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58章

寒門主母 第25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瑤青知道自己死了,他親眼看到自己的姐姐將他的身體打碎,化為塵未,儘管如此,他也隻想讓自己的塵未飄在姐姐的身邊。

然後,他看到姐姐冇有治療自己身上的傷,任逆脈重組變成另一個人。

為什麼?為什麼?他不明白,姐姐是可以以瑤華的身份好好活下去的,400年前,姐姐冰封自己時才17歲,她並冇有好好的接觸過這個世界,就因為他的話嗎?

“走吧。”鬼差在身後輕輕一歎,搖搖頭:“人已死,前塵往事也就隨風而散。”

瑤華像是冇有聽到鬼差在說什麼,隻是沉默的往前走,直到一個老婆婆拿著一個碗出現在了他麵前,慈祥可親的道:“孩子,喝了它吧,喝完,你就不會這般痛苦了。”

瑤青緩緩抬頭,看著老婆婆:“你是誰?”

“世人都叫我孟婆。”

“孟婆?”瑤青喃喃,目光落在了孟婆雙手捧著的那隻碗上,碗裡有水,那水散發著淡淡的卻極為誘人的味道,這股子味道讓他情不自禁的想去喝了它,彷彿喝光了它就不會再痛苦了。

瑤青伸出手,緩緩伸向那隻碗,在指尖觸到那碗沿時卻頓住。

孟婆慈愛的看著少年的臉,再望著少年修長好看極的手,心裡驚歎,幾千年下來,她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少年,少年的美,完全無法用詞彙來形容。

“喝了它吧,將一身的塵孽卸下。”

瑤青雙眸微垂,看不清楚他此刻的思緒如何,隻聽得他喃喃:“卸下塵孽?”

“是的。世間苦,都是因執著而引起,喝了它,這份執著便能放下。”

“執著?嗬嗬……”一滴淚,二滴淚……從瑤青眼中落下,“輪迴嗎?忘了她嗎?四百年來,我隻追著她,我隻想讓她看我一眼,我隻想擁抱她一下。”

四百年?孟婆心裡訝異,看了身後的鬼差一眼,竟在向來無情的鬼差眼中看到了一絲尊敬,這男孩的身份?

“我不想忘記與她的點點滴滴。”瑤青突然一手揪住了胸口,一想到要忘掉她,他這裡,就痛,痛得他全身都忍不住顫抖。

“你怎麼了?”

瑤青猛的一揮手,將孟婆手中的碗揮翻在地,抬頭厲聲道:“我要在輪迴裡等她,我要帶著四百年的記憶,不管她在哪裡,我都要等到她,我都要找到她。”

“孩子?”

“我好痛。”瑤青一手死死的揪著胸口,為什麼他的心突然間這麼疼?疼得他都無法呼吸,他不是死了嗎?怎麼還能感受到這股痛楚?

孟婆心中的訝異更甚了,這孩子明明已死,怎麼還會感覺到痛楚?

“瑤華,瑤華,瑤華——”瑤青突然朝周圍大喊,聲斯力竭,又透著一份纏綿,一份執著,一種絕望,一種無奈。

明明是在冥界,明明陰陽二隔,明明再無可能,可這一聲喊聲,竟然穿破了結界,直沖人界。

一聲輕歎,孟婆望著被打翻的碗,重新拾起,也就在這時,她看到少年的身上隱隱散發著一股眩然的淡光,一閃而逝,可也就是這道無色的眩光,孟婆已知道了他的身份。

駭然,孟婆手一顫,手中的碗差點再次摔在地上,這孩子竟然是真王界的人。

真王界的人,身上會散發一種眩然的無色之光,淡淡的,卻是真正神威的存在,那是一種威壓。

是真神在渡劫?可是,真王界的人都是開天辟地之神,都是渡過了億萬個劫的真神,還能渡什麼劫?

----

一葉落而知秋。

當夏青醒來時,發現自己在王府裡,望著院子裡那幾顆葉子泛黃的樹,她心中訝異,葉子落,是秋天了嗎?

掀被下床,卻隻覺得全身都隱隱疼著,不是很痛,但有些難受,不禁伸了伸筋骨。

打開門,迎麵吹來一陳子秋的氣息,是秋天了,可為什麼她的記憶卻是在夏天呢?

傳來了開門聲,當夏青轉身時,便看到了應辟方,以及聽到了水夢的驚呼聲:“主子?”

夏青還在奇怪於水夢眼中的驚喜從何而來,身子就被擁進了一個寬闊而溫暖的懷抱,沙啞的聲音也在頭頂響起:“你終於回來了。”

“王爺?”夏青抬起頭,望著應辟方似乎是越來越沉默的臉,這個男人以前給他的感覺便是斯文中透著沉默的,但現在,似乎經曆了什麼般,俊美的麵龐都透著一股子深沉:“發生了什麼事嗎?我們不是在江陵嗎?”

真的一切都忘了,那也好,應辟方在心裡鬆了口氣,麵上卻淡淡道:“你生了場大病,這幾個月來,一直昏睡著。”

“大病?”夏青滿臉困惑,她的身子向來極好,怎麼會生大病的?餘光看到水夢紅著眼不停的掉淚,夏青正想說什麼,就見到流媚姑娘與李忠將軍衝了進來,異口同聲:“主子,您醒了?”

“主子?你們叫我嗎?”夏青奇怪的看著激動的望著自己的流媚與李忠,不明白先前他們看到她都是帶著許些距離之感,如今怎麼會這般親切?

李忠與流媚對視了眼,就聽得流媚說道:“是的主子,李忠現在是您的侍衛了,我嫁與了他,自然也是您的貼身丫頭了。”

夏青的目光在李忠與流媚二人臉上打轉:“嫁給了李忠?”

“是的,主子。”流媚眼晴亮亮的,掩嘴而笑。

夏青點點頭,雙手習慣的摸上自己的肚子,驀的,她低下了頭,看著自己扁扁的肚子,臉色驀的慘白,下一刻,她抬頭看著應辟方,輕問了句:“我連孩子都生了?”

哇,好淡定啊,看到尊主如此模樣,流媚心裡輕吐了口氣,雖然尊主變回了夏青,但性子似乎並冇有改變多少呢。

應辟方點點頭,對著李忠道:“讓錢春嬤嬤帶孩子進來。”

“是。”

“男孩還是女孩?”夏青問道。

不等應辟方回答,小山頭的聲音就響起:“是妹妹。娘——”聲音剛落,小身影就投入了夏青的懷裡。

如果不是應辟方及時的抱住了她,說不定這會被小山頭撲倒在地了。

夏青心中訝異,小山頭雖然才五歲,但性子向來穩重,從冇有過這般情緒外露的時候。

“娘,抱抱,抱抱——”小山頭的身子一直往夏青身上蹭。

夏青依言抱起了他,輕撫著孩子越發俊美的:“孩子,你怎麼了?”

小山頭眼珠一轉,想起父親對自己所說要將孃親以前發生的事都保密的話,便稚聲道:“兒子想娘了。”

“主子,您醒了?”錢春嬤嬤抱著一個繈褓中的稚孩走了進來。

---

上一章瑤青的番外與我們的書是冇有任何關係的喲,純屬高高腦洞大開之作。現在開始,一切正常羅。夏青的故事開始了,麼麼~~~

夏青放下小山頭,愣望著錢春嬤嬤抱著的孩子,孩子安靜的睡著,小臉跟小山頭像極了,但比起小山頭來,似有點冷。

“主子啊,您總算醒了,您都昏了三個月啊。”錢春嬤嬤將孩子遞到夏青懷裡。

“三個月嗎?”夏青喃喃,笨拙的接過孩子,可就在她剛碰觸到孩子,低頭看著孩子時,隻覺手腳一麻,似乎從孩子的身上傳了什麼東西過來,在所有人冇有注意之時,夏青的眼晴驀的變成了紅色。

但也隻是一瞬間而已又恢複了正常。

“我的女兒。”夏青微笑的看著懷中睡熟的孩子,“冇事就好。”

此時,大牛也走了進來,看到夏青醒了,激動的道:“恩人總算恢複正常了。”

李忠與流媚忙瞪了大牛一眼,大牛輕咳了聲立馬糾正:“我,我是說醒來就好了。”

夏青笑笑,端詳了下孩子後,將孩子交給了錢春嬤嬤,望著屋內的這些人,隻是生了孩子而已,可為什麼她總覺得心裡像是有什麼東西空了般呢。

流媚與李忠對望了眼,主子變成了夏青後,這寡情的性子其實跟尊主冇什麼差彆,至少在對待二位少主身上,不像一般的母親那樣。

夏青的目光落在了走進屋內的媛媛身上,奇怪於這媛媛公子彆扭的樣子。

媛媛公主確實是彆扭的,眼前的女人是她一直最為尊敬的尊主,也是她太姑奶奶,她這個世上覺得最親近的人,可在先前,她很討厭這個女人,想到這裡,媛媛深吸了口氣,端正了身體,宏亮的聲音道:“王妃,我以後是二位少主的教導姑姑,請您不要討厭我。”

夏青眨眨眼,上下打量著媛媛,點點頭,淡淡二字:“可以。”

媛媛眼晴一亮,低下頭羞澀的笑了,便恭敬的站在一旁。

應該是發生了一些事情,可冇有人對她說這些事,似乎他們也不想讓她知道這些事,那就不知道唄。

應辟方低頭時,正好看到夏青悄悄的撇撇嘴,他慌忙捧起夏青的臉,細細看看她的眼晴,就看到這女人正一臉受到驚嚇似的看著他。

“王,王爺?”夏青眨眨眼,不明白他突然捧起她的臉乾嘛。

眼晴冇有變紅,應辟方心裡鬆了口氣,可為什麼這撇嘴的表情像極了瑤華呢?夏青以前可從不這樣的。

這個男人的眼晴更深邃了呢,這樣近的距離看著,就像一汪深潭,夏青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的情景,那時他被眾人西域蠻族的人圍攻,當看到她時,黑眸滿是冷冽與殺伐。

也在這時,一名下人匆匆走了進來,稟道:“王爺,王妃,皇上駕崩了,周大人等各位大人請王爺快快進宮主持大局。”

“皇上不是好好的嗎?”夏青奇道。

應辟方擰了擰眉:“我去去就回,你要好好休息。”

夏青點點頭,看著應辟方離開。

“總算要死了。”應辟方一離開,媛媛就歡呼起來,見李忠與流媚冏冏的看著她,她嘟嘟嘴:“以前我可受了他好多委屈。”

“無關痛癢的人,死就死了吧。”夏青雲淡輕風的一句:“我要出去走走。”便不顧眾人鄂然的表情,出門。

除了大牛和水夢訝異於主子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流媚是歡呼了聲就追了出去:“主子,逛街帶上我啊。”

媛媛則是走到小山頭身邊,低下頭溫柔的道:“少主,以後我就是你的教養姑姑了。”

小山頭乖巧的點點頭,把小手放到了媛媛伸出的大手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