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再赴京都】(四)

仕途法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再赴京都】(四)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聽到這話,郭小洲的腦子轟然炸開!

一些不明白的事情也瞬間明瞭。

熊文濤為什麼突然連續重拳出擊。

莊棟為什麼會打那樣一個電話。並且很嚴肅的讓他去京都麵談。

談什麼,肯定就是談這件事情。

據他所知,這任雙規下課的圳市市長是前嶺南省委常委,政府副省長的位置上履職市長職務的。

而他是什麼級彆,上正廳未滿一年,哪怕去了圳市因資格問題當不了省委常委,但卻可以一下子步入副省,而且圳市是什麼地方,可以說是全國的經濟橋頭堡,是新進技術和新經濟的代表城市。是全國四大一線城市之一。

至少其市長的地位堪比普通省份的省長。

他入選名單?

還有焦區?如果訊息屬實,那他不僅要和熊文濤對壘,豈不是還要和焦區也形成競爭者的關係?

在這樣敏感的時刻,焦區為什麼邀請他見麵呢?一般來說,兩個焦點地區職務競爭者私下見麵,是很能讓人浮想聯翩的。

如果焦區誌在必得,他可以退一步。

畢竟,他知道自己底蘊不足。

不管是熊文濤還是焦區。他都是輸一籌的。

熊文濤所在的城市和圳市相鄰,城市風格較為接近。而且熊文濤在********的位置上已經三四年,正常升一格也可以坐上圳市市長的位置。

哪怕熊文濤的級彆低於焦區,但從權力的角度來說,熊文濤比焦區的權利更大。焦區畢竟剛升的副部,而且在部裡的排名最後,管轄權限不大。

但是,這兩個人無論誰,在政治領域角度,都是領先於他的。

綜合考量一番後,郭小洲抬頭直視焦區,誠懇道:“在這件事情上,我不會和你競爭,我可以退出。”

焦區目光連閃,火花甭現。似乎很驚訝郭小洲的表態。他問:“這好的機會,你放棄?”

郭小洲實話實說,“一,在三個人選中,我穩穩下風;二,如其熊文濤坐上這個位置,還不如你去坐。我退出,也可以避免資源分散。”

要知道,任何資源在選舉中的功能都是重疊的。比如奧委會申奧選舉,一個委員手中隻有一票,如果這個委員和A和B的關係都好,他也隻能選擇其中一人。無形,分散消耗了A和B的票數。那麼另外的選手就相對占便宜。

如果A選擇退出,那麼B的選票資源就相對集中。從而獲得優勢。

郭小洲的意思很明白,他退出,讓焦區享有更集中的資源,更有力的去擊敗熊文濤。

“如果,宋家不同意你退出呢?”焦區盯著郭小洲問。

郭小洲坦蕩說:“我的勝率太低,我會說服宋家。再說,我不急,我還年輕。機會多的是。”

焦區忽然大笑,然後起身給郭小洲倒了茶水,感歎道:“都說官場無朋友,隻有利益。我以前不信,現在,更加不信。小洲,我冇交錯你這個朋友。”

郭小洲其實心底是有些遺憾,甚至帶著點兒幽怨。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他當然不捨放棄,但綜合衡量,如其讓熊文濤占先,還不如便宜焦區。至少,他失了機會,但能收穫一個強力人物的終生友誼。

如果說高層有人看中他,這個人不出意外,非耿即萬。而焦區的家族在高層依然擁有影響力。他若選擇入場角逐。他和焦區之間首先要分出勝負。

如果他選擇退後一步,耿萬也許會把票投給焦區,打破熊黃兩家占先的平衡。

焦區忽然說,“小洲,選擇退出的那個人,應該是我……”

郭小洲愕然,“不,我真不是講友誼講客氣,是很理智的選擇。”

焦區笑了笑,伸手遞了根香菸給郭小洲,並拿起火機親自給他點燃,深吸一口後,說:“其實真正的入選名單就兩人。我,充其量就是個陪綁的。”

“怎麼會?”郭小洲驚訝道。

焦區笑了笑,放緩語氣說:“我的上升速度本身就太快了,再高的樓層,若缺乏根基,遲早是要倒塌的,經不起半點狂風暴雨。

不等郭小洲開口,他繼續說:“當然,陪綁也有陪綁的好處。”

郭小洲問,“不,我還冇弄明白,不是有你的名單嗎,為什麼說你就是陪綁的?如果已經內定,何必多此一舉?”

“一,我升遷的速度本身就快,自然會惹來一些非議。如果我不識相的繼續占儘資源優勢,誰都不是傻瓜,誰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資源通吃者。萬物都講平衡,失了平衡,就會打破許多東西,也許美好的變得不美好,黑的變得更黑。”焦區笑著說:“至於我為什麼答應入選名單,實際上也是填補我升遷過快的漏洞。讓一些人看到,我焦區還是能落選的,我不是資源通吃者,我也會在競爭中失敗。我這樣的競爭多敗幾次,首先非議會消失,然後我失敗多了,下次,下下次有好機會,人家是不是會給點補償我。這樣,纔是特麼認為的政治生態平衡。”

郭小洲感歎道:“實際上你依然占儘優勢!”

焦區笑而不語。

郭小洲回到主題,“你認為我和熊文濤的勝負比例能有幾成?”

焦區搖頭,“你這句話中有個‘能有幾成’,這證明你心虛。”

郭小洲承認,“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之前擔任武江常務副市長,就已經被不少人說程式不嚴謹……”

“錯。你是身在局中不自知。你忘了你的優勢。一,圳市需要敢想敢做有知識的官場驍將。這個人必須年輕,當然,這個年輕是相對的。二,你有政治資源,長老院你至少有耿萬兩票,還有宋老的無形影響力,再加上我本身的票數。你至少不輸熊文濤。三,你的經濟成績。陳塔模式是全國聞名的模板,武江城市圈的奇蹟締造者,還有你一手成就了BW合併重組的大難題。這證明你既有硬體,還具備清理亂局的軟件。至於年輕和級彆,現在我黨越來越務實,否則,隻看履曆,隨便從哪個角落裡扔個副部的老頭子去圳市得了,還要大費周折進行博弈選擇。”

郭小洲沉默不語。他知道焦區說的是事實。但任何事情,用不同的話說出來,其內容懸殊。

“而且,你幸運又不幸運的成為高層博弈的一張牌。”

郭小洲請教,“這句話的意思是?”

“熊黃兩大家族目前勢大,但這個世界冇有絕對的大勢。一旦熊文濤上位,熊黃兩家也許藉此成為真正無人撼動的政壇巨無霸。冇有熊黃聯姻,也就冇有耿萬握手。”話說到這裡,焦區不在繼續,笑看著郭小洲。

有些話,隻能領悟,說透了,對兩人都不好。

郭小洲霍然心驚,他終於明白焦區的意思。說他是張博弈之牌。誰和誰的博弈,當然是耿萬和熊黃之間的博弈。是權貴家族打敗官場秩序,還是秩序擊敗權貴。

現在不是他自己選擇退不退讓的問題,而是隻能硬著頭皮上角鬥場。這場決鬥看似一個城市副部級市長的角逐,而實際上影響深遠,從頂尖階層輻射到權利的延續方麵。

可以說,這樣的一場決鬥,影響的人群廣泛,未來的政治走向,將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

他輸了,代表耿萬輸了,代表宋家輸了,代表他的一群師兄都輸了。誰輸誰妥協,誰就要交給對方更多的政治資源和權力話語。

“小洲!你不能輸。這是一場你輸不起的戰鬥。”焦區開口說,“當然,現在上層已經達成某種協議,你和熊文濤之間的博弈,上層不管是熊黃還是耿萬甚至宋老,都不會出手乾涉。你們之間的戰爭隻能由你們自己定輸贏。是單挑,不是群毆。但你們的戰鬥將左右政局五到十年,甚至更長。”

郭小洲暗暗感歎。難怪莊棟如此城府閱曆之人,都要求他在輿論戰中不能輸。

難怪熊文濤盯著陳開股票不放手。

這其實就是一場戰爭。已經開始的戰爭。

隻不過,熊文濤掌控先機。他提前下手。他則資訊滯後,落後一步。比如陳開股票戰,他就選擇了放手。這等於落後兩步,甚至三步。

而焦區所說的“單挑”,意味著中央高層都不會插手他們之間的戰爭。包括熊文濤,也不得使用兩家的高層資源,至少,雙方都不能使用行政力量進行攻擊。

那麼,主戰場在哪裡呢?

誰選擇。

或者說誰選擇了主戰場,誰就能站得先機。

無疑,熊文濤已經先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