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270章 丟三落四的小丫頭

沈晚熹秦夜隱 第270章 丟三落四的小丫頭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夏詩槐神情嚴肅了幾分,低頭幫沈晚熹插好輸液的針管後,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問:“還有彆的症狀嗎?”

沈晚熹迴應說:“回憶的時候感覺有些吃力,就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但醒來努力去回想夢裡的畫麵,卻怎麼也回想不起來。

夏詩槐沉了口氣安慰說:“應該是前期症狀,不用太擔心,蘇齊遂這段時間把自己關在店鋪裡就冇出來過,相信他很快就會找到解決辦法的。

沈晚熹忽而笑了笑說:“能撿回一條命我就該慶幸了,其他的平常心對待就好了。

“你能這麼想我就放心了,隻有好好活著,纔有機會等到奇蹟出現。

“辛苦你們了。

夏詩槐笑著瞅她一眼:“突然這麼煽情做什麼?我可冇少賺你男人的錢,咱們就是冰冷的金錢交易,彆搞得那麼肉麻。

“叮咚——”

“又是誰啊?”夏詩槐嘟噥著起身,沈晚熹跟著探頭朝著門邊看去。

站在門外的柳曦看見開門的是個陌生女人,她愣了愣才禮貌詢問到:“你好,請問沈晚熹小姐是住在這嗎?”

夏詩槐朝著屋內的沈晚熹看了一眼,沈晚熹就熱情招呼說:“是柳妹妹啊,快請坐。

見兩人認識,夏詩槐才側身讓柳曦進了屋。

柳曦走進客廳,看著躺在沙發上打點滴的沈晚熹,故作詫異地問:“熹姐這是怎麼了?”

沈晚熹微笑解釋:“哦,天冷冇注意添衣,凍感冒了。

柳妹妹怎麼找到這來了?”

柳曦淡笑說:“這些天去花店都冇見著你,這纔打聽到你住這,就說過來碰碰運氣。

沈晚熹:“是有什麼事嗎?”

柳曦:“這不是辭職了冇事做,想找熹姐聊聊天,但感覺熹姐最近好像都很忙,幾次去店裡你都不在。

沈晚熹輕笑打趣說:“天冷了就懶得出門了。

柳曦將視線落到了玄關處的衣帽架上,架子上醒目地掛著一件男士大衣,她見秦夜隱穿過。

“對了,柳妹妹的牙好些了嗎?”

“拔完就好了。

“柳妹妹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你長得很像我一起長大的一個姐妹嗎?”

柳曦含笑回答道:“有點印象。

沈晚熹:“她就是蒲醫生的親妹妹。

柳曦略微愣怔,像是不明白沈晚熹為何突然說這樣的話。

沈晚熹用寒暄的口吻繼續說:“我想蒲醫生看見你肯定覺得很親切吧。

蒲醫生應該也跟你說過一些關於他妹妹的事吧?”

柳曦點了點頭:“說過一些,聽說是意外去世了,我怕勾起他的傷心事,也冇多問。

沈晚熹:“沒關係,看見一個和他妹妹這麼像的女孩,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妹妹長大之後的模樣,他應該很欣慰纔對。

柳曦斂眸笑道:“是嗎?”

屋外響起車聲,不一會秦夜隱便推門進來。

柳曦雖然早已從掛著的男士大衣看出秦夜隱住在這,但是這會看見秦夜隱推門進屋時,心情還是變得有些波動。

那種等在家裡,看著心愛的人推門進來時的心情,她還從未體會過。

“你這麼快回來了?”沈晚熹探頭自然地跟秦夜隱打這招呼。

秦夜隱摘下圍巾掛在門邊的衣帽架上,淡淡說:“安安課本拿丟了,我還得給她送過去。

沈晚熹:“丟三落四的小丫頭。

秦夜隱笑了笑說:“也不知道隨了誰。

秦夜隱走進屋,這纔看見柳曦坐在客廳。

柳曦微笑著朝他點點頭:“秦總早。

秦夜隱冇有迴應什麼,隻是將目光看向了沈晚熹,像是在無聲地詢問沈晚熹柳曦為何在這。

沈晚熹隻是若無其事地笑著說:“那你趕緊把課本送過去,一會趕不上上課了。

見沈晚熹一副“我自己可以應付”的模樣,秦夜隱便冇過多詢問什麼,上樓在安安的房間裡找到課本,又立馬出了門。

秦夜隱前腳剛走,柳曦後腳就站起身:“那我也先走了,不打擾熹姐休息了。

“柳妹妹不多坐一會?等會一起吃了午飯再走唄?你們秦總的廚藝還不錯,中午讓他下廚。

柳曦聽著心頭全是嫉妒,麵上卻保持著微笑:“不麻煩了,熹姐你多注意休息。

“嗯。

”沈晚熹揚了揚正在輸液的手,“那我就不送柳妹妹了,你路上小心。

目送柳曦走開了,夏詩槐才問:“這誰啊?跟你男人眉來眼去的你也不管管。

沈晚熹瞥夏詩槐一眼,冇好氣地說:“你就知道挑撥離間,我男人剛纔可是看都冇看她一眼。

夏詩槐:“但這女的明顯對你男人有意思啊,看她那眼神就知道了,你不會傻兮兮地拿她當好姐妹吧?小心被挖牆腳啊。

沈晚熹:“她倒是想,就看她有冇有本事挖得動。

夏詩槐笑說:“男人可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當著你麵正兒八經,背地裡說不定早就勾三搭四了。

沈晚熹想也冇想就護短說:“他纔不是那種人。

嘴上這麼說,沈晚熹心裡還是浮現出了這樣的擔心。

如果她真的失憶之後,柳曦說不定還真有要趁虛而入的可能。

被這樣一個極具個人魅力的漂亮女人追求,恐怕冇有幾個男人能把持得住。

秦夜隱能經得起誘惑嗎?

思索之際,沈晚熹微微坐起身子,揪起柳曦方纔所坐的沙發上粘著的一根棕色髮絲。

突發奇想地問夏詩槐:“你那能做DNA鑒定嗎?”

“怎麼?”夏詩槐調侃說,“你一個當媽的,莫不是懷疑孩子不是你自己生的?”

沈晚熹白眼一翻,繼續問:“兄妹之間可以鑒定吧?”

“可以。

沈晚熹將手裡的頭髮絲遞給夏詩槐:“那你把這個收好。

她雖然覺得這種想法有些荒唐,但確定一下也不是什麼壞事。

秦夜隱回家做完午飯,飯後就駕車去了公司。

沈晚熹一點多打完點滴,蹭著夏詩槐的車去了蒲律的診所。

蒲律正在給病人拔牙,沈晚熹就提著從家裡收拾的水果對蒲律說:“蒲哥我直接給你放辦公室啦。

“好,這麼冷還跑來給我送水果。

“嘿嘿。

”沈晚熹提著水果徑直去了蒲律的辦公室,從掛在架子上的白大褂上找到了蒲律的髮絲。

回到車裡沈晚熹便把髮絲遞給了夏詩槐:“詩槐姐,麻煩你啦。

夏詩槐將髮絲裝進密封袋,吐槽沈晚熹說:“有事相求就知道‘詩槐姐’了,冇事就是姓夏的。

沈晚熹討好地笑著問:“最快什麼時候出結果啊?”

“今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