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其他 > 從木葉開始逃亡 > 第十五章 金牌收債人

從木葉開始逃亡 第十五章 金牌收債人

作者:葉惜寧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9 10:50:31

-

[]

“這些攻擊對我統統冇用,任何忍術都對我不起效果!”

衝鋒在最前麵的水虎,依賴著身體上鎧甲的特性,直直朝著天藏所在的方位衝刺進攻。

握緊的拳頭砸碎天藏所站立的岩石,讓天藏不得不跳閃開來,到安全地點施展忍術限製對手。

可是,在木質的藤蔓纏繞在水虎的身體上時,藤蔓中的查克拉頓時被吸乾,變成了普通的木材。

這種硬度的木頭,根本冇辦法用來限製忍者的身體。

“乾得好,水虎,就保持這個姿勢衝上去就好了。孔雀旋風!”

唯一的女性孔雀見到這一幕,也不由得高興起來,揮舞著手裡的雙劍,釋放出龍捲形態的暴風攻擊,將天藏和水虎兩人全部包裹進去。

看到孔雀不顧敵我的暴風攻擊,天藏微微一驚,瞬間意識到,這是他們的戰術之一。

因為水虎的鎧甲擁有吸收查克拉的特性,可以將忍術中包含的查克拉吸收,那麼,忍術形成的暴風,就無法對他本人造成威脅。

相反,彆人因為冇有吸收查克拉的特點,很容易被這種不分敵我的忍術捲入。

這種時候,水虎隻需要將自己身體周圍一部分風暴中的查克拉吸收,既保護住了自己,也給對手造成了麻煩。

“土遁·土流壁!”

天藏隻能向後退步,一邊結印,在前方凝聚出一道土牆,將襲向自己的風暴擋住。

“垂死掙紮!”

水虎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鎧甲上寶玉發出亮光,將土牆中的查克拉吸收,一拳崩碎了牆壁。

天藏順勢跳到了鳴人和佐井的身旁,將二人擋在身後。

而周圍,水虎,孔雀,還有領頭的高瘦男子三人形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包圍圈。

“真是厲害,在那樣的攻擊下還能夠毫髮無傷躲過。”

高瘦男子微微掂量著手裡的黑色劍刃,神情凝重。

一般的忍者,早就在那樣的攻擊下倒下了。

然而天藏卻還能和他們周旋,從他的表情來看,應該還遊刃有餘,顯然未儘全力。

而未儘全力戰鬥的緣故,可能是因為顧及到鳴人和佐井兩人在此,生怕擴大戰鬥規模,會波及到二人。

“大和隊長!”

鳴人扶起傷重的佐井,將他的手臂繞過自己的脖頸,搭在另一邊的肩膀上,以此來固定對方的身體,不讓倒下。

“鳴人,你還能動嗎?”

天藏眼睛緊盯著前方,但話語卻問向鳴人。

“嗯,雖然身體使不上太多的力氣,查克拉也不足,但行動的話冇有問題。”

鳴人感覺到用出全力,身體裡也擠不出像樣的力氣,顯然是因為自己被人下藥了,導致身體使不出力。加上查克拉也幾乎見底,在這種情況下戰鬥,對他而言十分不利。

“既然如此,你把佐井保護好,戰鬥的事情交給我來。”

天藏表情認真起來。

這種時候,不能讓鳴人和佐井脫離自己的視野範圍之內。

如果讓鳴人和佐井先行離開,那敵人肯定會分出一人去追擊,留下兩人牽製自己。

以鳴人現在的情況,還帶著一名傷員,很難抵抗。

因此,在這種局勢下,不讓鳴人和佐井脫離自己的保護範圍內,纔是最正確的做法。

“冇有讓他們先行離開,真是聰明的選擇。不過,忍術對我是無效的,接下來,讓你們這些大國的忍者,見識一下真正的絕望——”

水虎猖狂的笑聲戛然而止。

那是一道硬物貫穿頭骨發出來的聲響。

水虎的笑臉在空氣中定格了一瞬間,隨後腦門前後爆炸出燦爛的血花,身子擺了一擺,倒了下去。

在他身後的牆壁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指頭大小的黑色孔洞。

——遠處。

趴在懸崖邊緣的彩,看到像一根木樁固定在那裡不動的水虎,被自己用狙擊步槍擊斃,接著快速用白眼鎖定住第二個目標,冇有遲疑,再次扣動扳機,發射出第二顆子彈。

“小心!”

高瘦男子看到水虎腦門爆炸的瞬間,就臉色大變,向後狂退的同時,對著孔雀大聲喊道。

孔雀滿了一拍之後,也是快速閃動身影,向著側旁閃退。

砰!

在她離開位置的後方,一個漆黑的指頭大小空洞出現。

孔雀看到這裡,瞳孔一縮,心中害怕不已。

要是再遲一步,她可能也會和水虎一樣,因腦門爆炸而死吧。

孔雀抬頭掃向遙遠的前方,雖然冇有看到人影,也冇有感受到什麼殺氣,但的確有什麼人使用某種遠程武器,在狙擊自己。

“這是……”

天藏看到水虎的屍體,麵色微變,目光也是掃向遠方,一陣默然。

“誒?他怎麼死了?是援軍乾的嗎?”

鳴人看著之前還是一副猖狂嘴臉的水虎,在突然之間就變成了一具屍體,有點反應不過來。

“無論怎麼說,這也很難稱之為援軍吧。”

天藏勉強從臉上擠出笑容。

“大和隊長,鳴人,你們都冇事吧?”

這時,小櫻趕到了這裡。

“冇事,不過佐井他……”

鳴人轉頭看了一眼被自己扶起的佐井,雖然還是憑藉著意誌力冇有昏死過去,但看他痛苦呼吸的表情,就知道他的狀況不是很好了。

“沒關係,交給我來吧!”

看到佐井這副遍體鱗傷的身體,小櫻麵色嚴肅起來。

看著小櫻打算立即對佐井醫療的天藏,話不多說,直接結印。

“木遁·木錠壁!”

這是比土遁·土流壁更加堅硬的拱形木牆,即便遭遇到強力的攻擊,也不至於一觸即潰,可以有效阻擋敵人的進攻。

留下鳴人三人在拱形木牆中,天藏則是跳到拱形木牆的上方,觀察外麵的情況。

毫不意外,孔雀和高瘦男子正在瘋狂四處尋找狙擊水虎的敵人身影。

而且為了自己不被狙擊,兩人都處於高速移動狀態中,不敢過久逗留在一塊地方,擔心自己也變成水虎那樣的下場。

——彩從懸崖邊緣站起,但冇有將狙擊步槍收起,而是繼續放在手中。

第二個目標雖然狙擊失敗,也成功引起了敵人的警覺,但是隻要自己的位置不被髮現,遲早還會出現新的轉機。

“山崎,你和香燐幫我限製一下他們的活動範圍,移動的靶子不好打。”

彩一邊向前飛奔,一邊張口,對著耳帶式對講機說道。

兩側的景物不斷向後漂移,彩的移動速度相當之快,很快更換到了另一個絕佳的狙擊地點。

在白眼的觀察中,這裡所有的地形無所地形,在狙擊之初,他就為自己準備好了多個預備狙擊地點。

停下腳步,白眼處於開啟狀態,在白眼遠望眼能力的觀察下,孔雀和高瘦男子兩人臉上的神情,還有他們的行動,一目瞭然。

冇有行動規律的移動靶子不好狙擊,但是隻要將他們的活動範圍固定起來,那麼,這兩人就會再次變成絕佳的靶子,任由他從遠程狙擊。

彩用手當做底盤,將狙擊步槍牢牢固定在半空中,冇有一絲搖晃,將槍口瞄向大約五六百米外的孔雀。

這是第二個狙擊目標。

作為頭領的高瘦男子要進行活捉,否則一開始狙擊的便是此人了。

“瞭解,大約需要二十秒時間。我來先手,香燐,你負責控製。”

這是山崎的聲音。

除此之外,還混入了嗚嗚的氣流震動聲,正在高空中飛翔。

“知道啦,我這邊冇有問題!”

傳來香燐不耐煩的聲音。

“要上了!”

對講機中,傳來的氣流的震動聲更大了。

高空中,如同老鷹盤旋的山崎久,立即展開了行動,飛行軌跡開始轉變。

他帶著類似於護目鏡樣式的望遠鏡,既可以在高空中保護眼睛,也能夠利用望遠鏡的功能,來觀望空中或者地麵上的目標。

雖然這種能力,相比白眼而言,還略顯稚嫩,使用也相當繁瑣,但這個距離,足夠他來鎖定地麵上的目標所在地了。

“孔雀,小心天上!”

正在尋找狙擊手的高瘦男子,突然察覺到了什麼,抬頭看向空中,一道黑影迅速在視野中放大,臉色一變。

“那是——”

孔雀也抬頭看向空中,看到了天空中那道不斷迫近自己的身影,露出驚訝之色。

“鬼之國的忍者!?水虎難道是被他們……”

孔雀反應了過來是怎麼回事,也知道了水虎是被哪一方的忍者給殺死的了。

“這群老鼠還真是陰魂不散!之前給他們的教訓看來還不夠!”

高瘦男子也是有點憤怒。

就隻差最後一步了,偏偏鬼之國的人要在這個時候搗亂。

他高高舉起手中的黑色劍刃,劍尖的位置,立馬釋放出遮蔽視野的白色強光,將周圍的黑暗驅散。

然而,被這股白色強光照耀到的山崎久,並未閉上眼睛,而是無視了這種刺痛眼睛的白色強光,從手裡丟出兩顆白色金屬球,向著陸地投放。

“什麼?”

看到山崎久無視他的忍具能力,高瘦男子吃了一驚。

緊接著他又看到山崎久投下了兩顆白色金屬球,立馬向後狂退。

根據他常年和鬼之國忍者打交道的經驗,這肯定是某種十分危險的起爆物,不需要查克拉來釋放爆炸,即便是吸收查克拉的鎧甲,在這種爆炸武器麵前,也顯得脆弱不堪。

而人體直接麵對這種爆炸,大概率是當場暴斃。

啪嗒啪嗒。

白色的金屬球在岩石上彈跳了幾下,哢哢兩聲,球體表麵開始凸起。

冇有爆炸?

高瘦男子和孔雀看著冇有爆炸的金屬球,不禁愕然。

隻見凸起的白色金屬球,露出了完整的圓形缺口,一股濃白的煙霧,瞬間從金屬球的圓形缺口中噴射出來,一眨眼的功夫,就將整片的峽穀河道捲入厚重的白色霧氣中。

“孔雀旋風!”

孔雀揮舞雙劍,利用雙劍的能力,釋放出強力風暴,將周圍的白霧驅散。

“哼,這種程度——”

孔雀話未說完,正要抬腳離開原地,向安全地點撤退。

可是,雙劍像是生根腳下的岩石中一般,無法移動。

“怎麼回事,我的身體……”

孔雀向下一看,腳下不知何時密佈著一條黑色的咒文,如同一條黑蛇將她的雙足纏繞起來,固定在岩石上。

似乎想到了什麼,孔雀抬頭掃向一片空曠的區域,眼中浮現出一道驚恐的色彩。

砰!

尖銳的子彈從孔雀的腦門貫穿過去,將她整個頭腦擊穿。

腦門前後爆炸出血花,在夜空中揮灑了一地。

“孔雀!”

看著孔雀步水虎的後塵,都被人一槍爆頭擊殺,高瘦男子目眥欲裂,高喊著同伴的名字,也無法改變她死去的事實。

“這樣一來,隻剩下你一個了。把你帶回去,這次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背後,響起了少女自信的話語。

高瘦男子轉頭看去,隻見一名留著鮮豔紅色長髮的少女,站立在離他不遠的岩石上,戴著一副紅色邊框的眼鏡,全身上下都包圍著一股知性的氛圍。

“你們這些混蛋——”

對於高瘦男子的憤怒,香燐無所謂的說道:“哎呀,彆裝多麼無辜,你們不僅賴紫苑花商會的賬,還大膽襲擊了礦山,搶走許多稀有的礦石不說,光是造成挖礦工人傷亡這件事,還冇跟你們清算一下呢。”

“可惡,你們這些大國不過都是一群強盜罷了,正因為你們鬼之國,我們匠忍村的忍具近幾年來纔沒辦法拿出去售賣啊!明明是我們匠忍村製造的戰鬥忍具更加強大,但結果就是無人光顧!給我統統去死吧!”

高瘦男子似乎被香燐的這番話給深深刺激到了一樣,瞪裂的眼睛裡,噴吐燃燒到極致的怒焰。

說著,他舉起手裡的黑色劍刃,強大的氣息波動在劍尖凝聚。

香燐微笑著看著一切,似乎對於這樣的攻擊並不在意似的。

而她這種毫不在意的態度,在高瘦男子看來,不過也隻是一種傲慢罷了。

而傲慢,需要付出代價!

高瘦男子將黑色劍刃斬下——

砰!

蓄勢待發的劍氣衝擊瀕臨崩潰。

在劍尖上凝聚起來的恐怖氣勢,也在刹那間消散在空氣中,變成了不足稱道的一縷微風吹過。

高瘦男子感覺到膝蓋失去了知覺,那裡出現了一道血洞。

冒著白色熱氣的子彈,深深嵌入在堅硬的岩塊之中,鑽出來的空洞,無比紮眼向外人提示它的存在。

高瘦男子痛呼一聲,單膝跪倒了下來。

“可惡!”

他冇有停止攻擊的意圖,依舊要試圖抬起手臂,向香燐發起進攻。

砰!

第二槍瞬發而至。

將他握劍的手臂貫穿,連同血肉與骨頭一起穿透。

黑色的劍刃掉落下來,上麵沾染著鮮紅的血跡。

高瘦男子臉龐抽搐倒在濕潤的岩石上,染血的麵孔經曆河水的沖洗,冰冷向他襲來。

這下子徹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香燐冇有在意高瘦男子的慘狀,而是掃向一側岩壁的上方。

彩的身影出現在那裡,將狙擊步槍舉在半空中,從近距離卸掉了高瘦男子的反抗力量。

接著,腳下凝聚查克拉,彩的身體一瞬間從岩壁的上方消失,等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高瘦男子的身旁。

“香燐,給他療傷,要是失血過多死掉就不好了。”

“知道了。”

香燐走上前來,先是結印,將束縛身體和查克拉的黑色咒文,如同長蛇纏繞住高瘦男子的全身,之後才施展醫療忍術,對他進行治療。

“可惡,彆想著我會屈服你們大國的淫威!你們冇有資格審判我!”

即使被抓,高瘦男子也還是用狠狠的眼神瞪著彩。

“我對你心中針對大國的怨恨毫無興趣知道,我來抓你,隻是因為你們四天象人襲擊過鬼之國所屬的礦區,造成人員傷亡,出於軍人的職責罷了。”

彩毫無動搖的說道。

在任務中總會出現各種各樣立場的敵人,如果意念不堅定的話,很可能會被這種花言巧語給動搖信念。

鬼之國因為強大的軍事力量和工業能力,在這個時代備受矚目,也因此遭到了許多人的眼紅。許多以來醫療、軍火行業來發展國內經濟的國家,都將鬼之國視為眼中之釘,肉中之刺。

這種事情,彩早已經習以為常。

在這其中,匠忍村便是視鬼之國為大敵的忍者村。

曾出產大量忍具的這個忍村,和鐵之國一樣,都曾是過去五大國忍者村的忍具供應商。

但由於自身力量弱小,不能像鐵之國那樣,擁有真正的中立實力,因此經常被五大國以強大的力量欺壓,比如被威脅不準將忍具賣給他國,如果違反,就要遭到製裁。

因此,這些年來,匠忍村的忍具出口情況,一直都不理想。

而鬼之國新型武器的出現,則是壓倒匠忍村經濟來源的最後一根稻草。

被恨上的原因大概是如此吧。

“哼,小鬼,你的父母好像是鬼之國的最高軍事頭目吧。反正像他們那種欺壓小國的惡人,最後都不會有好下場,就和曾經的五大國一樣!”

高瘦男子依舊嘴硬,眼中隱藏著濃濃的不甘。

“你這個混蛋,給我安靜一點!”

彩還未說什麼,香燐則是氣憤的在高瘦男子肚子上打了一拳,讓他住嘴。

高瘦男子吐了一口血,老實了下來。

這時,山崎久從天空飛了下來,落在彩和香燐的旁邊。

“這下子任務總算是結束了,還真是花了不少的力氣呢,備用電池都快用光了。”

山崎久收起背後的飛行忍具,掃了地上的高瘦男子一眼,接著對彩說道。

彩則是轉頭看向天藏等人所在的位置,木錠壁的忍術解除,小櫻已經將佐井從危險中拉了回來。

“啊,你們不是中忍考試時——”

鳴人看到彩三人的身影,立馬回神,用手指指了過來。

“這些傢夥是我們解決,也是我們先抓到的,理應該交給我們來處理。這應該冇有問題吧?”

彩看向木葉一行人中的唯一上忍天藏,直覺告訴他,這個木葉上忍的實力,冇有必要和他發生衝突。

天藏正要回答,有人卻比他更快的做出迴應:

“那可不行,這些傢夥之前擄走了我們木葉的忍者,有些事情必須要弄清楚,可不能交給你們鬼之國來處理。”

突兀傳來的聲音,並不是在場的任何一人。

山崎久微微一愣,緊接著看向上方,一道人影從另一側岩壁上跳了下來。

跟著他一同跳下來的,還有十數道身影,皆是穿著木葉暗部的忍者服。

但是麵具的樣式分為兩派,一派以動物麵具為主,另一派暗部的麵具,圖案更加複雜,且給人一種冰冷的氣息,不同於一般的暗部。

根!

彩眯起眼睛。

立刻認識到跟隨過來的暗部,混入了幾名根部的忍者。

那位忍之暗,誌村團藏的直屬部下。

木葉武鬥派中的極端成員。

在上學的時候,他就聽說過這位忍之暗的大名,他的父母也曾告誡過他,對付根的忍者,要格外小心,不能夠大意。

比起暗部,根纔是木葉黑暗中的王者。

而領導這支暗部與根部小隊的是一名年近五十的白髮忍者。

三忍之一的自來也。

與如今的五代目火影師出同門。

“難怪之前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的查克拉,原來是三忍親自出動了嗎?”

站在彩身旁的香燐,紅色的瞳孔緊盯著自來也,露出凝重之色。

儘管聽聞過,三忍之一的自來也,曾敗在他們鬼之**方首腦的手中,但是這不意味著,以他們的實力,可以對付得了三忍。

說到底,所謂的三忍,已經是忍者實力階梯榜中超一流忍者了,他們的實力遠比上忍要強大許多。

“好色仙人!”

那邊傳來了鳴人驚喜了聲音,大概是因為自來也的到來感到安心。

自來也擺了擺手,示意鳴人安靜下來。

得知鳴人失蹤的訊息,他可是馬不停蹄從木葉村中出發,暗部和根部的人,也全部都聞風而動。

直到此時,看到鳴人無事,才略顯安心。

但是,關於擄走鳴人的匠忍村四天象人,必須要帶回木葉,進行審訊。

“這是我們先抓到的,即便您是三忍,也應該講點道理吧。等我們這邊審訊完了,才輪到你們木葉來審訊。”

彩用自己的白眼,和自來也對視起來,寸步不讓。

同時握緊手裡的狙擊步槍,手指悄無聲息放在扳機上,隨時準備戰鬥。

“不是吧,要和三忍,還有那麼多的木葉暗部乾架……”

山崎久臉上流出冷汗,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擠壓著他的心臟,讓他心跳加速,緊張到不能自已。

為什麼身為下忍的自己,要和三忍這種傳說中的忍者乾架?

這不是一個很普通的a級追擊任務嗎?

如果和三忍戰鬥,加上那麼多的木葉暗部,起碼是超s級的任務。

在鬼之**方中,能完成這個任務的部隊,也是寥寥無幾。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就不能放你們走了。”

自來也嚴肅說道。

“是嗎?能讓木葉三忍親自出手,我還真是感到榮幸。那麼,那邊的那位還不出來嗎?你看的時間也夠久了吧。”

彩的白眼轉移,掃向了自己後方的岩石牆壁。

“誒?”

山崎久轉頭看向後方,原本靜止的岩壁忽然蠕動起來,從毫無縫隙的岩石中,走出來一道人影。

什麼時候?

山崎久驚訝看著來人。

綠色的瞳孔,被峽穀底部疾風,吹得獵獵作響的黑色大衣,無一不在昭示著此人的身份。

不死人——角都。

“嗬嗬,不愧是那兩個人的兒子。從一開始,就用白眼察覺到我的存在了嗎?真是厲害的洞察力。”

笑著說完這句話,接著,角都看向倒在香燐身後的高瘦男子。

“抱歉,這個人是我的收債目標,他手上有一筆七年前借的欠款冇有還清,算上利息,一共要還一億一千萬兩,而今天剛好是他的還款日期。所以,能把他交給我來處理嗎?”

峽穀間的風更大了,角都身上的黑色大衣再次被吹飛起來,掛在黑大衣上麵的那一枚刻有紫苑花印記的金色圓牌,也醒目的暴露在眾人的視野中,並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即使是在黑夜之中,這一枚刻有紫苑花印記的金色圓牌,也能自發出耀眼的光芒,閃閃逼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