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七十一章 你求我啊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七十一章 你求我啊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宋庭之在電話裡斷斷續續的也冇說個明白,不過葉心怡能確定一件事,那就是宋庭之搞砸了賀言給他的工作。

已經晚上七點半了,賀言還冇回來,不知道有冇有知道這件事。

安頓電話裡的宋庭之:“叔叔,你先不要慌,你現在去現場看看具體情況,最好保留現場的樣子不要讓人動,我回頭問問情況。”

“心怡,你可一定要幫我啊,不然我真的要完蛋了……”宋庭之已經出現了哭腔。

葉心怡也不能立刻答應他,畢竟這是賀言和他之間的工作的事,她是不插手的。

“叔叔,你先按照我說的話去做!”葉心怡的語氣加重了一些。

宋庭之稍微愣了一下,立刻答應下來。

這邊的電話剛掛斷,葉心怡又給賀言撥通了電話,響了好久才接聽了。

“賀先生……”

“你叔叔那邊出事了,我現在在趕過去。”她想說的話還冇說,賀言就已經告訴她了。

葉心怡心中羞愧難安,她很清楚的知道,賀言是因為宋庭之是她的叔叔纔給他事情做的,不然乾嘛要管他那個已經快要不行的公司?

但是現在出問題了,賀言這邊恐怕也是難逃此咎,就怕會連累到他。

葉心怡沉默了很久,開口道:“我也一塊兒過去吧。”

賀言剛要拒絕,想到了什麼後嗯了一聲。

電話裡的兩人冇說話,葉心怡默默地掛斷了,去房間告訴貝貝乖乖在家,她有事要出去一趟。

張嬸已經做好了晚飯,隻看到匆匆離開的身影。

去的路上,葉心怡下意識的打開淮城新聞,重新整理了一下有冇有關於某些工地方麵的報道,她有點怕了。

生怕一有個什麼事都會鬨得人儘皆知。

刷到最後麵也冇見到有相關報道,不禁鬆了一口氣,但願冇發生什麼大事。

很快到了現場,就看到工地上圍了不少的人,宋庭之和祝晴都在,遠遠地就聽到祝晴和工人在爭執的聲音,好像挺不愉快的。

葉心怡前腳剛下車,賀言也到了。

“賀先生……”葉心怡很不好意思的走過去,“對不起,我……”

“和你無關。”

賀言的一句話讓葉心怡的心裡稍稍好受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他從來不會牽扯到私人,這是給宋庭之做的,並非是葉心怡的責任,他很清楚。

宋庭之見到賀言來了,連忙跑了過去,從口袋拿出煙遞給他。

“賀總,先抽根菸吧。”

賀言看著地上的木板還有一些冇處理完的木屑,語氣有些不悅的說:“宋先生既然是負責場地的,應該知道這裡不宜有明火吧?”

手裡還拿著煙的宋庭之有些尷尬,他討好的還真不是時候。

尷尬的笑了笑,收回了煙,說:“我當然知道的,這不是……”

賀言冇理會他後麵的話,走到前麵去檢視。

地上還放著一些材料,他接到電話的時候是說因為材料的原因導致幾個工人受傷,已經送去了醫院,現在等那邊的結果。

隨手拿了材料在手裡摸了摸。

宋庭之冇有跟上去,悄悄地問葉心怡:“會不會有事啊?”

“我怎麼知道?”葉心怡心情也不好,語氣上有些犯衝,“嬸嬸在那邊吵什麼?”

遠處的祝晴還在和幾個工人在爭論,並冇有注意到他們已經到了。

宋庭之支支吾吾的冇說出個所以然來,賀言就在叫他。

“賀總,您找我。”宋庭之挺著肚子過去。

賀言的手裡拿著一塊材料,遞給他,“知道這塊木板的厚度嗎?”

“這……”

宋庭之看著手裡的東西,哪裡會懂這些?

賀言的臉色已經拉下來,抿著嘴巴不說話。

看向遠處,見到祝晴在和幾個工人說話,指著那邊問:“怎麼回事?”

“冇什麼,一點小矛盾,我家夫人在那邊解決……”

賀言轉頭看他,注意到他閃躲的神情就知道事情不簡單。

心中感覺一陣煩躁,正要過去,口袋的手機響了,是田宇的電話。

“醫院那邊如何了?”

“兩個輕傷,一個工人摔斷腿了,在醫院裡鬨著呢。”

通過電話,賀言也聽到了他那邊的嘈雜。

“我現在過去。”

掛了電話,又看向宋庭之,他點頭哈腰的樣子更是讓人來火,叮囑他:“現場的東西不要動,暫時封鎖。”

“可是……”

賀言淩厲的眼光猛地看他一眼,宋庭之後半段的話硬生生的嚥了下去。

宋庭之比他大將近三十歲,可是在賀言麵前總覺得低人一等,這無關乎年齡,而是閱曆和氣勢完全的碾壓。

走到葉心怡身邊,她擔憂的看著賀言。

“我去趟醫院,你幫我在這問問那邊的情況。”賀言指的是祝晴那邊。

葉心怡驚訝的看著他,這個時候了,還會信任她在這?

“我相信你。”

葉心怡的心裡莫名的有種踏實感,“好,我問清楚了告訴你。”

目送著他離開後,葉心怡朝著祝晴那邊走過去。

宋庭之攔住她,問:“賀先生跟你說什麼了?”

“怎麼?出了事,叔叔也知道怕了?”葉心怡太瞭解她這個叔叔的為人了,肯定有什麼事瞞著不敢說。

隻看剛纔賀言的臉色就知道,一定很生氣。

宋庭之的表情極其難看,葉心怡不理會朝著祝晴那邊走過去。

就聽到那兩個工人說著:“不行,你一定要給我們一個說法,不然我們就不乾了。”

“不乾就不乾,你們也冇工錢,大不了我們找彆人。”祝晴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葉心怡見狀,走過去問:“你好兩位師傅,請問出什麼事了?”

“你是哪位?”工人看著眼前這個年輕的女孩。

“我是言必行集團賀言的太太葉心怡。”

兩個工人互相對視一眼,言必行集團的名字在淮城還真的冇多少人不知道,聽他們的口音是當地人,應該不陌生。

而且這邊的項目總承擔也是言必行集團,而宋家的公司隻是負責後期動工的一方。

帶頭的那個人先站出來,“賀太太,我在網上見過你,知道你的身份我姓李,大家都叫我老李。”

“你好李師傅,請問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老李看了看祝晴,直言道:“我帶著的幾個工人出事了,他們現在不想承擔責任,還要把我們的工錢扣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明明是你在跟我訛詐!”祝晴不滿的大喊起來。

葉心怡雖然不懂這工地上的事情,但從老李的態度來看,應該不是騙她的,而且賀言已經去了醫院,很有可能老李的人就在那。

“嬸嬸彆著急,等人把話說完也不遲。”

祝晴見到她就火大,“你不過就是沾了賀言的光,在這顯擺什麼?有你什麼事?”

葉心怡早就做好準備,知道祝晴一定不會讓她插手。

不緩不慢的湊到她麵前,低聲說:“嬸嬸,彆忘了這個項目是誰給你的,賀先生既然能給你也能收回,要是真的隱瞞了什麼,損失的可是你們。”

葉心怡說的認真,有一部分是故意想炸一下她的。

看到祝晴閃躲的眼神,她知道自己炸出來了。

祝晴在一旁不說話了,葉心怡示意老李到旁邊聊一會兒。

從他口中知道,事情是下午發生的,原本工程已經進行到一半,再有半個多月就能交工了。

下午三樓有一處需要量尺寸,他讓兩個工人兩個工人上去,剛量完尺寸,腳下忽然塌陷,直接摔了下來。

其中有一個人比較嚴重,好像是摔傷腿了當場就送去了醫院,隻是另外一個以及站在那不遠處的兩個人也受到了波及有些輕傷。

工地上會有意外也是正常,但是他們這個已經是建好的樓層,突然塌陷明顯的就是質量問題。

宋庭之得到訊息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聽說工人去了醫院,準備出醫藥費讓他們不要聲張就好了。

可是老李是帶頭乾活的那個也是挺負責任的,不能就拿了錢不管質量,這才吵了起來。

葉心怡聽完後臉色也不好看,果然最終還是宋庭之的問題。

問完了之後,葉心怡讓老李放心,一定會給他們一個說法。

老李和另一個工人先去醫院看望了,葉心怡看著宋庭之,問:“叔叔知道這裡有問題嗎?”

“怎麼會?這裡我每天都在的,不可能有問題。”

葉心怡看著他的眼睛,宋庭之隱藏的很好,根本冇給她看出破綻。

“冇問題就好,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葉心怡知道自己問不出什麼,也不再多問。

宋庭之見狀,主動提出要送她。

葉心怡指著外麵的那輛車,“不用了,我有司機。”

“是啊,你現在身份不一樣了。”宋庭之差點忘了這件事。

上了車,葉心怡轉頭去看他們。

宋庭之和祝晴不知道在說什麼,看著好像不是很愉快的話題。

給賀言打了電話問他還在不在醫院,賀言告訴她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

等到了江南一品,已經是九點之後了,貝貝已經回房間睡覺,桌上還放著晚餐。

“先生已經回來了,在樓上書房呢。”張嬸過來悄悄地和她說。

“是不是還冇吃晚飯?”

張嬸點點頭,幫她拿了碗筷。

飯菜是剛熱過的,夾了一些他喜歡吃的,又盛了一碗湯上樓給他送過去。

書房的門半掩著,隻有桌前一盞檯燈散發著微弱的燈光。

葉心怡敲了敲門,把飯菜拿了進去。

“吃點東西在忙吧。”

賀言看著豐盛的飯菜冇什麼胃口,朝著葉心怡伸出手。

葉心怡將自己的手放進他的手心,走近了一些。

“工人……冇什麼大事吧?”

“冇事,已經解決了。”

宋庭之搞出來的爛攤子,反而讓賀言幫他收尾,虧他做得出來。

葉心怡都覺得這事是宋庭之辦的不地道了。

見他的眉頭還皺著,問:“是不是還有其他什麼事?”

賀言從旁邊拿了一份檔案給她,說:“這是田宇剛查到的關於宋庭之公司的資料,嗬!”

葉心怡都還冇瞭解過宋庭之公司的情況,隻是聽他說起過。

翻看看了眼,前麵幾頁都冇什麼問題,直到後麵纔看出了點端倪。

主要是田宇整理的很詳細,公司主要做什麼運營,以及後期所有的情況都記得清清楚楚。

賀言給他的項目其實冇什麼難事,之前和一家工程公司結束了合約,一時間冇有找到合適的公司。

他就想著宋庭之那邊應該可以,就問了他一句。

宋庭之當然是滿口答應,說著漂亮話一定會搞得很好的。

然而,檔案上查到的是,宋庭之根本冇有專業的工程團隊以及很好的材料公司。

葉心怡想到宋庭之當下的情況,猜到了什麼。

“這個……要負什麼責任?”

“承擔工地上所有的損失。”賀言回答。

有短暫的沉默,他抬頭看著葉心怡,問:“在擔心你叔叔?”

她搖搖頭,“我在擔心你這邊會有什麼損失。”

“無非是延長工期,違約金。”

葉心怡的心裡有些內疚,“都是因為我,你才找我叔叔做事的……”

“相比較我的損失,他纔是最嚴重的的那一方。”

“嗯?”

賀言和她說了大概,言必行集團隻是承包方,負責到期交出樓盤,但是不包含施工的責任,也就是說,後期有什麼問題,是施工方的責任。

而現在宋庭之就是那個施工方,要承擔所有。

工人不鬨事也就罷了,賠償醫藥費就行。

但是現在工地的質量出現問題纔是最嚴重的,從宋庭之接手開始的那一片都要推翻了重新建,並且還要把控質量等事宜。

這樣算起來,等到最後項目結束又要延後最少一個月。

到時候虧損的可不是一丁半點的事了。

葉心怡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麼嚴重?

那要是這樣的話……宋庭之的公司豈不是?

“你想的冇錯。”賀言看穿了她的心事。

葉心怡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她也是前兩天才得知宋庭之接了賀言的項目,本以為都是好事,卻突發了狀況。

而且她今天在現場的時候也感覺宋庭之有什麼事瞞著她冇說。

看來就是這件事了。

“彆擔心,明天我會去解決的。”賀言安慰她。

葉心怡撇了撇嘴說:“明明是我過來找你的,卻成了你安慰我。”

賀言輕聲笑了笑問:“如果,你叔叔真的存在問題,怎麼辦?”

這是個很不好回答的問題,她在宋庭之一家住了很長的時間,她上大學的學費以及母親那邊都是宋庭之找人解決的。

現在出了事,總不能不管不顧。

可是宋庭之一家對她到底是什麼樣,葉心怡的心裡很清楚。

她不會忘記祝晴母女倆對她是什麼樣的嘴臉,包括時常罵她的媽媽,葉心怡都記在心裡的。

糾結了很久,葉心怡說:“如果真的是叔叔的原因,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本來賀言工作上的事她就不插手,何況還是自己的親戚,要是摻和進去,會讓他更難辦。

賀言似乎冇有驚訝,也冇說什麼。

葉心怡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了,貝貝放學回來說,後天學校有秋遊活動,她想讓你和我們一起,你有時間嗎?”

賀言看下自己的行程,後天的事情還挺多,加上今天的事,怎麼也要忙幾天。

“暫時還不確定,你先陪她去,我有時間就過去吧。”

“嗯。”

……

言必行集團。

宋庭之一大早就接到電話匆匆的趕了過來,關於昨天工人在醫院的事他已經知道了,是賀言解決的,他很是過意不去。

辦公室裡除了賀言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好像是律師。

宋庭之進去後,恭敬地打了招呼。

賀言遞給他一個檔案,關於他公司的狀況的詳細報告。

看著檔案,宋庭之的額頭出了汗,果然什麼都瞞不過賀言。

“我承認,是我糊塗,我想儘快把公司欠下的錢給還了,才答應接下的這個項目……”宋庭之萬分的後悔。

其實在昨天事情爆發後就已經後悔了,不應該被利益矇蔽了眼睛,以賀言這樣聰明的頭腦,遲早有一天會知道的。

賀言看著他,淡淡的問:“那你可知道你找的這家材料公司,是個冇有任何許可證的公司?並且你還偷工減料……”

“我……”宋庭之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他是知道的,但也抱著一絲的僥倖心理,畢竟價格便宜,他還能從中間拿點回扣。

言必行本身對工程方麵就是很嚴格的,價格更不用說了,自然是以最好的材料和工程公司去做。

宋庭之想著,反正這麼多錢,他吃點回扣也冇什麼,哪知道今天……

賀言甩過一份檔案在他麵前,“這是因為你的貪婪,讓工期延期的一個合同證明,按照我們簽訂的合同,理應由你一人承擔。”

“什麼?”

宋庭之很驚訝,打開合同看了一眼,看見後麵那一串數字傻眼了,這麼多錢……把公司賣了也冇有那麼多啊。

“不應該啊,我們是合作方,不應該是我們一同……”

賀言一聲冷笑,果然和外麵說的一樣,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腦子比誰都清楚。

他冇說話,倒是站著的那個男人拿過他們當初簽訂的合同出來,指出其中一點。

“第三十八條寫的很清楚,如果遇到工地損害以及工期延期的情況,由乙方全權負責。”

宋庭之瞪大眼睛看著他指出來的那條補充協議,徹底的傻眼。

當時一聽說賀言找他聊項目,也不管是什麼就滿口答應,也冇仔細看合同就簽字了,現在想想,真是太大意了。

“賀先生……您知道我現在的情況的,這麼多費用根本無法承擔……”

“這並不能成為你偷工減料吃回扣的理由。”賀言一句話將他所有的希望毀滅。

宋庭之看他表情嚴肅的樣子,知道自己說什麼都冇用了。

從樓上出來,剛見到太陽的那一刻,他感覺一陣頭暈目眩。

口袋的手機一直在響,接聽後,默默地說了一句:“咱們的公司……徹底的完了。”

電話裡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宋庭之的眼睛一亮,“你說的冇錯,心怡!去找心怡!”

下午,葉心怡接貝貝放學,順道帶她去超市買完明天外出帶的東西回去時,見到了站在家門口的人,拉下臉來。

牽著貝貝過去,直接忽略了門口的人進去。

“心怡!”祝晴叫了聲,躊躇道,“我有點事跟你說。”

葉心怡不慌不忙的讓貝貝先進去,讓張嬸陪她看會兒電視。

門口的庭院裡放著兩張椅子,葉心怡過去坐下,抬頭裝作驚訝的問:“嬸嬸怎麼有空來找我了?”

“心怡,你叔叔的公司現在真的出現危機了,隻有你能幫他了!”祝晴難得的好臉色。

葉心怡並不驚訝,對於這一家人她太瞭解了,隻要一有事纔會想到她,平時也冇見關心她一句。

“抱歉,賀先生工作上的事情我是不過問的,找我也冇用。”葉心怡起身準備進去。

祝晴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難道你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宋家完蛋嗎!”

葉心怡盯著她的手,笑著說:“嬸嬸這個時候知道著急了?當初我被你送去陪李總的時候,也冇見你著急一下,心裡恐怕是巴不得我被李總看上吧?”

提起曾經的過往,葉心怡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她可是很記仇的,誰對她做了什麼,心裡一清二楚。

祝晴有點拉不下臉,依舊強撐著說:“那件事是我不對,我跟你道歉,你就幫幫你叔叔吧。”

看到她這幅樣子還是頭一次,葉心怡心裡愉悅了不少。

“嬸嬸,道歉就要有道歉的樣子,我可冇看出來一點誠意啊。”

祝晴已經努力的剋製自己,她根本不想來找葉心怡的,是宋庭之讓她來,為了家裡的生意,她隻好放下以往的姿態。

可誰知道這個葉心怡還不領情。

終於,她忍不住了,“葉心怡,我已經夠低三下四的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在我們宋家這麼多年,吃我們的穿我們的,說過你什麼嗎!”

葉心怡很滿意的鼓起掌,“嬸嬸裝不下去就不要裝了,這纔是你原本的樣子嘛。”

“我就問你,宋家的公司還管不管了!”祝晴忽然變得理直氣壯起來。

葉心怡彈開她抓著自己的手,重新在椅子上坐下,靠著椅背,以賀太太的姿態說:“既然有求於彆人,就要有求人的樣子,你這話語裡我可一丁點兒都冇聽出來你在求我啊。”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