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寒門钜子 > 第247章 棄卒保車

寒門钜子 第247章 棄卒保車

作者:路人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3-25 08:34:05

-

同樣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訊息驚到的還有永王。

孫璘咬牙看著前來報信的官員,麵色已陰沉到了極點:“你是說就連邊侍郎也被禦史台的緹騎給押走了?他們哪來的膽子?”

“正……正是如此。”這位吞了口唾沫,頗有些艱難地道,“據禦史台的人送出訊息,此番乃是江總憲下的嚴令,就是其他幾位禦史大人都不敢勸阻。”

這話更是讓永王的身子一震:“江文英……他不是一向以孤臣自居,從來不攙和朝中紛爭嗎,這回怎麼就與本王過不去了?是……他也倒向了太子嗎?”驚慌之下,他把心中最大的不安都給道了出來。

麵前的官員卻不敢接這個話茬,隻能是沉默著當聽不見。而永王在一陣起身踱步後,又突然搖頭:“不可能,江和一向深得父皇信任,斷不會在此時做出偏向。”隨即又是神色一緊,“難道是……”一個更讓他感到惶恐的想法隨之而起,這下是真不敢再想了。

“來人,給我備車,我要去禦史台!”永王心中難安,必須親自去見見邊學道。一句話傳出,下麵的人自然是一番忙碌張羅,可還冇等他出廳門呢,幾名官員又聯袂而至,一知道他的決定,便齊齊阻攔:“殿下,不可啊!”

“嗯?”永王看著麵前這些心腹,神色越發凝重,“你們也知道戶部訊息了?”

“正是。”率先開口的是刑部侍郎封默,他人如其名,平時比較沉默,此時開口也是言簡意賅,“殿下,你若此時去禦史台,不但於事無補,反而會把自己也陷入不利境地。”

隨即,另一名吏部的官員也跟上道:“是啊殿下,如今案情纔剛剛被人提到,誰是誰非都不好說,您若是突然前往禦史台,隻會給人做賊心虛的感覺。而且江文英為人您也是知道的,除了陛下,誰的麵子他都不會賣,即便去了,也未必能見到邊侍郎。”

“殿下三思啊。”其他幾人也紛紛躬身拱手,苦口勸說。

在這些永王黨人的全力勸阻下,永王總算是平複了情緒,沉吟著道:“你們說的不錯,是本王有些過於著急了,不該主動去什麼禦史台。”

同時更是心下惕然,自己這些年順風順水慣了,以至於心態都起了變化,一出什麼差錯,就變得焦躁難安。要不是他們及時趕到相勸,隻怕就要犯下大錯了。

當下,他又真心誠意地衝眾人一拜:“多謝各位大人提醒於我,孫璘受教了。不過眼下的局勢卻對我們很是不利,之前父皇就曾對刑部出手,還奪去了關將軍的守備之職,我是真擔心父皇他受了什麼人的蠱惑,突然又想重新把太子給扶起來啊。”

這纔是永王心中最大的擔憂,因為最近幾個月裡,他的人是接連出事,弄得所有人都有些草木皆兵了。而現在,又出了戶部這一變故,換誰都會感到恐慌難安。

“殿下的心情臣等自然能夠理解,不過此事終究是急不得的,咱們現在要做的,還是靜觀其變。我們也要對邊侍郎有信心,他對殿下素來忠心耿耿,哪怕真出了什麼差錯,也不會牽連到您身上。”

“你這話固然不錯,可此番之事實在太大……”永王依舊憂心忡忡,“一旦真定了罪,可不是說笑的。”

“那也隻能等,這等事情做多錯多。我當初就不同意殿下行此險招,現在果然鬨出亂子來了。”封默沉聲道,“不過我也相信他必有後手,總是能自保的。”

“本王倒也不是信不過邊侍郎,可是此事卻不光他一人在做,還有個戶部小官李淩的,未必靠得住啊。”

“那就隻能把他丟出來了。”封默當即目光一閃,提議道,“棄卒保車,這是我們最好的選擇,我想邊侍郎也會明白其中輕重。至於那李淩,區區一個觀政官,是斷不敢胡亂說話,徹底與殿下為敵的。若殿下還有擔心,大可以傳信禦史台裡的人,讓他明白其中輕重。”

幾句話終於暫時穩住了永王,讓他在一番沉思後,點頭應了下來:“就按你說的做。我想邊侍郎那兒他們一定會盯緊了,那就從這個李淩身上入手,最好是能叫他把所有罪過都一力承擔。”

“下官明白,我這就讓人去把事情辦妥,絕不留半點手尾!”

即便已經拿出了應對之策,眾人也並冇有離開,而是繼續在此陪著永王說話,直到天色微白,方纔各自在後頭的客房睡了個把時辰。

……

與身在外邊的永王等人的環境相比,被關在牢房裡的李淩卻要難熬許多了。

剛開始還不是太覺著,可隨著夜深,這一身被雨淋濕的衣服貼著身體可真太難受了,再加上時不時有冷風從頭頂的縫隙處灌入,吹在身上,更是讓李淩哆嗦了半晚,直到天有些發亮,才稍微閉了閉眼睛。

然後就被一陣鐵鏈的噹啷聲驚醒,房門一開,就見一名差役神色陰沉地衝他喊道:“出來吧,就要上堂受審了!”完全不見半點對官員的尊敬與客氣。

李淩有些吃力的扶牆起身,步履艱難地往外挪動,在對方的催促中,纔出得牢房。此時,其他房中被關押的同僚們也一個個神色萎頓,腳步虛浮地走了出來,雖隻一夜,這些人卻是從身體到靈魂都受到了不小的摧殘。

旁邊的差役壓根冇有讓他們交流或是歇息的意思,當即又催促道:“磨蹭什麼,趕緊過去。大人們還等著問話呢!”說著,還虛揮了一下手中棍子,發出呼的一聲響,嚇得這些官員一個哆嗦,連眼神都不敢交流了,便低頭隨著他們往外走去。

李淩被人控製在了最後一位,正當他思索著待會兒該如何應對時,耳邊響起了一個低沉的聲音:“李淩,李觀政?”

李淩微微一怔,看向身側的差役,後者卻冇有看他一眼,自顧小聲道:“我是奉了永王殿下之命給你傳句話的。要是不想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災禍,待會兒到了堂上你就好生把過錯都擔下來。你放心,隻要你把罪名都擔了,殿下一定不會虧待你的,過個幾年,還能讓你入朝為官。明白了嗎?”

李淩眼中光芒一閃,果然來了,棄卒保車!看來在永王眼裡,自己就是個可以隨時犧牲的小卒子了,而且這回居然還拉出自己的家人來作威脅。

這名差役卻冇有等著李淩給答案,很快就催促道:“快著些!”

李淩眼中的光芒也在這一瞬間迅速隱去,目無表情地隨著隊伍向前,並很快就來到了那間昨日就認定了會用來審問的廳堂前。

此時,那廳堂內外已聚集了數十名禦史台官員,不光江和等主要官員悉數在場,衙門內的小官吏們也都齊聚於此,大家都用或冷冽,或鄙夷的目光看著這群顯然犯下大錯的官員被押送上來,然後在一旁竊竊私語,說著什麼。

不少年輕官員的目光不斷落到李淩的身上,顯然他們是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大多數都抱著幸災樂禍的意思,隻有陶允神色凝重,眼中更是充滿了不解與惱火。

來到堂前的石階下,李淩他們又被攔了下來,然後隨著有人進去稟報,裡頭就響起了一聲驚堂木的啪響。片刻後,又傳來一聲喝:“著犯官戶部員外郎陸佑入內……”

這卻是要一個個地審問他們了,這讓幾名官員的神情越發緊張,陸佑更是身子一顫。但在邊上差役的催促下,他還是蹣跚著走上二十來階的石階,跨過高高的門檻,進入堂去。

很快的,堂內又響起驚堂木的拍響聲,還有幾聲頗具威嚴的喝問:“你可知罪?……你可知就因你等一己之私,會導致多少將士百姓死於疆場之上嗎?”

這些話語傳出來,更是讓等在外頭的人覺著壓力倍增,有幾人的身子都開始劇烈顫抖起來。而後不久,他們也一個個被宣進堂去審問,隨著人越來越少,這些戶部官員臉上的驚慌就越發明顯。

到了最後,就隻剩下李淩一人還立於台階之下。他雖然也是麵色發白,但隻有自己知道這不是因為恐懼而生,而是因為昨晚上受凍所致,今日若不能好好洗個熱水澡,喝上一杯薑茶,隻怕真要感染風寒了。

正當他胡思亂想間,堂內又是一聲啪響,然後傳出:“著犯官李淩上堂!”

不用人催,李淩已昂首闊步地踏著階梯走向那氣勢懾人的大堂,來到門前,他先眯眼掃了下內中情況,卻發現上頭高坐著兩名著紅色官袍,麵沉如水,氣度非凡的官員,左右則是一乾手持刀槍的兵丁,邊上則是那些早已破膽的同僚。

不過讓他有些奇怪的是,自己熟識的任繁並不在此,而本該同為階下囚的邊侍郎,此刻卻坐在審案官員的下首處,他手邊的茶幾上還擺著一杯茶水,看著完全是聽審的官員待遇了。

而隨著李淩跨步入內,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落到他的身上,前方正中間的官員更是一拍驚堂木大喝道:“堂下何人,報上名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