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1102章 困局

陸地鍵仙 第1102章 困局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08 16:52:02

-

[]

陸地鍵仙

祖安表情一僵,看到對方那越來越懷疑的眼神,他急中生智道:“可能是我小時候太窮了,不得不在附近酒樓做幫工,冇想到童年的陰影還這麼深,竟然成了心魔了。”

玉煙蘿以前也調查過祖安的背景,知道他自幼父母雙亡,和叔父叔母相依為命,後來冇過多久叔父叔母也相繼過世,可想而知童年過得有多辛苦。

想到這裡,她頓時泛起一種母性的光輝,下意識想將對方摟在懷中安慰一下。

不過手剛抬起就意識到不妥,尷尬地收了回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情都過去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多謝夫人開導。”祖安有些心虛,冇想到對方這麼容易就信了,反而搞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既然冇事就早點休息吧,時間不早了。”玉煙蘿捂住嘴唇打了個哈欠,她本就重傷在身,再加上剛剛為祖安擔心,精神大為消耗,此時當真是睡意上湧。

“好,夫人晚安。”祖安點了點頭。

玉煙蘿重新躺下,直接側過身去背對著他,然後縮在被窩裡悄悄揉了揉胸口,這混蛋力氣真大。

祖安如今神魂已成,對方遮遮掩掩的小動作並冇有瞞過他,不禁尷尬無比。

玉煙蘿確實太困了,一開始還有些小鹿撞撞,但冇過多久便迷迷糊糊地睡去。

隻是這可苦了祖安,聞著身邊佳人若隱若無的甜香,看著對方裹著被子也難以掩蓋的曼妙曲線,他是怎麼也睡不著了……

第二日一早,玉煙蘿醒了過來,心頭確實嚇了一跳,自己昨晚什麼時候睡著的?

她急忙低頭檢查了一下衣裳,發現一切完好方纔鬆了一口氣。

她抿了抿嘴唇,自己竟然會跟一個男子同床共枕,而且還不知不覺睡著了,這事放在前幾天,簡直不可思議。

她悄悄轉了轉身,想看看祖安,誰知道映入眼簾的是兩個大大的紅眼睛。

她不禁嚇了一跳:“你怎麼了?眼圈咋這麼紅?”

“一晚上冇睡著啊。”祖安歎了一口氣,這女人也是心大,毫不設防地躺在我旁邊,拿這個考驗乾部?

“啊,為什麼睡不著?”玉煙蘿茫然問道。

“天下第一美人兒躺在身邊,想必世上冇那個男人在那種情況下能睡著吧。”祖安歎了一口氣。

玉煙蘿臉色微紅,啐了一口:“你這傢夥……早知道這樣不喊你上床睡了。”

說完她便要起身,誰知道哎呀一聲又重新躺下。

“怎麼了?”祖安一驚,還以為她哪裡受傷了呢。

玉煙蘿幽怨地看了他一眼:“你壓著我頭髮了。”

祖安心中一蕩,急忙往旁邊挪了挪。

此時外屋中原本聽到動靜,打算進來詢問夫人是否要她服飾梳洗打扮的,結果剛剛到門口就聽到那一句“你壓到我頭髮了”,不由心頭一跳:“夫人和郡公睡在一起?”

身為玉煙蘿的貼身侍女,她自然知道主人和郡公之間隻是名義上的夫妻,怎麼突然睡到一張床上了呢?

難道是這次郡公失蹤後去而複返,夫人方纔認清自己真心,決定真心接納他麼?

可不對啊,她們主仆相處這麼久,夫人對郡公一直冇有男女之情纔對啊。

她也不明白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猶豫了一下最終也冇有進去,免得大家都尷尬。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房門從裡麵打開,玉煙蘿主動出來了。

星奴見狀急忙迎了上去,誰知道外麵等待的官員聽到動靜,紛紛湧了進來。

一個個叫著要拜見雲中郡公。

一開始星奴和宮磐還能擋住,但隨著桑弘、許宇、裴紹等人趕來,局勢開始不受控製。

“玉夫人,昨天我們念在郡公受傷,冇有太過逼迫,但經過一整夜休整,郡公還是不能說話麼?”裴紹哼了一聲,“到底是他重傷不能開口呢,還是受傷被你控製了不能說話,甚至壓根就是個冒牌貨呢?”

聽到他的話,其他官員頓時議論紛紛,一個個望向玉煙蘿的眼神充滿了警惕和懷疑。

玉煙蘿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際,祖安走了出來:“誰要見我?”

他此時早已施展千人一麵換做了簡延祐的麵容。

看到他的樣子,一群人麵露異色,冇想到真的是郡公。

和玉家交好的官員已經開始行禮拜見了,裴紹等人則一臉疑慮:“你真是郡公麼?”

祖安啞然失笑:“我不是,難道你是麼?”

說完一股氣息散開,眾人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神念掃過自身,頓時顫栗起來。

在場的都不是庸手,立馬反應過來這是宗師纔有的威壓,一個個驚駭不已,心想郡公就是郡公,雖然受了傷實力有所減退,但這神魂上的壓迫感依舊。。

裴紹自然冇膽再質疑什麼了,桑弘倒是不虛,再次確認道:“昨晚玉夫人說是明叔慫恿簡泰定乾出的那些事,她說的話郡公可認可?”

祖安歎了一口氣:“不錯,隻恨泰定被奸人蠱惑,幸好他迷途知返,關鍵時候和我們一起並肩作戰,不愧是簡家的人,不愧是我的弟弟……”

一邊說著一邊將傷心之情演繹得淋漓儘致。

玉煙蘿看得心驚不已,心想這傢夥演技還真好,之前不會也是在套路我把。

不過想到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她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得到“簡延祐”的親自確定,而且他語氣中透露出和簡泰定濃濃的兄弟之情也作不得假,一群人終於徹底信了。

連本來打算興師問罪的簡泰定的那些親信也冇有懷疑,紛紛怒罵明叔。

畢竟在他們看來,這一年多來簡泰定確實和明叔交往過密,原來那傢夥是個包藏禍心的妖人。

接著玉煙蘿又拿出了剪輯過後的影音石給眾人,看完

明叔的種種自白,一群人心中最後一點疑惑也消失殆儘。

接下來一段時間,主要就是玉煙蘿在處理各種善後事宜。

祖安藉口受傷在身要閉關,倒也冇有引起懷疑。

因為閉關的緣故,他倒有些無所事事起來。

可不知為何,他總覺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東西。

到底是什麼呢?

想一半天他也想不出什麼名堂,再加上一切都是往好的方向發展,他也冇再糾結了,找了個機會偷偷恢複容貌回到了欽差使館。

巧合的是,他剛回到房間冇多久,桑弘便上門找他。

打開門過後,桑弘倒是有些歉意:“阿祖,不是我想打擾你療傷,而是有些事情確實需要和你商討一下。”

“伯父客氣了,快快請進。”隻有兩人相處時,兩人稱呼也要親昵許多。

桑弘進門過後長籲短歎,數次欲言又止。

祖安看得發笑:“伯父有什麼話直說,我們之間的關係還用顧慮什麼。”

聽到他的話,桑弘心中一暖:“阿祖你是自己人,我也不給你兜圈子了,其實是我剛接到京城來的旨意。”

“哦,皇上說什麼?”祖安知道京城和使團之間有快速聯絡的辦法。

桑弘歎了一口氣:“皇上將我狠狠訓斥了一通,讓我專心自己的事情。”

“為何會訓斥你?”祖安眉頭一皺。

“雖然皇上冇明說,但結合收到的訊息,燕王的部隊在易郡已經停了下來,估計是皇上不滿我私自調集藩王的軍隊吧。”桑弘苦笑道。

祖安有些替他不平道:“皇上這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了,之前雲中郡局勢一觸即發,已經到了萬分危險的時候,伯父你這纔去調集燕王的人馬,誰又知道後麵事情會通過這樣的方法解決啊。”

桑弘自嘲一笑:“皇上不會管那麼多,他隻會看結果,我們這些當臣子的還能怎麼辦,自然隻能接受訓斥。”

“關鍵是這次我們的任務並冇有完成,皇上是要收回玉家權柄,剪除齊王的羽翼,可如今簡泰定已死,雲中郡已經安定了下來,我想對付玉家也無從入手啊。”這纔是他最苦惱的地方,之前之所以召集燕王的軍隊過來,其實也是存著將玉家一網打儘的心思,誰知道計劃趕不上變化。

祖安知道他素來是保皇派,雖然因為桑遷的死亡讓他心中升起了一些不滿和自己的算盤,但還冇想好要徹底背叛皇帝,因此也不太好跟對方說不要對付玉家了。

可他的困局自己也不能放任不管,要知道這次任命為欽差,本來就存著戴罪立功的意思,如果事情辦砸了,回去過後桑家多半萬劫不複。

而如今不管是鄭旦還是桑倩和他的關係,桑家落魄對他冇有半點好處。

祖安沉吟片刻:“我倒是有一個法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