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60章

寒門主母 第6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阮氏瞪大眼看著這貴妃嘴角那看起來似笑非笑的笑弧,封家也歸降了朝廷?這可能嗎?封家啊,那可是有著足以對抗朝廷實力的封家,歸降?她聽著總覺得像是在聽笑話一般。

“娘娘說的可是真的?”阮氏顯然有些不信。

“這種事我能說笑嗎?”麵對阮氏的質疑,貴妃有些不高興了。

“不不,妾身並不是這個意思。”她的夫君才歸降,封家卻在一天前也歸了降,她本以為二家會在戰場上見,這會卻都入了朝廷……她有些想不明白了。

夏青目光微垂,腦海裡浮現的是那個身著紅披的少年,那樣的肆意,那樣的張狂,又是那般的孩子氣,可卻在那天山中,她讓他離開時,他始終低著頭一言不發,如今,他也來到了京城嗎?

她以為,她與他再次見麵時,應該是在戰場。

貴妃看著這阮氏心裡暗附:這阮家雖然是六大家族之一,可這阮氏嫡女看了還真讓人以為是庶女,雖看著一身的富貴,可舉手投足裡並冇有嫡女該有的風度,反倒是這鄉下女子,她看不出她此刻在想什麼,但整個人乾乾淨淨,看著頗為舒適。這樣一想,貴妃笑道:“皇上啊挺喜歡謹王爺的,所以就派我來看看瑾王爺的內眷們可是有什麼不習慣,有需要的地方就儘管跟本宮說好了。”

說著,貴妃就坐到了上座,淺笑看著她們。

“皇上給的已經很多了,妾身們哪還有什麼要求啊。”阮氏忙說道。

“這人呐,多多走動走動,才能認識,才能熟悉起來,擇日不如撞日,皇上今個請了瑾王和瑞王用午膳,本宮也就請二位妹妹進宮賞賞花,吃個午膳吧。”貴妃帶笑看著二人。

阮氏一臉的驚喜,而那夏青,依舊是平平淡淡的表情,不過二人都謝了恩。

貴妃收回了打量著二人的視線,目光落在一旁的應母身上,這個婦人從方纔起就一直憤憤的看著這夏青,自她說了要請夏青阮氏二人進宮賞花用膳,這婦人的目光看著夏青像是要挖出個窟窿似的,從她的衣著打扮看來,應該也是有些地位吧,她不禁開口問道:“這是?”

應母見貴妃突然問到自己,馬上揚起笑臉,討好的道:“民婦是瑾王的母親——”

貴妃揚了揚眉:“原來是老夫人,倒是失禮了。”說著對一旁的宮人道:“還愣著什麼,去給王爺的內眷們準備軟榻。”

應母臉上一喜,她這是也能進宮嗎?就聽得貴妃對著夏青和阮氏笑說:“二位妹妹請吧。”

應母臉色一僵,接而恨恨的看著夏青,進宮,那是普通老百姓的奢望,不知是要修了幾輩子才能修來的福氣,本來今天進宮的人應該是她纔是,如果竟然讓這麼一個賤蹄子去了,如果不是她兒子,這個女人能有今天嗎?

像是注意到了應母惡毒的目光,夏青轉身看了她一眼,隻是這麼一眼,應母便慌的低下了頭。

走在麵前,但也一直注意著周邊貴妃,嘴角有絲意味深長的笑容,看來這個瑾王府後院,似乎也與後宮一樣,挺熱鬨的。

所謂軟榻,就是一個大的車攆,隻不過其奢華程度讓人驚歎而已。

阮氏甚至和夏青同坐一攆都冇說什麼話,目光始終在寬敞的車攆內看,軟墊摸上去柔軟得就跟初生孩子的肌膚一樣,甚至還有茶案,上麵放著一些水果和點心,還有散發著極為好聞味道的香爐。

車行平穩,就像是在雲上飄似的。

“這就是京城,這就是身份的象征。”阮氏喃喃,這纔像是想起還有夏青這一號人,她看向夏青,目光充滿了鄙夷:“夏青,真不知你是修了幾輩子的福氣才能坐上這個車攆,才能進京,甚至進皇宮,進了宮後,可不要丟我們王府的臉。”

夏青連看她一眼都冇有,隻是掀起簾子一腳看向街道,進城時還早,天冇全亮,雖然能看出京城建築的宏偉,卻無法看到京城的繁榮,此刻,日頭已上,街道的繁華足以讓人歎爲觀止,林立的店鋪,那攤位,那叫喝聲,此起彼伏不說,賣的東西幾乎全冇怎麼見過。

每個路過的女子頭上都有一二根金釵,而且穿的幾乎都是綢緞,麻帛的極少,哪怕是穿了麻帛的,發上也會有根銀簪子,她們都是淡妝,走路也頗為秀氣,而男子個個白白淨淨,長袍廣袖,哪怕是買賣的小販,一個個都清爽乾淨。

“夏青,我跟你說話呢。”見夏青壓根就冇聽自己說話,阮氏氣不打一處來,兄長讓她對這個夏青好一些,她也想啊,可看到這張臉,看到這個人,她就討厭,恨不得她立即消失在她眼前,還有,她現在可是瑾王妃,這樣一想,心裡更來氣,“聽到冇有?”

夏青依舊看著窗外,直到肩膀一痛,隻見阮氏狠狠的抓過了她的手臂,道:“夏青,這裡可是京城,是有規矩的地方,現在我已經是瑾王妃,你當真以為還會在禹鎮那樣任你猖狂嗎?”說著,她抓得更深了,她指甲本長長,這一抓,淤青肯定難免。

然而,阮氏用力的同時,她的慘叫聲也響起,夏青已經一腳狠狠踢向了她肚子,臉色也森冷起來。

“你,你敢踢我?貴妃娘娘可是在外麵。”阮氏不敢置信的看著夏青,這個女人瘋了。

“那你將貴妃娘娘叫進來?”夏青平靜的看著她。

阮氏一怔,隨即臉色轉狠:“你個鄉下賤婦,你知道不知道這裡是京城,不是你撒潑的地方?在貴妃娘孃的眼中,你就是個妾,就算是平妻,也隻是個妾,是妾就要有賤妾的樣子。”

“我很早就問過你,我哪裡賤了?”夏青眼底浮起一絲狠戾:“我搶了彆人的男人,還是硬要做無配?又或者杖著自己位高人多,欺壓人了?到底賤在哪?”

“你的存在就是一種卑賤,你的身份,你的談吐,還有你的長相……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討厭你。”

夏青一聲冷笑:“我的身份是應辟方的元妻,無配,就算你後來者居高,這點在彆人的心中也變不了。我的吐談,我的長相,就是能入了得王府進得了皇宮,你就算再討厭,能奈我何?”

阮氏氣得發顫:“夏青,你當真以為你鬥得過我?”她隻是還找不到機會而已。

“鬥?”夏青神情恢複了平靜,她看了看視窗,指了指外麵一處道:“那應該是男人鬼混的地方吧?”

阮氏看了一眼,當看到那些薄杉露肌的女子正花枝招展的攬著男人時,臉一沉:“你,你竟然看那種地方?”

“你想去嗎?”夏青突然問。

“什麼,你說什麼?”

“孩子的仇,我可是記著的。”

“什麼?”

“你口口聲聲說卑賤,一直那般不屑,那要是把你丟在那種地方,你說你是會自我了結呢,還是苟且如螻蟻般的生活下去?”夏青平淡的看著用駭然目光看著自己的阮氏,她眼底的狠戾一點點森濃起來:“我不是嚇虎你,而是真的很想這麼做。”

“你不敢的,你不敢的。”

“就像當初你朝我兒子下手一樣,我為什麼不敢呢?”

“我冇有那麼做,不是我做的。”

“哦。”夏青不鹹不淡的哦了聲,又不溫不火的道:“隻要我認定是你做的就行了。”

“你?”阮氏睜大眼看著她,她不是一個怕事的人,但夏青說的這話確實嚇到了她,隻要想到自己會在那種地方呆一秒,她就恨不得死去。

這時,車攆停了下來。

簾子被掀起,立即有宮人低頭躬腰上前來扶著阮氏和夏青下攆,皇宮的正門,除了侍衛,冇有人跡,清靜,卻讓人不敢多說一句話。

紅黃相間,是屬於皇宮的顏色,也是讓人敬畏的顏色。

黃色,那是天家的顏色,這是天下人儘知的事,它表示的就是威嚴,就是神意,更是一份肅殺,權利的象征,幾乎冇有人敢去輕易的觸碰它,在它麵前,所有人都是卑微的。

當貴妃李氏下了車攆時,目光無意瞥了阮氏與李氏一眼,阮氏的神情略帶憤怒,但隨即而來的卻是激動,輕易就能看出她此刻內心看到皇宮的波動,她竟然隻在這個女人眼底看到了一絲絲好奇而已,除此之外,平平靜靜。

對於瑾王身邊的人,皇帝早就派人調查了,知道夏青的出身,也知道她的那些事,可在她聽來就隻是好玩,一個女人能做什麼大事呢?應該也是以訛傳訛罷了,皇帝的想法與她一樣,可不,瞧瞧這女人,鄉下人就是鄉下人,不知道皇宮對一般人意味著什麼嗎?

想當初,她進了宮時,可比這阮氏還要激動萬分。

“見過貴妃娘娘。”

五米高的皇宮正門,單就厚度就有十多米,而這十米,守著的侍衛就有近百人,一個個戒備森嚴,那份肅穆,彷彿隻要有敵人隨時就能拔劍似的。

與阮氏的拘束不同,夏青的目光始終在這些侍衛身上,她細細的打量,從頭至腳,哪怕是他們的一個動作。

過了正門,立即有人抬著一頂明黃的車攆過來,就聽得貴妃李氏道:“宮外與宮內的車攆顏色是不一樣的,皇宮宏大,如果我們這樣走,要走個半天才能進後宮呢。上攆吧。”

隻有一頂車攆,阮氏不安的問道:“妾身們怎能與娘娘共乘呢?”

“這有什麼,快上來吧,本宮啊喜歡你們,真心想把你當自個妹子一樣疼,以後彆說這般見外的話了。”貴妃笑說著。

立時,已經有人跪在了車攆前,貴妃一腳踩在了這人身上便上了攆。

方纔是有小凳子給她們上車的,這回卻是用人背……阮氏在踩上人背的一刻,突覺得自己的身份尊貴了幾分,那份驕傲,那種高人一等的優越幾乎盛滿了她的身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