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61章

寒門主母 第26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應辟方深邃的目光微斂,見夏青正望著自己,眼底浮出一絲柔情,淡淡道:“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我也絕不會讓你們受到傷害的。”

聽到這樣的話,夏爺爺心中一鬆,他知道眼前這男人確實是打心裡就喜歡夏青,這就夠了。

夏青則奇怪的回望著應辟方,總覺得這會的王爺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樣,哪裡不一樣又說不出來。

好像情緒更外露了。

夜幕漸漸降臨。

皇帝駕崩的第一日,全城都是肅白一片,皇宮更是處處可見白綾與哭泣中的宮女。

原本對皇宮帶著無數幻想的夏紫見到這般局麵,身子朝著夏青縮了縮,輕聲道:“姐姐,長公主和你是好朋友嗎?”

一時,夏青不知道如何回答,想了想說:“宮裡行事,要小心。”

夏紫冇明白姐姐為何是這樣回答自己,但還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甬道又長又窄,抬頭望去,雖然天還是那樣的藍,但總覺得失去了點什麼。

帶頭的公公在轉進了一處圓門後,下跪在地上:“奴才見過長公主。”

圓門內,長公主鈴鳳一身的素服,正站在一處池子旁看著什麼,服侍的宮人遠遠的站在後麵。

夏青的目光落在鈴鳳的側臉上,二年未見,當年的少女已是一代王妃,長高了許些,當初的嬰兒肥被削尖的下巴所取代,更美了,隻是這份美多了一絲孤冷。

宮人一稟報,鈴鳳轉過了頭,在對上夏青黑白分明的雙眸時愣了下,孤冷的眸光瞬間充滿了笑容:“夏青姐姐。”

夏青拉著夏紫朝鈴鳳行禮:“見過長公主。”

“姐姐怎麼也跟妹妹來這般客套的?快起來。”鈴鳳忙扶起夏青,將夏青一翻好打量,握著她的手,聲音帶著激動:“二年不見姐姐,姐姐還是老樣子,看著讓鈴鳳覺著好親切啊。”

夏青溫和一笑:“公主變漂亮了。”

“聽姐姐這麼多,妹妹可開心了。”長公主的目光此時落在了夏紫身上,“這就是夏紫姑娘嗎?長得真是標緻呀。”

見長公主誇獎自己,夏紫顯得有些羞澀,卻是大方的施了個禮:“夏紫見過長公主,謝謝長公主的誇獎。”

“真懂禮。你是姐姐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日後見到我,不必如此拘禮,叫我鈴鳳姐姐就好。”鈴鳳拉過了夏紫的手,開心的道。

夏紫可以說是被長公主的熱情嚇到了,但見長公主眼底的和善,心中的拘謹倒是不見了,隻是道:“夏紫謝過長公主的厚愛。”

長公主又挽起了夏青的手臂朝著前麵不遠處的禦花園走去:“姐姐,我從西蠻帶了許些的特產回來,你可得吃吃,雖然不比咱們朝的精緻,但都是好東西呢。”

“那邊的生活,過得還習慣嗎?”夏青溫和的問道。

“挺好呢。”鈴鳳笑著,在對上夏青的黑眸時,笑得更為開心,彷彿那邊的生活確實是她所喜歡的那樣。

“那就好。”

“我在塞外時,可想姐姐了,瞧,如今一回來,立馬就宣了姐姐進宮敘舊。姐姐可想過妹妹?”鈴鳳挽著夏青的胳膊進了涼亭。

立時,有宮女上前侍候,將一些果點端了上來,貼身的侍女忙給三人上了茶。

“自然是想公主的。”夏青的目光掠過給她倒茶的宮女,這幾名宮女的身形並不是我朝纖弱的樣子,應該是鈴鳳從塞外帶來的。

鈴鳳眯眼一笑。

此時,一宮女輕道:“公主殿下,皇子來了。”

夏青朝亭外望去,果然見到一抹明黃朝這邊走來,走近了,纔看清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少年的臉在陽光之下有種病態的蒼白,身子看上去也頗為孱弱,而五官卻頗為精緻,隻是那雙單鳳眼,略微陰沉了些,看著讓人不喜。

眼前的皇子,是已崩皇帝唯一一名活著的皇子,但顯然,身體也不怎麼好。

一番參見後,鈴鳳拉過了皇子的手,憂心的望著他:“弟弟身體還冇好,怎麼就出來了?”

“弟弟聽說姐姐請了瑾王妃進宮,就想過來看看。”說著皇子的目光投向了夏青,卻在接觸到夏青那過於黑白分明的眸子時愣了下,直到望進這瑾王妃身後一雙好奇的看著他的黑靈動眸時,心裡輕籲了口氣:這纔是正常人的目光嘛,這瑾王妃的眼晴太可怕了。

“妾身隻是一介農婦,勞皇子掛心。”夏青再次施了一禮。

皇子笑笑,目光卻不再望向夏青,而是落在了夏紫身上,隻覺得眼前這女孩子儘管黑眸有著京城女子少有的靈氣,但一身的鄉土氣息。

麵對皇子的注視,夏紫並冇有迴避,而是眨眨眼回望著,一會,露齒一笑。不想就見那皇子臉色一黑,很不自然的彆過了眼。

鈴鳳輕咳了聲,道:“弟弟,這是瑾王妃的妹妹夏紫,我今天特意讓王妃姐姐將阿紫姑娘帶進宮來,其實也是想讓你們做個朋友。”說著,鈴鳳挽過夏青的手,半是撒著嬌道:“希望姐姐彆怪鈴鳳的自做主張。”

夏青心中訝異,鈴鳳公主竟然讓夏紫與皇子做朋友?二人之間的身份是何等差距:“謝公主對阿紫的厚愛,可阿紫畢竟不是小姑娘了,留在宮裡不合適。”

“有什麼不合適的?如果姐姐是覺得男女之彆,那就讓阿紫留在後宮裡,皇子也到了該婚配的年紀了。”鈴鳳笑眯成一笑,讓人看不清她眼底到底在想什麼。

不過她這一句話,卻讓皇子和夏紫二人都鄂然的張大了嘴。

夏紫不笨,當然是聽得出來公主話中的意思,來不及臉紅,隻是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公主。

皇子狹長的單鳳眼微垂了下來,過長的睫毛在眼底下留下了一層暗淡的陰影。

夏青微微一笑:“公主的建議及好,不過我並不想讓阿紫在宮裡生活,皇子及將登基,守孝一年,待日後再說吧。”

建議?她這是建議嗎?鈴鳳臉上的笑容雖然依然在,眼神卻有些犀利了,隻點點頭:“那也好。不過妹妹還是希望阿紫姑娘能常進宮陪陪未來的皇上。”

皇上二字,鈴鳳說得極重。

“接下來的一年,是阿紫學習姑娘教養的日子,怕冇多少時間能進宮。皇子若缺玩伴,我會讓我家王爺為皇子特色玩伴的。”夏青說得麵帶笑容,聲音平淡平靜,但話中意思卻是極為肯定的。

鈴鳳臉上的笑容險些掛不住,勉強掛笑:“二年不見,姐姐當真是與我生份了。且不說我這公主之尊,姐姐半分不給顏麵,就連昔日情份,姐姐也從不放在心底吧?”

夏青拉過夏紫朝著鈴鳳福了福:“妾身和妹妹先行告退了。”

“你?”鈴鳳垂於腿側的雙手握緊,冷笑道:“姐姐就算不給我薄麵,可我弟弟至少是未來的皇帝,姐姐這點麵也不給嗎?”

一聽到鈴鳳說這句話,皇子臉色陰沉了下來:“好大膽的瑞王妃啊。”

夏青溫和的一笑:“阿紫隻是一介鄉下女子,進不進宮,作用並不大,皇子即將登基,要的不過是我家王爺的忠心輔佐,花的心思也該在王爺身上。”

皇子愣了下,在與夏青目光對上時,忙彆過了臉,心裡暗附:這瑾王妃的眼晴怎麼黑得這麼厲害呢,總感覺跟彆人有些不一樣。

“妾身和妹妹告退了。”說著,夏青拉著夏紫轉身離開。

夜幕下的王宮,除了神聖和莊嚴,更多了幾絲的神秘。

見夏紫時不時的東張西望,眼底,臉上寫著滿滿的好奇與羨慕,夏青淡淡一笑:“阿紫很喜歡皇宮嗎?”

夏青興奮的點點頭:“皇宮好美。”隨即,她嘟嘟嘴:“雖然美,可我總覺得在這裡好像會一直受委屈似的。”

“怎麼會這樣想?”

夏紫想了想:“姐姐和他們說話,不是施禮,便是客客氣氣的,還不能拒絕他們,一拒絕就給臉色,雖然他們是世上尊貴的人,但長久如此,我可受不了。”

“是啊。”夏青失笑:“我也不喜歡。”

姐妹倆相視一笑。

“咦,那人是誰?”夏紫突然指著前麵:“姐姐,他好像在看著你呢。”

夏青抬眸望去,就見到了封軒,夜幕之下,他站得筆直,隻身形削瘦,麵色孤冷,遠遠看著,竟有種滄桑之感。

夏青心中訝異,幾個月不見,原本的少年郎怎麼變成了這樣?

一步步走近了,三步之外,夏青駐足,如此靜距離打量,夏青心中訝異,封軒那身傲氣似乎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描述的落寞。

就在夏青要開口打聲招呼時,封軒隻是深深的望了她一眼,越過她離開。

一旁的夏紫倒抽了口氣冷,姐姐好歹是王妃,這個男人竟然連理都不理一下,好高冷啊,忙問:“姐姐,他是誰啊?”

“瑞王爺。”夏青淡淡道。

夏紫點點頭,忍不住又朝著封軒離開的方向望去,不想卻見到那本是高冷離開的男人這會竟然正在看著姐姐的身影出神,落寞而絕望。

這一刻,夏紫突然覺得這什麼瑞王爺是喜歡著姐姐的,而且喜歡得很深很深。

就在夏青與夏紫穿過一道圓門時,樹後,宮女們小聲的私語傳了出來。

“瑞王妃和瑞王爺真的和離了嗎?”

“聽說是的,聽說瑞王府的雲側妃可厲害了,瑞王妃冇鬥過那側妃。”

“瑞王妃真可憐。”

“可不是。我聽說瑞王妃家可有錢了。那雲側妃隻是個丫頭而已。”

宮女們正說得起勁,一個宮女抬頭時,看到樹身後站著的夏青時,先是愣了下,下一刻像是想起了什麼,麵色驀的一白,慌張的喊了聲:“奴,奴婢見過瑾王妃。”

瞬間,幾名宮女嚇得忙跪在地上:“見過瑾王妃。”

“起來吧。”夏青淡淡點點頭,便離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