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1110章 禮物

陸地鍵仙 第1110章 禮物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02 21:06:39 來源:愛看

[]

陸地鍵仙

“人家成親你激動什麼呀?”秦晚如冇好氣地說道,剛剛被他的反應嚇了一跳。

祖安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訕訕笑道:“隻是冇想到堂堂的桑家,竟然也會如此迷信。”

“沖喜之說的確虛無縹緲,不過討一個好兆頭也是好的,反正桑遷和鄭旦有婚約,早成親晚成親都是一樣。”秦晚如說道。

“怎麼會一樣呢?”祖安急了,如果按照之前鄭旦告訴他的,婚期大概在一年後,自己有一年的時間可以成長,到時候自然有底氣回來搶親。

可如果現在成親,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以他如今的實力,遠遠不能和桑家抗衡。

秦晚如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實在不明便他為什麼這麼上心,任她想象力再豐富,又哪裡會猜得到鄭旦和他之間的關係。

“比起那些,我更擔心另一件事,”秦晚如麵帶憂色,“那晚桑遷是押著鹽引被那群黑衣人所傷,結果現在鹽引在我們手裡。我們如果拿著這批鹽引去救中天,會不會被桑弘誤會成那晚是我們動的手?那樣可真是不死不休了。”

祖安心想難怪過了這麼多天,都還冇聽到楚中天回來的訊息,原來問題出在這裡:“難道還冇查到那些黑衣人的來曆麼?莫非黑市冇查麼?”

秦晚如解釋道:“當然查了,不過那晚那麼多人看著黑市的人遵紀守法地讓桑遷將東西帶走,並冇有任何反抗,他們同樣也宣稱對後麵的事情毫不知情,桑弘雖然抓了一些人,但那些人都不知情,顯然黑市那邊早有準備。”

祖安想到連秋紅淚都走了,想來重要的一些人物都提前撤走了,桑弘自然查不出什麼東西。

“那夫人打算怎麼辦?”祖安問道。

秦晚如答道:“其實一開始有些遲疑,不過這兩天已經通過渠道向桑弘提到了鹽引的事情了,那樣一來中天犯的罪不存在了,自然會無罪釋放。至於桑弘雖然懷疑,但應該能清楚我們楚家和黑市冇什麼關係的。”

“真的會這麼順利麼……”祖安有些擔憂,不過他理解秦晚如想早點將楚中天救回來,不忍心他受牢獄之災的心態。

接下來秦晚如去召集心腹商議解救楚中天的具體細節。

祖安也擔心鄭旦的事情,他又不方便去鄭家找她,隻能跑去學校,心中祈禱鄭旦也在。

到了學校過後,遠遠看到一群人正圍著鄭旦,看樣子應該都是在恭喜她的。

身後的兩個丫鬟手裡已經堆滿了禮物。

“多謝各位同學,冇想到收到了這麼多禮物。”鄭旦笑語嫣然,眉宇間完全看不到絲毫異樣。

“鄭同學。”祖安忍不住喊了她一聲。

鄭旦回過頭看到

他,不禁微微一笑:“祖同學,這應該是我成親前最後一次來學校了,不喊老師你應該不會見怪吧?”

祖安忍不住說道:“看你似乎挺高興的?”

“我馬上要成親了,怎麼會不高興呢?”鄭旦一臉奇怪地說道。

祖安:“……”

這麼多人看著,他也不好露出什麼破綻:“那就恭喜鄭小姐了。”

鄭旦伸出白玉般的手掌:“一點誠意都冇有,有冇有準備賀禮啊。”

祖安:“……”

“來得匆忙,所以還冇來得及準備。”

鄭旦微微一笑:“沒關係,是我唐突了。”

周圍的人不禁讚歎她的知書達理,同時鄙視祖安的吝嗇。

祖安也很鬱悶,不過這麼多人很多話也不好說,隻好假裝離去。

鄭旦則繼續和其他同學告彆,最後帶著一大堆禮物走出校門。

在校門口附近,她讓兩個丫鬟先出去幫她整理東西:“我還有點事情忘了處理,你們到外麵等我。”

“是,小姐~”兩個丫鬟行了一禮,急忙抱著各種禮盒匆匆往外走。

鄭旦則轉身往一旁的林蔭小道走去,很快來到一個偏僻無人的地方。

“咦,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等你?”祖安從一棵樹後閃身出來。

鄭旦哼了一聲:“我好歹也是五品吧,再說了,剛剛你不停地給我使眼色。”

“還以為你不會來見我了呢?”祖安忍不住說道。

“剛剛那麼多人,我能有什麼辦法。”鄭旦歎了一口氣。

“你真的對成親很開心麼?”祖安望著她問道。

“怎麼,你是在吃醋麼?”鄭旦抿嘴笑道。

祖安心頭火起,一把將她抓過來就按在膝蓋上打了兩巴掌。

“嗯~”鄭旦喉間發出一聲甜膩的哼聲,一雙眼睛頓時變得水汪汪的,“彆在這裡,萬一被人看到就麻煩了,去你宿舍吧。”

祖安聽得心頭一跳,這女人當真是天生媚骨。

不過他還記得正事,一邊和她散步一邊收斂心神問道:“桑遷傷勢怎麼樣,竟然需要提前成親來沖喜?”

鄭旦眉宇間露出一絲憂色:“很不樂觀,說不定我會剛進門就當寡婦。”

“桑家這不是擺明瞭把你往火坑裡推麼?”祖安頓時急了,“難道鄭家也眼睜睜看著不管?”

“鄭家?”鄭旦自嘲一笑,“我不過是兩家聯姻的棋子,他們需要通過我的關係傍

上桑家,至於我嫁的丈夫是高是矮,是胖是瘦,甚至是生是死他們都不關心,他們最擔心的是桑遷堅持不到和我拜堂成親就一命嗚呼了。”

“就像剛剛那些給我送禮的同學,一個個說的話花團錦簇,實際上指不定心中怎麼嘲笑可憐我呢。”

見她神情落寞,祖安心頭一熱,脫口而出:“要不你彆嫁了,我帶你走。”

鄭旦有些吃驚地望著他,眼神變得愈發柔和:“怎麼,和我做出感情來了麼?”

祖安眉頭一皺:“你也不必故意這樣說作踐自己,我就不信你心中冇有感情。”

鄭旦臉色微紅:“不管如何,你有這個心也不枉我這段時間不顧一切的付出……不過我自幼生長在鄭家,享受了鄭家的錦衣玉食以及各種修煉資源,該付出的時候卻跑了,我可做不出來那樣的事。”

祖安欲言又止,這個問題之前兩人也探討過很多次,知道再多說也無益。

鄭旦拉著他的手,臉上儘是笑意:“我要成親了你送我一件禮物當個念想吧。”

祖安一臉鬱悶:“你和彆的男人成親我纔沒這麼好心送禮物呢。”

“不,這個禮物你一定願意送的,”鄭旦注意到兩人已經走到了宿舍附近,便踮起腳尖湊到他耳邊吐氣如蘭,“送我一個孩子吧。”

祖安內心狂跳,哪裡還忍得住,直接拉起她進了房間。

也許是想到這說不定是最後一次,又或者是想到了註定冇有未來,兩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投入,一直在房間裡抵死纏綿。

……

此時桑家,桑弘正在書房中接見一個青衫男子,那人恭恭敬敬問道:“公子怎麼樣?”

“能不能渡過這一劫就看他的造化了。”桑弘整個人比之前看著蒼老了許多。

青衫男子道:“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桑弘顯然對這樣的客套話已經麻木了,有些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這次找你過來是商議楚家之事的,如今秦晚如不知道從哪兒搞來一批正規鹽引,我隻能暫時扣住楚中天,但也拖不了幾天了,所以你必須在這之前控製楚家。”

青衫男子沉聲道:“這並不容易。”

“那是你的事,”桑弘冷笑一聲,“你謀劃這麼多年,我就不信你冇任何準備。放心,你需要什麼幫助我都會提供給你,這是最好也是最後一次機會,錯過了可真冇有了。”

青衫男子麵色陰晴變幻,良久過後下定了決心,重重吐出一個字:“好!”

---

今天有點事,就這一更,明天補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