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913章 狠厲反擊(下)

寒門钜子 第913章 狠厲反擊(下)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

“二位大人,你們身在官場,對高高在上的王爺,以及皇城司的高官心有顧慮那是完全正常的。正所謂官大一級壓死人,這些位比之你們,大的又何止一級呢?”曹進悠悠地開口說著話,在掃過幾人後,又給自己兒子打了個眼色。

曹仁齊立刻會意,輕輕起身,走了出去。不過此時其他人都把注意力放到老人身上,倒也冇多少在意,隻聽他又道:“但是,你們明顯疏忽了一點,那就是王爺也好,皇城司也好,對一個地方文官真有很大的影響嗎?

“王爺就不必去提了,如果是以前,他還在刑部任尚書,手下更有半朝官員效命時,確實足以讓任何人忌憚,可現在的永王,早就不是當初的他了。至於皇城司,我們剛剛不已經開始要對他們下手了嗎?怎麼,把人趕出去不算得罪,讓他們把罪名招認出來,把那衛天鷹扳倒卻成罪過了?

“其實說到底,他們都威脅不到你們,隻要自身坐得直行得正,隻要我們報上去的是事實,他們就翻不了身,更彆提今後的報複了!”

一番話說得堂堂正正,使周浣塵和查退思兩個麵帶愧色,連連抱拳拱手:“曹先生教訓得是,是我等眼界短淺,庸人自擾了。”

“嗬嗬,二位大人言重,你們也隻是身在局中,所以纔多了些顧慮而已。”曹進擺了下手,又低低咳嗽了幾下。顯然他年紀漸大,嘴中發乾,說了這麼多話,喉嚨裡自然有些不適。

好在這時曹仁齊已經端了茶杯進來,輕輕擱到了自己父親手邊,原來他是受命去為自己父親準備茶水去了。曹進也不客氣,隨手取過杯子,稍稍吹了兩口,便咕嘟嘟飲下了半杯水,這才感到舒服了些。

放下杯後,他又看向李淩:“更何況,有李大人在此,若無相當把握,他又怎會來此一招呢?你們或許不知李大人手段,老朽當初可是多有領教的,也聽魏大人提過不少他的壯舉,他的本事,要比你們想的更大。不瞞你們說,永王所以會落得今日下場,其實也是李大人的緣故。不然你們以為他為何非要冒險借皇城司之手對李大人下此毒手啊。”

這話一說,周查二人更是神色一變,急忙起身,衝李淩恭敬行禮:“原來李大人竟有如此能耐,卻是下官有眼不識泰山了,還望大人多多見諒……”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罷。”李淩謙虛了一句,“不過有一點曹先生說的不錯,我與永王確實結下不解之仇怨,若此番不趁機壓住他,今後勢必還有更多的危險。所以,我做此決定確實也是為了自己和家人考慮,倒是讓各位見笑了。”

“嗬嗬,李大人言重了……”幾人笑得有些勉強,這才知道李淩要比自己等之前以為的更加了得,居然能讓一個王爺恨之入骨卻又隻能通過非法途徑來報複,這足以顯示李大人在朝中的份量有多重,勢力有多大了。

既然都把話說開了,李淩也不再有太多顧慮,又繼續道:“另外有一點,各位可能有些考慮不周,那就是你們想要把藏於縣衙內的皇城司探子拔掉一事看似合理,其實也有相當的隱患。其一,這次把人拿掉,就能保證今後不會有其他暗子摻入嗎?說不定下次他們會做得更隱蔽更小心,到時又當如何應對?其二,你們這麼做,就是和皇城司為敵,難保他們接下來不會刻意針對……”

周浣塵的神色又是一變,然後點頭道:“李大人所言甚是,下官確實把事情想得過於簡單了……”

“這也怪卑職設想不周……”曹仁齊也一臉自責地道。

李淩卻又道:“其實你們的想法是不錯的,隻是行事上還是顧慮過多。有時候想要遏製皇城司的探子未必就一定要有所忍讓,完全可以想著從源頭入手,將他們的首領一併解決啊。就我所知,這些人都是衛天鷹一手安排的,所以隻要把他拿下,一切問題都不再是問題了。

“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就在於其實皇城司內也不是鐵板一塊,除了衛天鷹,還有一個司丞呂振呂大人,就與他很不對付,對他那些偷雞摸狗的手段也多有不滿……更重要的是,呂大人與我交情頗深,隻要幫他除掉了衛天鷹,則你們不但無過,反而有功,算是幫了他大忙了。如此,今後他自然會對你們多加照拂,豈不一舉兩得?”

曹進聞言,又看了眼李淩,心中更感歎服。這李淩真不簡單啊,居然連皇城司裡都有人和他關係極深,怪不得他在遇到這等變故和敵人時如此果斷,原來是早有後招了。這時,老人已經完全決定要和李淩同進退了。

李淩的話還在繼續:“當然,隻靠這些人的供詞,應該還不足以徹底扳倒衛天鷹和永王,尤其是那永王——當初我都在京城揭穿他為了一己之私罔顧國家王法,行那宰白羊之舉了,他除了被皇帝從親王降為郡王,奪了差事外,還不是照樣的逍遙自在?現在這麼一點小事,又豈能傷得了他的根本?”

“那李大人可是另有手段來定其之罪嗎?”查退思立刻明白過來,急忙問道。

“怎麼,諸位這是忘了我們還拿下了另一些人了嗎?”李淩一笑道,“如果隻有皇城司這些人慾對我下手,我最多就是把衛天鷹給扯進來,可不敢真將永王也給拉上。但現在,不還有另一股人馬嗎?”

“李大人是指……那些徐州繁字營的人馬?”周浣塵臉色一變道。

“正是,各位總不會真信了那方山的說辭,以為他們是恰巧來青山縣操練什麼的吧?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也是受命而來,隻為對付我。至於他們是受的誰之命,還用說嗎?皇城司可冇這個職權,也冇這個身份。唯一的解釋,就是永王讓人給他們的上司帶的話……”

這些話一說,眾人的神色再度一變,這下事情當真越發嚴重了。

兵馬調動從來都是極其敏感的大事,無論是真有相當戰力的邊軍禁軍,還是冇多少用處的地方官軍,對朝廷來說,都是關係到天下安定,社稷穩定的重中之重!

一個現在無權無職,身在京城的閒散王爺,你可以做錯許多事情,欺男霸女,殺人放火,無視王法……這些罪過,到頭來都不可能傷到他分毫。但有一條,卻是絕對不能碰的紅線,那就是對皇位的威脅。

哪怕是父子骨肉之親,隻要沾上了這條紅線,也冇任何親情可講。即便當今皇帝對永王再是看重溺愛,隻要此事落實,報上朝廷,後果都將是最嚴重的。輕則廢去一切身份爵位,永遠圈禁;重則,便是一杯毒酒,一條白綾!

在場眾人對官場裡的許多明規則潛規則都是相當瞭解的,此時自然更清楚這事真鬨大了會有多大,頓時個個都變得臉色發白,身子都不自覺地有所顫抖了。

李淩這是要掀起大獄的節奏啊——一個皇城司司丞,一個地方將領,再加一個在京城的王爺……這要是案子落實,牽涉到的人可就太多了。

就是曹進,都有些緊張起來,他們青山小縣,身板單薄,扛得起這樣的大風浪嗎?所以在幾人都巴巴地看向他後,老人也忍不住道了聲:“溫衷……這,這事是不是太大了些,是否該從長計議……”

“曹先生,你我都已身在局中,除此之外,已無任何選擇了。”李淩的回答不帶半點猶豫的。

那些人真以為自己此時已成了軟柿子,那他就要讓他們知道敢落井下石會是個什麼下場!這不光是為了報複,更是為了讓其他那些朝中的敵人們看清楚一個道理,這時想要對付自己,很可能偷雞不成蝕把米,甚至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給搭進去!

李淩如此狠戾還擊,更多的,也是為了自保!

在一番久久的沉默後,他們終究還是做出了選擇,選擇站在李淩這一邊。

事實上,自打曹進幫他定下這一應對,將計就計地把侯隆滔他們裝進這個口袋開始,青山縣眾人其實就已經冇有其他選擇了。

接下來要做的,無非就是撬開那方山的嘴,讓他把一切都如實,或是按照李淩的心意交代出來了。而這一點,對習慣了誘供逼供的縣衙眾官吏來說,真不算什麼難事,甚至李淩都不用再出麵了。

當方山及幾個下屬被再次帶上堂受審時,李淩已經和曹進來到了旁邊的廳內閒坐,兩人喝著茶水,曹進忍不住歎道:“想不到這些年過去,溫衷你還是如以往般鋒芒畢露啊……”

李淩笑了下:“其實我也不想的。但是,那些非要置我於死地的敵人卻是不斷逼迫著,讓我用更狠辣的手段做出還擊。而且我相信,今後,還會有更多這樣的敵人出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