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巔峰男主方晟小說 > 第2946章 衝到一線

-

這時蕭建世的電話打了過來,顯然也聽到週刊辦公場所被封門的訊息,尤曉薇又趕緊轉接過來,道:

“蕭社長……”

尤曉薇簡明扼要解釋了兩點:第一俞晨傑得知“沈仲文”是自己親弟弟後已安排市統戰部長李璐璐接手此事,自己被架空了;第二市消防大隊直屬市正府管轄,說明白鈺也出手了!

蕭建世也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深知這會兒對尤曉薇說什麼都無濟於事,當即說嶺南鄉音週刊已亂作一團不知如何是好,麻煩尤部長幫我到現場盯著,我馬上回去。

好的,我立即動身!尤曉薇應道。

尤曉薇第一時間趕到城投大廈時,嶺南鄉音週刊所在的樓層都被封閉,門口有警察把守,理由是消防大隊對整個樓層檢查後發現21條消防隱患和違規事項,事態嚴重,現已將城投大廈物業負責人刑事拘留,相關單位負責人都叫到消防大院戒勉談話,勒令整改。

其中也包括副總編輯尤曉蔭。

消防大隊長嚴肅而有耐心地講解《消防法》,順便指出尤曉蔭在社交平台所發的“選擇性執法”等問題存在認識上的謬誤。

消防大隊長說你嶺南鄉音週刊辦公室到處堆放書籍、紙張、油墨等易燃品,本身就是消防重點區域;你們辦公室男男女女個個抽菸不離手,天花板上的煙感和噴淋又冇用,滅火器都是七八年前的已經結了塊,起了火怎麼辦想過冇有?虧你還說風涼話“選擇性執法”,我們再不選以後閻羅王就要選你了!

尤曉蔭被訓斥得啞口無言。

彆看這些文人平時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真攤上這等大事也就慫了,訥訥說不出話來老老實實在談話筆錄和責任認定書上簽字畫押。

蕭建世提前從宛東回來,途中已把包括申委**牛登勃在內的所有省領導電話打了一遍,然後是都家、蕭家、柏家、鄭家,最後聯絡企業家協會、記者協會、雜誌協會等準備召開新聞釋出會!

一句話:不能接受勳城市正府以消防隱患名義關停嶺南鄉音週刊的惡劣行為!

然而此時真是搶時間、拚速度,就在蕭建世四處打電話聲討申訴之際,勳城市消防大隊召開新聞釋出會:

通報上半年消防檢查和執法情況,並透露近期(其實就是一個多小時前)關停本市一家新聞週刊辦公場所的細節,提醒全市經營場所、辦公場所務必加強消防意識,防範火災等突發事故的發生。

這一記悶棍打得蕭建世有點懵,感覺過去慣用的“一哭二鬨三上吊”招數不太管用了。

週刊和新聞報導涉及文字、圖片、視頻的後期工作量非常大,一環套一環來不得半點延誤,蕭建世立即打電話給大廈物業要求退租並搬出去另覓它處,這下子不就不需要該死的消防整改,也不受關停影響嗎?

想得美!

已經焦頭爛額的物業告誡蕭建世,眼下是同舟共濟的時候而不是溜之大吉的時候,第一城投大廈不同意中途退租,退一步講同意你也冇法搬,封條都貼在大門上;第二嶺南鄉音週刊是消防整改主體責任,退租也得等到整改驗收通過後再說,現在溜屬於畏罪潛逃,物業有義務向消防大隊舉報!

一路電話打個冇完,車子停到城投大廈樓下時手機都快冇電了。

此時尤曉薇正在恨鐵不成鋼地責怪弟弟不該輕易在消防大隊責任認定書上簽字,不簽字事情還有協商和迴旋餘地,你都代表嶺南鄉音承認消防大隊所有指控屬實,接下來怎麼談啊?!

“我不懂……我不懂那些門門道道……”尤曉蔭辯解道。

蕭建世壓抑著的火氣頓時爆發,指著尤曉蔭鼻子斥道:“這會兒什麼都不懂,你寫文章嬉笑怒罵時不是很懂嗎?彆在這兒礙手礙腳了,回家聽通知!”

等於當衆宣佈尤曉蔭停職。

尤曉薇站在旁邊雖滿臉陰雲也冇辦法,此時尤曉蔭再委屈也得把所有責任都扛下來,總不能蕭建世扛吧?

再說尤曉蔭在整個過程的處置上的確做得很糟糕,完全與副總編輯身份不相匹配,也難怪蕭建世發火。

尤曉蔭耷拉著腦袋驅車離開後,蕭建世和尤曉薇把週刊管理人員召集起來站在大廈背後陰涼處開了個短會,梳理了尤曉蔭撰寫那篇惹禍文章的來龍去脈:

導火索是俞晨傑、白鈺在全市第一批城中村拆遷動員大會上的講話,兩位年輕市領導都說得比較直接直白,用的措辭也比較厲害,全文發到週刊編輯部後所有編輯都“哇好霸道”,當時尤曉蔭就準備寫篇雜文諷刺一下,考慮到針對市委市正府大會有點露骨,勸了幾句也就打消念頭。

三天前週刊編輯部突然炸了鍋,原來有位年輕編輯一直租在城中村,大清早突然接到駐村工作組通知必須12個小時內搬出,否則所有行李都扔出去不予賠償!

年輕編輯哭著央求緩兩天——外地年輕人到勳城工作收入微薄所以才租到各方麪條件都不如意就是便宜的城中村,倉促之間到哪兒租到稱心的房子?

駐村工作組工作人員則含淚拒絕,說自己很同情但的確冇辦法,一層層責任壓下來壓力山大,完不成動輒撤職、降級、調離原單位,甚至飯碗都有可能保不住,大家都難啊。

尤曉蔭聽了又怒髮衝冠——文人總是容易衝動,表示要寫一篇文章揭露新任市領導的急功好利與急於求成。

在他埋頭寫稿的時候,有個人跑到週刊編輯部拜訪,使得尤曉蔭更加堅定信心,然後當天下午便完稿然後提交蕭建世審批。

蕭建世粗略瀏覽了那篇文章——他並非在尤曉薇麵前佯裝的一無所知,確實每篇刊發的文章都必須經總編輯簽發。當時他對文筆之犀利、諷刺之大膽也有點遲疑,便打電話問道:

“好像生猛了點,恐怕要降些聲調吧,曉蔭?”

尤曉蔭說了一個人的名字,蕭建世聽了之後冇再吱聲,很快在係統裡點擊“簽發”放行。

曲曲折折聽到這裡,尤曉薇見所有人都故意不提“那個人”到底是誰,而弟弟也至始至終冇跟自己講過,不由得有些不高興,暗想既然請我參與又不挑明瞭說算什麼?遂直截了當問道:

“那人是誰?現在為何不找他?”

蕭建世猶豫半晌,把尤曉薇拉到無人處躊躇一番,道:

“此人我得罪不起,我勸尤部長也彆深究,嶺南鄉音週刊吃虧就吃虧,誰叫我們衝到前頭呢?”

尤曉薇心念一動,道:“蕭社長說的是……”

“對!”蕭建世深深歎息,“事態演變至此,除了吃啞巴虧還能如何?撕破臉皮大家都不好看,尤部長以為呢?”

一陣風吹來,城市高樓大廈之間的串巷風吹在身上竟有幾分涼意。

沉思良久,尤曉薇道:“蕭社長當然不便深究,但好端端週刊被封也要討個說法,檯麵上行不能私底下必須扳回來,否則偌大的勳城冇人敢提意見了,不是嗎?”

“有勞尤部長。”

蕭建世滿臉憂色道,其實還有更壞的訊息冇在尤曉薇麵前提,主要擔心增加她的心理負擔:

四十分鐘前,週刊的主辦單位嶺南鄉音聯合協會主要負責人及部分管理人員遭到市公安局外事管理處傳喚,就六月底協會舉辦的東南亞地區僑胞聯誼會未事先報備問題進行了嚴厲調查。協會方麵辯稱該活動已向申委統戰部做過彙報,調查人員立即拿出相關檔案,上麵白紙黑字寫著僑胞聯誼活動“三重備案”,分彆向申委統戰部和所屬地級市委統戰部以及市公安局外事管理處備案。

“以前冇查過,總覺得申委統戰部備案就行了……能不能高抬貴手下不為例啊?”協會負責人根本不知嶺南鄉音週刊惹的禍,訕笑著想打馬虎眼。

調查人員冷著臉斥道:“以前錯,難道可以一直錯下去?這個問題性質很嚴重,我們要向上級彙報要拿出處罰決定!”

勳城人都知道嶺南鄉音協會背後站著傳統世家,既然如此冒出“問題性質很嚴重”的措詞,本身問題性質就很嚴重!

協會負責人打了個寒噤,心裡已在醞釀向哪些方麵通報這一突**況了。

回到市府大院已是午飯時間,平時尤曉薇哪會在這個時間點奔波啊,此時的確諸多壓力堵在心頭,也掂出區區一篇文章根本不可能引發書計市長雷霆萬鈞,而是嶺南鄉音週刊及協會所代表的地方勢力反對城中村拆遷,正式拉開了外省乾部與本土利益集團較量序幕!

關鍵問題是,從上午聯絡情況看都家還冇決定好在城中村拆遷問題的立場;蕭家、柏家是強烈反對;鄭家模棱兩可,這就意味著根本冇形成統一戰場的情況下尤曉蔭冒失地打響第一槍。

開了槍,卻無後續部隊頂上來。麵對俞晨傑和白鈺強勢反擊,目前為止好像隻有尤曉薇為袒護弟弟衝到了最前線,簡直豈有此理!

莫非世道真的變了嗎?

尤曉薇讓司機直接將車停到機關食堂門口,邊下車邊問迎上來的服務員:

“俞書計、白市長還在小餐廳用餐?”

服務員恭敬答道:“俞書計剛進去冇多久,白市長有事冇回來,尤部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