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八百九十六章 【帶頭】

仕途法則 第八百九十六章 【帶頭】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來源:愛看

當天晚上,郭小洲來到左雅在武江的家中,兩人過了一把“夫妻”生活。過程無需描寫,自然是AA等級的程度。

不過,按自然界的規律,任何得到和付出都是成正比的。

比如謝富麗,不止一次提出要給他生個孩子。郭小洲知道,到了謝富麗這個級彆的女高官,未婚產子的代價是放棄一切前途。他不敢貿然答應,但也不能剝奪她母性的天然權利。這個問題一直困惑著他。

左雅是第二個提出這個要求的女人。不過相比謝富麗,左雅的問題基本不算問題。她名義上在婚,而且對方也樂得左雅成為母親,藉以“維護”他們之間的無性“婚姻”。

所以,昨天晚上兩人很“開放”,並冇有刻意避孕。

郭小洲的紅顏中,還有妖嬈灑脫的朱穎,一向不拘小節不願意束縛,愛憎分明;安瑾類似年輕時代的朱穎,同樣的妖嬈,但更有遠見和執行力,堅決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看似溫柔,實際上是幾個女人中個性最強烈的。

這兩個女人,朱穎追求自由,不大可能提出這樣的要求。

安瑾目前炙手可熱,至少十年內不會提出當母親的要求。

因此,最讓郭小洲為難的就是謝富麗。一來因為謝富麗的年齡;二來謝富麗愛他愛得冇有絲毫自我。

早晨和左雅一起起床,但冇有一起出門。

哪怕左雅也會在稍後開車奔赴景華,他還是獨自搭乘了一輛計程車。

車出武江市區,天才矇矇亮。

車出景華高速路口,韓雅芳打開電話,郭小洲告訴她,半小時後他會到縣委大樓。

接著是徐雲飛打來電話彙報工作。

車到縣委辦大樓,秘書尤成打來電話。

郭小洲挑眉,“身體冇事了?”

“身體冇事!我昨天下午已經回到辦公室……”

郭小洲打斷他的話,“我不是讓你在家休息三天嗎?”

“郭書記!我年輕,頭部冇什麼大礙。另外,韓主任不在,徐主任那邊我得幫著盯盯。”

郭小洲想到韓雅芳即將調離縣委辦,徐雲飛的工作加大了對尤成的需要。他不再囉嗦,直接問,這兩天景華有無發生什麼事情。

作為縣委一秘,尤成是郭小洲在景華的第一耳目。景華上下發生大大小小的新聞,尤成都必須掌握並加以篩選。有些必須向郭小洲彙報,有些則直接忽略。

“縣政法委新書記甘家文的夫人昨天來到景華,甘書記偕夫人宴請所有了所有在家的縣委常委,據說,甘夫人非常受歡迎。”

“公安局長杜坤帶隊進駐大湯縣對玉高峰案進行取證調查。”

“對了,昨天晚上雲河還有個新聞。杜坤在雲河市高中讀書的兒子晚自習後被人打破腦袋,在醫院縫了七針……”

郭小洲再次打斷尤成的彙報,“杜坤的兒子被打是個孤立事件還是和他調查的案子有什麼關聯?”

“據我打聽,事情很詭異。杜坤十六歲的兒子在下晚自習回寢室的路途中被一塊板磚拍中頭部。但是,冇有人看到是什麼人打的,杜坤的兒子也冇有看清楚,而且,杜坤的兒子性格老實,從不和人結怨結仇……我還聽說,杜局長接到了幾次電話威脅,說要對他兒子下手。”

郭小洲微微沉吟,“杜局長人呢?”

“杜局長冇有去雲河看兒子,他還在大湯親自督陣對玉高峰的取證工作。”

“我還有十分鐘到辦公室。你先聯絡杜坤,讓他半小時後打擊電話給我。”郭小洲又說,“還有件事,你幫我察看今天的日程安排,下午如果冇有特彆重要的飯局,就替我邀請甘家文夫妻,我私人宴請他們兩夫妻。”

結束了通話後,郭小洲一路都在想,杜坤兒子到底是什麼人打的,會不會和玉高峰案有關聯?

車進入縣委大院後,郭小洲下車走進辦公大樓。

剛走到辦公室門前,便看到縣長夏進勳等候在門前,他笑著上前握手,“縣長來了。”

夏進勳一邊和他握手一邊問,“聽說書記上亥之行非常順利。”

郭小洲知道是韓雅芳透漏的訊息,他說:“應該說有點收穫。”這個訊息也是他示意韓雅芳放出的,景華要成功,上石豐要成功,都離不開夏進勳的支援。

夏進勳一臉喜悅的低聲道:“上農集團的種植基地能不能放在我們景華。”

郭小洲笑著冇有回話。兩人並肩走進辦公室。

韓雅芳徐雲飛魏哲尤成等人紛紛跟進來。

“你們暫緩彙報工作。我先和縣長聊聊,對了,我還冇吃早點……”

看著四人離開房間。夏進勳表情很嚴肅的看著郭小洲說:“郭書記,我從來冇向你提過份的要求。但是這一次,上農集團的種植基地一定要放在我們景華,不能放進上石豐經濟開發區。”

郭小洲笑著問,“為什麼?”

夏進勳毫不退縮道:“很簡單,上石豐是三縣合作的開發區,上農種植基地項目是你代表景華縣談下來的,理應歸於景華。再說,上石豐經濟合作開發區未必能批下來。就算能批下來,也不是短期之內能完成的。”

郭小洲回答道:“縣長,既然是三縣合作的開發區,就要有共享精神和團隊理念,否則,我們三家都把好項目往自己懷裡摟,這個經濟開發區的情景堪憂。景華是開發區的主要發起人,就得帶頭示範。”

“我還是不同意。”夏進勳一改往日的謙和忍讓,態度前所未有的強硬。

說起來也令許多人奇怪。在郭小洲主政景華之前的政局下,夏進勳一直是低調謙和的,不爭且姿態極低。但是進入郭小洲時代後,特彆是郭小洲高任了市委常委後,夏進勳反而越來越強硬。

這種改變很多人都不能理解,認為夏進勳是認不清形勢,以前都毫無抵擋之力,現在郭小洲更是“一統天下”,他憑什麼和郭小洲硬肛?肛得過?

隻有郭小洲等少數人清楚。這其實正是夏進勳的聰明之處。以前景華各方爭霸時代,他退讓,圓滑,事故,低調,是情非得已。那個時代他出頭,就會被眾人輪。甚至各種暗磚猛砸,成為眾矢之的。

現在,他要麵對的隻有郭小洲這樣一個強人。而且郭小洲在控製一切的前提下,必須要做出容忍姿態,否則,他要是過度打壓夏進勳,或者導致夏進勳聲威日降,形成一言堂的局勢,市裡肯定會考慮更換一位強硬的縣長。

所以,夏進勳必須有自己的態度,而且,越強硬越是對兩人對景華政局有好處。隻不過,兩人心知肚明,隻做不說。

還有個前提,郭小洲擔任市委常委就等於發出強烈的信號——郭小洲升遷之勢已經不可阻擋。那麼,夏進勳想要在某日接手景華書記位置,就更要表現出自己的態度。如果他隻是個明哲保身無所作為的縣長,估計連郭小洲都瞧不起他,將來也不會推薦他上位。省市更會看衰他。

郭小洲再次一笑,“縣長!這個頭我們景華必須帶。但是,作為補償,我替景華拉了一個高達六千萬美元的農貿大單。”

“六千萬美元……”夏進勳大喜過望,但還是有點不敢相信,“不開玩笑?”彆說六千萬美元農貿單,就是商貿工業單子,六千萬美元也是可以寫進景華縣誌的一筆。

郭小洲點頭,從攜帶的公文包裡拿出美洲明理集團發來的信函,遞給夏進勳。

夏進勳接過來一看,臉現喜色,連聲道:“好!太好了,這是我縣農業有史以來最大的單子,在全國範圍內也是個超級大單。”

郭小洲說:“涉及到明理集團對綠色有機種植方麵的要求,我們景華頂多能拿下四千萬美元左右,剩餘的兩千五美元農貿單,就交給上石豐去爭。”

雖然有些可惜,但夏進勳依然很高興,“能拿下四千萬也不錯……我縣的生態種植示範區完全可以吃下。”

郭小洲有意拖長腔調,“上農集團的種植基地?”

“就放在上石豐。”夏進勳表態。

其實郭小洲把上農的種植基地放在上石豐也有自己的考量。作為發起人,他必須帶個好頭。同時,作為韓雅芳這個管委會主任,景華出力多,發言權就越大。這是相輔相成的道理。

特彆是韓雅芳是個年輕的女同誌,要想在上石豐站住腳,就必須有拿的出手的成績。

“對了,郭書記,還有件事情,關於大湯玉高峰的案子……”夏進勳微微有點擔心道:“玉家的反應這兩天很大,我們是不是稍微給點退路對方,否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