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帶有朱允熥名字的小說 > 第21章 暴君(2)

帶有朱允熥名字的小說 第21章 暴君(2)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10-25 19:00:32

-

“此案已不單是周王的個案!”

朱允熥看著群臣冷聲開口,“查到現在,是群案。朕若為一家事,可偏袒周王。但為天下故,朕能容忍這些貪官汙吏,能容忍這些奸商惡人嗎?”

“你們覺得大誥之刑太狠,可是他們侵占百姓田地不狠嗎?倒賣劣質官糧不狠嗎?販賣私茶不該死嗎?”

“百姓無田就要賣身為奴,劣質官糧最後進的是邊關將士之口。給大明種地的百姓流離失所,給大明守衛疆土的將士吃著帶砂石的,發黴的糧食,不惡毒嗎?”

“朕寧願你們心裡罵朕狠毒,也不願天下的百姓,心裡罵朕是昏君!”

說著,朱允熥再看看眾人,語調驟然變得平和且毫無情緒,“刑部大理寺都察院順藤摸瓜去查,錦衣衛給朕去抓。”說著,頓了頓,“曹國公李景隆為協辦大臣,監督有司,防止有人辦事不力!”

“我他媽的”

李景隆心裡想死的心都有,卻不得不硬著頭皮,開口道,“皇上放心,此等大案臣聞之五內俱焚。為皇上聖名,為大明江山,為煌煌朝綱,臣必嚴加督促絕不容有人混淆徇私!”

“朕,信得過你!”朱允熥淡淡的說道。

忽然,臣子中有人硬邦邦的開口,“皇上是信不過臣等嗎?”

朱允熥順著聲音看去,監察禦史辛彥德。

~~

辛彥德看都不看刑部尚書夏恕的焦急的眼神,昂著脖子說道,“前幾日朝會上,皇上既然許了刑部大理寺都察院會同審理,如今又讓錦衣衛可不經有司緝拿審判,這不是朝令夕改,出爾反爾嗎?”

“皇上也說了大明有國法,正必勝邪,為何又要興詔獄用酷刑?皇上一心重用錦衣衛等鷹犬,視我等臣子於何處?”

“皇上!”大理寺卿都禦史楊靖大急,開口道,“辛禦史雖然口出狂言,但其人一向剛正不阿,所說的也是一片赤膽忠心,請皇上不要怪罪”

朱允熥伸出手虛擺一下,楊靖的話馬上戛然而止。

“你!”朱允熥看看辛彥德,“你說下去!”

辛彥德直視朱允熥的目光,“皇上,臣以為周王一案牽扯如此眾多,當務之急是一一查明,不冤枉一個好人,但也不能放過一個壞人。”

“案尚未真相大白水落石出,皇上就授予錦衣衛莫大權柄,就不怕過猶不及嗎?”

“再者說,臣也不怕說掉腦袋的話。洪武爺朝,數次大案使得朝堂為之一空,竟有官員披枷辦公之奇事。皇上要洪武朝之事,永昌重演乎?”

“太上皇洪武爺也說,他老人家坐天下乃是百廢俱興之時,前朝苛政頑疾仍在,不得已用嚴刑峻法。而如今天下大安,所處之案雖駭人聽聞,但畢竟隻是一隅之地,而非全國常態。”

“皇上直接用以詔獄大誥之刑臣以為甚為不妥!”

殿內寂靜無聲,朱允熥聽著他的話,看向窗外。

大雪之後處處皆白,亭台樓閣隻有微微幾處,尚存幾分原來的顏色。

“你的意思朕明白了!”朱允熥看著外邊開口,“你是說,天下還冇有爛透,所以不能下重手,是吧?”說著,轉頭一笑,“重病才下猛藥?可重病之人,是藥石能救嗎?等天下爛透了,朕纔想起來殺人,就晚了!”

客觀的說,辛彥德所說的不無道理。

作為帝國的皇帝,執掌億萬生靈的天子,確實不能濫用嚴刑峻法。但他的道理,隻侷限在這個時代。

原時空的大明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老爺子殺了一輩子,殺出大明前五十年的清平吏治。可是從宣宗之後呢,不說土木堡之變,從那之後就因為皇帝的仁德,還有什麼不能濫用嚴刑峻法的說辭,導致貪墨橫行已是明著來。

從上到下,帝國的首輔到鄉間巡檢,宮裡的太監到軍中大將。

官商勾結宗室橫行,凡事以嚴利為恥,而黨爭內鬥皆是為利。

偌大的帝國,被蛀蟲們蠶食空了。

朱允熥連親叔叔們都要收拾,為此不怕揹負罵名,又豈能讓老爺子好不容易殺下去的貪腐之風,死灰複燃?

“皇上,他不是那個意思!”刑部尚書夏恕滿頭冷汗,開口說道,“臣等是覺得覺得再開詔獄用嚴刑,恐怕有傷皇上仁君之名啊!”

任君?

朱允熥心中冷笑,“可能我以前演的太好,給了你們一個以為我要做仁君的錯覺。”

停頓片刻,朱允熥緩緩說道,“仁君?你口中的仁君是用什麼衡量的?是百姓們的真心愛戴,還是官員們阿諛奉承?”

說著,冷笑下,“若百姓說朕是仁君,朕求之不得。反過來,朕不屑一顧!”

“古往今來多少所謂的仁君,在世時官員們拚命的給戴高帽子,死了之後史官們妙筆讚化。可他治下的百姓過的什麼日子?真的就仁了嗎?”

“若是對官員好,就是仁,那這仁也太廉價了吧?這樣的仁,不就是虛偽嗎?不就是上麵不管睜一隻眼閉隻眼,出了事不追究輕輕放下,不就是和光同塵隻要冇人造反就敢說是太平盛世嗎?”

“朕,從來都冇想過,做一個被官員們稱頌,且被豎在後世帝王之前所謂表率的仁君!”

“那樣的話,朕上對不起太上皇他老人家禪讓大位,下對不起後世子孫,更對不起這天下的黎民百姓!”

“若朕不是仁君,天下各處可安分守法,無醃臢混亂之事,少些貪腐盤剝民脂民膏,少些冤假錯案求告無門,少些仗勢欺人為非作歹,少些流離失所怨聲載道。”

“那麼朕,寧願不做仁君,可以去做你們口中的暴君!”

“朕寧願被史家罵,被官員罵,被大臣們罵,也不願讓老百姓戳脊梁骨!”

“你們既然為大明之臣,就該知道從太上皇到朕,我們朱家爺孫,就是這個脾氣!”

殿內鴉雀無聲,臣子們再也坐不住了。

邦邦,唯有辛彥德的叩頭聲。

“皇上之言,臣依舊不服!”辛彥德開口道,“因為皇上之言以偏概全,皇上治國不能單憑意氣用事。”

“朕不用你服,朕隻要你照做!”朱允熥冷笑道。

“臣即便做,也是心中不服,皇上可以治臣之罪!”

朱允熥直接氣笑了,但看著辛彥德的目光卻柔和起來,“朕,不以言論罪。”說著,忽然一笑,“門外是翰林院的起居官,朕今日說的話,一字不落都要記在實錄上。到底是朕偏頗了還是過激了,百年之後自有定論!”

說著,朱允熥喝口茶,“這案子,就按朕所說的來!”

“臣等遵旨!”李景隆何廣義先開口道。

“周王在鳳陽如何?”朱允熥忽然話鋒再次一轉。

李景隆想想,“安置在皇城內,中都留守那邊特意選出一個院落,精心佈置”

啪,一本奏摺直接落在李景隆的臉上。

“他去圈禁還是享福?”朱允熥突然變臉,“你就這麼當差辦事?”

“臣糊塗,臣有罪!”李景隆趕緊叩首道,“是微臣以為,畢竟是大明宗王,怎麼也要善待。臣辦事不力,請皇上責罰!”

朱允熥看看他冇說話,轉頭看著刑部大理寺等人,“周王一案,目前查清楚的事,都要明發天下,朕這冇有什麼家醜不可外揚!”

說著,頓了頓又道,“傳旨!”

“周王朱橚就藩以來多橫行不法,暗中蠅營狗苟有失國體不顧大方。為謀私利竟官商勾結,行駭人聽聞之事,搜刮民脂民膏,實為喪心病狂之人!”

“朕以周王為皇叔,以骨頭親情之故。屢次寬容勸誡,然伊不知悔改變本加厲,以叔父之身驕橫不尊。”

“朕常聞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周王所犯累累觸目驚心,若再容之朕愧對列祖列宗愧對天下臣民。”

“著,削周王之封地護軍臣僚俸祿,停用其王號及王服,圈禁鳳陽高牆冷宮,暫隻留其王爵之名,飲食起居按尋常百姓供給。”

“朕亦感念骨肉親情,若周王明朕苦心,更於中都之地能覺察大明創業不易江山難求,幡然醒悟尚未晚也。若不假自省,天道恢恢自有公理!”

“欽此!”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