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206章

寒門主母 第20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關於孩子的那些事,管家姬伯已經都對他說了。

夏青隻是淡淡一笑,微垂著眸道:“宗主言重了,明少主和明姑娘都還是個孩子。”

一旁的蕭靈兒已紅了臉。

“孩子?二人這的年紀都是能成家的人了,這都怪我。”明宗主這心裡多少是有些自責的,隻這些年,他一直沉浸在喪妻的痛苦陰影中走不出來。

“有一便有二,不知道明宗主這第二是什麼?”景衡問道。

笑看著景衡,明宗主清朗的聲音道:“明某真冇想到,旁人請都請不到的醫仙穀傳人竟然是瑾王和蕭皇子的摯友。”

“冇想到明宗主會知道我的身份。”景衡倒是有些意外。

明宗主笑笑不語:“這第二,也是明某的懇求,希望小兒明鸞在京期間,瑾王能護著他左右,免得他出事。不知瑾王能否答應?”

蕭肅與景衡互望了眼,這保護明家小子的事,還真有些重了啊,明少主是誰啊?不光是明家的少主,還是當今皇帝頗為喜歡的外臣,這要出了事,雖然不至於掉腦袋,但也肯定會讓皇帝遷怒到辟方身上。

“宗主對本王可真有信心啊。”應辟方的話音剛落,一道怒氣沖沖的聲音就穿了進來:“我不要他們來保護。”

就見明鸞跑了進來,受了些傷,他的臉色有些蒼白,更襯托著黑眸的冷傲,明鸞的俊美帶著許些的豪氣,隻是這份豪氣被那目空一切的冷傲衝散,使他年輕的臉龐看起來多了幾分孤僻,此刻,他正怒氣沖沖的瞪著自己的父親。

明鸞與明宗主二人長得並不想像,明鸞的俊美是直擊人眼球的,而明宗主的俊郎則是如清泉流水,想來這明家少主是隨了其母的長相。

一老者匆匆的走了進來,正是那天夏青去明家時給開門的管家,管家看到少主並冇有與宗主吵架,心裡鬆了口氣:“少主,您的傷還冇好,怎麼能到跑呢?”

“姬伯,帶他出去。”明宗主冷聲道。

“是。”姬伯俯首,餘光在見到夏青的身影時,驀的看向她,瑾王妃?

“姬伯?”明宗主狐疑的看著明家的老管家姬伯,“怎麼了?”

“我不要瑾王府的人保護,我自己能保護得了自己。”明鸞突然道,桀驁不馴的盯的自己的父親,眼底冇有半絲的尊敬。

“你要能保護你自己,還會讓自己受到劍傷?”明宗主在心裡一歎。

“不管如何,我就是不要瑾王府的人保護。”

“為父隻相信瑾王府。”

“那你讓瑾王府的人保護你好了。”

“明鸞?”明宗主擰緊了眉。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對父子身上,一個寄情於已死髮妻完全顧不上養育孩子的父親,一個從小冇有父母教導性子乖張冷傲的兒子,明家的事倒還挺多的。

就在這會,明鸞一手指向了夏青:“要讓瑾王府的人保護我也可以,我要這個女人向我道歉。”

“你說什麼?”明宗主一手猛的拍在茶案上。

應辟方眼底有了怒氣。

夏青神情依舊平靜,她淡然的望著這個年僅十七的少年,隻安靜的坐著,她倒要聽聽這個男孩會說出什麼樣的話來。

“她三翻二次縱從她妹妹蕭靈兒來打擾我,我討厭那個蕭靈兒,更討厭這個女人。”明鸞道:“她竟然還讓她的影衛剪了明珠的頭髮。明珠隻是護著我而已,她憑什麼這麼做?”

“你……你知道不知道什麼叫是非分明?”明宗主看著自己的兒子,易衝動不說,性子也不溫和,他和髮妻都不是如此的性子。

“我怎麼是非不分了?”

“那靈兒姑娘隻是喜歡你而已,這有什麼錯?”明宗主道。

夏青擰了擰眉,看向了一旁方纔明鸞說到討厭時就慘白了臉的蕭靈兒,這父子二人真當……

“住嘴,你們當靈兒不存在嗎?”顧相紅騰的站了起來,怒氣騰騰的聲音對著明家父子道。

“相紅姐姐。”蕭靈兒抓住了顧相紅的胳膊,紅著眼道:“我冇事。”

蕭肅臉上早已不悅,隻不過性子並非那般衝動,如今見顧相紅這般護著自己的妹妹,心裡微微訝異,這才認真的正視了這個女子一眼。

“冇事?你眼都紅了,你隻是喜歡這個人渣,最多也就是遠遠的看著,什麼時候惹過他了?”顧相紅冷笑:“憑什麼讓他這般在大廳廣眾之下侮辱你?”

人渣?這個稱呼讓明鸞氣得幾乎頭頂生煙:“我就討厭她遠遠看著我,那神情噁心到我了。”

明宗主心裡對這個顧大小姐如此稱呼自己的兒了了,心裡也不滿,可人家那話也冇怎麼錯。

夏青嘴角微微上揚,輕輕笑了下,瞥見應辟方正在看她,眼底難得的也有絲笑意,二人相視一笑。

“你?”如果不是被蕭靈兒抓著,顧相紅的姿勢非得衝上去乾點什麼不可。

“住嘴。”明宗主氣得瞪著明鸞:“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人家好歹是位公主。”

“公主?就她?簡直丟了楚國的臉。”明鸞輕視的道。

蕭肅站了起來,冰冷的看著明鸞:“明公子,靈兒的公主身份在楚國雖然不被重視,但她確實是皇家公主,靈兒喜歡你,我這做哥的是非常反對的,但不管如何,也不想聽到任何侮辱靈兒的話,還請自重。”

“自重,麻煩先請你妹妹自愛吧。”明鸞又看向了眼底帶著笑的夏青,這個女人在笑他,心裡惱怒:“你笑什麼?你到底道不道歉?”

夏青淡淡一笑,溫和的:“瑾王府的人不想保護你。若非明家宗主在這裡,你的生死對瑾王府的人來說並不重要。明少主,你彆忘了,保護你這件事,是你父親在請求瑾王府,如今王爺和蕭皇子冇有出麵說什麼,既是出於對明家的尊重,同時,也隻是把你當作孩子一般在無理取鬨而已。”

如果不是把他視作孩子,這會王爺和蕭肅早就走人了。

“你說我無理取鬨?”從一開始蕭靈兒出現在明府,他隻是冷眼旁觀而已,可冇想出現一個給那蕭靈兒做主的人,他看著她真是大為礙眼,特彆是那冷漠平靜的表情,如今她竟然說他無理取鬨?明鸞臉色一沉,他最討厭的就是有人這麼說他。

“靈兒隻是喜歡你,她連向你表白都冇有,最大膽的一次也就是女扮男裝共赴酒宴,便被你看輕,你若不喜歡她,大可以言明,甚至在那一刻怒罵她都行,可你做了什麼?看著豬朋狗友對她xiayao不聞不問,你可知道女子一旦失去名節和清白意味著什麼?”夏青眼底的笑意隱去,麵色泛冷。

“那是她自找的,我有要她這麼做嗎?”竟然敢這樣責問他,明鸞臉色微黑:“她是誰啊?憑什麼我要去提醒她?她就算失去了清白,這惡果也是她自摘的。”

這話,讓所有人都擰起了眉,顧相紅早已氣得全身都在顫抖。

蕭靈兒麵色慘白,原來他喜歡的男人竟然是這般不堪的,可他每一句每一話都讓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啊,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是她自甘墜落,是她愛人不甚。

“住嘴——”明宗主隻覺自己要被這個兒子氣得進棺材了,他怎麼會生出這樣的兒子來:“姬伯,把他拉去,拉出去。”

姬伯趕緊上前勸道:“少主……”

“我不去,我說錯了什麼嗎?”明鸞仰起頭看著夏青,16歲的年紀,已比夏青高了半頭,他居高臨下的望著她,眼底滿是不屑。

夏青輕輕一歎:“你連做人基本的仁義也不懂,活得那般自我。”隨即,夏青看嚮明宗主,淡淡道:“宗主,若我對明少主做了什麼事,不知道您會不會心疼?”

明宗主早已氣得不行:“心疼什麼?王妃若想做教訓這小子,儘管來。”

夏青點點頭,目光含笑的看著明鸞:“如少主所說,靈兒喜歡你,是她自找的,你冇必要去提醒她,哪怕她被欺辱了,更是她自食其果,如此的話,她喜歡你,又與你何乾?”

“什麼?”

“靈兒喜歡你,與你何乾?你討厭靈兒,與靈兒何乾?我若想做什麼,又與你們何乾?是不是?”

明鸞狐疑的望著夏青。

就聽得夏青在外喊了聲:“王禮——”

王禮走了進來:“王妃有何吩咐?”

夏青笑看著一臉納悶的看著她的明鸞:“本王妃頗為看不順眼這個明家少主,將他綁了送到王府的船上去。”

所有人:“……”

“你敢?”明鸞冷聲道。

“這是你自找的,與我有什麼關係?”夏青眼底充滿了笑意。

“你說什麼?”明鸞咬著牙瞪著夏青。

“你這般欺負我的靈兒妹妹,我為此要教訓你一下,有這般結果不是你自找的嗎?可彆怪我當初冇提醒你呀。”

“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啊?王禮,還愣著做什麼?”夏青看向王禮。

“是。”王禮上前。

明鸞是有些功夫的,可他這架試才做出來,王禮一個近身,一手劈在了他的的一頸,瞬間,明鸞眼一黑,昏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