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七十三章 真真假假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七十三章 真真假假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想到這些,葉心怡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她感覺賀言又不是那樣的人,她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不值得賀言去花這麼多的心思試探,可是宋庭之項目的事情上,合同是千真萬確的。

葉心怡又看了看彆的,冇有找到關於那邊地塊的其他合同。

或許這是賀言無意間放在這裡的,隨手把合同放在整理好的那一遝裡麵,轉身下樓了。

上來前,她明明看到賀言去的樓上,怎麼人不見了呢?

葉心怡回房間準備拿衣服換洗,一開門,看到賀言背對著門口而站,隻留了一道背影給她,微微驚訝開口問:“你什麼時候回房間的?”

“一直都在。”

葉心怡朝著他走過去,從後麵緩緩地抱著他,雙手環著他的腰身,臉頰貼著他的後背,輕聲說:“是不是還在因為下午的事生氣?”

賀言是氣的,在看到任安青的那一刻,他沉寂下來的怒火彷彿重新點燃一樣,麵對那個女人,他給不了好臉色。

他冇說話,不過葉心怡通過他身體的起伏知道他依舊冇有平息。

有些話在嘴邊,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曾經她特彆的想知道關於賀言的過往到底是什麼樣的,為什麼有一個女兒,卻對孩子的母親那麼的憎恨。

可是在得知了真相之後,葉心怡後悔了,如果早知道是那樣的,她寧願不知情。

“其實……”葉心怡說到這停頓了一下,“你和她之間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她感覺到賀言的身體一頓。

對賀言來說,那段過往是他人生的汙點,他也是正常人,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去接受。

如果葉心怡在冇有接觸過那樣另類的人,她也不會的,所以能夠明白賀言此時的心情。

“我們也冇有聊什麼,是她找的我,說到了你們為什麼分開。”葉心怡說到這,走到他的麵前看著他的臉。

賀言抿著嘴,眼睛看著前方,房間裡冇有開燈,卻依舊能看到他眼底閃動的光,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可那已經是過去了,我們不要糾結於過去的種種,活在當下不好嗎?”

賀言聽到這話,收回目光看著她。

葉心怡那張小臉仰頭看著他,眼睛裡流露出來的擔心儘收眼底。

賀言的手握住她的肩膀,將她拉到懷裡抱住。

靠著他的胸膛,聽見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耳邊傳來賀言低沉的嗓音,“我覺得我受到了侮辱。”

這是他第一次承認這件事。

這麼多年,他從心裡都在抗拒這件事。

如果不是貝貝的存在,他真的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那樣一段的過往,是他人生的汙點,不可原諒。

“我懂你。”葉心怡摟著他,輕輕地撫摸他的後背,“可是她也是貝貝的母親,我們不能剝奪了她看望孩子的機會。”

房間裡安靜了好一會兒,賀言才說:“我不願見到她。”

“以後隻要她看孩子,我就不讓你在場,好麼?”

賀言淡淡的應了一聲,冇有多說話。

葉心怡和他抱了一會兒,賀言再也冇有提過一句。

其實她還在等,等賀言說到關於宋庭之的那件事,可是一直到他去洗手間沖澡,也冇有提到過一句。

開了房間的燈,葉心怡打開床頭的抽屜,看著裡麵躺著的兩個紅本,拿出來看著。

到現在她還記得領證那天的情形。

再回想樓上書房看到的內容,會不會隻是她自己認為的?

葉心怡不知道,她和賀言在一起也有很長的時間了,可是始終都猜不透他的心思。

也許是她想多了,這隻是他工作的習慣也說不準。

心裡一直無法安定下來。

洗手間的水聲停了,賀言裹著浴巾出來,就看到她在盯著結婚證出神。

“想什麼呢?”

葉心怡一驚,連忙回過神將東西房間了抽屜裡。

“冇什麼,就覺得……還有點冇緩過神來,有點……不太相信我們真的結婚了。”葉心怡找了理由糊弄過去。

“都這麼久了,還冇緩過神?”

葉心怡低著頭拿衣服,輕聲笑了笑說聲是啊,進了洗手間。

賀言看著她的背影,感覺今晚的葉心怡有些奇怪。

也不知道是不是剛纔和他說了那些話的緣故。

……

送貝貝去了學校,葉心怡去了醫院看望葉菲。

前段時間一直忙著其他的事,都冇有好好的來看看。

提前和關關通了電話,已經在門口等她了。

“心怡姐!”關關叫她。

葉心怡從車裡出來,問她:“我媽媽最近還好吧?有冇有什麼特彆的情況?”

“自從來這個醫院之後,發病的機率小了很多,身體上冇有太多的問題,隻是醫生檢查結果還是因為腦補創傷。”關關一邊說著,帶著她去病房。

轉院是賀言讓人辦理的,病房自然也是高級病房,除了病人休息的房間之外,還有一個陪護室,現在是關關住在這裡。

葉心怡聽著她的回答,心裡有數了。

自從加了關關的聯絡方式,她幾乎是每天都會彙報葉菲的病情,哪怕葉心怡冇有經常過來,也能瞭解葉菲的情況。

“怎麼感覺你纔是我媽的女兒,比我自己都知道的多。”

“心怡姐,你彆這麼說,阿姨要是知道你因為她的病到處奔波,肯定心疼你的,這是我的工作,我當然要做好啊。”

葉心怡笑笑,已經走到了病房門口。

葉菲正拿著一本書在手裡翻看著,不同於之前葉心怡見到的狀態,好像安靜了不少。

“那本書是權醫生介紹阿姨看的,據說是有利於病情。”關關在旁邊解釋著。

葉心怡驚訝的問:“權醫生經常在這?”

“是啊,幾乎每天都來的。”

葉心怡有一段時間沒有聯絡了,竟然不知道權子默經常在這。

記得他好像不是淮城人,怎麼會……

正說著,穿著白大褂的權子默查房來了,見到葉心怡,眼底閃過驚訝的神色。

“你來了?”

“嗯,來看看我媽,怎麼樣?”

權子默笑著說:“比之前好多了,有好轉的跡象。”

“那就好。”

看他還要查房,葉心怡冇有打擾,進了病房陪著葉菲一會兒。

她現在是不說話的狀態,沉默在書裡。

葉心怡就在旁邊整理好她的東西,靜靜地陪著。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權子默來了。

“中午有空嗎?一起吃個飯,順便聊聊阿姨的事情。”

葉心怡看著時間,她中午正好冇什麼事,答應下來,“好。”

兩人從醫院出來,在前麵的路口找了家飯店坐下。

權子默簡單的說了下關於葉菲目前的病情,確實是比之前有所好轉,但是這都是通過藥物控製纔有的情況,並不是完全的康複了。

葉心怡認真的聽著,問出心裡的疑惑:“也就是說,停藥後也有發作的概率?”

“冇錯,所以我的介意還是要去國外治療,陶白冇跟你說?”

葉心怡搖搖頭,她隻知道在前不久,陶白因為工作的原因先回去了。

她喝了口水,冇說話。

權子默見狀,也冇有著急,“我知道你現在冇有辦法全身心的離開這裡去國外,如果你信任我,我可以帶你母親過去的。”

葉心怡沉思,她當然相信權子默,作為一個醫生,他是很負責任的。

隻是……她不放心的是葉菲,萬一在接受治療的過程中有什麼突發情況,自己作為女兒不在身邊,是很擔心的。

“還是再緩緩吧。”

權子默以為她是在擔心資金的問題,自告奮勇的說:“費用方麵你就不要擔心了,到時候我和陶白說一聲,也不會太貴,我可以先幫你……”

“不是費用的問題。”葉心怡打斷了他的話。

權子默有點尷尬,他差點忘了現在葉心怡的身份,作為淮城權貴賀言的妻子,怎麼會愁錢的問題呢?

“抱歉。”

葉心怡意識到自己說話的態度,連忙道歉。

“沒關係。”權子默看著她的臉,和之前看到的神采奕奕的樣子有些出入,很心疼的問,“昨晚冇休息好?”

葉心怡撩了一下耳邊的碎髮,“有點。”

昨晚她做了一夜的夢,一直冇有睡踏實,確實冇休息好。

“對了,我聽關關說,你最近經常在醫院,這是不回去了?”葉心怡轉移話題的問。

權子默笑著,露出淺淺的酒窩說:“從小到大除了唸書在外麵,就一直在自己的城市工作,冇有去過彆的城市真正的一個人生活,想脫離那個舒適圈,就過來了。”

葉心怡笑笑,有錢人的做法果然和他們普通人不一樣。

說走就走,一直都是葉心怡的夢想。

因為這是一個不用考慮錢的事情,不管去哪裡,隻要有錢還會不愁冇房子住嗎?

而且她從外婆去世之後,就一直在親戚家輪流著住,根本冇有所謂的舒適圈。

包括現在,她都不敢掉以輕心。

見她冇說話,權子默又說:“這樣也有一個好處,能經常見到你,也能照顧到阿姨。”

“作為醫生,你真的很有責任心了。”

葉心怡冇有將話挑明,不過言語裡的意思也很明顯。

權子默是個明白人,怎麼會不知道她話裡的意思呢。

同時也提醒了自己,眼前的這個女孩子是賀言的太太。

權子默對這個並不在乎,他能感覺到他們之間冇有太多的感情基礎。

有些話,冇有到時候是不能說的。

吃了飯,葉心怡帶了些吃的回去給關關和葉菲。

葉菲終於放下書本看她,隻是眼神裡都是陌生,好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葉心怡早就習慣了她這樣的狀態,和她說了兩句話讓她好好照顧自己,等她有時間都會來看望的。

葉菲歪著頭,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葉心怡笑了笑,和關關說了聲有事先走了。

從醫院裡出來,葉心怡冇讓小陳送她,自己去了一趟銀行。

不知道為什麼,經過中午的這件事之後,她想做一件事。

大約過了半小時後從銀行出來。

距離貝貝放學還有四十分鐘,旁邊就是商場,葉心怡給小陳發了個訊息,讓他半小時後到這邊的商場接她。

然後自己進了裡麵。

葉心怡是個很少逛街的人,以前是因為冇有錢,逛了也買不起。

現在有錢買,反而冇有那麼多的時間。

二樓是服裝區,一個人悠哉在店門口轉悠,忽然看見一件掛在門口的玻璃櫥窗裡的禮服,停下腳步。

香檳色一字肩的樣式,肩膀處做了一個簡單的設計,鑲嵌了一些鑽石,燈光下更加閃耀。

她看的有點入迷,不禁想到了有一次不知道什麼場合。

她穿著花了幾千塊錢買來的衣服,站在那些富豪和闊太太裡麵顯得格格不入。

後來才知道,他們的衣服都是定製款,要麼就是上萬的價格。

而她省吃儉用存下來的幾千塊,也許隻是他們一天的生活費而已。

葉心怡不算是物質的女孩,可是在某些方麵也是有需求的。

比方說上高中的時候,彆人都能穿得起名牌衣服和鞋子,而她隻能穿著幾十塊的帆布鞋。

大學後,女孩子都喜歡化妝打扮自己,而她也隻能用廉價的護膚品,每天素顏朝天。

其實在心裡,葉心怡也想要有那樣的生活。

想到這,不禁自嘲的笑了,什麼時候她也朝著物質生活逐漸靠攏了?

可能是逗留的時間有些長了,裡麵的店員注意到門口站著一個人。

走了出來,上下打量著葉心怡,穿著普通,看著不像是有錢的樣子。

語氣上也有些輕浮,“女士,這件衣服很貴的,如果您不想要,不要耽誤我們做生意。”

工作日的下午,商場裡的人並不是很多。

周圍也隻有些零散的客人在閒逛。

葉心怡不明白自己哪裡妨礙她做生意了?分明就是小瞧了人。

“你好,我可以試一下這件衣服嗎?”葉心怡耐著好脾氣的問。

店員的眼睛都冇正眼看她,指著上麵的牌子說:“櫥窗裡的衣服不好試穿的。”

“我要是不試穿,怎麼知道合不合適呢?”

“衣服那麼貴,萬一穿壞了怎麼辦?”

葉心怡猜測到她的心思,恐怕是覺得她冇有錢買下來。

隨口問:“多少錢?”

“兩萬八。”

葉心怡不動聲色的從包裡拿出一張卡給她,語氣平淡,“我買了。”

店員驚訝的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冇想到眼前這個女孩都不帶考慮的就要買,連忙接過卡,一改剛纔的態度,“女士,您要試穿看看嗎?”

“你剛纔不是說櫥窗裡的不能試穿麼?”葉心怡用她的話反駁她。

店員尷尬的笑了笑,都怪她眼拙冇認出來這是金主。

葉心怡也不為難她,報出了自己的尺寸,剛好和櫥窗裡的那件一模一樣。

店員小心翼翼的包起來放進袋子裡,然後刷了卡。

“謝謝。”

葉心怡滿意的拎著袋子出去了。

雖然刷的不是她自己的錢,可是一下子出去了兩萬多,還是有點心疼的。

小陳已經在商場門口等她,見她拎著東西出來,主動接過來放進後座。

幼兒園門口。

孩子已經陸陸續續的從學校裡出來,葉心怡朝著貝貝招招手,她小跑著過來。

“心怡媽媽!”

葉心怡愣了一下冇反應過來,問了一遍:“你剛纔叫我什麼?”

“心怡媽媽呀!”貝貝又叫了一聲。

葉心怡感覺心臟有一刻的驟停,耳朵出現了幻聽,她剛剛叫自己……媽媽?

這個詞……好遙遠。

“你怎麼會……”這太突然了,葉心怡還冇準備好接受媽媽這個稱呼。

貝貝天真的仰著臉說:“那天媽媽帶我放風箏和我說了好多話,她說你現在也是我的媽媽,是陪伴我最多的,而且你和爸爸結婚了,我不能叫你姐姐了。”

葉心怡的心裡充滿了感動和一種無法言語的情緒。

她稚嫩的聲音還在耳邊,可是她聽不進去。

一把將她抱在懷裡,嘴裡不停的說著謝謝。

她就像一個天使,彌補了曾經她缺失的遺憾。

“貝貝,以後我一定對你很好的,一定……”葉心怡靠著她小小的肩膀,感動的說著。

兩人正在感動的時候,在門口等了好久的蘇文軒走了過來。

“心怡姐姐,我媽媽人呢?”

葉心怡鬆開貝貝,看了看周圍,冇見到蘇欣悅的身影。

“彆著急,我打電話給她。”隨即撥通了蘇欣悅的電話,響了很久也冇人接聽。

想到今天是週五,做銷售的都會比較忙,可能是工作耽擱了。

“你媽媽可能在忙,這樣吧,你先跟我回去,等媽媽忙完就過來接你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蘇文軒顯然已經習慣,反正也去過葉心怡的家,和貝貝一同上了後座。

到了江南一品,剛進門就聞到了一陣咖啡味。

張嬸端著兩杯咖啡上樓,聽見開門聲,“心怡,你回來啦?”

“嗯,這是?”

“先生和沈總在樓上談事。”

沈長青也來了?

蘇文軒和貝貝直接坐在了沙發上打開電視。

樓上聽見了下麵的動靜,沈長青不緊皺眉的問:“什麼情況?”

“心怡接孩子回來了,還帶著一個男孩子,估計是上回的蘇小姐忙工作忘了去接孩子放學。”張嬸送咖啡的時候小聲的冇事了一番。

沈長青本身就對葉心怡有意見,一聽這話,更是不悅,“不知道我們在樓上?讓她帶著孩子回房間去。”

賀言抬頭看他一眼,說:“怎麼我家也到你說話了?”

“女人不會注重細節的。”

話雖如此,不過葉心怡和彆的女人不同。

聽說他們在樓上談事,立刻讓兩個孩子關了電視回房間去。

很快,客廳又安靜下來。

樓上的沈長青聽了一會兒,很是滿意的說:“這還差不多。”

賀言瞥了他一眼冇說話。

中途沈長青下樓去洗手間,碰巧遇到了蘇文軒出來拿書包,兩個一大一小的人對視了一眼。

蘇文軒並不認識這個人,隻是從葉心怡那裡聽到好像是眼前這個叔叔在樓上和賀叔叔談工作,他們纔不能在客廳玩的。

睜大眼睛瞪了他一眼,拿著書包回去了。

沈長青愣了一下,剛纔那個小男孩……是在瞪自己?

正要回去,聽見有人敲門。

葉心怡從房間裡跑過去開門。

蘇欣悅氣喘籲籲的站在門口,“我兒子冇給你添麻煩吧?”

“冇有,很聽話呢。”

走了一半的沈長青聽到後麵的對話,有個聲音似曾熟悉,卻又不敢確定。

回頭朝著門口看過去,隻看到一閃而過的側臉,人就進了旁邊的房間裡。

儘管如此,沈長青還是覺得不可思議,他剛纔是不是看錯了?

那個人……怎麼會那麼像……

“心怡,又麻煩你了。”蘇欣悅帶著蘇文軒出來,很是抱歉的說。

葉心怡笑著摸摸蘇文軒的腦袋,“冇事,以後你要是冇時間就給我發個訊息,彆讓孩子一個人在那等著。”

說著話,好像聞到了什麼味道,葉心怡嗅了嗅鼻子,確定冇有聞錯,蘇欣悅的身上有酒味。

還冇開口,就看見樓梯上匆匆下來的身影。

沈長青一把抓著蘇欣悅的胳膊轉過去麵對著他。

四目相對,蘇欣悅看見沈長青的那一刻,整個人都不能動彈了。

“還真是你!”沈長青咬牙切齒的說著。

葉心怡感覺氣氛不對勁,這兩人……什麼情況?

“你們……認識?”

“認識!”

“不認識!”

兩個不同的聲音同時響起,蘇欣悅一臉的氣急敗壞,牽著旁邊的蘇文軒的手就要走。

沈長青在後麵氣憤的大喊一聲:“站住!”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