到這裡,熊文濤略顯滄桑的臉上露出猙獰的笑。

這種從未在熊文濤臉上出現過的笑,嚇得林培輝說話無由的打了個哆嗦。

“你馬上給我聯絡郭小洲,我要見他。”熊文濤說這句話時,心情從冇有過的痛快,甚至,開心極了。

他是天生的勝利者。但唯獨這一次的勝利給了他非凡的快感。

郭小洲給予的的一箭二箭三箭之仇,他隻需一箭,就可以全部拿回。

他知道他這樣做有夠卑鄙,但是,對待卑鄙的人,你隻能更卑鄙,這樣才能達到以毒攻毒的效果。

對待像郭小洲這樣的對手,還有他給予他的恥辱,自己無論采取多麼卑鄙的行為來報複他都不算過。

他要讓父親看到,他離了熊家的支援,一樣行。

他要證明自己。證明爺爺的話,一點冇錯。

還有哪些見風使舵的人,你們不是都看好郭小洲嗎?哈哈!我想看看你們的嘴臉。

林培輝剛去撥打電話,熊文濤忽然揮手製止,他要想再認真想一想,這張牌怎麼出能更好?要怎麼做利益最大化,而且風險更小。

所以,他要好好想想,等想好了再作決定。

…………

…………

冬天夜色中的省婦幼保健醫院,靜謐的基調全然和白天的喧鬨相反,除了偶爾匆匆的病人家屬或下夜班的醫生護士的腳步聲,就再無聲響,彷彿這個世界突然寂靜了一般。

今天是謝富麗母女出院的日子,之所以選擇在夜深人靜,是因為孩子的父親要來親自接送。

當然,陪同郭小洲前來的還有單彪夫婦。

兩輛車一前一後駛進一個小區。

郭小洲懷裡抱著小棉被。

小棉被裡的小傢夥一直閉著眼睛酣睡不醒,郭小洲的眼睛從來冇離開這張小麵孔。

這張小麵孔已經逐漸撐開了額頭的皺褶,身上散發著好聞的奶香味。

女兒,我的寶貝女兒!郭小洲輕聲呢喃。

旁邊的謝富麗半依偎在他懷裡,為了這一刻,她覺得怎麼都值了。

身後的一輛車中,單彪和跑跑無精打采的說著話。

最近幾天,他們倆是最忙碌的人。

呼叫器中傳來一道聲音,“剛纔有輛不明車輛在醫院大門……”

跑跑眉頭一挑,“跟上來了?”

“冇有……但我們判斷有些可疑。”

“派人去看看。”跑跑隨後關閉呼叫器。在她看來,郭熊之爭已經結束,勝負已分,對方無需再搞什麼小動作。

單彪皺眉說:“關鍵時刻,千萬不能大意,讓他們……”

“他們也不是鐵做的,一百多小時全勤,也到了該結束的時間了。”跑跑有些牢騷,悶哼道:“我都三天冇看見自己孩子,還要怎麼樣?”

單彪隻好閉嘴。

跑跑不知道,就是這最後一絲放鬆,幾乎給郭小洲帶來了滅頂之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