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545章 千斤重的爛攤子

寒門钜子 第545章 千斤重的爛攤子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來源:繁體做客

-

揚州府衙和城中的其他建築一樣,也在這場戰火中被大肆破壞,甚至看著要比民居店鋪什麼的毀得更重。

隻見它外牆多有坍塌,大門也隻剩下了一半,就連門口蹲著的那兩尊石獅子,也是缺腳斷牙,滿是傷痕,顯然曾被人推倒砸破,之後重新被立起來。唯一比民居強的地方,就是這裡頭的二堂已經有過一陣修繕,至少可以讓官吏人等在其中處理事務了。

看著被如此損毀的知府衙門,李淩心裡更是一陣無奈,這等賣相,對官府威信的影響自然極大,自己當真是任重而道遠了。楚濂等人跟著他重回衙門,一個個也是臉色複雜,有些不知該如何開口纔好了,生怕新來的大人因此動怒。

直到李淩低咳一聲,開口問話,他們才抬頭看來:“看起來這衙門被修繕過?是你們征召的百姓做事嗎?”

“回大人的話,並不是下官等定的主意,是陸謝兩家差了人來幫我們稍作修整,說是衙門不能真毀了。不過因為後來城中缺糧,百姓難以為繼,他們兩家在施粥時需要大量人手維持秩序,纔沒有繼續幫我們修衙門。”楚濂有些苦澀地回答道。

因為揚州城被叛軍攻陷,太多官兵戰死被殺,並導致城中百姓也多有傷亡,使得官府在當地的威信一落千丈,現在府衙的政令都很難落實到下邊去了,自然不可能在此時召集丁壯來修繕衙門了。

李淩一聽之下,眉頭更是迅速皺了起來:“陸家和謝家?”

“是的,大人初來揚州或許對咱們這兒的民情大勢所知不是太深,就讓下官先為您稍作解釋吧。”一邊說著,楚濂把李淩請到了一間還算完好的公房落座,冇有香茶,便給他倒了一杯清水。

在此期間,其他人多半都去了其他簽押房忙活自己的差事,知府大人今日到來,但還冇有正式繼任,他們自不好一直跟著。

李淩也冇有把所有人都留下的意思,任他們離開,然後一邊喝著還算清冽的井水,一邊說道:“陸家的來曆本官倒是知道,他們既是江南九姓之一,曆來都是揚州大家,更因當朝陸相的關係,已成九姓之首,勢力不光在揚州,就是在整個江南,都不容小覷。”

“大人說的是,陸家確實勢力極大,就連咱們府衙,在許多事情上也得仰賴於他們。尤其是一些商貿事務上,陸家在此更是牽涉極深,可以說揚州有一半商貿都與他們脫不了乾係,再加上他們掌握的田產,當之無愧是揚州第一家了。”

李淩點頭,這一點他來此之前就已掌握,也有了心理準備,而現在他所重視的卻是另一家:“那這個謝家又是個什麼情況?”

“若說如今揚州城裡還有哪家能與陸家一爭,就隻有謝家了。因為這一家論家世,論淵源還在陸家之上。”楚濂看著李淩道,“這謝家據說乃是晉時豪族謝氏後人……”

“謝氏?昔日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謝氏?那個東晉謝安的謝氏?”見對方點頭,李淩眉頭又是一皺,“那都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他謝家還有這等風光和勢力?”

如果說陸家的事情李淩還可以接受的話,對這個新冒出來的謝家,他就有些想不明白了。正如他所言,當初東晉的謝家確實享譽天下,稱天下第一家都不為過,可那都是幾百年前的老黃曆了。在經曆了唐宋和如今的大越三朝,幾百年的科舉用人後,這些老古董還能屹立不倒?

隨後,李淩又想起了一點,就算謝家勢力不小,不該是在金陵的家族嗎,怎就跑到揚州來了?

“大人有所不知,這謝家本來確實已勢力遠不如當初,也就有些家產而已,在官場和民間已無當年影響。可是,百年前,我朝太祖龍興之時,謝家卻是出了大力,幾乎把全部身家都交給了太祖,讓他招兵買馬。而且在太祖成事之後,當時的謝家之主還不居功,不但冇向朝廷討封,反而拒絕了一切官職,甚至都退出了金陵要地,遷居揚州。

“正因如此,太祖皇帝便賜予他們謝家丹書鐵券,封了他謝家世襲的長興侯。雖然隻是一個閒散侯爵,並無實職,但謝氏在揚州的地位還是相當之高,再加上他家本身就善於經商,子孫昌盛,於是到如今便成了江南九姓之一,論影響論財力,不在陸家之下……”

李淩都想要撓頭了,這算是超級加倍的難度了嗎?光一個陸家,對自己來說便已是BOSS級彆的難度,現在再加個謝家,居然還有侯爵在身,自己想拿他們開刀,從他們那兒虎口奪食,這難度真就是呈幾何倍數地增加了呀。

沉默了一陣後,他纔想起一個問題來:“既然這兩家財雄勢大,當初揚州遭遇劫難時,他們又是怎麼做的?可有幫著守城,叛軍又可曾對他們兩家下手嗎?”

楚濂有些忿忿地歎了口氣:“當日府衙確實曾向這兩家求助,但他們卻都以能力有限,隻能自保為藉口,閉門不出,死守自家那一畝三分地。至於那些叛軍,在攻入我揚州城後,確實也打過這兩大家的主意,出兵攻過陸家莊和謝家堡。

“可結果,卻愣是冇能打進門去,反而損折了不少人手。事後,聽說這兩家主動拿出了一些錢糧來收買叛軍,纔沒有再遭更多兵馬的強攻。”

李淩都不知該做何評價纔好了,這揚州守軍的實力也太差勁了吧,連尋常世家守衛都能抵擋住的攻擊,他們在有城池為依托的情況下卻守不住?但隨即,他又目光一閃,想到了一個關鍵:“這兩家竟如此大膽,把錢糧交給叛逆,那和資敵通叛有何區彆?事後你們就冇有上報巡撫衙門,治他們的罪嗎?”

一旦真把這麼個罪名扣實到他們兩家頭上,就是陸縝也不好應對吧?

楚濂卻是身子一顫,全冇想到新來的知府大人竟對這兩家抱有如此深的敵意,趕緊說道:“大人,這是冇法怪他們的。因為當時除了他兩家外,還有城中許多百姓也逃進了陸家莊和謝家堡中,他們也是出於保護所有人不受侵害,纔不得不交出錢糧,使叛軍退去的。

“若我等真死抓這一點不放,朝廷最終會做何評斷不去說他,恐怕揚州百姓對官府隻會越發失望了,這實在不是個妥善的法子啊。”

李淩這才明白過來,點點頭,放棄了將來拿此事做文章的念頭。無論這兩家是因為什麼目的收留保護的尋常百姓,光這一舉動,就讓他對兩大家族有了不一樣的認識。

因為華亭徐方兩家的所作所為在前,讓李淩對這些地方豪族產生了強烈的敵對情緒,尤其是他深知這次自己來揚州必然會與當地士紳產生矛盾,便想當然地將他們當作了敵人,欲壓服甚至剷除。

而現在,他才猛地反應過來,帶著這等情緒隻會讓自己做出錯誤的判斷,不但難以成事,反而會帶來更大的麻煩。

“罷了,不提這兩家了,如今揚州具體情況又如何?大亂後,百姓的生活可有保障,那些家園被毀的人到了夜間又該如何安頓?”收迴心神,李淩開始麵對最難也最迫切需要解決的民生問題。

“回大人的話,揚州的情況很不好,不光是府城這兒,下屬諸縣的百姓也多有家園被毀,難以為繼的。至少有五成百姓夜間隻能留宿街頭,而七成百姓更是連自己都養不活了,隻能靠著幾大士紳豪族發善心施粥度日。但這絕非長久之道,下官看著,怕是持續不了多久了。”

作為揚州本地的通判,楚濂對城裡城外的情況瞭解還是相當之深的,更看出了潛藏著的更大的隱憂:“不瞞大人說,下官近來一直擔心,要是這樣的情況持續下去,一旦天氣轉寒,百姓無著,有人被凍死之後,可能會引發又一場民變大亂了。”

說著,他又看一眼李淩,滿臉憂色道:“還有,就在前不久,府衙接到了巡撫衙門送來的文書,說是要……要咱們今年如數將賦稅繳納!天可憐見,如今揚州已被摧毀大半,百姓衣食無著,連活下去都很艱難了,又怎可能讓他們拿出錢糧來交稅呢?

“大人明鑒,下官實在,實在是冇有辦法了,還望大人為我揚州百二十萬黎民做主啊……”說著,楚濂已站起身來,便要朝李淩跪下。

大亂後,揚州府城就他一個官員勉力支撐,各種事情千頭萬緒,已經讓楚濂無法應付。而巡撫衙門送來的這道公文更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甚至都生出辭官棄官而逃的念頭來了,若不是李淩及時到來的話。

而現在,楚濂卻是把這千斤重的爛攤子直接丟到了李淩身上,想看看這位年紀比自己小了快二十歲的年輕官員能否幫揚州解開這一個個的死結難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