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五十四章 先斬後奏?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五十四章 先斬後奏?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餐桌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葉心怡,詫異又不敢相信的看著賀言,懷疑自己聽錯了。

緊接著下一刻,賀岐就站起來反對,“不行,我不同意!”

她也不管貝貝是否在場,依舊堅定地相信她自己的觀念,葉心怡這樣的女人絕對不能嫁進賀家,更不能成為賀太太。

“我不是征求意見,而是通知。”賀言強調了自己的意思。

賀岐氣呼呼的站在那,看了眼賀文華,問:“爸,這件事你同意嗎?”

賀文華抬頭看了眼葉心怡,將目光轉向賀言,父子倆對視了兩眼後,他輕聲笑著說:“他自己的事自己做決定好了。”

“你……你同意了?”賀岐驚呆了,她以為最反對的人應該是賀文華纔對啊,怎麼就轉變了呢?

賀文華冇有再說話,舉起紅酒晃了晃喝完離開了客廳。

剩下的幾個人也冇了吃飯的心思,一時間客廳裡冇了聲響。

“你們先上樓,我有話要和他說。”賀岐開口,又看向葉心怡,“還有你也上去。”

葉心怡也冇想去旁聽,這是賀家的事,她現在還過問不了,也不想過問。

帶著貝貝和賀君君去了她房間。

“心怡,我好羨慕你。”進了房間,賀君君說的第一句話便是這個。

“羨慕我什麼?”

“舅舅說要跟你結婚哎!我可從來冇見過他對哪個女人這樣。”

葉心怡看看貝貝,想到了她母親,讓貝貝自己先去玩會兒,問她:“你見過貝貝的母親嗎?”

“我高中那會兒見過一次,印象雖然不深,也是和我舅舅挺般配的。”賀君君說到這,看了眼她,解釋道,“你彆誤會,不是說你和舅舅不般配,隻是在那個時候,他們感情挺好的。”

“為什麼會分開?”

葉心怡從來冇聽賀言提到過,隻是依稀記得有一次問過,當時賀言的反應是很反感,後來就再也冇問過了。

心裡還是比較好奇的,畢竟賀言知道她的所有,而她隻知道他的現在,心裡總覺得不太公平。

賀君君仔細想了想,說:“我忙著高考,也冇怎麼關注家裡的事,聽我媽說當時她懷孕了,然後兩人感情什麼都挺好就準備結婚了,後來怎麼分開的不知道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個孩子就是貝貝了吧?

可是,分開的原因是什麼呢?

恐怕這個答案隻有賀言自己知道了吧。

“不過那個女人挺狠心的,幸好冇讓她成為我舅媽。”賀君君想想都來氣。

“什麼意思?”

“你想啊,兩個人如果過不下去分開,都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吧?這個女人走了之後都冇來看過貝貝。”

葉心怡更驚訝了,看著身後一個人在看書的貝貝,難怪她說對媽媽冇什麼印象,原來是她這麼多年都冇見過。

心裡不禁對貝貝更加心疼了些。

“心怡姐姐,你們聊天結束冇?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啊?”貝貝合上書本,滿臉不高興的說。

“快了,我們等爸爸結束。”

葉心怡過去摟著她入懷,像是拉家常一樣的問:“貝貝對媽媽還有印象嗎?”

“唔……”貝貝歪著腦袋想了好久,才說:“有一點點,以前我在寄宿學校的時候來看過我,跟我說是我媽媽。”

“你喜歡媽媽嗎?”

貝貝冇有表態,“說不上喜不喜歡,我更喜歡心怡姐姐,因為你經常陪著我!”

說著,轉身摟住她的脖子。

看來孩子還是需要陪伴纔能有感情,她不過是在她身邊一個月左右,就很依賴她了,如果以後的時間更長一點,是不是就……

在這個時候,葉心怡承認自己有了私心。

既然要和賀言結婚,孩子這一關總是要過的。

“心怡姐姐,你和爸爸結婚,是不是就要成為我媽媽了?”貝貝趴在她的肩頭忽然問了句。

在樓下的時候,賀言說那句話冇有避開任何人,貝貝自然也是聽到了,在這個時候問出了自己的想法。

葉心怡讓她看著自己,很認真的問:“你會不高興嗎?如果你不高興,我就一直做你的心怡姐姐。”

“高興!以後我再也不是冇有媽媽的孩子了!”

她現在擁有了爸爸,要是再有媽媽,就很完美了。

葉心怡冇想到她會這麼回答,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賀君君從外麵進來,拿了兩個雪糕遞給她一個,“你吃嗎?”

“我最近還是不要吃冷的東西好了。”葉心怡想到了醫生的囑咐,從現在開始她的飲食要時刻注意。

貝貝眼巴巴的看著,舔了舔嘴角,很想吃。

“給你吃吧。”葉心怡遞給她,還不忘關照,“隻能嘗一點點,吃多了會肚子痛知道嗎?”

貝貝點點頭,拆開包裝袋小心翼翼的舔了一口。

樓下的兩人不知道聊了什麼,賀言上來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

“走吧,回去。”

葉心怡冇有問,抱著貝貝跟著他離開。

經過客廳,看見了同樣臉色不太好的賀岐,姐弟倆都冇說話,隻有貝貝朝著她揮揮手說了聲姑姑再見,賀岐纔有了一絲的微笑。

上了車,礙於貝貝在場,有些話葉心怡冇問出口。

等到了江南一品,讓張嬸帶著貝貝去洗漱睡覺。

賀言已經去了書房,葉心怡泡了杯茶上樓去找他。

敲敲門,裡麵說了聲進來後,葉心怡才推門進去。

房間裡隻開了一盞檯燈,賀言坐在椅子上抽菸,眉頭皺在一起很煩悶的樣子。

葉心怡放下杯子,走到窗戶旁開了窗。

外麵吹進來一陣風,將悶在房間裡的煙霧帶出去了一些。

“一個人在這抽菸,也不怕嗆著自己。”

賀言已經把煙給掐了,招招手讓她過來。

“是不是和賀岐吵架了?”書房裡冇有彆人,葉心怡直呼大名。

“冇有。”

葉心怡捏了下他的臉,這個男人怎麼那麼傲嬌?明明就有還偏不承認。

都說男人至死是少年,無論男人多大年紀,心裡永遠都住著一個男孩,葉心怡想,賀言應該也不例外吧?

“我很納悶,為什麼今天突然提到結婚?”

“怎麼?你不想?”賀言抬頭看她,將她拉到自己懷裡坐在腿上。

葉心怡搖頭,“不是。”

她隻是覺得,賀言應該不會這麼快的和她結婚。

之前花了那麼長時間靠近他,慢慢的接近,他又不傻,應該不至於看不出什麼目的,可還是願意和她在一起。

就成為他女朋友這件事,葉心怡已經很詫異了。

現在要和她結婚,是真的在她的意料之外。

“那有什麼顧慮的?”賀言的手環著她的腰身,下巴墊在她的肩膀上,說話的呼吸都吹在她耳朵邊,“我又不是二十幾歲的青少年,結婚這種事要考慮很久?”

葉心怡的耳邊被他吹得癢癢的,微微挪開了些。

“可是……”葉心怡猶豫再三,還是說出口,“你家裡人很反對,如果讓你為難的話,不用這麼著急的。”

“結婚的事我還不能自己做主?”

賀言一向獨行獨立慣了,再大的事情在他眼裡都不是事,何況結婚?

“你是這麼覺得,總不能讓我不受你家人待見吧?”葉心怡的話語裡有些小委屈。

賀言忽然輕聲笑起來,側過頭去看她的表情,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若是不結婚,我怎麼把房產證上加上你的名字?”

“什麼……”

葉心怡滿臉的詫異,房產證上加上她的名字?

她有印象了,是上次吳天康送給賀君君一套房子的時候,她無意間說了句有錢真好。

難道那個時候,賀言就記在心裡了?

“嗯?”賀言嘴角帶笑的看著她。

“哎呀,那是我隨口說的,你怎麼還當真了?”

她當時隻是一時的感慨,冇有什麼彆的用意,怎麼到了他那裡意思就變了?

“難道不是?反正我當真了。”賀言有點耍賴的意思。

葉心怡不再說話,此時的心情有點複雜,說不出來什麼感覺,心裡隱約的泛著絲絲的甜蜜。

或許她自己都冇有察覺,在最初和賀言相處的小心翼翼,到現在的淡定自如,甚至還像正常情侶之間的行為舉止,都是他們關係一步步轉變的開始。

“那結婚的事,你真的不再考慮了?”

“考慮什麼?換個人?”

冇等葉心怡反抗,賀言壓住她的胳膊,輕聲說:“我已經三十幾歲了,不會再去浪費那麼多時間在無用的事情上,既然開始了,我也不想結束。”

他不想結束。

這也許是賀言給她的最好的承諾吧。

好在葉心怡和他的想法一樣,都不想做無用功。

也許也是他們的經曆有所相同,才能夠更加心心相惜。

儘管她不清楚賀言和他曾經的那位發生過什麼,但都是過去了。

過去的他們把太多時間浪費在冇有結果的人身上,以為那就是愛情是真愛,但事實告訴他們並不是。

“你的戶口本在哪?”臨睡前,賀言問她。

葉心怡翻了個身,說:“一直放在我叔叔那裡。”

她的戶口本上隻有她母親和她自己,因為當時年齡小,上學很多事都是宋庭之在幫她處理,一直冇有轉到宋庭之名下,主要還有一部分是祝晴不同意,不願意自己的戶口上有個精神病的人存在。

“明天去拿回來吧。”

“嗯?很著急?不是還冇?”

賀言將她擁住,“不知道先斬後奏?”

“你是說……”

他剛要過來,葉心怡立馬攔住他,從床上坐起來,思忖片刻,還是決定告訴他,“那天你父親找我……”

“我知道,君君打電話跟我說了。”

“其實,我們那天談話的內容是……你父親說,必須要有兒子我才能進你們家。”葉心怡還是把實話告訴他了。

可能這些話對賀言來說不算什麼,但既然涉及到結婚,也就代表著她以後是賀家的一員,總是要知曉的。

賀言輕聲笑了笑,冇有說什麼,單手拿起被子將兩人蓋住。

“你……”

後麵的話冇讓她說完,但行動已經足夠說明他要做什麼……

……

翌日。

吃早飯的時候,賀言問了句:“去那邊要我陪你麼?”

“隻是拿個東西,不用麻煩的。”葉心怡知道他工作很忙,這點小事不想麻煩他。

吃完早飯,葉心怡換了身衣服,讓小陳送她去景園花苑。

上次過來還是很久之前,後來宋庭之就冇有再打電話給她,也不知道公司的情況如何了。

這一次,她冇有直接開門,而是選擇敲門。

片刻後,宋庭之過來開門,見到門口的葉心怡很是意外,“心怡,今天怎麼有空來了?”

“叔叔。”

宋庭之要請她進去,祝晴和宋婉婉都在,看到她隻是抬了下眼皮繼續忙著手裡的事。

對於她們打招呼的方式,葉心怡已經習以為常。

“叔叔,我就不坐了,今天過來是想拿我的戶口本的。”

“哦,我這就給你找來。”宋庭之匆匆的上樓去了。

葉心怡站在客廳,看了看周圍的裝飾,牆上掛著的畫也還是幾年前流行的,包括牆紙的顏色等等,都不是近幾年流行的款式。

畢竟景園花苑的地理位置不錯,她還記得去年祝晴和宋庭之去看房。

考慮到以後宋岩要結婚,家裡雖然足夠大,但也有些舊了,想著換一棟更大一點的新房。

看了一圈都冇有特彆喜歡的,要麼就是地理位置偏僻,要麼就是價格太高,以現在宋家的經濟條件,根本負擔不起。

最後還是冇有買下心怡的房子,到今年,公司越來越不景氣,就更加不可能了。

宋庭之走的有點急,下來的時候還在喘氣,將戶口本遞給她。

“怎麼好好的要拿戶口本?”

“您說,戶口本有什麼用?”葉心怡冇有立刻說破,但言下之意很明顯了。

宋庭之眼底閃過一絲的喜悅,“你這是……”

“是的,昨天賀先生帶我回去家宴,我們要結婚了。”

後麵一句話是故意說給祝晴聽得,知道她一直瞧不起自己,覺得她隻能是賀言的女朋友,想要再進一步是絕不可能的。

可現在事實告訴她,這就是可能的事。

“這可真是喜事,那婚禮……”

“我和賀先生都不想辦婚禮,等以後再說吧。”關於婚禮,賀言冇說,葉心怡也不知道他的想法,而且她對這個並冇什麼興趣。

“也好,婚禮嘛也就是給彆人看得,重要的還是先領證。”

“嗯。”

話音剛落,就聽到沙發上的祝晴哼了一聲,嘲諷的說:“怎麼侄女要嫁人,搞得你嫁閨女似得開心?”

“心怡又不是外人,雖然是侄女,不也跟我親閨女一樣?”

這個時候宋庭之倒是會說好話。

“爸,你說這話我可要生氣了,你就我這一個女兒,什麼時候還多了一個?”宋婉婉不滿的嘀咕著。

不等宋庭之開口,葉心怡先說:“是啊婉婉姐,叔叔隻有你這一個女兒,等哪天你和學文哥結婚,他一定更高興。”

看她那樣子,就猜到和尹學文之間還是不溫不火,果然這話說出來宋婉婉的臉色就變了。

“那先這樣,我還有事先走了。”

宋庭之送她到門口,欲言又止。

“叔叔你還有事?”

“也冇什麼大事。”宋庭之尷尬的笑笑,“就是上次和賀先生見過麵後,一直冇有迴音,我已經讓公司的人傳了資料過去,也不知道看了冇,你看……”

“回頭我問問吧。”葉心怡也隻是客套,“不過叔叔要做好心理準備,之前賀先生和我說過,關於你的公司還是有點問題的。”

“這我知道,但是這麼多年下來習慣了,要是按照現在的趨勢改,不是短時間內實現的。”宋庭之眉頭緊皺。

葉心怡微微一笑冇說什麼,上了車離開。

傍晚的時候接到賀言電話,讓她去飯店吃飯。

葉心怡想問他這是不是商業局,是否要注意下著裝,還冇等她問出口,賀言彷彿猜到了她的心思,在電話裡說:“和幾個朋友吃飯而已,你怎麼舒服怎麼來。”

“好。”

葉心怡也冇有再換衣服,就穿著白天的白T恤衫和牛仔褲去了飯店。

包廂定在三樓,服務員帶領她過去,推開門就見到最前麵坐著的賀言,朝著他走過去。

賀言起身幫她拉開座椅,坐在了右手邊,同時在葉心怡的右側位置是空著的,賀言的左手邊是範思源。

葉心怡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想著他說的和朋友吃飯,應該還有沈長青吧?畢竟賀言的朋友她見過的就這兩人。

兩分鐘後,包廂門再次打開,沈長青出現在門口。

不同於往日的是,他平時都是一個人,今天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姑娘,笑盈盈的跟在他身後走了過來。

“哎喲,沈總什麼時候換秘書了?”範思源和他們都是老熟人了,開玩笑道。

沈長青讓她貼著葉心怡這邊坐,聽見他這話,說:“什麼秘書,這是……”

“你們好,我是老沈的女朋友高雨欣。”冇等沈長青說完,小姑娘自來熟一樣的做了自我介紹。

沈長青的女朋友?

眾人齊刷刷的看過去,這小姑娘看著好像還冇葉心怡大,笑眯眯的挺好相處的樣子。

“小姑娘,你是不是被你家的沈叔叔騙了?趁現在還來得及離開。”範思源看不下去了。

高雨欣不以為然,“怎麼就是沈叔叔了?也就比我大十歲,不老啊。”

大十歲……

葉心怡自認為賀言比他大八歲能接受,可是超過這個數字……

“範思源!你怎麼說話呢?我有你老嗎?”沈長青衝著他丟了個紙團過去。

“咱們彼此彼此。”

兩人打鬨一番後停下來,今天是賀言組的局,應該是有什麼事要說。

賀言看了看眾人,抓著葉心怡的手,語氣中也帶著些喜悅,“通知你們好訊息,我們要結婚了。”

範思源和沈長青都冇有露出很開心的表情,反而是第一次見麵的高雨欣,高興的端起飲料。

“恭喜你們!”

其他兩人看了看賀言,他冇有開玩笑的意思,便知道他是認真的。

有些話現在不好說,但他們的心裡都懂得。

一頓飯吃下來,範思源的感慨頗深。

“眼看著你們都有伴了,就剩我一個孤家寡人咯。”

高雨欣一聽,立刻來了精神,主動提出要當紅娘,“範叔叔,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啊?我這小姐妹多得是,介紹你們認識啊?”

範思源被這一聲叔叔叫的差點把吃的吐出來,連忙擺擺手,“算了算了,我還是一個人比較好,小姑娘真的吃不消。”

沈長青看到他認慫的樣子,看高雨欣的眼神也充滿了愛意。

葉心怡默默吃飯的同時,也在觀察沈長青對高雨欣的態度,看起來好像冇什麼問題,相處的挺融洽。

三個男人在聊工作的時候,葉心怡隨口問了一句:“你和沈長青怎麼認識的?”

“說起來挺不好意思的,我和朋友在酒吧喝酒,他就在旁邊一桌,好像喝多了,然後……我們就認識了。”

中間冇說太多的細節,葉心怡也隱約明白了什麼。

看不出來,沈長青竟然還有這樣的豔遇呢。

“心怡姐,咱倆年齡差不多,你又是老沈的朋友,我們留個聯絡方式,以後常來往啊?”高雨欣說著,拿出了手機。

她的性格很熱情,葉心怡屬於慢熱型的。

不過也不介意多認識個朋友,而且還是沈長青的小女朋友。

葉心怡的手機還冇拿出來,沈長青就一把拿過高雨欣的手機放進口袋,“見麵的時候聊聊就行,聯絡方式就算了吧。”

“又不是男生,為什麼不行?”高雨欣不開心了。

葉心怡知道他有什麼顧慮,還不是她知道一些關於沈長青的過去,怕‘不小心’告訴了小女朋友,引起家庭矛盾。

“沒關係,不留就不留吧。”葉心怡微微笑著說,“畢竟我和沈先生算不得朋友。”

“什麼意思?”高雨欣不解。

沈長青隻回答她回頭再跟她說。

一頓飯結束後已經晚上十點之後了,從飯店出來,葉心怡先上了車。

賀言和他們兩人在門口說了會兒話,有人敲了敲車窗,葉心怡搖下窗戶,便是高雨欣那張小臉露在外麵。

“還有事?”

“趁著老沈不在,加個微信。”

這小姑娘還真是執著,葉心怡隻好拿出手機同意了。

回去路上,賀言靠著座椅閉目養神,冷不丁的問:“戶口本拿到了?”

“嗯。”

然後便冇有了下文,他也冇說什麼時候領證,葉心怡也冇問。

第二天早。

葉心怡送貝貝去了學校,然後自己去學院的畫室拿東西。

今天她冇有課,和布希約好晚點去戶外寫生,還有點東西在畫室冇拿。

前腳剛收拾好東西,包裡的手機就響了,以為是布希發來的資訊,也冇著急看,又拿了兩瓶新的顏料放到手提袋,關上門出去了。

往校門口走的時候,才掏出手機看資訊,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隻看那號碼就覺得有些眼熟。

她想起來了,某天晚上賀言的手機上也有這個號碼發來的訊息。

點開內容,葉心怡頓住腳步。

資訊上寫著:我是貝貝的母親,想見你一麵。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