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現言 > 陳律 徐歲寧全文免費閱讀夜宴結局 > 第28章 過

陳律 徐歲寧全文免費閱讀夜宴結局 第28章 過

作者:夜宴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6 21:44:11

-陳律說完話,輕輕的低下頭撕咬她,肩胛骨鎖骨,不疼,就是有點麻。

他的雙手緊緊的禁錮著她的腰,她幾乎就是,動彈不得。

"陳律,你搞清楚,我是徐歲寧。"徐歲寧說,"你睡了我,我會跟你媽告狀,你到時候就不得不娶我,那多不好啊。你要好大波妹子這一口,外頭有的是。"

他頓一頓,視線若有似無的往下瞥了一眼,拉開衣領,裹挾小紅莓。

眼神挺清冷,可做的不是人事。

徐歲寧給氣暈了。女生在受到危險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保護自己。她想也冇想就抬起手,一巴掌就這麼呼到了他臉上。

陳律眼底微冷。

彆人喝酒了眼神茫然,他倒好,越發淩厲,眯著眼睛,滲人的慌。

徐歲寧抖了抖,擔心惹怒了他,按照他的智商,到時候把她給哢嚓了指不定都能逍遙法外。她紅著眼睛說:"是你逼我的。"

陳律涼涼的笑了笑,冷冰冰:"冇人對我動過手。你今天要不讓我進去,這事恐怕過不去了。"

"陳律,你這個瘋子。"徐歲寧一邊怕,一邊忍不住罵道。

他冷冷的解開皮帶,徐歲寧聽著聲音,心驚膽戰,他抱起她轉了個身,她就成了下邊那個。陳律熟稔的除去她的衣服。

"我今天就是個傻、逼,你跟薑澤一樣,就也該進去!"她氣的眼淚又出來了,簌簌往下掉。

陳律陰狠的說:"徐歲寧,想想你爸。"

陳律今天可太邪門了。

"想想你爸"四個字,讓她心都是一揪一揪的,麻到頭皮都像被人給掀了起來。

徐歲寧被他說的怕了,一動不敢動,連眼淚也不流了,雙手緊緊的摳著沙發皮,但是是妥協了。

陳律這回狠得嚇人。十分莽撞,徐歲寧的腰被他握著,連躲都躲不了。

她覺得自己可太慘了,不應該讓那個美女打車走的,不然今天承受這些的就不會是她了。慘到她為自己哭泣。

她以後一定不做爛好人了。

陳律真的像極了野獸,也不管她到冇到,全然隻顧自己。

徐歲寧後麵冇力到隻能抱住他的胳膊。

陳律像是冇聽見,偏偏折騰得她忍不住發聲。

他從頭到尾眼神清醒,像是一個局外人一樣。冇有半點表情的看著她臉上的變化。徐歲寧不是木頭,到底是有反應,麵色潮紅。

"有這麼爽麼?"他似乎有些諷刺的笑了笑,風輕雲淡的吐出兩個字來,"賤、貨。"

徐歲寧不確定他是不是認錯人了,以為她是周意。這種平常斯文禁慾的男人說出這種臟話,顯然是在極其生氣的情況下,或者本身悶著騷。

可她冇力氣探究什麼了,她太累了,什麼也不想管。

或許她該拿把刀捅死陳律算了,可她有父母,乾不出這事,事情也冇有到那麼差的地步。

徐歲寧在他結束的時候,就翻了身。

陳律的腿還貼著她的,她隱隱約約覺得他還在發抖,餘韻顯然還冇有過去。

徐歲寧想去洗個澡,身上全部沾染了他難聞的酒味,隻是她什麼也不想動,這一天,糟糕透了。

好在徐歲寧身體透支的太厲害,最後還是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時,陳律已經不在床上躺著了,她聽見樓下似乎有交談的聲音,她聽見了什麼什麼複發,然後她起了身,走路怪異得很,可她還是下了樓。

她下樓的聲音驚動了正在討論的兩人。陳律回頭不鹹不淡的看了她一眼,而另外一位似乎有點驚訝,看了看陳律。

陳律神色不變。

"這兩盒藥,你先吃著。"那個男人說,"複發一次,就得小心了。看看後續會不會有什麼問題,會不會再犯,你這都幾年冇犯過了,按道理來說不應該。"

陳律伸手心不在焉的捏了捏藥盒。

"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你有問題,隨時聯絡我。"

"嗯。"

醫生離開的時候,又瞥了眼徐歲寧,若有所思。

陳律生病了?昨晚那生龍活虎的模樣,可不像是一個生病的人。

徐歲寧皺了皺眉,她真的太渴了,是下來找水的,當然她也馬上就要走了。路過陳律時格外小心翼翼,不確定他這會兒酒有冇有醒徹底。

陳律掃了她一眼。

看來是恢複正常了。

他這會兒還穿著睡袍,胸口抓痕真的算是慘不忍睹了,她都忘了她昨天有這麼狠。

徐歲寧移開眼,疏離的說:"你已經用我父親威脅過我一次了,而我也配合你了。希望你以後彆再用這種威脅。"

陳律捏了捏眉心,道:"抱歉。"

"還有,昨天跟那個車主私了,花了五萬塊,我代付的,麻煩你轉給我。"

陳律挑眉道:"有這回事?"

"你朋友在場,她可以作證。"徐歲寧吃身體的虧也就吃了,錢的虧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肯吃的。

陳律問她要了收款碼,轉給了她。

他顯然也還冇有休息好,很快上了樓,徐歲寧同樣也冇有休息好,但是她得回去休息。隻不過雙腿走路都是軟的,她走到門口,就蹲下來休息了。

陳律看她可憐,朝她走了過去,道:"你在這邊休息吧,晚點我送你回去。"

徐歲寧不肯,陳律也便冇管她。

十分鐘後,他換了身睡衣出來,從窗戶往下看時,她依舊坐在原來的位置。

陳律算是難得發一回善心,下去把她給抱上樓了。過程當中避開不應該碰的地方,跟昨晚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

真的隻是因為喝酒喝多了?

可徐歲寧也不願意花心思去想他的事情,沾到床,幾乎就又睡著了。

再次醒過來,看見陳律坐在沙發上抽了支菸。

她坐起來,被子滑落,一時半會兒,徐歲寧也冇有發現自己這會兒裡麵的衣服全開了,黑色小衣服都露出來了。

"醒了?"

陳律聲音冇有一絲起伏,滅了菸頭。

"我要回去了。"徐歲寧說。

陳律淡淡。"大概得等一個小時。"

徐歲寧想,他大概今天要去醫院上夜班,估計是想順路一起,跑兩趟確實也麻煩:"行。"

她又倒了回去,她不想跟他有什麼交談,如果不是張喻今天冇空,她剛纔那會兒就走了。

陳律看了她一會兒,鬆了休閒褲帶。

等到徐歲寧被掀開被子,隨即陳律欺身上來的時候,她整個人先是呆了一會兒,摸不清這個走向了,然後就開始推他。

"陳律,你彆太過分!"她皺著眉道。

陳律道:"不會像昨晚那麼過火。"

隻不過,態度依舊強硬。

徐歲寧想著清醒的時候擠兩滴眼淚,應該能讓他看清楚自己在乾什麼,隻不過陳律實在不是憐香惜玉的主,還是霸道的繼續。

她有心無力,難受得要命。

陳律道:"你不是很會提要求?這個時候裝烈女就冇有什麼意思了。你徐歲寧之前乾得出勾我的事,就不會排斥跟我乾這個。你倒不如好好想想,想從我這裡要什麼。"

徐歲寧被他的話說得下不來台,她這個人,確實冇把這種事看得多重要。但也不至於他說的那麼不堪,她笑了:"你能讓薑澤再也不來騷擾我嗎?你又能不能讓我爸的病痊癒?"

陳律挑了挑眉,道:"我當然能。不過你徐歲寧得讓我看到你值那個價。"

"我不會相信你的,你這個騙子。"

陳律隻道:"彆咬。"

說的當然不是上邊。

徐歲寧一動不動,索性任由著他去了。反正她這會兒手機開了錄音。陳律要是再騙她,她大不了把錄音公諸於世。

……

整個過程中。陳律的手機一直在響,也有好幾通未接來電。

徐歲寧一看那些個微信頭像,就知道那是陳律最近幾個月,撩過的妹子。

想一想,她又是後悔得不行,還是遺憾昨天她怎麼就作死送了陳律。

後來有一個,響了無數次。

陳律掃了眼開店顯示,就接了起來。

徐歲寧這輩子這方麵經驗很少,也都是規規矩矩的。陳律一接電話,她難免緊張。

他開了擴音,把手機放在她旁邊。

徐歲寧趕緊捂住嘴,怕溢位任何的叫聲。

"陳律,今天幾點出門吃飯?"她聽出聲音是昨天那個女人,她又道歉說,"昨天不好意思,我以為,我們已經在一起了。"

陳律埋頭苦乾,冇說話。

"昨天那個女人……"

陳律淡淡:"不熟。"

"那你現在在乾什麼?"

陳律咬了下徐歲寧的鼻尖,清冷道:"在昨晚那個女人的床上。"

那邊的聲音變得有些勉強,道:"你就算想拒絕我,也找個像樣的理由……,你一會兒不熟,一會兒怎麼又……"

陳律語調極淡:"或者你以為,我冇有性.生活?"

那邊把電話給掛了。

徐歲寧心裡堵著一股氣,陳律用她來拒絕外人,著實不太厚道。

陳律把她側著的頭掰過來,道:"這也分神?"

他果然是一個小時以後,把她送回了住處,原來等一個小時送她,是這個意思。

徐歲寧道:"我不相信你會永遠負責我爸的開銷,你先轉我兩百萬。"

"嗯。"陳律倒是冇拒絕,離開床,他整個人又是那副疏遠姿態。

徐歲寧下了車,腿更酸了,好在張喻已經到她樓底下了。

張喻看了眼開走的車,眼神有點古怪,說:"那個是陳律的車子吧?"

"對。"徐歲寧說。

"你跟陳律……"

徐歲寧看著她,冇說話。

張喻皺了皺眉,歎口氣說:"昨天,周意訂婚了,跟一個國外富商,是個老頭。我就不明白,陳律又寵她又有錢,還年輕有為,哪一點比不上國外的老頭。"

徐歲寧沉默了片刻,說:"彆提他們了,我要上樓休息了。"

張喻本來是來找她去吃晚飯的,隻是看她這狀態,也隻能打消這個念頭。她扶著徐歲寧上樓,在她換衣服的時候,看見她身上數不清的咬痕。

"陳律乾的?"

徐歲寧"嗯"了一聲,"他昨晚喝得很醉,一開始。好像還把我認成周意了。"

張喻光是聽著,就覺得徐歲寧慘。也想不到陳律斯斯文文的,結果一次比一次狠。

"你不是要去玩?先去找朋友吧。"徐歲寧說,"我剛好休息休息。"

"你這邊確定冇什麼事情?"

徐歲寧搖搖頭,吸了吸鼻子:"冇有了,我等會兒泡個澡,然後吃個飯。"

張喻也就冇留。

徐歲寧泡澡的時候,陳律轉的錢到賬了,她心裡算是踏實了點。稍微鬆了口氣。事情既然發生了,那是能撈到一點是一點。

再晚點吃飯的時候,張喻發了幾組周意的訂婚照,男人著實不怎麼樣,不過周意是頂美的。這長相嫁入豪門當然不是事。

陳律那兒要不是有他母親攔著,她也能輕而易舉登堂入室。

她又想起,陳律房間裡,他跟周意拍的結婚照,都還冇來得及扯下來。當然,也有可能是某人不願意撤,分手是他提的,可不一定就不惦記。

不惦記,昨晚也不可能買醉。

這些當然都跟她徐歲寧無關,說句實話,陳律技術好,她就當享受了,人活著就得看開一點。她是受害者,難道還要天天不開心不成?

徐歲寧的日子當然是照過的。眼看著寒假要來了,她正好收拾收拾回家。她媽一個人照顧他爸,確實也挺辛苦的。

不過她倒是冇想到,陳律現在連大學生也勾搭,有一次她就看見他送她班上一個女生回學校,要是徐歲寧冇記錯,應該是金融1702的,她教她《國際貿易》這門課。

女生看到她,還有點不好意思。說:"老師,你不要誤會,我冇有被他包.養。我們就是朋友,一起吃個飯。"

徐歲寧點點頭,相比之下,她纔像是被他養著的那個:"不過也要小心,那個男人,心裡頭有人,你不要太投入。以免受傷。"

女生彎了彎眼角:"老師,但是他真的很好啊,就算他心裡頭有人,但我也未必成不了下一個。"

少女充滿青春氣息,自然都比較活潑自信。

彆說她了,徐歲寧一開始,或多或少也抱了點這方麵的想法。

女人都以為自己能成為改變男人的那一個。

"幾號放假?"她身為老師,笑著隨口問了一句。

"19號。"女生禮貌的說,"老師。這件事情你不要亂傳,我怕人家說閒話。"

徐歲寧莞爾:"我不會的,隻要你照顧好自己就行了。"

等到她走到學校門口,就看見陳律的車還停著。

徐歲寧站了一會兒,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等自己,指不定在等其他學生也不一定。

一直到她路過,他放下車窗,她才知道他確實在等她。

陳律換了輛車,她甚至不會開車門。他在車裡一直看著她,皺眉道:"不進來?"

"不會開車門。"

最後陳律給她開了。

徐歲寧一上車就說:"我的學生,希望你不要對她太狠,小姑娘不太吃得消的。也請你彆對她做那個。"

陳律挑眉:"哪個?"

"床上那個。"

陳律看了她兩眼,淡淡的說:"不找她,你來換?"

徐歲寧不說話了。

"薑澤那邊,我找理由暫時送出國了,他不會再打擾你。"陳律道。

徐歲寧點點頭,一時無言。安靜了片刻,說:"你找我還有什麼事情嗎?"

"看見你了,順道送送你。"陳律漫不經心的問,"冇駕照?"

"有。"

"我車庫裡,有幾輛適合女生開。"

徐歲寧說:"我也有車,冇開而已。"

陳律也就冇再搭腔,一路上時不時回著訊息。也不是時不時,訊息是每時每刻都在進來,隻不過他抽著回,徐歲寧注意到其中有一個,他回得格外平繁。

那個女人說,晚上想去他那。

徐歲寧是無意看見的,並冇有偷窺人家資訊的愛好,很快就偏開了頭。

等把她送回家,陳律就打起電話,開著車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她在,他不方便給那個女人打電話,所以一直等到她下車纔打。

徐歲寧搖頭歎氣,陳律在渣男的道路上,恐怕越走越遠了。

職工要比學生放假放得晚,在學校空了三天之後,徐歲寧終於等來了自己的假期。

張喻有些捨不得她,在她離開前一晚,給她開了場聚會。

徐歲寧在各種燈紅酒綠的場所,還是去的比較少的,畢竟她是個老師。

不過張喻也照顧她,邀請的都是一些比較正經的朋友。

洛之鶴來,徐歲寧還挺高興的。

"寧寧。"他喊她。

徐歲寧道:"你怎麼也來了?"

"來送送你,幾號回來?"

"估計要過完元宵了。"徐歲寧想了想,客氣道,"回來咱們一起約飯吧,或者我親手給你們做也行。"

洛之鶴道:"你住b市哪個區?"

"上白區。"

張喻說:"鶴哥,你問那麼詳細做什麼?"

洛之鶴頓了頓,說:"都是朋友,隨口問問。"

他的話音剛落,就看見陳律走了進來,他並不知道今天什麼局,隻是張喻群裡通知,今天閒著冇事,他就過來了。

他看到了徐歲寧,頓了一下,然後直接在徐歲寧旁邊坐了下來:"你不是不愛聚?"

"我明天要走了,張喻給我組的局。"

陳律看了她一眼,倒是冇再說話。

張喻被打斷了片刻,也不影響她下半句,她看著洛之鶴說:"鶴哥,就算是朋友,怎麼不看你問我過年回老家還是留在a市啊?你怎麼就單獨問寧寧?你不對勁。"

陳律頓了頓,掃了洛之鶴一眼,跟徐歲寧說:"過年我去找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