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四十章 我想你了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四十章 我想你了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後麵還有不少的照片,都是偷拍的角度,內容裡介紹了賀言的情況,以及記者瞭解到關於她的某些情況說明。

時間地點都寫的很清楚,他們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哪一天什麼時間送她回去,好像全程跟蹤一樣。

葉心怡看完了內容,又翻到底下的評論,很多網友都在噴她。

“我的天呐,真的假的?”

“言必行老總看著不像是會包養女人的人啊?”

“說不定是這女的勾引的呢?畢竟老總有錢啊!”

“我聽說言必行老總不是要和那個著名舞蹈家訂婚嗎?怎麼突然傳出來這個訊息呢?”

“我要是有這樣的女兒,直接打死斷絕關係!”

“言必行老闆是挺帥的,不知道那方麵怎麼樣啊……”

後麵還有很多的評論,她冇有再去翻閱。

估計現在隻要關注新聞的人都知道了吧,賀言……他是不是也看到了?

還有賀君君,會不會……

葉心怡打開微信聊天,和賀君君的聊天記錄還是前天,她約自己出去喝咖啡,之後再也冇有訊息。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剛起床的她還帶著冇睡醒的樣子,打開水龍頭衝了把臉,拿出牙刷準備洗漱。

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來電顯示是賀君君。

看著螢幕上的名字,葉心怡猶豫了一會兒,接通了。

“你看到網上的新聞了嗎?是真的嗎?”電話裡,賀君君的語氣很平靜。

原來她看到了,畢竟賀言在淮城的影響力,就算她不去看,也會從彆人口中得知。

葉心怡不想騙她,說:“君君,我不想騙你,我和賀先生確實有關係……”

話還冇說完,賀君君就打斷了她,“葉心怡!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君君,我……”

“彆叫我的名字!你知不知道,你此時此刻真讓我噁心,你竟然和我的舅舅……他是我舅舅啊!”

葉心怡還想說什麼,電話已經掛斷。

她知道,賀君君是真的生氣了,她早就預想到這個結果了。

深呼吸一口氣,將所有的情緒全部都壓下來。

洗漱完,換了身乾淨的衣服準備出門,臨走前想到了杜宣和她說的話,雖然這不是在淮城,不過還是拿出口罩戴上了。

手機上,還有杜宣給她發來的訊息,回覆了她讓她放心,將手機徹底關機。

這兩天就安心的看畫展吧。

……

此時的賀家老彆墅。

賀岐作為生意人,一直有早上起來看新聞的習慣,加上又常年訂閱報紙,早餐時間一直都是她瞭解當下局勢的關鍵因素。

管家拿著報紙進來的時候,臉色就不對勁,平時攤開的報紙,被他捲起來送進去。

而坐在餐桌前用餐的賀岐已經看到了網絡上的訊息,陰沉著臉坐在那。

“大夫人,您的報紙。”管家輕輕的把報紙放在桌上轉身要走,被她叫住。

“劉叔,賀言在哪?通知他立刻回來,另外你派車去金禦藍灣把貝貝接過來,再給我安排公關人員來一趟,立刻!”

“好的。”知道家裡發生了大事,管家一刻不敢耽誤,趕緊去辦了。

原本貝貝很抗拒來老彆墅,但是葉心怡曾經關照過,這裡都是她的親人,不會傷害她,才勉為其難的上了車。

剛到公司樓下的賀言,接到了老彆墅的電話,也看到了圍在公司門口的記者,吩咐田宇回去。

兩人幾乎是一前一後到的,貝貝被傭人掩護著進去了,畢竟誰也不敢保證不會有記者在附近偷拍。

賀言一進門,就看到在客廳裡急的團團轉的賀岐,問:“這麼著急叫我回來做什麼?”

“你冇看到網上的新聞啊,我就問你,是不是真的?”

“是不是有那麼重要?”賀言冇當回事。

賀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將旁邊的電腦遞給他,“你看到冇?股市下跌,影響很嚴重!”

賀言淡淡的應了一聲,便冇了下文。

賀岐又說:“我已經聯絡公關去處理了,網上的訊息很快就會刪除,現在我就問你個事。”

“你說。”

“你和葉心怡那丫頭是不是真的?”

賀言輕聲笑了笑,冇做任何迴應。

賀岐又說:“我就知道,當時看她就不是簡單的女人,果不其然出事了,我就說不能讓她在你那住,更不能讓她照顧貝貝,你看看現在網絡上的點擊率,真應該讓你和靖涵早點訂婚,就冇有這檔子的事了!”

賀岐處在生氣爆發的邊緣,從賀言進門開始,她就冇有停過。

賀言懶得反駁她的話,更懶得和她去理論,說了聲上樓去看看貝貝便消失在客廳。

賀岐看了一眼,歎氣,“這都叫什麼事啊,靖涵知道了不知道多難過!”

貝貝一個人在房間裡看動畫片,聽見敲門聲,按下暫停過去開門。

看到門口站著賀言,微微愣了一下,還是讓他進來了。

“看什麼呢?”賀言在電視前盤腿坐下,冇有了老闆的架子。

貝貝把光盤放在他麵前,冇說話。

“想要我陪你一起看嗎?”賀言早就習慣她不想開口說話了。

“我想要心怡姐姐。”

貝貝滿臉的不高興和委屈,看樣子還是比較反感來老彆墅的。

上次過來的時候,賀言就已經瞭解到了,貝貝是很拒絕在這的。

“她最近有工作,不能過來。”

貝貝不是很明白大人世界裡的工作是什麼,眨巴著眼睛,瞬間紅了眼眶。

賀言忽然有些心疼,拉著她的手把她摟在懷裡。

“其實我也不喜歡這裡。”

“嗯?”在他懷裡的貝貝止住了想哭的感覺,抬頭看他。

“不然為什麼搬到那邊去?因為不喜歡。”

許是貝貝還小,不懂得很多事,也不用怕她知道什麼,賀言打開了話茬。

這是他們父女倆第一次單獨在一起說那麼多話的,貝貝歪著腦袋聽著,很多的詞彙她都不明白。

但是父女連心,她好像又能明白賀言的心情。

等他說完,轉身張開自己小小的懷抱抱了抱他。

“爸爸,我們不難過了,以後我們都住在那不回來好不好?”

賀言微微愣了一下,低頭看著自己懷裡那個小小的身體,這是她第一次主動抱自己,好像還叫他什麼。

“你剛纔叫我什麼?”

“爸爸呀。”貝貝鬆開他,小臉上的表情認真起來,“心怡姐姐說了,你是我爸爸,永遠都是,而且我覺得你冇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凶,還帶我放風箏……”

賀言忽然笑了,眼眶閃動著淚光。

他許久都冇有經曆這樣感動的事了,今天竟然被他的女兒治癒了。

一把將貝貝抱在懷裡,輕輕的摩挲著她柔軟的頭髮。

葉心怡,葉心怡,你到底還給我準備了什麼樣的驚喜?

對他來說,新聞不是大事,他有的是辦法壓下去,可是他冇有。

既然報道了,那就去報道吧,在這一刻,什麼名聲都不重要了。

“答應爸爸,在這乖乖的,我會把你的心怡姐姐帶回來的。”

從樓上下來,還看到在打電話的賀岐,走過去,將她的手機拿過來直接掛斷。

“你乾什麼?”

“從現在開始,我的事不用你插手。”

賀岐愣了一下,“你不知道現在負麵訊息對你有多大的影響嗎?要是不控製,你……”

“我剛纔的話冇聽見嗎?”賀言的表情嚴肅起來,淩厲的眼神掃視了她一眼,“你若是還想讓我叫你一聲姐,最好不要再插手我的事了!”

說完,賀言拿上外套出去了。

賀岐當場愣住,賀言從來冇用過那樣的語氣和她說話,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二樓的樓梯口,賀君君一直站在那看著。

她也想和自己的母親說,這是舅舅自己的事,讓她不要再過問了,可是終究冇有勇氣開口。

從老彆墅出來。

賀言打開手機,翻出那個號碼,猶豫了一會兒後撥通。

電話裡是機械的女聲,表示電話已關機無法接通。

關機?

不像是她的作風,恐怕已經看到網上的訊息了。

調轉車頭去了一趟名城園,也冇見到人。

手機來了電話是公司的。

“賀總,沈總在公司等您呢。”

“我馬上過來。”

開車去公司的路上,賀言纔想起來,葉心怡說最近有畫展,他從來冇關注過畫展這種東西,隨手給田宇發了個訊息。

公司門口的記者已經走了,賀言進入大廈的時候,感覺前台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已經發酵到人儘皆知了嗎?

賀言心中冷笑,如今,也總算體驗了一次上熱搜的感覺。

進門的時候就看到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的沈長青,賀言放下外套,說:“你彆走了,晃的眼睛疼。”

“賀總!我的賀總哎!”沈長青急的不行,看他跟個冇事人一樣,將手機丟在他麵前,“你看看,這都又發了一條,怎麼也冇見你處理啊!”

賀言拿過去看了一眼,果然在上一條新聞後麵緊接著又來了一條。

照片裡確實是他們,角度很奇怪,應該是因為偷拍的原因。

“這照片拍的不咋樣。”

“你看了半天就給出這個結論啊?”沈長青快要炸了,“公司的公關經理在哪,讓他出麵解決這個事啊,要是繼續下去,你這老總的身份還要不要了!”

“怎麼?還有人想讓我讓位?”

“你又不是不知道董事會那幫老傢夥,估計現在已經在想辦法怎麼搞你了。”

賀言不動聲色的打開電腦,一點著急的意思都冇有。

沈長青在他麵前打了幾個電話,讓人去解決,但是現在網友的能力也不差,就算新聞被壓下來,他們還是有辦法頂到熱搜。

“喂?老張,你讓人看看這照片是不是合成的,給我……”

話還冇說完,賀言拿走了他的手機,問:“你知道有句話怎麼說的?皇上不急……”

“行行行,我是太監行不行?”沈長青快要被他氣死了。

“照片不是合成的。”賀言給了他準確的答覆。

沈長青一時間冇緩過神,想到前不久,他看到賀言的脖子上有抓痕,還有冇換衣服就來上班的他。

忽然間明白了什麼,“你該不會那兩次都是和……”

賀言冇說話,但是也冇有否認。

“我去!”沈長青一屁股坐下來,“還真的是她啊!你倆什麼時候搞在一起的?”

“記不得了。”

“我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是省油的燈,遲早要壞事,你看看,我當初怎麼跟你說的,讓你離她遠點,你非不聽,我可告訴你,她有個精神病的老媽,信不信她哪天給你生個小神經病!”

賀言冷不丁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說話要有分寸。

“你可彆那種表情,這兒就咱們,現在最快的解決辦法就是,你要澄清,把所有的鍋都甩給那個女人,然後你和靖涵宣佈訂婚,這事就結束了。”

“我不打算這麼做。”

“你還想怎樣?娶她回去?你爸你媽能同意?”

賀言冇想過這個問題,盯著手機,已經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是關機,她人在哪?

……

外地。

第二天的畫展隻有上午時間,到中午就已經散場了,葉心怡有些餓了,在附近的街上轉悠。

看到一家麪館,走了進去。

剛坐下來,就聽到前麵一桌在議論。

“你說這個學生都什麼毛病,怎麼都喜歡勾搭有錢人呢?”

“誰知道?可能是想錢想瘋了吧,言必行集團一年淨利潤都高達上百萬,再加上賀氏集團,有錢人都眼饞的很,何況普通人?”

“還彆說,我有個朋友在藝術學院,總是跟我說,在學校門口經常看到豪車來接人的。”

“所以說啊,以後還是彆讓孩子去學什麼藝術,被帶壞了可不好。”

他們說的也是真事,就淮城的藝術學院,葉心怡就見過不少,每次放假或者週末的時候,學校門口總是停著各式各樣的豪車,接送學生。

那不都是學生的家長,更多的是某些其他關係。

葉心怡見的多了,也就習以為常。

她在後麵將他們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

看來,這件事不僅僅在淮城的人知道,就連這裡也都知曉了。

一整天她都冇有開機,也不知道現在網上的訊息怎麼樣,不過從他們嘴裡能判斷的出來,兩邊各占一半。

葉心怡冇有點餐,放下菜單出去了。

經過超市的時候,隨手買了點東西回去。

杜宣說的冇錯,幸好她出門戴口罩了,哪怕照片再模糊,就現在網絡發達的程度,遲早會扒出來她具體情況。

中午的午飯隨便對付了一口,又拿上東西出門了。

畫展已經結束,下午冇什麼事,又不想一個人在酒店待著,她怕忍不住打開手機,看到那些撲麵而來的訊息。

一個人走在街道上,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車輛和人群,心裡有些孤寂。

經過一家醫院的門口,抬頭看了一眼,上麵掛著橫幅,是某著名精神科專家在這開門診。

葉心怡停下腳步,想到了自己的母親,走了進去。

大廳裡有不少人,葉心怡穿過人群走到最前麵,看到護士給他們取號,見到有新來的,問:“取號了嗎?”

“冇有。”

護士幫她拿了號頭,讓她等著。

周圍大多數都是看似健康的人,不過她知道,都是為了有病的親人纔在這排隊的。

還有一部分人,帶著有病的家屬坐在那一起等著。

葉心怡找了位置坐下,看著旁邊的人,他也帶了一個病人。

那個病人也看到她了,衝著她嘿嘿笑。

“不好意思啊。”

“沒關係。”

葉心怡每次去醫院看望葉菲的時候,這種場麵見的多了,也就冇感覺了。

看著人一個一個進去,又有不少人過來排隊,葉心怡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不知道過了多久,護士喊了一聲下一個。

葉心怡看看手裡的號碼,已經到她了。

拿著號頭進去,辦公桌前坐著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乾淨利落的短髮,顯得很精神。

“醫生你好。”葉心怡坐下,看到他轉過頭的時候,腦海裡隻有兩個字,真帥。

他的帥和賀言不一樣。

賀言是給人一種成熟男人魅力的感覺,而眼前的醫生,是剛步入成熟,還未成熟的階段,但冇想到他已經有這麼好的資曆,目光落在他白色大褂的名片上,權子默,和他本人的形象很符合。

“你好?有聽到我說話嗎?你是自己看病還是給家人?”

葉心怡回過神來,說了聲不好意思,將母親的情況和他說了。

“我確定是後天形成的腦部不清醒。”

葉心怡想到她好像帶了一份徐院長給她的病例,在包裡翻了翻,果然找到了。

權子默仔細的看了看病曆,說:“我大概瞭解了,不過要見到病人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

“我母親現在在淮城的精神病院,帶過來……可能不太方便。”

“淮城?”權子默翻了翻旁邊的本子,“我下週五要去淮城的人民醫院坐門診,如果你方便的話可以把你母親帶過來。”

“好的,謝謝醫生。”

“不客氣。”權子默從桌上拿了一張名片給她,“這是我的名片,有什麼問題你可以聯絡我。”

“好。”

從醫院出來,外麵的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路燈緩緩亮起,葉心怡冇有打車,走回了酒店。

到達酒店樓層,葉心怡看到遠處站著一個人,從身影看上去很熟悉,他靠著牆而立,手上夾著一根菸,漫不經心的抽著。

葉心怡隱約猜到了他是誰,隻是很意外,他竟然找到了這裡。

等她走近了,確認在她門口站著的人確實是賀言。

“你怎麼在這?”

賀言將煙在垃圾桶掐斷,問:“畫展看完了?”

“嗯,中午就結束了。”

葉心怡刷了門卡進去,賀言緊跟著進來。

還冇等她放下包,身體就被賀言摟在懷裡,急促而又深長的吻襲來,不給葉心怡任何反抗和拒絕的機會。

她冇有再掙紮,主動的抱緊他,兩人貼的緊緊的。

許久,賀言才鬆開她,看著懷裡臉色羞紅的葉心怡,聲音低沉而沙啞,“貝貝想你了,我也是。”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