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 > 火焰戎裝 > 火焰戎裝第1章 火焰戎裝第1章

火焰戎裝 火焰戎裝第1章 火焰戎裝第1章

作者:應弦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13 12:52:41

-

《火焰戎裝》

小說介紹

任燚宮應弦是《火焰戎裝》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應弦,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火焰戎裝》

第1章

免費試讀

“好,出前三輛車。”

車庫冇有空調,庫門一開,熱浪撲擁而入,那阻燃隔熱的戰鬥服穿在身上,簡直是自帶桑拿係統,汗瞬間就下來了。

眾人紛紛上了車,任燚抹了一把額上的汗:“高格,給報警人打電話,瞭解下情況。”

“是。”

任燚按下對講:“總隊,請求長興路派出所協助疏導交通,長興商場附近車流量大,我怕他們看熱鬨阻塞道路。”

高格掛了電話,道:“任隊,咖啡廳是個躍層,有內部樓梯從四樓連到五樓,五樓冇有出入口,起火包間就在五樓,火勢目前冇有大麵積蔓延,但起火點靠近樓梯,導致五樓群眾無法疏散。”

一旁的孫定義問道:“躍層?這咖啡廳是不是叫一個什麼英文的。”

“對,你去過?”

“我跟我對象上週剛去過。”

眾人一陣“噓”聲。

“三句話不離你對象啊。”任燚調侃道。

孫定義“嘿嘿”一笑,掏出手機,“真的,你看,我對象拍了很多照片兒。”

任燚翻了翻那些照片,皺眉道:“地麵滿鋪的榻榻米?火災荷載很大啊。”

“是啊,這是個最近挺火的網紅咖啡廳,這邊的幾個隔間,是專門給女生拍照的,有一些佈景,這根本不能叫包間,中間是拿龍骨掛的大芯板,連牆都冇有。”

“你確定?”任燚放大了照片,隻見照片裡儘是一些布藝傢俱、窗簾、地毯等可燃物,還有電流量較大的補光燈,不過照片上看不出牆麵的材質。

“確定,我敲過。”

“火災荷載這麼大,火勢肯定會蔓延得很快。”任燚按下對講,“4號車和戰鬥三班待命。”

“是。”

長興商場離他們不遠,實際上,在他們中隊12平方公裡的轄區內,哪裡都不遠,但由於北京的交通狀況,消防車開了十三分鐘纔到。

車一停,任燚就跳了下來,仰頭朝商場五樓看去,灰色的煙氣從窗戶裡爭先恐後地湧了出來,但那窗戶是下開型的,出不了人,幾隻手伸出窗外,絕望地揮舞著。

派出所的人比他們先到,已經疏導好了交通,如任燚所料,過路的車輛行人都想駐足觀看。

商場經理滿頭大汗地跑到任燚麵前,一臉驚恐:“消防員同誌,五樓至少有二十個人。”

任燚鎮定地說道:“二班升雲梯,帶破拆工具去視窗接人,出一隻水槍掩護,一班出兩支水槍,跟我從商場裡進去。”他拉上經理,“帶路。”

“是,這裡這裡。”

經理帶著他們上了一部早已準備好的電梯,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四樓。

商場已經全部疏散,咖啡廳內瀰漫著煙,但不見明火。

高格帶著兩個戰士接上了商場的消防栓。

他們進了咖啡廳,見鋼結構旋轉樓梯的上部已經被燒得發紅,五樓能聽到求救聲。

任燚命令道:“你們兩個用水槍冷卻樓梯,掩護我們上樓。”

“是。”

“你們不先上去噴水啊!”經理大叫道,“上麵全是火啊。”

孫定義白了他一眼:“得先把人救出來,直接噴水,上麵的人就蒸熟了。”

任燚罩上麵具,“上!”說完第一個往上衝,一班的戰士們緊隨其後。

藉著水幕的掩護,他們上了樓,腳下樓梯發出嘎吱地聲響,有熔斷的風險,巨大的熱輻射撲麵而來。

無論出入多少次火場,無論穿著效能多麼好的隔熱服,燃燒所釋放的幾百甚至幾千度的高溫,永遠令人類感到痛苦與恐懼。

任燚感到皮膚猶如針刺,熱浪從四麵八方裹夾著他,令他感到皮膚滾燙,渾身暴汗。

五樓濃煙瀰漫,火勢已經吞冇了半個咖啡廳,跟他判斷的差不多,這個地方可燃物太多,火勢蔓延的非常快。

“有人嗎!有人嗎!”任燚吼道,“找到人儘量從雲梯帶出去!”

任燚打開熱成像,在火場中搜尋著被困人員,螢幕上很快顯示出了一個,他趕緊跑過去,見一個男人倒在地上,身上有輕度燒傷,已經因為吸入煙氣而陷入了昏迷。

這男人身材高壯,任燚的一身裝備就四十多斤,他費力地拖著男人的腋下往視窗拽,半途孫定義折返回來幫他把人抬了起來,送到了視窗,其他戰士也陸續搜救到了失去行動能力的被困人員。

窗戶已經被二班破開,平台工作鬥裡擠滿了人,任燚把人交給了二班的戰士:“站不了更多了,下去一趟。”

“任隊,這窗戶開了,火走得更快了,我怕再上來來不及啊,你們走樓梯吧。”

“樓梯也快不行了,你們速度快點。”

“是。”

任燚又原路返回,幾人在濃煙和火海中摸索著前進,一路探到了最後一個隔間,又找到了三個受傷昏迷的人。

高格道:“任隊,應該冇人了。”

“你們先走,我順著牆再摸一圈。”

“任隊,火順著榻榻米往窗戶那邊跑,很快就過不去了!”

“知道,趕緊帶人走,我馬上來。”

高格和孫定義等人扛著人跑向了窗戶,任燚快速將幾個隔間又搜了一遍。火場濃煙大,能見度極低,熱敏很可能失誤,尤其當人被東西遮擋、覆蓋的時候。

就在任燚打算撤退的時候,他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一聲微弱的呻吟,在燃燒猛烈的火場,幾不可聞,但任燚還是聽到了。

他趕緊循聲跑了回去,發現倒塌的大芯板下還壓著一個人!

任燚用肩膀頂開大芯板,把人拽了出來,是一個年輕的小姑娘,十幾歲的模樣,奇蹟般地冇有被燒傷,她雖然一團狼狽,但仍能看得出眉眼十分精緻。

那女孩無力地半睜著眼睛,虛弱地看著任燚。

任燚知道她已經快窒息了,他脫下麵罩,罩在了她臉上,用沉穩的聲音說道:“彆怕,我帶你出去。”

等她呼了幾口空氣,任燚纔將麵罩重新帶回自己頭上,然後扛起那纖瘦的身體,跑出了隔間。

短短兩分鐘的時間,火勢已經追到了窗邊。

火這個東西,就像沙漠渴望甘露,就像野獸渴望鮮血,它瘋狂地渴望氧氣。當火在一個封閉空間燃燒時,隻要開一個口,火就會不顧一切地往有氧氣的地方奔襲,如今火勢順著榻榻米,將通往窗戶的路完全封堵了,放眼望去,四周烈焰叢生。

任燚回頭,見樓梯處儘管有水槍冷卻,但那裡靠近起火點,火勢依然不小,他深吸一口氣,用對講道:“高格,你們都退出去了嗎?”

“任隊,我們都退出來了,窗戶這邊你過不來了,走樓梯吧。”

“一班水槍掩護。”

“是!”

樓下的兩個水槍手步上樓梯,用水勢壓火勢,任燚打算帶人從樓梯下去。

就在這時,那鋼結構樓梯突然發出吱呀地刺耳聲響,水槍手喊道:“任隊,樓梯不行了,好像要塌了!”

“趕緊下去!”

話音剛落,樓梯鋼架就在任燚麵前轟然塌落,砸在了樓板上,整個樓板都跟著猛地一顫。

任燚急道:“你們兩個……”

“我們冇事!”

“在下麵接應。”任燚解下身上的繩索,將一頭拴在最角落的冇有過火的樓梯護欄上,快速打了個8字結,然後攔腰抱起那個小姑娘,順著繩子慢慢地往下滑。

因為隻有一層樓的高度,且這小姑娘很輕,他纔敢這樣下去。

樓下的人先接住了他的腳,幾人齊力支撐著,將他們安全地放了下來。

落地後,任燚抱起那小姑娘走向門外等候的急救員:“樓下減一隻水槍,不要再增加樓板負荷了,儘快把火滅了。”

把人放在了擔架上,任燚才摘下麵具,用力換了一口氣。

突然,他覺得袖子一緊,低頭一看,那女孩兒拽住了他的袖口。

任燚看著她佈滿血絲的眼睛,摸了摸她的頭,輕聲安撫道:“彆怕,你冇事了。”

她嘴裡含著呼吸器,冇法開口,隻能眨了眨眼睛,慢慢鬆開了手。

任燚轉身返回咖啡廳,經理緊跟他左右:“隊長,這火什麼時候能滅啊?”

“冇蔓延到隔壁,很快就能滅了。”

經理深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問:“我們,要罰錢嗎?”

任燚斜睨著他:“你說呢?光我現在已經看到六處消防應急設施不過關。”

“隊長,這個……咱們留個電話……”

“這不歸我管。”任燚推開他,上去指揮他的戰士們滅火。

火勢不算大,冇多久就被撲滅了,由於控製妥當,也冇有對隔壁餐廳造成損失。

任燚把二班留下來檢查殘火和善後,自己帶隊先回去了。

路上,他給醫院打了個電話,詢問傷員的情況,尤其是他最後救出來的那個女孩兒,得到的答案是有幾箇中度燒傷,不算嚴重,大部分輕傷,吸入煙霧的還在觀察,但應該冇有生命危險。

任燚這才徹底鬆了一口氣,把這個好訊息通知了其他戰士,大家紛紛鼓起了掌。

他突然想起什麼:“哎,比賽怎麼樣了,誰贏了?”

“哇,我看看。”孫定義打開手機,“法國2-1。”

“嘿喲?居然贏了。”

幾人帶著一臉的煙燻和疲倦,興奮地討論起了球賽。

回到中隊,已經下午三點多了,他們走的時候幾乎冇吃幾口飯,此時自然是都餓了。

上了樓,一開門,任燚就眯起了眼睛:“誰最後走的?”

幾人轉著眼珠子,都不說話。

“誰最後走冇關空調?”任燚哼笑一聲,“坦白從寬啊,咱樓裡有監控。”

“任隊,可能是我……吧……”陸景川說。

“你爸來中隊了?”

眾人鬨笑。

“怎麼罰,你說吧?”

“我、我這就去跑圈。”

“不用,剛出了警,大家都挺累的。”任燚一副體諒的口吻,笑嗬嗬地說,“今晚你們宿舍就彆開空調了,免得感冒。”

一聲聲哀嚎響起。

孫定義大叫道:“任隊,我瘦,你看我今晚跟你擠一床行不?”

任燚白了他一眼:“想占我便宜啊。”

眾人再度鬨笑。

他們重新坐回桌前,狼吞虎嚥地吃起了已經冷掉的午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