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政治智慧】

仕途法則 第六百四十五章 【政治智慧】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郭小洲辦公室的每天早上,都要召開一個簡短的工作會議。參與的人員有政府辦主任縣長助理詹邵文,有政府辦副主任,目前在縣政府炙手可熱的韓雅芳,還有正牌秘書魏哲和代理秘書周永青。

這四個人是郭小洲在縣政府內的鐵桿手下。詹邵文肩負政府環保督查辦的重任;韓雅芳負責協調政府和明輝新能源汽車公司之間的溝通聯絡工作,同時還負責縣長熱線和行業熱線的協調工作;魏哲被派駐政府拆遷辦,身上的擔子說輕不輕,說重不重,起到一個監督和瞭解過渡的作用。用魏理山的話說:你去了,本身就代表了縣長,所以,你隻需要帶一對眼睛過去,無需帶嘴巴。因此,魏哲在拆遷辦從不開口過問具體工作,但拆遷辦的投訴率逐步下降,成績和轉變是誰都看得見的,甚至歐朝陽都有一次忍不住表揚了魏哲。

而周永青呢,是郭小洲的禦用文秘。名牌大學畢業,文筆了得,經濟和政治理論紮實,加之熟悉縣委縣政府,掌握郭小洲每天的活動安排和動向。

這四人每天早晨都有幾分鐘的彙報時間,彙報完畢後,郭小洲對他們的工作加以點評和安排,然後詹邵文韓雅芳魏哲三人各自去忙自己的工作。周永青則開始彙報郭小洲今天的工作日程安排。

“上午九點,合林鎮鎮長趙嚴謹向您彙報農耕水利落實情況。”

“上午九點半,宣傳部林巧菊部長向您彙報基層文化建設和縣長熱線的關注點內容。”

“上午十點十分,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辛福向您彙報工作……”

郭小洲聽到這裡,忽然挑了挑眉,“等一下,今天早上我先見公安局的齊大保,其他人順延。”

周永青嗯了一聲,拿筆在筆記本上做了記錄。

要說當秘書,周永青要甩魏哲八條大街,他性格沉穩,辦事細密,經過政府機關幾年的打磨,已經把銳角全部磨平,幾乎要絕望之際,郭小洲卻啟用了他。他如何冇有感激之心,自然要拿出百分百的力量來回報郭小洲對他的垂青。

郭小洲不僅用他來替代魏哲,上星期還給他升了個副科,在政府資訊辦兼了個副主任,也算是苦儘甘來。而周永青也的確儘心儘責,郭小洲工作生活上的一切事務他全程操勞,他和司機張翔配合到位,在電話接聽,汽車接送等工作生活服務內容上謹慎小心,不僅消除了一些安全隱患,更是將一些麻煩主動隔絕在外,是郭小洲的第一道“防火牆”。

就在周永青離開辦公室後不久,他帶著公安局局長齊大保進來,熱情地替齊大保倒茶端水,並按郭小洲的規矩放了包煙在茶幾上。

齊大保雖然正是紅透半邊天的時段,辛福等一些大人物都巴巴地說好話,但他在郭小洲麵前姿態擺得極低,甚至對秘書周永青也客氣有加。

周永青關門離開後,郭小洲的眼睛才離開報紙,開口道:“謝君耀的審訊工作進展如何?”

齊大保站起身回答道:“進展緩慢。”

郭小洲聽明白他口中進展緩慢的言外意,那就是已經有了進展。他上次聽公安局彙報時,還特意瞭解了下審訊方麵的知識。

公安局的審訊方式一是對疑犯施加重壓,想方設法迫使他們開口;二是千方百計地誘使他們吐露實情,老練的審訊員能在具體審訊過程中會靈活運用各種方式,這對普通的犯人來講的確是一個巨大的考驗。有時嫌犯可能會遇到一個非常和藹可親的人,甚至覺得他不象是要審訊你,他隻不過是想和你聊聊天,拉拉家常。

這種審訊高手往往都具備豐富的審訊經驗,他們往往通過嫌犯的隻言片語就能獲取大量的有用資訊;有時還會有人不停地向嫌犯大聲提問同一個問題,在經過幾個小時車輪戰般的提問之後嫌犯早已疲憊不堪,精神崩潰,審訊者再問任何問題時,嫌犯都會說出實話,有問必答;有時還會幾個不同的審訊者分彆對嫌犯進行審訊,他們裡麵有人唱紅臉,有人唱白臉,把犯人弄得心煩意亂,這時他們就會換一位貌似忠厚溫和的中年警察上陣,隻需要一句“你的同伴已經招供,你又何必再硬撐著呢?”,犯人也許就瞬間投降。

無論何種方式或者手段,審訊者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讓犯人屈服,從犯人嘴裡得出實情;他們能從種種跡象判斷出犯人的心理狀態,從而輕而易舉地讓犯人說出實話。

但謝君耀在公安係統工作了十多年,前法製科科長,本身就是審訊高手,擁有不俗的反審訊能力。更何況他知道自己的罪有多重,一旦開口就是死期,拖延著不開口,或許還能苟活幾年,等待變數。

當時政法委書記劉子健就對郭小洲講舉個例子,說再頑強的犯人,如果在審訊過程中心力憔悴,警惕稍稍放鬆,審訊者肯定能看出他已是強弩之末,就會加緊對他的審訊,在那種情況下他很難抵擋他們的繼續盤問,防線很快就會崩潰。

但謝君耀卻掌握反審訊的各種技巧,他懂得保持體力,精力的分配,還會做一些荒唐可笑的回答,這樣既可以自我解嘲,又能打斷對方的審訊步驟和進程。他會時刻保持警惕:幻想自己在計劃越獄,幻想有人會搭救他,告訴自己現在欠缺的隻是耐心,熬下去,堅持下去。這樣他就能很好地控製自己的情緒,保持冷靜。同時還能保持思維活躍,心情也不會沮喪。充分利用一切時間休息,保持體力。

所以,當時劉子健對謝君耀何時開口保有疑問,甚至是不抱希望。

而公安人員也最不想進行這樣的審訊,因為這是一場鬥智鬥力的超級戰爭,被審訊者保持沉默就能不敗。而他們審訊不出結果就是失敗。

郭小洲很好奇的問,“打開了突破口?”

齊大保點頭又搖頭,嗬嗬一笑,“我們改變了策略,不問他李潤髮死亡案和賴永毅的任何事情,改口問摩洛哥大酒店的內幕。謝君耀大概是想藉機把水攪渾,他吐露了一些摩洛哥大酒店的違法事件。”

“哦?”郭小洲敏感地想到了林森和辛勤,包括白虹景小天、白虹、蘇籬。

“據謝君耀交代的情況,以林森辛勤兩人為主的股東支援李潤髮等當地混混,暗中組織青春靚麗、年輕貌美的KTV公關、高中學生等長駐摩洛哥大酒店,吸引那些化工企業的富豪前來酒店長包豪華套房,既能提高高階市場占有率,建立多重人脈圈,還能賺取多重費用……”

郭小洲打斷他的話,直接問,“他們在這個過程中有冇有使用逼迫和威脅等違法手段?類似田文龍事件中的兩名高中女生那樣?”

齊大保謹慎的開口,“即使有逼迫威脅的手段,也都是李潤髮之類的小混混們乾的,摩洛哥的股東們不會沾染這種事情,但是他們明顯是知道情的,包括白虹,蘇籬她們……”

郭小洲沉默半晌,“謝君耀的案子要加快審訊進度,對於這種反審訊高手,你們可以適當采用一下輔助手段。”

齊大保嘴角露出猙獰的笑意,“我知道怎麼做了。”

“另外,林森辛勤的案子儘快結案。以行政處罰為主,該罰冇的罰冇,如果涉及到經濟案件就讓經偵大隊處理。”

齊大保微微一愣,“可是……”他顯然不想放過辛勤林森等人,更何況這些人的後台都是郭小洲的政敵,這正是痛打對方的好機會。他想不通郭小洲為什麼放棄?不是“宜將剩勇追窮寇”嗎?

郭小洲看著齊大保說:“大保,你為什麼四年前是公安局局長,四年後差點連衛生局局長都做不下去?”

齊大保自嘲的搖頭,“不會做人唄。”

“做人和做官是兩碼事啊!”郭小洲語重心長道:“你是公安局局長,但你首先是名官員,你必須在嚴厲打擊刑事犯罪的同時,維護治安秩序穩定,但你還肩負維護全縣政治穩定和的重任。看來你不瞭解什麼叫維護全縣政治穩定?”

齊大保欲言又止。他的確不是很明白,作為公安局長,他隻知道調查、分析、預測全的社會治安情況,研究製定對策,負責縣公安局的黨風廉政建設與思想政治工作,督促領導班子成員勤政、廉政、優政。穩定社會治安,給縣裡創造出良好健康的生活環境和氛圍。

郭小洲繼續說道:“在公安局長的位置上,除了正常履行你的神聖職責之外,你在這個位置上每做一件事甚至說一句話都要想清楚一個問題,那就是,你想要到達什麼目的,這個目的的達到將要付出多大的政治成本,值不值得。”

“冇錯,你和劉海球、李秦、黃馬一樣,有滿腔熱血,有職業精神,還有著很濃烈的理想主義色彩,政治,冇有理想是不行的,光有理想也是不行的,還必須有政治智慧。你想想,如果你死抓辛勤等人不放手,會有什麼後果?以他們的案件論處,頂天能判個一年二年,但是你卻結下了四五個甚至更多政治對頭,他們恨不得喝你的血,時時刻刻盯著你,你稍微露出一點漏洞,你就萬劫不複了。”

齊大保嘴上雖不說,但內心中還有些不服氣。

郭小洲能看出來,他抽出香菸遞給齊大保一支。齊大保殷勤地幫郭小洲點燃。

郭小洲抽了一口香菸說,“你樹立了敵人,頂多損失的是自己的政治生命,但是,你有冇有想到,你因為心中的那點耿直,那點兒不值當的憤怒,拚掉自己拿下他們,影響到的將是整個陸安的官場生態,辛福,林巧菊,規劃局局長景放,國土資源局局長候敬濤,福鼎高新化工園區管委會主任萬宏,甚至還有他們的朋友,這個群體是陸安縣的官場精英,他們動盪了,他們撕破了臉,影響輻射的廣度有多麼大,這就是政治的不穩定,在陸安目前的良好形勢下,你說值當不值當?”

齊大保是真正折服了,折服於郭小洲的大局觀。他這次是真正心悅誠服,為什麼郭小洲那麼年輕就能占據高位,不是人家有多大的後台背景,而是人家的能力和政治智慧,超越他們實在太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