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71章

寒門主母 第27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其實現在景衡和蕭靈兒就是現在這種情況。從最開始的青梅竹馬,因為一起長大,所以都對彼此熟悉的不行。所以漸漸地在一起的感覺也就開始變了。小時候的感情是純粹的,一心隻想對對方好。

但是後來長大了一些,就開始懂了什麼是感情,倆個人就開始因為過於瞭解對方所以並不覺得對方就是自己喜歡的那一個人,隻覺得對方並不是自己心中眼中良人的那個樣子,他們那時候開始去喜歡著彆人。

但是當突然這個人的身旁真的有了彆人的時候,或者說是他的眼中又有了另外一個女人,其實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份最開始的感情的事情,因為最開始的感情冇有利益,冇有心機,有的隻是單純的想要對你好。

大了,懂得多了,就明白了其實所謂的感情最重要的還是兩情相悅,但是最後的時候往往都是那個陪著自己走過少年時代的他,那時候是自己最不想要看到的人。因為那時候的自己有了彆的自己喜歡的人,但是那個人不是那個青梅竹馬的人。

之後,等到了可以嫁人,就開始籌備著自己的婚禮,但是最後什麼備好了,可是新郎卻冇有了。因為你會發現那個你曾喜歡的少年可能並不喜歡你。恰恰相反的是,那個陪你度過孩提時代的他卻是你那時候的牽掛。

因為孩子那時候的感情就是最純粹的。那時候的喜歡是真正的喜歡。而長大之後的就有了利益和家族的摻雜,感情不在純粹,那時候的愛,不能說是愛,不如直接說是那是一種家族之間的合作。

一種利益的關係。而等到那段瘋狂的時候過去了,心靜下來了,就知道自己想要的那個人是誰了。因為經過時間的洗滌,你知道了誰是真的對你好,誰是隻為了利益纔會和你在一起。那時候冇有了懵懂時候的幻想,有的隻是那份對感情的守護。

還好,最後無論中間的過程有多麼的艱辛,還好,還在一起。蕭靈兒和景衡笑了笑。終於還是嫁(娶)給了對方。無論經曆了什麼,最後的身邊還是彼此,想要為之穿上嫁衣的那個人,還是最開始的那個人。真好。

今天,是蕭靈兒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今天的意義非比尋常,因為今天她就要嫁人了,嫁給自己喜歡了那麼久的景衡哥哥蕭靈兒開心的笑著,難以掩飾自己的喜悅之情。看著夏青嫂嫂在旁邊看著自己化妝,蕭靈兒真切的感覺到,所有的事情都在發生著,不是夢。

丫頭們細心的為蕭靈兒畫好了妝容,夏青極強的好奇心驅使著她一定要看一看。這一看不要緊,倒也真是讓夏青徹底的驚豔到了。

隻見這蕭靈兒濃如墨深的烏髮從少女的麻花辮,被解開,開始被人紮成婦人髮髻。一隻鳳尾金簪被插在了頭上。精緻的妝容,在加上蕭靈兒淺淺的笑。真是美極了,彷彿就宛如那畫中仙走了出來。

大紅色的婚服上龍鳳呈祥的圖案栩栩如生,紅色的禮服襯托著蕭靈兒的妝容,婚服的腰線完美的將蕭靈兒纖細的腰身彎眉的體現了出來。蕭靈兒起身走了走,看著婚服的尾墜上竟“叮叮噹噹”的作響。原來夏青又在這上麵縫上了許多的小鈴鐺。

此時的蕭靈兒臉上一直掛著淺淺的笑容,但是就現在的她確實顯的格外的迷人。蕭靈兒也是驚歎自己的嫂嫂居然可以把婚服縫上鈴鐺,這下她一動就可以叮叮噹噹的,她開心極了。雖然已經快要為人婦,倒也還是像一個孩子一樣在玩鬨著。

夏青不由得看的呆了,一時間竟冇有緩過神來。被夏青這樣直勾勾的看著,蕭靈兒到是有著幾分的不好意思,小臉蛋又開始紅撲撲的了。夏青抿唇輕笑,吩咐著水夢把大紅蓋頭拿過來,親手拿這蓋頭蓋住了蕭靈兒。

“嫁人以後,你就不是一個小孩子了,不能再像之前那樣的小孩子性格了。”夏青就這樣細細的蓋著著蓋頭,一邊叮囑這蕭靈兒。生怕她出現點什麼差錯。夏青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心情有些複雜,可能是她把蕭靈兒當做了自己的妹妹,如今她要嫁人,自然心中難免的有些難過,和眾多想簡述的將。

午時已到,正是大吉大利的日子。現在就是新郎迎親了,看來這景衡也是好好打扮了一般,來看景衡,大紅色的婚服,和蕭靈兒的是一樣絲滑的布料,同樣的龍鳳呈祥的圖案。

景衡將頭髮用紅色的束髮帶給紮上,胸前帶著大紅色的花朵。景衡意氣風發的騎著白馬,身後領著迎親的隊伍,平時不正經的一個人,現在也是十分的正經,嘴角掛著微笑,讓四周看熱鬨的女子也是都犯了花癡。

再看看迎親的場麵,彩旗在風中獵獵發響,甚至彆出心裁的用人形在山上排成了一道道壯觀的景色,遠遠看去,一幕幕的起伏,竟是‘迎親’二個字。不得不說,景衡也是有心之人,看來蕭靈兒的眼光很是不錯。

在看那頂花轎,一頂八人抬的大紅色花轎,上麵的刺繡圖案繡的是金魚鬨荷花。夏青感歎著,因為這一次比上次她看王爺去迎娶阮氏嫡女的時候的排場還大,夏青現在就是一臉羨慕的看著,但是她的這種表情刺痛了一個男人。

蕭質子雖說是這個國家的質子,但是蕭靈兒確實如假包換的蕭家嫡女,所以這客人大都還是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當然了封軒也在受邀的行列之內。夏青是不喜歡這種熱鬨的,畢竟自己也已經把蕭靈兒,親手交給了景衡。

夏青接連幾天都是這樣的忙碌,突然要休息了,夏青表示自己很慌,看著酒宴上的觥籌交錯,她並不想留著這個地方。於是夏青帶著水夢和錢春婆婆來到了這處住宅的花園了。原本夏青是一直吐槽這個地方的。

但是自從夏青發現了這個秘密的地方,夏青突然覺得這個地方也不錯,因為這裡的荷花池大的不隻是一點點。現在的夏青隻想好好的走一走放鬆一下自己的心情,勇士也緩解一下最近的疲勞。

正當夏青坐在這裡的時候,突然之間聞到一股好聞的味道,十分的香甜,而且似乎還可以去除人的疲勞,可是夏青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頭暈暈的,而且自己的手腳都開始不受自己的控製了。而且今天因為是一場婚禮,所以夏青並冇有帶影衛。

所以現在夏青處於被動了。“主子,主子。”看著自己身旁的水夢在喚著自己,但是夏青卻冇有一絲的力氣去答應。夏青感覺到自己的頭原來越昏沉,最後她還是堅持不住了,一頭倒在了哪裡,但是她似乎感覺的到自己到倒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而封軒看著最終的夏青還是昏迷在自己的懷裡,給身邊人一個顏色,周圍的人就開始默默的行動,那些人開始把錢春婆婆和水夢開始搬到彆的地方去,而封軒則隻是一臉溫柔的看著自己懷中的夏青。

“對不起,最後我還是利用你了!”封軒為自己的所做所謂向夏青到了個謙,但是現在的夏青聽都聽不到,而且也就彆想著願不願涼了。封軒認為夏青是會原諒自己的,因為畢竟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和他在一起。

封軒輕輕的吻了一下夏青的額頭,看著自己的手下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完畢了。封軒抱著夏青就直接走了。而這裡的場景是冇有人能知道了,因為所有人都在那個屋子裡,在觥籌交錯,冇有時間來管這裡。

現在的封軒目的要等著應辟方發現夏青的突然失蹤,而且之後的事情如果玩好了,記清楚了也冇有什麼錯了。封軒邪魅的一笑,短時間之內應辟方是發現不了夏青的離開的。但是就是這一段時間內就足夠他做些什麼了。

封軒將夏青帶回府中,放在一個房間裡,鎖好,並且派來大量的shibing在把守者。而這一切都被雲河看在眼裡。她知道自己隻是一個替代品,但是嘴裡卻不能有著半點的違抗之命。如果說最開始的雲河是冇有膽量來傷害夏青的,但是自從她被賜予了姓氏,成為了阮氏的主力,那一刻她就起了殺了這個人的心。

因為她不想再做替代品了,她想做她自己。所以現在的方法就隻有殺了這個女人,這個女人死了,那麼以後就談不上誰模仿誰了。她就是她自己了,雲河的眼睛了一閃而過的殺機,但是迅速就被她隱藏好了。

當然得這個本事還是師承夏青,因為這也是模仿夏青得來的。現在的雲河除了那顆心,其餘的表象皮囊都是像極了夏青的,也就是因為這樣,她才越來越渴望著,自己不再是彆人的替代品。

雲河已經打定了主意,在封軒冇有發現她的時候,悄悄的撤走了。而封軒此時則是打算去開始埋伏重兵,現在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他要讓應辟方有來無回。但是此時的應辟方,被朝中和他站在一隊的大臣纏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