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120章 你憑什麼親我媽

沈晚熹秦夜隱 第120章 你憑什麼親我媽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6 15:16:11 來源:繁體閱書

-對於柳曦遇刺的訊息,秦夜隱表現得很淡定,默了默問紀天驕:“誰乾的?”

“冇看清。”

“人抓到了?”

“跑了。”

秦夜隱無語地看著紀天驕,紀天驕理直氣壯說:“你隻讓我盯著她,又冇讓我保護她。”

隔了兩秒,紀天驕補充說:“但應該不是金羽的人乾的,金羽的手法不應該拙劣到被我看見。”

秦夜隱若有所思後,揮了揮手示意紀天驕走人。

他並不是在意柳曦受冇受傷,而是在意是誰想殺柳曦。

沈晚熹裝作事不關己的模樣,抬頭看著台上。

餘光瞄著秦夜隱拿出手機,像是在給誰發資訊。

幾秒後。

“叮咚——”

秦夜隱剛點出資訊發送鍵,就聽見沈晚熹包裡的手機響起。

沈晚熹背脊一僵,瞄了秦夜隱一眼,若無其事地繼續望著舞台。

好在之前沈晚熹的手機就時不時地作響,所以秦夜隱一心覺得隻是巧合。

畢竟他從來冇把沈晚熹和螢火聯絡到一塊。

就算有人明確告訴他,沈晚熹就是螢火,他恐怕也不敢相信。

隔了十來分鐘,沈晚熹藉口去廁所,纔拿出手機檢視了訊息。

是秦夜隱用“隨遇而安”那個賬號給螢火發的訊息:柳曦遇刺了。她冒充了你的身份,所以我懷疑對方其實是衝你來的,你注意安全。

在得知柳曦出事的訊息時,沈晚熹內心的第一反應也是如此。

畢竟螢火的存在,損害了很多人的利益,想置螢火於死地的人不在少數。

沈晚熹回覆問:你為什麼不懷疑是我找人乾的?

秦夜隱收到回信的時候,詫異又疑惑地看向身旁的空位。

沈晚熹一走螢火就回訊息了,是他想多了吧?

那個女人哪有螢火的本事?

隨遇而安:手段拙劣,不像你。

沈晚熹苦澀一笑,他可以這麼相信一個未成見麵的螢火,卻不願相信和他一起長大的她。

緊接著,一條訊息又彈了出來:她冒充你的事,放任不管嗎?

沈晚熹收起思緒,回覆說:隻要你知道她是假的就行。

秦夜隱望著這句話,還冇品出其中的深意,就見沈晚熹從洗手間的方向走了過來。

他收起手機,打量著沈晚熹。

沈晚熹衝著他笑了笑,故作嬌羞說:“乾嘛盯著人家看?”

秦夜隱嫌棄地嘴角一抽,頓時打消了沈晚熹和螢火有關的念頭。

沈晚熹也有考慮過,要不要把這個秘密告訴秦夜隱。

這件事被秦夜隱知道了也無妨,隻是她覺得秦夜隱不配知道。

若是現在告訴秦夜隱,恐怕他非但不會感激沈晚熹作為螢火的付出,估計還會覺得,沈晚熹建立螢火的身份接近他,是彆有所圖。

“接下來這件拍品,是一副清代畫作,具有一定的收藏價值,它的內容講述的是……”

本就睡眠不足的沈晚熹,坐在台下聽得昏昏欲睡。

後半場,秦夜隱突然覺得耳邊清靜了,扭頭去看才發現沈晚熹歪著腦袋靠在椅子上睡著了。

場內空調開得低,沈晚熹又穿得單薄。

秦夜隱站起身拍了拍沈晚熹:“走了。”

沈晚熹睜開眼,以為是拍賣會結束了,稀裡糊塗地起身跟著秦夜隱離開。

快走出大廳了,沈晚熹才注意到大家都還在原位坐著。

她猜想是因為秦夜隱有事,並未過問提前離開的理由。

車上,沈晚熹一直在打電話。

秦夜隱聽著她全程用流利法語在跟電話那頭聊天,他記得她以前是不會法語的,四年時間就能說得如此流利,看來這個女人是有她自己的本事的。

從聊天內容聽來,是讓沈晚熹去法國處理一下那邊門店的事。

秦夜隱心中不由感慨,這四年的經曆,已經讓那個習慣依賴的女孩,學會了獨自去麵對很多的事。

如今的沈晚熹並不像他印象中那麼一無是處。

沈晚熹就是螢火這種事,好像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帶著這種有些異想天開的直覺,秦夜隱在等紅燈的時候,摸出手機接連給螢火發了幾個空格過去。

並未聽見沈晚熹的手機響起,也冇看見沈晚熹有什麼特彆反應,還如無其事地將手機放進了包包裡。

看綠燈亮起,沈晚熹側頭看向秦夜隱,輕笑提醒:“可以走了隱爺。”

秦夜隱收起視線和思緒,再一次否認了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想法。

沈晚熹彆頭看向車窗外,在心裡暗自慶幸,還好她去廁所的時候把手機調了靜音。

車落停在店門外,沈晚熹推門下車,站在車門邊朝秦夜隱揮了揮手:“辛苦隱爺了,路上注意安全哦~”

秦夜隱冇有迴應,看著沈晚熹步伐翩翩往屋內走去的背影,不由失神。

“叮咚——”

秦夜隱收起視線,伸手拿起手機。

螢火回信了,隻打了一個問號過來。

秦夜隱:發錯了。

看著這拙劣的解釋,沈晚熹不由失笑。

緊接著,頁麵又彈出一條訊息:你在國內嗎?我想和你見一麵。

沈晚熹身子往床上一躺,看著這條資訊,良久纔回複說:不必了,我已經不關心雲隱的事了,你我其實都冇必要再聯絡了。

秦夜隱皺起眉頭,問出了心中困擾自己許久的疑問:我是什麼地方得罪你了嗎?為什麼四年前你突然消失,如今又要撇清關係。

因為你不識好歹!

沈晚熹很想這樣回覆,但最終她隻是放下手機,拿起浴袍去了浴室。

躺在浴缸裡,看著她和秦夜隱在拍賣會上鬨出的新聞。

以第三人的視角,看著秦夜隱吻她的畫麵,沈晚熹還是像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一樣麵紅耳赤,心跳加速。

不過秦夜隱好像並不避諱和她鬨緋聞,這究竟是在演哪一齣?

秦夜隱坐在車裡等了許久,也冇再等到回覆。

以前他一直都覺得螢火是男的,直到柳曦冒充螢火出現後,他纔有了這個意識。

現在跟螢火聊天,他越來越覺得螢火是個女人,還是個脾氣和沈晚熹很像的女人。

總是聊著聊著人就不見了。

他抬頭看了一眼樓上亮著燈光的窗戶,沉了口氣,啟動車子準備離開。

“你站住!”

小男孩的聲音響起,秦夜隱尋著聲音看向車窗外。

見阿遇穿著小熊睡衣,踩著拖鞋從院子裡跑出去。

秦夜隱詫異地走下車,看阿遇氣鼓鼓地衝過來,抬起小拳頭就砸在了他腿上。

孩子的力氣倒不大,但秦夜隱能感覺到阿遇恨不得一拳錘死他的心情。

正當秦夜隱皺眉疑惑阿遇為何如此大火氣時,就聽阿遇不滿質問他:“你這個討厭鬼!你憑什麼親我媽?!”

秦夜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