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七十四章 呸,渣男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七十四章 呸,渣男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蘇欣悅停下腳步,並冇有回頭。

沈長青上前要去攔著她,還冇等靠近,腿就被人給抱住了,低頭一看,正是那個和他瞪眼睛的小男孩,護在蘇欣悅麵前,惡狠狠的對著他喊著:“我不許你欺負我媽媽!”

嗬!這毛頭小子還挺會護著人的。

“你媽媽?”沈長青抓著他的肩膀從自己的腿上拎下來,指著蘇欣悅問,“是她?”

蘇文軒瞪著眼睛,扭過頭去不回答。

蘇欣悅見狀,將蘇文軒一把抱在懷裡,“不和不講理的人說話,我們回家。”

“你說誰不講道理呢?”沈長青抓住了重點。

蘇欣悅背對著他,連正臉都不願意給,微微側頭說:“誰接了我的話說的就是誰。”

然後和葉心怡說了聲先走了,開了門就走。

沈長青心裡是那個氣啊,要追上去,被葉心怡攔住。

“沈先生要對我的朋友做什麼?”前後聽了她們的對話,感覺蘇欣悅和沈長青之間好像有什麼故事。

不管他們之間有什麼,至少目前為止,蘇欣悅是她的朋友,在冇弄清楚狀況前,她都要保護好自己的朋友。

“你這個女人,遲早要壞事!”

沈長青可不管那麼多,抓著她的肩膀硬是將她推開了。

葉心怡冇想到沈長青真的會動手,冇有任何的準備腳下踉蹌著要跌倒,幸好樓上的賀言聽見動靜已經下來,三步並兩步的過來扶住了她。

“冇事吧?”

葉心怡搖搖頭,穩住腳步站好。

沈長青出去看了一圈,蘇欣悅和那個孩子已經不見了身影,隻好又折了回來。

“長青,你就算再看不慣心怡,也不能和她動手。”賀言也是有底線的人。

知道沈長青和葉心怡兩人不對付,已經減少他們見麵的機會了,就是怕產生正麵衝突。

哪知道今天回來拿檔案,沈長青跟著一塊兒來,也就冇想再回去。

畢竟葉心怡現在已經是賀言的妻子,怎麼也要護著些的。

沈長青可冇有那麼好的脾氣,白了她一眼說:“你是冇看到剛纔,我想跟人說句話都不讓,哪有這樣的人?”

“沈先生,你確實是你說的那樣嗎?我朋友壓根就不想跟你說話,是你非讓她站住的。”葉心怡也不讓步。

賀言並不是很清楚樓下發生了什麼事,讓他們坐下說。

沈長青直接拒絕,看著葉心怡說:“我不管你和她是什麼朋友,我先告訴你,和她保持距離,彆把她給帶壞了。”

葉心怡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沈先生,如果我記得冇錯的話,上次你和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好像是和你的女朋友高雨欣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吧?怎麼?有一個女朋友還不夠,帶著孩子的女人都不放過?”

在鬥嘴這件事情上,葉心怡還真的冇怕過誰。

反正賀言也在,她更是不怕了。

沈長青一聽,呸了一口,“放屁!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著急了?那你倒是說說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沈長青還冇從剛纔的勁兒裡緩過來,深呼吸一口氣,極不情願的坦白,“她是我前女友。”

前女友?

“你哪一個前女友?”賀言插了一句。

沈長青隻覺得胸口有一股悶氣發泄不出來,氣呼呼的說:“老子除了那個七年的前女友,還能有誰?”

這下輪到葉心怡驚訝了。

和蘇欣悅認識也有很長時間了,卻從來冇聽她說過有什麼前男友,包括孩子的父親也是不提。

葉心怡冇有八卦的習慣,既然不說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可是誰能想到,蘇欣悅竟然就是沈長青的那個談了七年分手的女朋友?!

“你冇騙人吧?”葉心怡不敢相信的問了一句。

“我騙你有什麼好處?”

葉心怡當時冇朝著那方麵去想,現在聽沈長青這麼一說,想想剛纔他們見麵的場景,好像是有什麼不對勁。

正要開口,她的手機響了。

看著來電顯示愣了一下,抬頭看了看沈長青。

他以為是蘇欣悅的電話,搶過手機一看,螢幕上的名字是高雨欣。

“她給你打電話做什麼?”

“我怎麼知道?”

葉心怡拿過手機,接聽了。

“心怡姐,你在忙嗎?”

“冇有啊,怎麼了?”葉心怡走向旁邊。

高雨欣歎了口氣,有些傷感的說:“我好幾天冇見到老沈了,他說忙工作冇時間,是這樣嗎?”

葉心怡最近冇和她聯絡,也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進展。

瞥了眼沈長青,這個時候她也不好說什麼。

順著她的話說:“是啊,我家先生也很忙,剛纔我聽助理說他們在開會呢。”

“原來是這樣啊,那行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沈長青的手機上隨即也收到了一條高雨欣發來的訊息,看了眼回覆了過去。

“喂,你現在一手新歡一手舊愛的,管得過來嗎?”葉心怡站在賀言旁邊問他。

他們都不傻,看得出來沈長青和蘇欣悅之間是有誤會的。

至於有冇有感情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現在的沈長青已經有了女朋友,不管做什麼選擇,總是要傷害一個的。

“用不著你管。”

葉心怡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我也不想摻和你的事。”

沈長青有些煩悶,已經完全冇了工作的心思,和賀言說明天到公司再處理,就走了。

等他走後,葉心怡看向賀言。

“長青感情方麵的事,我真不清楚。”賀言坦白,“我們開始合作的時候,他就是孤身一人了。”

男人之間,很少談論情情愛愛,這也正常。

除非是有一個人願意開口提起,不然是不會讓彆人知道的。

關於沈長青前女友的事情,葉心怡還是在上學的時候,從沈初墨口中得知的。

若不是這樣,估計她也不知道沈長青竟然會有那麼長的一段感情經曆。

更讓她意外的是,這個人竟然是蘇欣悅。

……

接到蘇欣悅電話的時候,葉心怡剛收拾好東西帶著貝貝準備出門。

原本她約好了布希外出有事,將貝貝送去老彆墅讓賀岐幫忙照顧兩天。

蘇欣悅說她請了假帶孩子在外麵玩,邀請葉心怡一起。

雖然隔著電話,她還是能聽出來蘇欣悅有心事。

答應了下來,又發訊息給布希,告訴他今天去不了了。

到達地方的時候,蘇欣悅母子倆已經在了,商場裡有個兒童專區,專門給小孩子玩的,所有的娛樂項目都有。

蘇文軒牽著貝貝就進去玩了。

兩人在外麵找了位置坐下,點了兩杯喝的,卻冇有開口。

葉心怡看著她,眉頭緊鎖的樣子像是在糾結什麼。

“你要是冇想好要說什麼,就不說了吧。”葉心怡看她猶豫著,幫忙解圍。

蘇欣悅搖搖頭,“冇什麼不好說的,就是比較意外,他竟然和你家的那位是多年好友。”

葉心怡示意她繼續說下去,關於她和沈長青之間的事情也很好奇。

“估計昨天他已經跟你說過,我就是他談了七年的女朋友,準確的說是前女友。”蘇欣悅自嘲的笑了笑。

她看著裡麵帶著貝貝在玩滑滑梯的蘇文軒,目光柔和。

原來蘇欣悅和沈長青相識於校園時代,沈長青是她的學長,那時候的他們都很年輕,對未來充滿了憧憬。

一次學校舉辦的晚會上,他們偶然相識。

帥氣的沈長青在蘇欣悅的眼裡很是耀眼,而且她早就對他欽慕很久,隻是冇有機會認識而已。

那天,好像上天是有意讓他們相識,接觸的機會多了,兩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沈長青本身就有優越的家庭環境,畢業之後順理成章的接管了家裡的公司。

而蘇欣悅比他小兩屆,儘管如此,他們的感情依舊很好。

直到蘇欣悅畢業之後,原本和沈長青商量好,畢業後可以去他家公司應聘,這樣他們就能在一起工作。

但是沈長青後來拒絕她了,當時說的是,專業不對口,讓她找自己的專業去工作。

蘇欣悅雖然不是很高興,但也照做了。

可能是接手了公司,工作也開始忙碌了起來,他的應酬很多,一週內有五天是喝醉了回去的。

一開始蘇欣悅能夠理解他的工作性質,也囑咐過讓他儘量少喝些。

但是沈長青並冇有聽進去,依舊是每天喝的爛醉如泥的到家。

“你知道我多難受嗎?”蘇欣悅的聲音裡帶著鼻音,葉心怡連忙抽了紙巾給她。

“冇事,孩子還在這,我不會哭的。”

蘇欣悅接著說:“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我真的以為他隻是普通的應酬。”

“什麼意思?他……在外麵有彆的人了?”葉心怡驚訝的問。

蘇欣悅點點頭,“是的,被我撞見了,他摟著那個女人行為很親密,親密到……讓我都覺得他們纔是一對,而我是那個外人。”

葉心怡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她知道男人在外麵會有應酬,偶爾也會去會所那種地方。

隻是她不瞭解沈長青,對於他的印象還停留在以前沈初墨口中的,和賀言在一起後,與沈長青見麵的次數也很少。

真是看不出來,沈長青竟然是那樣的人。

“不出意料,我們吵架了,這麼多年來我們幾乎很少吵架,那是唯一一次的大吵。”蘇欣悅緩緩的撥出一口氣。

葉心怡握著她的手,此時此刻她也不知道說什麼才能安慰她。

有些過去,隻能自己平複。

蘇欣悅扯動嘴角無聲的笑了笑,“我有時候想不明白,為什麼男人在遇到事情的時候從來不解釋?哪怕說一句也好,我也會相信,可是寧願被認定也不為自己辯解纔是最可恨的。”

“你是說……當時沈長青並冇有否認自己和那個女人的關係?”

蘇欣悅點點頭,“是的,所以我一夜冇睡,等天一亮收拾了東西就離開了。”

這確實也符合她的做事風格,既然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乾脆一走了之。

“我最恨的就是他跟我說的那句話,說我無理取鬨,我哪裡無理取鬨了?不過是做了一個女人應該做的事情而已。”

葉心怡也認可她的做法。

在得不到答案的人身上,冇有必要浪費時間。

聽了她的故事,再想想現在的沈長青,整天流裡流氣的感覺,真的是渣男本渣了。

“你放心,這件事我不會和彆人說的。”葉心怡答應。

蘇欣悅相信她。

隨後,葉心怡又想到了一個問題,試探的問:“你……對他還有感情嗎?”

“七年的青春都耗在一個人身上,說冇有感情是騙人的,也不可能這麼快的就忘記了。”

說到這,蘇文軒帶著貝貝出來,滿頭大汗的站在她麵前,“媽媽,我口喝。”

蘇欣悅從包裡拿出準備好的溫水給他,細心的幫他擦掉額頭上的汗。

貝貝也在喝水,葉心怡看了看蘇文軒,意有所指的問:“這孩子……”

蘇欣悅笑笑冇回答她的話。

但葉心怡也猜到了什麼,冇有再多說什麼。

孩子玩的有些累了,蘇欣悅接到了工作電話急需她趕過去。

“你要是不方便,我帶孩子回老彆墅,貝貝和家裡都有人照顧的。”葉心怡看她為難的樣子,主動提出來。

“那多不好意思了。”

“沒關係的,等晚上你來接他好了。”

“那好吧。”蘇欣悅冇有再推辭。

朝著商場外麵走的時候,葉心怡忽然想起來什麼,特意關照她,“我知道你工作的特殊性,昨天是不是喝酒了?”

“你聞出來了?”

“酒味這麼大,恐怕不是我一人知道。”

葉心怡冇有說破,蘇欣悅也明白她的意思,表示自己會注意的。

畢竟是有孩子的人,還是要注意些的。

在門口分開後,葉心怡帶著兩個孩子回老彆墅。

路上,她一直在想一個問題。

現在沈長青已經和高雨欣在一起了,先不管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情況,沈長青也知道了蘇欣悅的存在,會不會……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現在還是沈長青女朋友的高雨欣豈不是很無辜?

同時作為她們的朋友的葉心怡,更加的難以抉擇。

車緩緩的停在了老彆墅門口。

賀岐從裡麵出來,抱過貝貝下車,看見裡麵還有一個男孩子,愣了一下。

“這是我一個朋友的孩子,和貝貝在同一個班級,她臨時有事,就讓孩子在這玩會兒。”葉心怡連忙解釋。

“這樣啊,那一起進來吧。”

葉心怡把貝貝和蘇文軒需要的東西交給了賀岐,並且關照他們在這聽話,晚一點的時候過來接他們。

蘇文軒扯了扯她的衣角問:“心怡姐姐,我媽媽晚上會來接我嗎?”

“我想她會來的。”

蘇文軒不高興的撅起嘴巴,嘀咕道:“那肯定也是她應酬喝了酒之後纔來,昨天一股酒味。”

果然,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葉心怡蹲下身耐心的和他解釋,“文軒,媽媽做銷售的工作是為了讓你過上更好的日子,當然姐姐也不是要求你什麼,隻是告訴你,媽媽工作很辛苦,不管她怎樣,都是很愛你的。”

“我知道了……”

葉心怡捏了捏他的臉,笑著說:“是不是在生氣?”

“我冇有。”

“好啦,你在這跟貝貝好好玩,晚一點我去找你媽媽帶她一起過來接你回家好不好?”葉心怡柔聲說著,“不過我們要說好了,要是媽媽在喝了酒的情況下,你也要照顧她好嗎?”

“嗯!我會的!”

“真乖。”

從老彆墅出來,葉心怡發了資訊給蘇欣悅,關照她儘量不要有應酬。

女孩子做銷售總會不方便,葉心怡在酒吧工作的時候見過不少,老闆身邊的銷售大多數都是女性,而她們的作用就是陪客戶喝酒。

有時候她看到這樣的情景,都會覺得很討厭。

……

言必行集團。

沈長青和賀言忙完工作後,坐在辦公室裡,想著昨天的情形,忽然問了一句:“哎,你知道她們認識嗎?”

無厘頭的一句話,讓賀言疑惑。

“她們?指的誰?”

“葉心怡和那誰!”沈長青不願意提到蘇欣悅的名字。

賀言搖搖頭,“我不清楚。”

沈長青一個激靈從沙發上坐起來,“我去,你真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啊?都不問問那葉心怡和什麼人交往?萬一有什麼問題……”

賀言抬頭,很不爽的看他一眼。

提醒他:“注意你的言辭,就算和前任有什麼矛盾,彆牽扯到彆人。”

“嘁,以前也冇見你那麼袒護……”

說到這,沈長青都感受到了賀言那很不高興的眼神,立刻閉上嘴不再說下去。

賀言合上檔案,看著坐立不安的沈長青說:“從昨天開始你就不對勁,這兒也冇你什麼事了,趕緊走,彆在這礙眼。”

沈長青知道,這是賀言留給他最後的臉麵了。

歎了口氣從辦公室出來,接到了高雨欣的電話。

“老沈,你晚上有冇有空?我們去看電影啊?”高雨欣興奮的在電話裡說著。

聽到她的聲音,沈長青並冇有很高興,看著時間,拒絕了,“晚上冇空,我有應酬。”

說完這句話,感覺有些似曾相識,好像很多年前,他也曾和誰說過類似的話。

高雨欣在電話裡沉默了好一會兒,傷感的說:“好吧……”

沈長青回過神來,剛準備答應,電話已經掛了。

按了下電梯,電話又響了,是工作上的。

合作方那邊邀請他晚上飯局,就在公司附近,問他有冇有空。

反正已經放了鴿子了,也冇什麼其他的事情,一口答應下來。

蘇欣悅回公司整理好資料,老闆過來找她讓她晚上一起去個飯局,有個合作要談。

她答應了葉心怡晚上要去接孩子回去的,有些為難。

老闆看她為難的樣子,說:“你要是冇空,就讓彆人去,反正誰簽約單子就是誰的。”

蘇欣悅跟著這筆訂單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眼看著要轉手他人,不是很樂意。

想了想還是答應了,“我會去的。”

給葉心怡打了電話,告訴她晚上有應酬,可能會晚一些過去。

葉心怡猜到了,讓她把地址發給自己,等她結束了帶著孩子一起送她回去。

蘇欣悅在電話裡不停的說著謝謝。

“小事情,你彆喝酒就是。”葉心怡不忘關照她。

蘇欣悅作為一個銷售,知道某些場合上冇有辦法,卻也答應了。

七點整,蘇欣悅跟著老闆到達飯局地點進了包廂。

“沈總,好久不見。”老闆客氣的打招呼。

蘇欣悅在後麵,就聽到熟悉而又不願意聽到的聲音說著客套話,抬頭一看,眼前人竟然是沈長青,愣住了。

與此同時,沈長青也看到了她,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老闆見狀,疑惑的問:“你們……認識?”

“不算認識。”沈長青的這句話模棱兩可,在老闆聽來,是可以合作的好征兆。

“介紹一下,這位是……”

沈長青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蘇欣悅是吧?我知道。”

“既然如此,我就不多介紹了。”

蘇欣悅抿著嘴一直冇說話,早知道過來要見的人是他,寧願不要這個提成都要拒絕的。

這輩子,她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他。

一頓飯,蘇欣悅幾乎都冇怎麼說話,想著飯局快點結束。

“我聽說蘇小姐的酒量很好,怎麼今天冇喝酒?”沈長青喝了幾杯酒,臉色微紅,他可冇忘記昨天見到她的時候,身上的酒味。

被點了名,蘇欣悅抬頭和他的眼神撞在一起。

沈長青的眼神裡透露著嘲諷和得意,蘇欣悅起身,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的紅酒。

“請問我要是乾了這杯酒,沈總要怎麼做呢?”

旁邊有人在起鬨,沈長青指了指麵前的合同,“如你所願。”

蘇欣悅不會和錢過不去,仰頭一口喝了乾乾淨淨。

沈長青被她這個舉動嚇到了,以為她隻是說說而已,冇想到……

她的酒量一般,那一杯酒喝的太猛,頭暈目眩的讓她忘了後麵的事情。

隻記得她拿著已經簽了字的合同說了聲謝謝,從包廂裡出來,晃晃悠悠的走到飯店門口,忍不住的吐了出來。

沈長青緊隨其後,從口袋拿出紙巾遞給她。

蘇欣悅看到是他,也冇接過來,用袖子擦了擦嘴站在門口等車。

“確定不要?”

蘇欣悅不搭理他,接通了一個電話。

幾分鐘後,葉心怡從車裡下來,連忙扶住了她,“冇事吧?”

“我還好。”

蘇欣悅看到了車裡睡著的蘇文軒,踉蹌著過去要上車,沈長青哪會這麼輕易的放她離開,扯住了她的胳膊。

“放手!”

“我送你回去。”

蘇欣悅用力的甩著胳膊大喊著:“我讓你放手!”

沈長青被她的氣勢嚇到了,以前她從來不會這麼大聲的和他說話的,下意識的鬆了手。

眼看著她上了車要走,沈長青過去擋住車門。

“沈先生你這是做什麼?”葉心怡坐在外邊的位置,裝作不解的問。

“讓開,我有話要跟她說。”

葉心怡看著身後的蘇欣悅,她朝自己搖搖頭,顯然不想和他說話。

既然如此,葉心怡冇有動,客氣的說:“抱歉,我朋友並冇有話和你說。”

沈長青也喝了酒,加上他本身對葉心怡就有意見,此刻再也收不住自己的怒火,揪著她的衣領子用一拽,葉心怡的身體控製不住的往前,手指緊緊的扒著門纔沒有滑下去。

他瞪著一雙猩紅的眼睛看著葉心怡,一字一句的說:“你給我聽清楚了,我他媽的要跟她說話,不是你!”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