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1193章 強悍肉身

陸地鍵仙 第1193章 強悍肉身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7 09:45:13 來源:繁體萬域

-

妖皇的這一招叫金翅神斬,是他煉化雙翅形成的大殺器。

比起人族的劍氣或者手刀,這一招因為有本體雙翅加成,會更加凝實渾厚,威力也更恐怖。

不管是凶獸也好,妖族也罷,同等級戰力往往比同等級人族高一些,原因就在於此,他們有強大的肉身以及各種血脈自帶的天賦技能。

祖安顯然也察覺到這一刀蘊含的恐怖威力,急忙往旁邊瞬移而去。

可這一刀的刀意彷彿已經鎖定了他,原本是豎直劈下,隨著他的離開,自動轉換成了橫斬,整個過程猶如羚羊掛角,冇有半點滯澀突兀之感。

祖安飛得快,那把金色的長刀也斬得快,始終在他身後很近的距離。

刀鋒過處,沿途不要說樹木,就是整座山巔都被憑空斬了下來。

圍觀眾人震驚無比,這一刀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隻有雲間月和燕雪痕神色如常,這種程度她們平日裡也能輕鬆做到。

玉煙蘿手捏得緊緊的,心中擔心無比。

知道她們都是世間的巔峰強者,忍不住詢問兩女的意見:“阿祖會不會有事啊,這樣下去遲早被這一刀斬中啊。”

祖安身體再強悍,可被這樣恐怖的一刀劈中後,身體恐怕也會斷成兩截的吧。

再加上那刀勢上攜帶的殺意,恐怕瞬間就能將其內臟震為齏粉,渾身血液都被蒸發乾,根本冇有再養傷恢複的可能。

燕雪痕答道:“不必擔心,祖安此時雖然看似狼狽,實際上卻是在藉助周圍的山體削弱那金翅神斬的威力。”

雲間月也點頭道:“不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看著吧,那小子要不了多久就會開始反擊了。”

這時金烏太子站在半空之中,見始終無法斬中對方,不禁冷冷地說道:“你這傢夥隻知道逃麼?”

這時祖安也覺得差不多了,哈哈笑了起來:“你以為斬出40米大刀很了不起麼,我讓你知道什麼叫以點破麵,物理學的威力!”

說話間他一根晶瑩的手指緩緩點出,迎著那金色長刀而去。

靈犀一指!

金烏太子眼中閃過一絲譏諷,這傢夥是腦殘麼,竟然用一根手指來抵擋我的金翅神斬?

他眼中殺機閃現,控製著刀芒順勢而下,打算從他的手指開始,將其直接剁成人棍。

結果那手指卻彷彿有魔力一般,後發而先至,點在了那金色刀身側麵某個位置。

然後之前還威風凜凜的長刀頓時出現了很多裂紋,下一秒儘數崩裂,潰散成點點金光。

場中大部分人眼睛都快要瞪了出來,本來以為祖安要被劈成兩半了,誰知道形勢一下子逆轉?

饒是對祖安很有信心的玉煙蘿也吃驚不已,急忙望向一旁的兩位大宗師:“他怎麼做到的?”

雲間月也麵露異彩:“金烏太子的金翅神斬施展得不到家,遠冇有其父的威力,而且也有破綻,隻不過哪怕是宗師,也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看出這個破綻吧,這小子實在有些神奇。”

燕雪痕哼了一聲:“他能在我全力出手下保住性命,看出這個破綻又有什麼出奇?”

這樣說有往自己臉上貼金的嫌疑,實際上她也震驚,覺得這不應該是祖安現有境界能辦到的纔對啊。

隻不過她們哪裡清楚,祖安修行時間雖然不長,但是長期在生死邊緣摸爬滾打,不僅和她們這種大宗師打過交道,甚至還和更恐怖的存在交過手——雖然被虐居多,但正所謂久病成良醫,他的戰鬥意識已經是另一個層麵上的存在了。

再加上他自己施展火焰刀,對這種幾十米長大刀的優缺點十分熟悉。

修行戰鬥經驗,再結合前世的物理知識,所以剛剛成功找到了那幾十米長刀的唯一薄弱點,直接一擊將其擊潰。

金烏太子此時臉色有些難看,剛剛他不僅要贏,還想贏得漂亮,所以才發動了那麼聲勢浩蕩的一擊。

可現在他發現這個自己之前瞧不上的小螻蟻,竟然還真有幾分本事。

“再有本事也不過是個孱弱的人類!”

他決定用妖族強悍的肉身徹底碾壓對方。

話音剛落,整個人便消失不見。

金烏流光!

祖安心中一凜,急忙施展大風往旁邊橫移數十丈,隻不過身上衣裳還是被對方的利爪撕破了幾道痕跡。

“咦?”金烏太子有些疑惑,按理說剛剛那一擊雖然未必能重創對方,但怎麼也該鮮血直流吧,怎麼隻是弄破了衣服?

他也懶得思考,不給對方任何喘息的時機,化作無數道虛影,從四麵八方轟殺對方,要將其絞成一灘血肉方纔解心頭之恨。

他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山腳很多人甚至連他的虛影也看不清,隻能偶爾看到一抹金色的流光,不由紛紛駭然。

“果然不愧是下一任的妖皇,這等修為,這等天資,實在駭人聽聞。”白、青兩位長老渾身發顫,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恐懼。

小白急忙問道:“爺爺,那位祖公子還能支撐得住麼?”

這一路上的相處,她倒是對這個人類有了幾分好感,長得好看,說話又好聽,關鍵是剛剛用手指夾劍的一幕確實有些帥。

相比而言金烏太子咄咄逼人,要討厭多了。

再加上祖安是族長的男寵,怎麼也算蛇族自己人,她下意識便站在了祖安這邊。

“難啊。”白長老直搖頭歎氣。

小白小嘴兒一撅,顯然很不滿意這個答案,聯想到剛剛爺爺的判斷被打了臉,也不是很信他,便悄悄往雲間月和燕雪痕身邊挪了挪,悄悄豎起耳朵聽她們分析。

剛剛似乎族長都在征詢她們的意見?

這兩個女子嬌嬌柔柔的,莫非有什麼大來頭麼。

此時雲間月也是感慨萬千:“金烏流光果然名不虛傳,若是妖皇以此術轟殺我等,我們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燕雪痕也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不錯,真對上妖皇,恐怕要搶先出手才能爭取那一線生機。”

小白瞪大了雙眼,彷彿像看智--障一樣看著她倆。

原本還以為她們對戰局有什麼高見,結果啥都說不出來,反而一通胡吹?

妖皇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啊,鎮壓妖族萬部數百年,一個眼神就能滅殺敵人,當時之中,恐怕隻有人族那個皇帝能和他相提並論。

結果這兩個氣都有些喘不勻、嬌滴滴的女人,竟然還幻想著和妖皇打?

幾個菜啊,醉成這樣!

她急忙往旁邊挪了挪離兩女遠一點,彷彿靠近了弱智會傳染一般。

此時場中有了變化,為了應對對方的金烏流光,祖安施展葵花幻影身法,一席青衫化作虛影,和那金光不停交纏對轟。

“竟然能跟得上我的身法?”金烏太子心中震驚無比。

雲間月也是咦了一聲:“他這套身法似乎是出自江湖中一個消失的葵花宗的的鎮派身法啊,最後一個傳人聽說是藏身於皇宮之中。不對呀,據傳聞修煉這門功法必須要揮刀自宮呀,難道他”

燕雪痕臉色一紅:“當然冇有,你想到哪裡去了。”

之前對方替她療傷的時候,兩人肌膚相接,對方的身體變化可瞞不了他。

“人家玉煙蘿說這話還有信服力,你又冇親自體驗過,”雲間月哼了一聲,也覺得自己這猜想有些可笑,“仔細看來,這身法雖然和葵花宗有幾分相似,但明顯要高明許多,其中似乎蘊藏著無數奧妙,隻是祖安如今功力尚淺,冇法徹底發揮出其威力罷了。”

聊起修行,燕雪痕漸漸恢複了平日裡的大宗師風采:“不錯,之前我和他交手時,這身法確實很神奇,連我都好幾次差點被他的分--身騙過,也不知道是什麼前輩高人教了他這樣神奇的身法。”

此時山巔之上一陣陣沉悶的聲音傳來,猶如重錘擊破鼓。

隻有少數人纔看得清楚,那是拳拳到肉的聲音。

金烏太子想以妖族強橫的**鎮壓祖安,誰知道祖安絲毫不懼,到了後麵甚至不閃不避采取了以傷換傷的打法。

金烏太子暗暗冷笑:“和我們妖族比肉身強度?看你能承受得了我幾擊!”

兩人互相轟擊對方身體,冇過多久,一片片血霧散開。

就這樣互捶了半個時辰,鼻青臉腫的金烏太子漸漸回過味來了,不對呀,這小子怎麼氣息一點減弱的趨勢都冇有?

反倒他覺得身體越來越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