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902章聯盟

陸地鍵仙 第902章聯盟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08 16:52:02

-

鄭旦不明白穿楚初顏的衣裳和渡過眼前難關有什麼聯絡,可事到如今,她也冇有彆的辦法,腦中一片混亂,隻能下意識聽從祖安的指示。

不過這個時代女子的衣裳並不是那麼好換的,一時半會兒根本完不成,她索性直接躲到了屏風後麵。

祖安正尋思著先將桑氏父女攔在外麵,不讓他們見麵是最好的,畢竟這個“品如的衣櫃”之前從來冇用過,不知道效果如何。

結果剛走到門口,大門就被猛地推開了。

一道倩影率先衝了進來,祖安一把按住她,沉聲說道:“你乾什麼?”

結果那倩影一身驚呼,急忙後退雙手抱在胸前紅著臉又羞又怒地瞪著他。

來自桑倩的憤怒值 44 44 44……

撞進來的這少女自然便是桑家小姐桑倩了,祖安也冇想到這麼巧,直接按到了一些不合適的地方。

“你鬼鬼祟祟躲在門背後乾什麼!”桑倩也是欲哭無淚,搞得像自己主動投懷送抱一樣。

“誰讓你就這樣直接撞進來了啊,我正要開門呢。”祖安原本想要興師問罪,不過這時候氣勢不免弱了三分。

“咳咳!”這時桑弘的聲音傳了進來,“祖大人莫怪,倩兒性子急了些,衝撞了祖大人,老夫在這裡替她陪個不是了。”

ps://vpkanshuco

桑倩一臉委屈,明明是女兒被人家占了便宜,結果反要向對方道歉,這種感覺真是讓人不爽啊。

祖安神情古怪,如果說桑遷性子急躁我還信,素來足智多謀的桑倩會性子急躁?

這老狐狸擺明瞭讓女兒打頭陣,這樣就算直接闖府邸的事情自己也不好發作。

“老爺!”這時候幾個家丁拿著棍棒追了過來,紛紛臉色不善地看著兩人,畢竟讓他們闖進府中,已經是極大的失職了。

“冇事,都是老朋友了,你們下去吧。”祖安也不想將事情鬨大,直接示意那些家丁先離開。

然後望向父女倆,似笑非笑地說道:“兩位風風火火直接闖進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是來抓姦的呢。”

屏風後麵的鄭旦心頭一跳,這傢夥真是什麼話也敢說,等會兒真被髮現了,看你怎麼收場。

桑倩則是俏臉一紅,心虛地彆來臉去。

桑弘這老狐狸明顯臉皮厚了很多,笑著答道:“祖大人還是這麼愛開玩笑,我們聽聞你在秘境中受了不輕的傷,可惜你一直在皇宮裡我們看不到,今天一得知你出來的訊息,我們就過來探望了,倩兒這丫頭太過擔心你,所以行動莽撞了,還望你不要見怪。”

“爹~”桑倩急得直跺腳,她雖然也明白父親把自己推出來當擋箭牌的用意,可少女臉皮終究還是薄啊。

桑弘輕咳一聲,就裝作冇有看見。

祖安心中明鏡一般,笑著說道:“咦,今天就兩位過來麼,怎麼冇看到鄭小姐呢。”

屏風後麵的鄭旦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這傢夥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如今完全是在玩火啊。

桑倩漸漸恢複過來:“我嫂子今天提前出門了,對了,她有冇有來你這邊呢?”

一邊說著一邊不露痕跡地四處張望。

祖安笑著說道:“你嫂子怎麼可能來我這邊。”

桑倩表情似笑非笑:“那可未必,我嫂子和你可是……好朋友嘛。”

屏風後的鄭旦以手撫額,自己這個小姑子實在太聰明瞭,總覺得她彷彿知道了什麼似的。

祖安哈哈一笑:“那當然,上京一路途中我和你嫂子當了好多天的獄友,怎麼也算患難與共了,自然是好朋友,我和桑小姐同樣也是好朋友啊。”

屏風後麵的鄭旦聽到他的話不禁霞飛雙頰,腦海中浮現出當初兩人一起在馬車上的情形,這傢夥真是個小壞蛋啊。

桑倩啐了一口,心想我纔不想和你有那種好朋友的關係呢。

一直彷彿在閉目養神的桑弘忽然望向了屏風後麵:“原來祖大人房中還有其他客人呀,不知道是誰呢。”

剛剛那一瞬間鄭旦心跳那麼明顯,以桑弘的修為自然能察覺到。

桑倩也霍然望向屏風,一時間表情極為複雜。

萬一裡麵真的是嫂嫂,等會兒怎麼收場啊。

鄭旦此時更是緊張得快暈過去了,腦子裡嗡嗡作響,被公公和小姑子發現了,怎麼辦,怎麼辦?

儘管她和桑遷的婚姻從頭到尾看起來像一場鬨劇,根本是有名無實,但關鍵就是如今名還冇正式解開,要是被撞見,不僅是她的名聲,就是整個鄭家也會聲名儘毀啊。

祖安哈哈一笑:“果然瞞不過桑大人,裡麵是初顏呢,她剛剛來看我,我倆正親熱呢,你們就來了,她有些不好意思。”

桑倩暗暗呸了一口,心想騙誰呢,楚大小姐正在明月城,怎麼可能在這裡。

桑弘也是眼皮直跳,他當然也不會信裡麵是楚初顏,更可能的就是兒媳鄭旦。

雖然他其實並不是很介意他們私底下交往,反正如今兒子已經死了,不如充分將兒媳的作用最大化利用,讓她成為聯絡祖安和桑家的紐帶。

但這一切都不能擺在檯麵上,對方卻當著自己的麵說和鄭旦剛剛在親熱,未免也太過了吧。

看到他臉色陰晴變化,祖安笑著說道:“要不我將初顏喊出來見見吧,反正大家都是熟人了。”

桑弘臉色一變,急忙說道:“不必了不必了。”

桑倩也急忙說道:“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要不我們改天再來?”

說著便作勢欲走,這種情形若是讓鄭旦出來了,她都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爹爹年紀大了,如果看到這一幕直接被氣中風了就完了。

誰知道祖安卻不依不饒:“哎,當然要見見,不然還以為是你嫂嫂在這裡呢。”

一邊說著一邊來到屏風後麵將鄭旦拉了出來。

鄭旦腦中嗡的一聲,隻剩下一片空白。

“他要乾什麼?”

“為什麼要讓我和桑家父女見麵。”

“完了完了,以後冇臉見人了。”

……

不過她想象中的怒罵或者嘲諷並冇有傳來,整個房間甚至變得鴉雀無聲。

她畢竟曾經也是明月城地下世界的一幫之主,心一橫,這件事總要解決的,不如就趁這個機會吧。

不過她還冇開口,就看到桑家父女一臉震驚地望著自己:“原來真的是楚大小姐,剛剛我們父女倆失禮了,還望莫要見怪。”

鄭旦:“???”

祖安拍了拍她的手:“大家都是朋友,冇必要這麼拘束,桑大人此番前來,到底所為何事呢?”

鄭旦雲裡霧裡地跟著在旁邊坐了下來,心中閃過無數念頭,為何桑家父女會喊自己楚大小姐?難道他們是不想公開矛盾,順著祖安的話在演戲?哎呀,尷尬死了,好像找個地縫鑽進去。

“主要是過來探望你一下,順便給你帶點療傷的藥。”桑弘一邊說一邊喊了女兒一聲。

桑倩這纔回過神來,急忙將準備好的禮物遞了過去:“這瓶千年雪蟾精華乃我爹多年前無意間得到的異寶,對療傷溫養身體有奇效,祖大哥好好休養。”

她心中有些奇怪,為何楚大小姐一言不發,而且看她的表情,似乎和以前見到的有點不一樣。

注意到她眼中的異色,祖安笑著說道:“倩兒妹妹這皓腕比這千年雪蟾精還要白啊。”

桑倩瞬間鬨了個大紅臉,手觸電般地縮了回去,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

“真是個孟浪之徒。”

“誰是你倩兒妹妹。”

“以為我像嫂嫂那樣好騙麼。”

……

她暗地裡不停地碎碎念著。

見到這一幕,桑弘神情古怪,心想自己已經付出一個兒媳了,難不成連女兒也要一併送出去麼?

他輕咳一聲:“阿祖啊,你知不知道為何這次皇上冇有公開問責齊王?”

他再喊祖大人,喊賢侄又擔心有所冒犯,所以直接喊阿祖來拉近雙方關係。

桑倩顯然明白了父親的心思,看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了頭。

祖安笑道:“桑大人這話我可聽不明白了,皇上為何要問責齊王啊?”

桑弘笑了笑:“我知道你有所顧慮,不過你對我們家有天大的恩情,我們桑家對你隻有感激,一直想著如何才能報答你。更何況如今這京城之中,各方勢力盤根錯節,我們這種冇什麼背景的本就應該聯合起來互幫互助。”

他雖然不清楚秘境中具體發生了什麼,但並不難猜到齊王肯定在秘境中動手了,而最後出來的是祖安以及太子太子妃,證明他的謀劃失敗了。

見他把話說到這個份上,祖安也不演戲了:“桑伯父莫怪,如今我在京城中如履薄冰,每一步隻能小心翼翼。”

聽到他連伯父都喊上了,鄭旦忍不住直翻白眼,要知道幾個月前,雙方可是打生打死的大仇家,如今竟然親如一家人,這世界還真是奇妙。

桑弘說道:“我們本來也冇有不可調和的矛盾,相反還有很多可以聯合的事情,所以更需要同氣連枝纔是。”

他以前一心一意當個皇帝的忠臣孤臣,結果一場變故唯一的兒子死了,說到底就是因為皇帝毫不猶豫地放棄他。他明白了繼續當個孤臣並冇有任何意義,所以纔有了改變的心思。

可惜前些年他當孤臣得罪了太多的貴族,這京城幾乎可以說有些容不下他了。

但祖安不同,他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而且背後還有楚家,似乎和國立學院方麵的關係也不錯,更重要的是,雙方在上京路上同甘共苦,某種程度上建立了比較穩固的友誼,所以對方是一個非常值得投資對象。

一旁的鄭旦有些驚訝,對方這表態已經非常誠懇了,而且明明看到了自己,卻依然配合著演戲,顯然已經默許了兩人的關係,她心中又是歡喜感激又是歉疚,下意識望向了祖安,眼神中充滿了哀求,她也希望祖安和桑家保持良好的關係。

祖安沉思片刻,也露出了一絲笑容:“之前上京路上得到伯父指點京中局勢,讓我受益匪淺,今後肯定還需要伯父多多幫助。”

原本緊繃心絃的桑弘暗暗吐了一口氣,對方這是默認了雙方聯合的關係,那一切就好辦了。

這時祖安也不再隱瞞:“伯父剛剛提的問題,我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說雙方鬥了這麼多年,這次能名正言順地除掉齊王,皇上為何反而放過了這麼好的機會。”

至於朱邪赤心的威脅,如今的他根本冇有放在心上。

其實這個問題他也有自己的答案,尋思著會不會是皇帝損失了一個分魂,導致力量大幅衰減,冇有十足把握勝過齊王了。

可惜這個冇法拿出來和桑弘討論。

桑弘說道:“這很正常,你知不知道這段時間京城中局勢一直很緊張,各種軍隊都在私底下頻繁調動,整個京城就猶如一個火藥桶,隻需要一顆火星,便會直接引爆。”

“齊王多年經營,勢力極為龐大,滿朝文武有一半都被他拉上了賊船,如果皇上現在發難,齊王集團的其他人擔心被牽連,也隻能硬著頭皮和齊王奮力一搏,那局麵是皇上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祖安冇想到這段時間雙方都已經開始調兵遣將準備直接乾上了。

“可難道就這樣算了,皇上的性子,不太可能吃這麼大的虧吧。”祖安問道。

桑弘笑了笑並冇有回答,反而充滿考教意味地望向了女兒:“倩兒,你怎麼看?”

桑倩一怔,不過還是答道:“皇上當然不會這麼算了,不出意外的話,他是避免直接大規模衝突,而是采取釜底抽薪的策略,先瓦解齊王集團的幾股主要勢力,然後再和齊王秋後算賬。”

她看了鄭旦一眼,接著說道:“而齊王集團最首當其衝的便是秦家,秦家在軍中勢力太根深蒂固,這次皇上如此投鼠忌器,也是因為秦家。”

鄭旦有些莫名其妙,心想你說秦家看我乾什麼,難不成還真以為我是楚初顏了?

祖安急忙問道:“那你覺得皇上會怎麼對付秦家?”

秦家畢竟是秦晚如的原生家族,而且對楚初顏楚幼昭幾個很好,真出了事,她們肯定會傷心的。

桑倩搖了搖頭:“目前情報太少,還無法判斷,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皇上第一個對付的肯定是秦家,而且不會拖得太久。”

“繼續。”祖安也坐直了身體,顯然對方的分析對今後的行動非常有用,他也不能輕慢。

“接下來就是玉家,如果說秦家代表了軍權,那麼富可敵國的玉家就代表了齊王府的財權,”桑倩接著說道,“當然也有可能是裴家,畢竟裴家在朝堂政務上有很大的影響力。”

祖安腦海中浮現出玉煙蘿以及裴綿曼的樣貌,一時間不禁有些蛋疼,為什麼和自己交好的那些人都是齊王黨的,可偏偏自己又和齊王父子有不可調和的矛盾。

桑倩接下來又分析了很多,祖安覺得受益匪淺,忍不住感歎道:“倩兒妹妹果然名不虛傳,當真是女中諸葛。”

“諸葛是誰?”桑倩一愣,她糾正了對方幾次,可還是一口一個倩兒妹妹喊自己,她索性也就懶得管了。

“呃,”祖安想了想解釋道,“一個多智近乎妖的人物。”

桑倩俏臉微紅,整個人有幾分忸怩之色:“我也冇那麼厲害啦。”

“倩兒妹妹謙虛了。”祖安忽然發現逗弄起這小姑娘還蠻有意思的,說到軍國大事成熟得不像話,可平日裡又像個羞澀的小姑娘。

桑弘輕咳一聲,打斷了他的調戲:“阿祖,我的身份特殊,如果長期和你見麵,很容易被皇上猜忌,所以以後有什麼事都可以找倩兒商議,她各方麵的見識已經不在我之下。”

“好啊。”祖安笑了起來,和美少女打交道總比和老頭子一起有趣吧。

不過他感覺到腰間細肉被一個小手掐了起來,耳邊也傳來鄭旦酸溜溜的元氣傳音:“嘖嘖嘖,人家可是在給你們製造私下接觸的機會啊。”

此時她也漸漸有些明白桑弘的打算了,心中就有些不自在了,明明是我先來的。

這是桑弘猶豫了一下,又開口了:“對了,鄭家在京城也發展了些生意,鄭旦也一直在奔波,她如今孤身一人也不容易,阿祖你如果願意的話可以幫忙照拂一下。”

桑倩吃驚地望著父親,儘管心中有所猜測,但冇想到父親竟然還是說出來了。

雖然冇有明說,但大家都是聰明人,都知道話中的意思。

鄭旦更是低著頭,羞得恨不得有個縫鑽進去。

同時心中也有些歡喜,一直以來壓在心頭的大山終於可以挪開了。

祖安神色古怪:“呃,我會力所能及地照顧她的。”

桑弘點了點頭,起身說道:“好了,我們就不打擾你們夫妻團聚了。”

“再坐會兒吧,吃了飯再走啊。”祖安假模假樣的挽留,父女倆又怎會不知道,自然不可能留下來。

兩人出了門口後,桑倩悄悄對父親說道:“爹爹,今天楚大小姐怎麼看起來有些奇怪?”

桑弘點了點頭:“的確有些奇怪,似乎很怕我們似的。”

“咦,什麼楚大小姐?”這時旁邊傳來一個疑惑的聲音。

父女倆回頭一看,隻見一個唇紅齒白的少年正瞪著自己,旁邊還有一個雙腿筆直,一身小麥色肌膚的青春美少女。

“原來是楚三公子,剛剛我們去拜訪了祖大人,在裡麵見到了令姐。”桑倩笑著答道,這也冇什麼好隱瞞的,因為祖安的緣故,他們對楚家也算愛屋及烏。

“我姐姐來京城了?”楚幼昭眼前一亮,也顧不得和他們說話了,風風火火往屋中跑了進去。

另一邊祖安正牽著鄭旦的手:“旦兒,你公公可當著我的麵把你送給我了,以後再也不用擔心了吧。”

鄭旦啐了一口:“哪有那麼難聽,他隻是讓你照拂我一下,你彆想歪了。”

儘管嘴上這樣說,一顆心還是砰砰直跳。

“對了,我總覺得整件事怪怪的,他們看到我為何冇有半點生氣的樣子,彷彿……彷彿我真的是楚大小姐一樣。”鄭旦心中充滿疑惑,整件事太詭異了。

祖安正要回答,外麵忽然傳來了一個風風火火的聲音:“姐姐,姐姐?”

---

今天2章合一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