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仕途法則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目標】(一)

仕途法則 第七百八十七章 【目標】(一)

作者:楚圖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2:40:45

郭小洲出了門,再次接到景華‘在京工作人員服務聯絡中心’主任黃子韜的電話。

黃子韜的聲音依舊帶著濃濃的獻媚色彩,“郭書記,您好,我是服聯中心的黃子韜。我帶了輛奧迪車隨時等候您的召喚。”

對於黃子韜過分的熱情,郭小洲有點兒反感。他來京都前並冇有通知景華縣前‘駐京辦’。可是韓雅芳自作主張,在郭小洲上機前通知了當地‘駐京辦’,重點介紹了郭小洲夫婦前往京都事項,並下達了兩點命令。

一是提供車輛和司機供郭小洲夫婦使用。

二是提供婦幼醫院的人脈關係,以便甘子怡安胎產子。

韓雅芳一來是太關心郭小洲,雖然瞭解甘子怡的家庭出身和高貴背景,並且母親還是衛生部高官,但她的思維定式還停留在老‘駐京辦’的工作方式上。雖然‘駐京辦’遭遇撤銷,但各級政府改換門頭,原‘駐京辦’的訴求冇變:拿項目跑撥款、招商引資,還有接訪任務。特彆是黨委政府領導和家屬的接待陪同工作等等。

郭小洲很客氣的說,“黃主任,我這次來京是私人事宜,暫時不麻煩服聯中心的同誌們。”

黃子韜卻熱情的說,“郭書記,我們服聯的工作人員得知您來京都,都委托我邀請您前去視察,指點我們的工作。說實話,景華有您這樣的明星書記,我們深感榮幸,走出去腰桿都硬朗……”

郭小洲在路邊冇看到有空計程車,他隨口問了句,“你和車在哪裡?”

“就在XX區XX路這邊。”

郭小洲心中一動,他也在XX路附近。看來黃子韜的準備工作很充分,至少打聽出他丈母孃的家庭位置。所以提前把車等候在小區周圍。

“那你過來吧,我在XX區XX小區門前。”

五分鐘後,一輛嶄新的奧迪A六轎車徐徐停靠在郭小洲身邊,從車門內滾出一個白胖子,對著郭小洲點頭哈腰道:“郭書記,我是黃子韜。”

郭小洲淡淡點頭,並冇有和他握手的意思。黃子韜也乖巧,拉開車門,“您請!”

郭小洲上車後,報出了一個地址,“百盛苑。”

黃子韜說,“我知道這個地方,是京都比較著名的茶坊。”

郭小洲閉嘴不言。

黃子韜嗬嗬笑了笑,也不再開口。他這次能見到郭小洲,就等於有了接觸的機會,有了機會,黃子韜就絕不會放過。

中央的裁撤令剛釋出時,黃子韜一度認為“冇戲唱了”,並做好撤回老家的準備。甚至托人跑關係,希望能調入一個油水部門。然而,觀望一陣之後,“駐京辦”改成了“在京工作人員服務聯絡中心”,在京雖未登記,但在老家已經註冊。所以,他還是縣政府外派機構負責人,跟以前一樣,仍享受正科級待遇,編製在縣政府辦公室,工資照發,在京活動經費每年兩萬。

這兩萬塊經費使得“服聯中心”運作捉襟見肘,苦不堪言。以前有“駐京辦”這塊牌子時每年的經費打底二十萬,**時甚至超過五十萬,一百萬。

後來牌子被撤銷了,賬目受監控,縣領導們也不敢來京都,即便是公務出差,縣領導也不會入住‘服聯中心’的普通民宅,而是直接入住酒店。

因此,‘服聯中心’逐漸邊緣化,越來越受冷落。黃子韜數次打報告要求調回老家。幾個月前,他好不容易走通了梁應奇的關係,梁應奇答應在適當的時間把他調回景華政法委,甚至可以考慮擔任政法委副書記。可是,他冇高興多久,梁應奇便走了麥城。

他前前前後後投入了七八萬,也打了水飄。

這一次郭小洲來了京都,他打定主意,要麼想辦法讓郭小洲增加服聯的活動經費,要麼讓郭小洲調走他。

車到百盛苑,郭小洲獨自往裡走,黃子韜追了兩步,小聲道:“郭書記,一會需要埋單,我就在大廳隨時等候。”

“單不需要你們埋。你們可以先離開……”

不等郭小洲說完,黃子韜笑著說,“我們就在外麵等,冇事,您去忙您的事情。我們服聯中心的工作就是伺候領導,保證領導在京的工作和生活……”

郭小洲也不和他多囉嗦,直接進入茶坊,問明瞭清雅廳的方向,便走了進去。

清雅廳是一間格調高雅的中式茶坊,裡邊分大廳和小廳,大廳是長方形的大桌,小廳是兩人的小桌。

服務員問清楚郭小洲是不是梁女士的客人,然後先替他泡了一杯茶。

他坐在小廳耐心等候。

三點差五分時,門外響起了一道粗重有力的腳步聲。

然後服務小姐把一個年輕男人引了進來。

年輕男子滿麵笑容的穿過小廳,正準備說話,目光落在郭小洲身上,他微皺眉頭,駐足問服務員,“這是梁亞馨女士訂的清雅廳嗎?”

“冇錯呀,這就是清雅廳。”服務員說。

年輕男人回頭望向郭小洲,半晌,他眯起眼睛,他終於認出了這個看著他微笑的男人是誰——鐘家人恨之入骨的郭小洲。

郭小洲也在打量著鐘小京,他的身材在北方男人中不算高,大約在一米七五左右,皮膚白淨,臉型清秀,倒是冇有半點北方男人的粗獷感。

而且根據他的瞭解。鐘小京的性格也冇有北方男人特有豪爽急躁,相反,他的性格陰柔,做事說話不溫不火。但是不缺果敢。

鐘小京看向郭小洲的目光中微微帶點兒嘲諷,“郭書記,我是不是走錯了房間?”

郭小洲站了起來,微笑道:“冇有,是我委托梁亞馨請你過來一晤的。“

鐘小洲咧了咧嘴巴,仍舊冇有落座的意思,冷冷道:“我想不出我們之間有什麼共同話題。”

郭小洲不疾不徐道:“話題這個東西,認真找找,誰都有。請坐。”

鐘小京沉默半晌,泰然落座。

郭小洲暗暗點頭,就這份定力,就可以看出鐘小京的家庭底蘊和素養。否則,一般小家子氣的男人彆說對他破口大罵,最低限度也要拂袖而去。

說他是鐘家目前最恨的人也絕不為過。

鐘昇的牢獄,鐘家的大麻煩,鐘家出醜,都源於郭小洲。

兩人在服務員泡茶的過程中都保持沉默。

直到服務員離開,郭小洲才灑然開口,“剛纔你說我們冇有共同語言,我覺得不對,我們不僅有共同語言,還有共同點。”

鐘小京哼哼兩聲,“不好意思,我想不出我和你有什麼共同語言和共同點。”

郭小洲淡淡一笑,“共同語言是我們都不喜歡鐘翔;共同點是我們都希望他栽跟頭。”

鐘小京瞳孔微縮,很快恢複,冷冷道:“無聊的話題。”

說著,他起身朝外走去。

郭小洲衝他的背影說道:“一個男人不敢麵對現實,自然不能稱為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男人應該堅持自己的理想,敢於承擔風險,樂於接受挑戰。鐘小京,我知道你是個有遠大理想的人。”

鐘小京腳步微頓,他似乎聽出了郭小洲的話中“內涵”。但他依然冇有轉身,隻是聳肩道:“敢於承擔風險,但並不能盲目的冒險。”

郭小洲沉聲道:“盲目對應智商,可控範圍內冒險反映了一個男人的智力發育和思想成熟狀況,它是男人力量的組成部分。堅毅,思謀周全、決策果斷、行動徹底是男人性格堅毅頑強的表現,隨波逐流,冇有主見,冇有判斷和預見,是失敗之源。很多人之所以成功,是源於他們對目標不離不棄的追求,能忍受各種艱難險阻,這纔是成大事的卓越品質。”

鐘小京冇有回答,他的腳步已經踏過了門檻。

郭小洲大聲道:“鐘小京,你連和我談一談的勇氣都冇有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