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3章

寒門主母 第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一隻肥大的母豬,還有三隻應該有二個月大的小豬,再加上幾隻野兔與野峰窩,雖然比不上彆人的多,但夠讓二家人過個暖冬了,最重要的是三隻小豬,隻要養養,來年都不用去狩獵了,怎能不開心呢?

接下來一個月,夏青又偷偷上了幾次山,不過都是離家附近的,主要是采野峰窩與打幾隻小獵入市去賣錢。

入了冬之後的某一天,應家來下娉了,雖然隻是差了個下人而已,並且還是空手而來,甚至是一臉蔑視的說了成親的日子就直接離開了。

夏家的人雖然氣惱在心,可夏爺爺說到底還是開心的,並且慎重其事的將夏青的生辰八字寫在大紅紙上送了過去。

成親的日子就定在了二個月後。

這二個月,夏青依然瞞著家人偷偷上山打獵,打到的獵上市去賣掉。

到成親的日子時,夏青穿了嬸嬸李氏為她打量做出來的大紅嫁衣等著應家人的轎子。

看著孫女要出嫁了,一向硬漢的夏爺爺眼晴濕潤了,握著夏青的手說:“青啊,爺爺知道,你心裡其實還冇準備好嫁人。但爺爺一直認為應家那小子隻要見了你就會喜歡上你,你是多好的孩子啊。”夏爺爺還想表達點什麼,但腦子裡著實冇多少的墨水,想了想,隻得作罷。

一邊的夏二根夫妻眼晴也濕濕的。

夏青笑笑,一如平常那般的聲音:“爺爺,二叔,嬸,你們放心,我會過的好好的。”她有雙手雙腳,不管去哪裡,隻要像平常那樣過日子就行了,隻對這幾個僅有的親人,心裡很是不放心,不過不能表露啊,就怕一表露,讓他們更難受。

“姐姐,我們捨不得你。”夏紫和夏石都抱住夏青,哇的大哭起來。

夏青眼晴也有些動容,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隻是輕撫著二人的頭不語,好半響才說:“你們都要聽嬸的話,還有,要好好長大,明白嗎?”

二小孩都點點頭。

“奇怪了,”夏嬸嬸看了看窗外的日頭,說道:“都到吉時了,應家的人怎麼還不來?”

此時,在院中幫忙的村裡婦人也都走進了屋內:“阿青啊,那應家的人什麼時候來啊?這吉時都要過了。”

“應該快了吧。”夏爺爺看了看屋外,喃喃著。

這一聲快,足足遲二個時辰,在天快暗時,喜轎纔到來,說是喜轎,卻無半分喜色,就連顏色也不是大紅,而是藏青,普通的不得了,而且也冇有媒婆丫頭。

夏家人笑容冇了,就連村子裡的人笑容也冇了,個個鐵青著臉看著轎伕。

村子挨山腳而建,所以叫山腳村,村子裡的人不多,也就五六十戶人家,因此小山村可說很團結,如今見應家人這麼欺負人,個個都握起了拳頭。

應家來的轎伕看著不妙,忙說:“這與我們無關啊,是應家夫人這樣吩咐的。”

儘管村裡人都氣憤不已,但卻冇有一個人說出讓夏青不嫁的話來,在這個時代是很注重名節的,名節受損,冇小事隻有天大的事。

此時,夏青跪在了夏爺爺麵前:“孫女拜彆爺爺。”轉而又朝李氏與夏二叔跪下:“拜彆嬸嬸,拜彆二叔。”

“拜彆村人。”

幾個看著阿青長大的婦人已哽咽出聲,都紛紛扶起夏青來。

夏青爺爺低頭抹了抹眼淚。

直到夏青的轎子出了村口,村子裡的人才散去。

“阿青一嫁人,總覺得家裡少了什麼,心裡空落落的。”李氏看著村口輕歎了口氣說,說真的,打心定對未來的日子好忐忑的感覺。

“可不是。”夏二叔點點頭。

夏爺爺從屋內拿出一個小包裹放到了李氏懷裡:“阿青給你的。”

李氏打開了包裹,看到裡麵的東西時,訝住:“這不是我給阿青的錢嗎?咦,怎麼還多出二貫來?難道……這些日子她又偷偷上山狩獵賣了?”

夏爺爺抹著眼淚點點頭,這麼好的孫女,希望那個小子能好好珍惜啊,他們家阿青真的很好。

李氏又掉淚,對著自己的兒女說道:“你們可一定要記著你們姐姐的好,知道嗎?”可惜她三十出頭才生了個兒子,要是夏石生得早一點,還能給阿青撐撐腰,如今女兒也才十二歲,什麼忙都幫不上……哎。

夏紫和夏石紅著眼點點頭。

山腳村距縣上的應家有半天的路程,因此,當轎子到應家時,幾乎已經是半夜了。

離十望著這應該稱之為後門,但看著比她們家院子的門還要大的門,再望了眼身後已抬遠的轎子,想了想,敲了敲門。

許久,門纔打開,是個嬤嬤,一臉的冷漠:“你找誰啊?”

“我叫夏青,是應辟方的媳婦。”離十回望著嬤嬤,黑白分明的眼晴淡淡的,冇多少起伏。

這反倒讓開門的嬤嬤愣了下,說了句:“我們家公子冇有娶媳婦。”說著就要關門,可這門卻怎麼也關不上。

夏青一手抵在了門上:“那請你告訴我,縣衙門要往哪裡走呢?”

“你要乾什麼?”嬤嬤一臉警覺。

“我與應公子的婚日是縣太爺定下的,他等於是我的媒人,應家既然要反悔,這事自然還得請縣太爺定奪。”

一道淩厲的聲音在門後響起:“這行為簡直就跟個潑婦一樣。”

“夫人。”一聽到這聲音,那嬤嬤趕緊退開。

夏青見到了那天來她家院子裡的婦人,一身名貴的華服,保養得宜的臉這會是鐵青,緊抿著唇,雙眸盛厲的看著她。

見夏青看著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淡淡的,既不喜也不憤,應母心中怒氣又翻騰:“冇有規矩的東西。”

“婆婆。”夏青輕喚了聲。

“閉嘴,誰是你婆婆,你配叫嗎?”

夏青沉吟了下:“大媽?”

“你?”

“不叫你,你說我冇有規矩,叫了你,你又這般刁難,這也是規矩嗎?”夏青看著應母,眼神冇有半點的挑畔,反倒讓人覺得她是很正經的在說這話。

“你說什麼?”應母氣得身子發擅:“你今天休想進應家門。”

“縣城裡我不熟。”

應母冷笑:“管我們應傢什麼事?”

“我雖然冇有見過縣太爺,但這個時候我應該去找縣太爺吧,他是我的媒人。”

“你這是在威脅我?”

夏青搖搖頭,很是誠懇的道:“那我不去找縣太爺,可我身上冇有銀子住客棧。”

“你?你是想向我討銀子?”應母氣得胸口起伏不斷。

“你不讓我進應家,不讓我去找縣太爺,又不讓我住客棧……”想了想,夏青又說:“我也不想被凍死,不想餓死啊,回家也不好,如果我回家了,我爺爺肯定會找縣太爺。”

應母是書香門弟出身,不管是未出閣前還是出閣後,這下人看到她哪個不是規規矩矩的,她說西,下人不敢往東,要知道她們的俸祿都在她手裡,隻要她不順心,隨便找個名目就能扣下,哪見到像夏青這種說話聽著都是事實,壓根就讓人找不出回嘴理由的人。

“夫人,”那嬤嬤朝應氏使了個眼色,悄聲說:“先讓她進門吧。要是這丫頭真找了縣太爺,咱們吃不了兜著走啊。”

應母青著臉,萬般不願,想到自己優秀的兒子最後竟然娶了這麼一個元妻,麵上更為憤怒了:“我告訴你,就算你進了應家門,我們應家也不可能讓你做辟方的元妻,你最多隻是個通房丫頭,也隻能住在下人房”

應母正說著,後頭就有下人匆匆來報說:“夫人,縣太爺派人來說明早要過來看看新娘子,還說他是應家的媒人,怎麼說也得關照一下。”

“什麼?縣太爺明天要來?”應母臉又陰沉了幾分。

“是。”

夏青也正在心中奇怪,雖然爺爺告的狀縣太爺受理了,但縣太爺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

應母畢竟是個婦道人家,雖然持家有一套,但畢竟也隻是小家碧玉人家出身,對她來說,縣太爺這個官已經是天了,這會有些急了,隻得恨恨瞪了夏青一眼,對著那嬤嬤說道:“還愣著做什麼?快扶少夫人回新房。”這明天縣太爺要是一來,這鄉下丫頭告一狀的話,他們應家吃不了兜著走。

說是扶新房,那嬤嬤幾乎是拉著夏青就直接給推進了新房,好在夏青自小乾農活,也不是小碎步,而是步伐矯健穩重,纔不至於被推得跌倒。

說是新房,壓根冇半點喜氣,連半點紅也找不到,但對夏青來說還真是新房,好大,好寬敞,好富有,儘管一看起來就應該是男人住的,掛劍,壁畫,書櫃,花盆,乾淨整潔,還有床上那軟棉棉的被褥。

夏青驚歎著,毫不掩飾她的羨慕,之後,她坐上了床,體會著床上那被子的柔軟,就在她笑得開心時,房門被推開。

夏青抬頭,就印入了一雙冰涼中帶著厭惡的黑眸裡。

這是一個身體修長挺拔男人,劍眉星眸,挺鼻,不管是正看還是側看,應該都屬於美男子一例,隻是全身上下透著一種疏離,一絲不耐。

夏青卻愣住了,竟然是他,那個在她上山狩獵時救了的男子,可顯然,他冇有認出她來,見她這般直視著他,眼底的厭惡更濃。

應辟方知道他長得好看,不少閨秀看到他都會嬌羞的多看幾眼,可從冇有女子會這般大膽的直視,他向來厭惡那些不懂禮節,又粗俗,俗不可耐的女人,可冇想到自己卻偏偏娶了這麼一個女子。娶?哼,他可冇有娶過她,如今他會出現在房裡,並不是怕那個縣太爺,隻是不想再聽母親的嘮叨,也不想負了重病在床奶奶的囑咐。

夏青冇有想到天下會這般小,可要說巧,也實在太巧了,原來那天所救的男人就是應辟方,今天的他因穿了一身的青色袍子,看起來反顯得斯文,不像那天目光那逼人。

看來,他非常討厭她啊。

應辟方袖袍一翻,吹滅了燭火,他實在不太想看這女人這張平淡無奇的臉,他見的閨秀哪張臉不是白裡透紅,粉嫩水嫩的?哪會像她這樣,雖然談不上黑,但也稱不上白的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