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萌寶來襲:撞上極品王妃 > 第1222章 收複三國

萌寶來襲:撞上極品王妃 第1222章 收複三國

作者:desc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3-28 17:25:17

-

戰亂休止,這一戰最終因各國領帥被殺而徹底結束。

三國聯盟的兵馬,在西木兵馬的圍剿中,也不得已棄甲投戈。至此,大陸戰亂徹底結束,而接下來要收複的則是其他尚未投降的三國城池。

北嶽國

皇後此時整孤零零的坐在鳳儀殿內,眼神蒼白又迷茫的四顧環顧金碧輝煌奢靡大氣的一切,終於要結束了嗎?

時值隆冬深秋,北方的天氣更是嚴寒交加,怒吼而過的北風絲毫不會估計過境後帶來的蕭索和荒涼,自空中盤旋徘徊,來去不停。

身為風亭的皇後,這麼多年來她始終母儀天下,又統領後宮,雖然是名存實亡的皇後之位,但是那份其他無法飽嘗的榮耀也讓她寧願如此生活一生。

殿外嘈雜淩亂的腳步聲,時而傳來。當探頭探腦的小太監和宮女,看到鳳儀殿內目光渙散的皇後時候,麵麵相覷過後,便突然跑進殿內,分彆抱起桌上值錢的玉件或是觀賞的瓷器,奪路而逃。

“大膽,你們好大的膽子!”

站在皇後身後的是她的貼身宮婢,奈何威嚴不足,那些宮女太監不過是駐足回頭看了她一眼,繼而更加的快速的離去,那抱著各色包袱奔跑的身影,相當急促和不安。

“華兒,你也走吧!”

終於,在殿內再次恢複寧靜之後,皇後眼神直愣愣的看著被稱為華兒的女子,麵無表情不知息怒一般。

“娘娘,不如你和奴婢一起走吧,這北嶽已經完了!要是西木大軍前來攻城的話,定然不會放過娘孃的!您快跟奴婢一起走吧!”

華兒說著就緊張的要攙扶皇後的手臂,結果卻被她揮開。慘笑的說了一句:“走去哪裡呢?本宮生是北嶽的皇後,死也要死在宮內!你走吧,本宮還有事要做!”

說著,皇後站起身,依舊是拖曳在地麵的暗紅色鳳袍,隻可惜枯坐一夜後,衣袂上染了不少的褶皺和塵埃。

任憑身後的華兒如何呼喚,皇後都是鐵了心的走出了鳳儀殿。殿門四敞大開,但走出去的一瞬間,冷風依舊是讓皇後瑟縮不已。

眼神看向天際,所有人都死了!她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

“母後,還不打算走嗎?”

風夜藍恰好轉過鳳儀殿的迴廊從台階走來,那頗有些閒庭信步的姿態,讓皇後忍不住側目,問道:“藍兒?”

“母後,看到兒臣很驚訝嗎?”

聞言,皇後自嘲的笑了笑,“這北嶽皇宮如今該走的都走了,本宮還能見到三王爺,你說這能不令人驚訝嗎?”

“母後所言差矣,在事情還冇有辦完的時候,兒臣自然是不能先離開皇宮的。要知道這皇宮很快就會被北嶽所占領,所以在這之前,兒臣至少還要做些事情,好讓自己的未來無後顧之憂!”

風夜藍與風夜行和風夜雨迥然不同的杏眸內,在說話之際就閃過某種莫名的光芒。偏偏這一刻,皇後目極前方,卻是忽略了風夜藍的那一抹視線。

“藍兒,走吧!本宮不會為難你,不論你曾經與本宮有多少嫌隙,但說到底你都是皇上的血脈,如今這北嶽國也就剩下你一個王爺所在,走吧!”

皇後似是苦口婆心的勸說著,而話音剛剛落下的瞬間,身體也整轉向風夜藍的麵前時候,胸口突然傳來的鈍痛,讓她倏地倒吸冷氣,慢慢垂眸就見到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

隻見她胸口上,一柄長劍已經半數冇入,而前方執劍之人卻正是風夜藍。

“藍兒...你...你...”

“母後,你可彆怪本王!一來你不是本王的親生母後,二來你對本王向來都是排擠!無非就是為了你那兩個如針尖麥芒相對的兒子。可惜啊,他們最後卻全都戰死沙場,冇有一個能夠回來的!你說的冇錯,如今這北嶽國本王就是唯一的主子,所以即便這西木現在取得了天下,那又如何,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本王若要離開,又怎麼會給自己留下隱患呢!

所以,母後你千萬彆怪本王,這一切都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嗤——”

在風夜藍長篇大論的給自己找藉口解釋過後,長劍也毫不留情的從皇後體內拔出,而皇後瞬間如抽絲般,胸口潺潺的鮮血成河,雙目更加渙散的看著風夜藍,隻不過那其中所隱藏的悲痛和無奈,卻也是她最後的寫照。

人去樓空,北嶽國鳳儀殿門前,當西木劉子睿率兵到達的時候,隻看到門前那已經屍骨冰冷氣絕身亡的北嶽皇後。

包括在不遠處的殿宇外,三王爺風夜藍也已經自儘在當下。

北嶽國,早已經得知戰敗聞風而逃的人將整座皇宮變為了一座空城,包括晉陽城內,百姓也險些包袱款款而逃,最後卻被西木大軍做足了安撫工作。

至於百姓人行之中,那穿著最不起眼的衣著,慢慢消失在晉陽城內的人,不久後也許還會再見!

值得一提的則是,西木大軍能夠如此順利的就進入宮門大開的晉陽城,最大的功臣,竟然是北嶽皇朝的丞相柳蒼海!也正是曾經被人誣陷是林宣所殺害的二王府側妃柳幻雪的父親。

與北嶽國不同的是,東郡國還有皇太後坐鎮,包括南楚國也同樣有南千鶴駐守。自然戰場失利的訊息,很快就傳回了本國。

當段無華渾身風塵又血跡斑斑的逃回南楚的時候,南千鶴的憤怒可想而知!

“皇上,此戰敗了,末將有罪!”

‘嘭——’

“有罪,你的確有罪,你們全都該死!你為什麼要回來?啊,太子和王爺全部戰死沙場,而你們呢,單單為了保命而投降,哪有南楚將士的作風,段無華,朕當時真是看走了眼!”

聞言,段無華瞬間就跪在地上,抬頭抱拳看著南千鶴說道:“皇上,末將自知罪該萬死!但是末將冒死而回,確實有事要說!”

“你還要說什麼?”

南千鶴恨不得一刀殺了段無華,看著他的眼神都忍不住噴火,語氣更是怒氣沖沖。

段無華跪在上書房內,望著上手的南千鶴,索性他回來的時候,陛下並未讓他人進來聽審,所以有些事情,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說出來。

“皇上,末將得知,在前幾日的時候,似是有一名自稱使臣之人回來送信,可否?”

段無華的話頓時就提醒了南千鶴,而這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更是讓南千鶴怒火中燒,忍不住拿起桌上的狼毫就丟向段無華,眯著眼惡狠狠地說道:“段無華,你若找死,朕成全你!來人呐——”

“皇上息怒!請皇上聽微臣一言!那人根本不是南楚的使臣!當日派出的使臣,在末將一路潛回的途中,竟然發現了他的屍體。而且,末將得知,那人定然說了那山穀內的兵馬是東郡所有?!”

段無華急切之下,快速的將得知的一切都說了出來,隻不過麵色慢慢凝重的樣子,讓南千鶴也忍不住看著他問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見南千鶴改變了語氣,段無華才歎息一聲說道:“皇上,那山穀中哪是東郡人馬,分明是失蹤了許久的劉懷仁將軍!那些兵馬也根本就是南楚所有,是以末將以為,這一戰之所以南楚會敗,是因軍中出了殲細!”

“你說什麼?”

南千鶴倏然從龍椅上站起身,完全無法置信的看著段無華。竟然是他曾經暗中派出去打算在中燕國邊關作亂的劉懷仁的人馬?!

可那天的使臣分明說的是東郡兵馬,如此纔沒有讓他有絲毫的懷疑。恰好正是戰亂,他也以為東郡隻是偶然纔會出現在南楚國的邊關之處。

冇想到,他一直苦等訊息,甚至不惜派出暗衛去查探的劉懷仁,竟早已經遭遇了不測?!這對南楚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了。

“皇上,是真的!末將一路潛逃的時候,躲避著西木兵馬的追查,也同時有四處打探,接下來相信西木兵馬很快就會到達南楚,皇上及時做好準備為妙!”

段無華頗為衷心的勸解,卻讓南千鶴再次深沉了臉頰。看著他渾身浴血般,又不乏臟汙淩亂的模樣,麵無表情的說道:“算了,段將軍一路風塵,先回府梳洗一下吧,有什麼事情,稍後朕會再通傳!”

聞言,段無華自以為算是躲過了兵敗回國的逃兵被殺命運,心裡這不禁舒了一口氣後,作揖便離開了上書房。

其實在他內心之中,有著要報銷國家的衷心,卻同樣有著命比金堅的堅韌!特彆是遇到西木那樣的強國,他逃跑之際親眼所見,戰場上那些齊心協力的士兵,遠非他們三國聯盟軍心不穩的兵馬所能比擬的。

段無華一路思緒煩亂的回到丞相府,段宏在得知他回府的訊息後,立刻奔出來迎接,哪知同一時間,剛剛抱著段無華,自以為免去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命運,門外就傳來一道晴天霹靂般的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段無華身為元帥,作戰不利,導致大軍完敗。潛逃回國藉口欺瞞,丞相段宏教子無方,今特削去二人官爵,永生永世段氏父子不得入朝為官!欽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