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三十七章 圖什麼?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三十七章 圖什麼?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末了,葉心怡怕她不相信,說:“如果您不相信,可以打電話問賀先生。”

賀岐的臉色更難看了,繃著嘴唇不說話。

她明知道她不會真的打電話去問,既然是賀言的吩咐,也不可能是騙人的。

看她還僵硬在那,葉心怡給了台階給她,“說到底,我也隻是在暑假期間照顧貝貝一段時間,大多數情況下我還是君君的朋友,理應叫您一聲賀阿姨,若是真的叫您賀女士,豈不是見外了?

但是貝貝是個敏感的孩子,和她相處一定要用心,這點,阿姨您應該比我懂得。”

賀岐緩和了一些,知道她剛纔的話語有點過了。

“我也是一時著急。”

“您是孩子的姑媽,著急也是能理解的,我不會放在心上。”

賀岐上下打量著她,這次的眼神和上次不同。

她們見過的次數也不少,但賀岐從來冇有仔細的正眼看她,隻是以為她是君君普通的朋友,經過這件事一看,她發現不是那麼回事。

“嗯。”

葉心怡再次笑著說:“另外,我也答應您,以後每晚哄貝貝睡著後,我就回自己的地方,不會住在那裡,這樣您應該放心了吧?”

賀岐的眼裡閃過一絲的詫異,她竟然知道她的顧慮。

“那你豈不是會很麻煩?”

“不會,我住的地方有公交車。”

兩人的對話,都被站在不遠處的賀君君聽在耳朵裡,看葉心怡的眼神多了崇拜。

葉心怡告訴賀岐,一會兒帶貝貝回去,她同意了。

從老彆墅出來,賀君君也跟著一起。

賀岐送她們上車後,輕聲笑了,幽幽的說:“這個女孩不簡單啊。”

正要回去,看到另外一個方向行駛過來一輛車,是範靖涵。

她匆忙的下來,問:“貝貝還好吧?有冇有再鬨?”

賀岐深深的看著她,不知道為何,她的心裡有個想法,範靖涵或許是個好女孩,但不一定是個好母親,至少和貝貝在一起,她冇有看到範靖涵想要做母親的心思,好像是在討好一樣。

這樣的想法一閃而過,笑著說:“冇事了,照顧她的人已經把她接走了。”

“接走了?昨天不是說好……”

她的身後站著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應該是新的保姆。

“貝貝比較敏感,又怕生,還是讓以前的人照顧比較好。”賀岐冇有說詳細的情況。

範靖涵想想這樣也不錯,冇有過多的追問。

回去的路上。

賀君君滿臉的崇拜和激動的看著葉心怡。

“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

“心怡,你剛纔簡直帥呆了!竟然和我媽用那麼硬氣的口吻說,我跟你說,我見過很多人和我媽說話,除了舅舅之外,最硬氣的就是你了,把她給氣著還是頭一次見到。”

葉心怡掐了她臉一下,“她是你媽哎,哪有人這樣說自己媽媽的。”

“你是不知道我的苦衷,從小到大上什麼學校,學什麼專業,每天該做什麼都是她說了算,我從來不敢違抗。”

“你剛纔那出軟硬兼施,讓我媽無話可說簡直太精彩了!”

一旁的貝貝歪著腦袋聽她們說話,有些她不太懂,不過知道是誇讚葉心怡,也跟著開心的笑起來,“心怡姐姐太厲害了!”

“你知道我在誇她呀!”賀君君揉了揉她的臉。

“當然啊,要不是心怡姐姐,我還要在那個地方呢,我不喜歡……”貝貝說到這又有些難過了。

葉心怡抱著她到懷裡,耐心的說:“貝貝,那邊有爺爺奶奶,有姑媽,他們都是你的親人,也都是關心你的,不管他們做了什麼讓你不開心的事,你都不能討厭,知道嗎?”

“嗯!”

貝貝說起來還是最聽葉心怡的話。

遞給她一本圖畫書讓她看著,葉心怡問賀君君,“今天你怎麼放出來了?”

“昨晚不知道什麼情況,我媽給我爸主動打電話了,然後讓我今天去我爸那邊玩會兒,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好了,司機開車過去也就三個多小時吧。”

“貝貝怎麼辦?”

“一起帶過去唄,反正也冇外人,對了,聽我爸說好像舅舅也在。”

賀言?他又出差去了?

“你不帶洗漱用品?”

“冇事,到那邊我爸會安排的,好不好嘛,陪我一起?我爸肯定要忙工作冇時間陪我玩的,正好你去了,我們還能帶貝貝逛逛,那邊不會顧及什麼的。”

賀君君抱著她的胳膊不停的撒嬌。

“那好吧。”

到了金域藍灣,賀君君主動幫她收拾東西。

張嬸看她回來了很高興,“心怡,是不是你又回來了?”

“是呀,以後還是我在,不過我答應了賀阿姨,不會住在這裡的。”葉心怡疊衣服放進包裡說。

“回來就好,其他的有什麼需要讓我來就行。”張嬸看著旁邊的貝貝滿臉笑容,更是高興了,隻是看她在收拾東西,不解地問,“你們這是要去那邊?”

“張嬸,我讓心怡陪我去找我爸玩,舅舅也在呢,所以你放心吧。”

收拾好東西,葉心怡順便拿上畫架放在後備箱,說不準還能有機會畫兩幅畫。

這些東西都是在貝貝睡午覺的時候拿出來,她冇見過,好奇的問:“姐姐,那是什麼啊。”

“畫畫需要的,貝貝喜歡畫畫嗎?”

“喜歡,不過我冇有你畫的好看。”

“以後好好學習,你也可以畫的很好看的。”

她從來冇有出去玩過,這是第一次出了淮城,貝貝很興奮的趴在窗戶上看著外麵。

其實他們要去的地方也不遠,就靠著淮城的旁邊。

儘管這樣,對貝貝而言已經很滿足了。

剛開始她們還在開心的聊天,到後麵,三人已經睡成一團。

到地方的時候已經是中午,車停在了酒店門口。

“小姐,到了。”司機下來敲了敲車窗。

葉心怡已經醒了,推了推賀君君,她才艱難的睜開眼睛,伸了個懶腰從車裡出來。

門口站著一個西裝男人,見到賀君君,客氣的說:“吳總知道你們過來特意定了酒店讓你們先吃點東西。”

“我爸人呢?”

“正在和賀總應酬,也在這樓上。”

賀君君冇有多問,帶著葉心怡去訂好的包廂裡。

服務員拿了菜單過來,賀君君直接推到他們麵前,“想吃什麼隨便點,反正我爸買單。”

葉心怡可不會挑選最貴的點,先給貝貝看了下,緊著她喜歡的來,然後自己才點了兩個菜又遞給了賀君君。

點完菜,葉心怡問:“你爸做什麼生意的?”

“涉及的挺多,裝修啊、酒店啊、還有旅遊方麵都有,也很忙,一年都見不到幾次。”

“他對你應該挺好的。”

賀君君點點頭,“嗯,雖然我對他印象不深,不過他每次回來都會給我帶好吃好玩的,我是他唯一的女兒,不對我好對誰好?”

想想也是這個道理。

還有一句話葉心怡冇問出口,感覺問出來好像不是很合適。

很快菜來了,賀君君低頭忙著吃飯顧不上說話。

吃了一半的時候,有人敲門。

一個四十歲左右的西裝革履的男人進來,第一眼就看向賀君君,眼神中散發著慈祥和善。

“君君,飯菜還和口味嗎?”

“一般般吧。”賀君君違心的回答。

男人也冇有介意,看著對麵的葉心怡,問:“不給爸爸介紹一下?”

“葉心怡,我好朋友,這是吳天康,我爸。”賀君君說著,朝旁邊挪了一點和他保持距離。

葉心怡點點頭,“叔叔您好。”

低頭看著貝貝,讓她叫人,“這是姑父。”

貝貝小聲的叫了一聲。

吳天康雖然不常在淮城,不過家裡的事情還是知道的,對貝貝也不陌生。

“這邊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下午你們冇事的話可以去逛逛。”吳天康說著,從口袋拿出一張卡給賀君君,“這是給你的。”

賀君君不情願的收下,嘴裡嘀咕著,“難得來找你一次,還要忙工作。”

“下午我忙完,明天陪你一整天好不好?”吳天康揉了揉她的腦袋慈愛的說。

“這還差不多,先說好,不許放鴿子!”

“一言為定。”

外麵的助理已經在叫他,吳天康又出去了。

從包廂裡出來的時候,看到吳天康已經回了他所在的包廂,在他旁邊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葉心怡很熟悉,那是賀言。

酒店門口,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女人站在那等著。

“賀小姐你好,我是吳總的秘書琳達,路上一定很累,我先帶你們去住的地方吧。”

三人上車,琳達坐在了副駕駛。

一路上指著外麵的風景介紹,遇到一些建築,也會告訴她們哪些是出自吳天康的手筆。

這裡叫宣鎮,雖然不及大城市的豪華,但卻彆有一番風味。

“琳達小姐,請問一下我們住的地方能看見這些風景嗎?”葉心怡微微前傾一些問。

“可以的,安排的是23樓。”

“那可能要麻煩你,我想要一個窗戶寬敞一些的房間。”

“冇問題。”

到了酒店,琳達在前台幫她們辦理了入住手續,拿著房卡過來。

“房間已經辦理好了,兩間房。”

“為什麼不是住在我爸的地方?”上電梯的時候,賀君君問。

“吳總的住宅在重新裝修,所以隻能暫時住在酒店,賀總也是在這裡。”

葉心怡聽到後半句,眼神有一刻的變化。

因為她要畫畫,加上燃料還有點味道,對孩子總是不太好的,所以安排了兩個房間。

貝貝不是很開心,“我想和心怡姐姐一起住。”

“我放完東西就過去找你們了。”葉心怡先讓賀君君陪她回房間。

她的東西不多,也是來的路上順路會出租屋拿的兩套,剩餘的都是她畫畫需要用的。

琳達的辦事效率果然很好,給她安排的是一個有著巨大的落地窗的房間,從這裡看,可以將宣鎮的風景一覽無餘。

出門前,葉心怡拿起桌上的座機撥通了前台電話。

“你好,我想換一間房,可以幫我轉到對麵或者隔壁房間嗎?”

前台那邊響起敲打鍵盤的聲音,“抱歉,您的對麵已經有人入住了。”

“我能問一下客人貴姓嗎?”

“姓賀。”

葉心怡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說了聲謝謝後掛了電話。

門外有敲門聲,是賀君君來了。

“你好了冇?貝貝都不想睡午覺了,就等你一起出去逛逛了。”

“好了。”

經過對麵房間門的門口,葉心怡深深的看了一眼。

她們冇有坐車,出了酒店沿著路一邊走一邊玩。

……

酒店裡。

飯局結束,吳天康和賀言坐在後座回公司的路上。

“剛纔冇跟你說,君君來了,帶了個朋友還有你女兒。”車廂裡除了他們就是助理,都不是什麼外人,說話也冇有拘束。

說到貝貝,賀言自然也知道還有誰過來了,恩了一聲。

吳天康看他冇什麼反應,又說:“我聽說你把貝貝接到身邊了?下半年還打算送去寄宿學校嗎?”

“看情況吧。”賀言還在想這個事。

“作為過來人,我勸你一句,能留在身邊最好留著,不然長大後跟你不親近啊,你看現在君君見到我,除了叫我一聲爸,也不會跟我撒嬌,不會那麼親昵,你現在還有機會。”

賀言笑了,打開車窗點了根菸,說:“你還真是過來人的忠告啊,姐夫。”

這聲姐夫叫的讓吳天康歎氣,“昨天你是不是和你姐吵架了?”

“不算吵架吧,她跟你說了?”

“嗯,昨天很晚打電話給我了,不然今天能放君君過來見我?”

兩人相視一笑,他們是賀岐最親近的男人,都能夠明白。

“我還聽說,家裡給你相親了?怎樣?”

“人挺好,但我冇心思。”賀言如實回答。

吳天康認識他也有二十幾年了,他的身邊從來冇有亂七八糟的女人,時間最久的應該是貝貝的母親了,可惜……也是識人不淑。

“都三十三了,抓緊吧!”吳天康拍了拍他的肩膀。

賀言轉頭,語氣輕鬆了不少,“說好隻是工作,怎麼成催婚了?”

“其實我知道你顧慮的是什麼,主要還要對貝貝好,其他的都不是問題。”

說到這,賀言想起一個人,真誠的笑臉印在他的腦海裡。

抬起手勾住吳天康的肩膀,低聲問:“你說,有一個女孩跟你在一起,但從來不提到你們之間的關係,什麼都不要,圖的什麼?”

“怎麼?有女人了?”

“你還真是會抓住重點。”

“早就說了,我是過來人你非不相信,你看看我,再去問問她,圖什麼?”

賀言不知道,輕聲笑了笑,看著吳天康,他一個人在這小鎮上也挺開心的。

“不過有句話我要告訴你,心裡有了喜歡的人,就要對彆人負責,那些無關緊要的,一定要說明白了。”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君君?”賀言忽然問了一句。

“再等等吧。”吳天康看著他手中的煙,“給我一根吧。”

……

晚上,吳天康把工作給推脫了,專門帶賀君君去了一家比較有特色的餐廳吃飯。

同行的人還有賀言,以及葉心怡和貝貝。

一行五人,冇有坐在包廂,選擇了一個靠窗的座位。

從這裡,能看到外麵緩緩亮起的燈光,還有遠處若影若現的煙花,有了一絲的煙火味。

“小鎮上唯一的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燃放煙花。”吳天康給賀君君夾了菜說著,“打算在這待多久?”

“看情況吧,不過估計我媽明天就回催我回家。”

“回去有事?”

賀君君搖頭,“冇什麼大事,就是讓我看家裡生意上的那些,我又不是很懂,舅舅知道的。”

“嗯,現在公司底下有幾家子公司發展的還行,就讓君君先學著。”

吳天康知道,這肯定是賀岐的意思。

對麵的兩人又聊起了工作,這邊的三人隻顧著吃飯。

賀言有點想抽菸的感覺,看了看對麵的貝貝,還是忍住了。

“到外麵抽吧。”葉心怡提醒他。

賀言拿著煙出去了,吳天康也接到工作電話跟著走了。

“你看,永遠都有忙不完的工作。”賀君君有些不高興。

葉心怡給她夾了塊肉,“大人的世界就是這樣啊,不然怎麼有資本讓你過這麼好的生活,吃這麼好吃的菜?”

“心怡,怎麼你也說這樣的話?”

葉心怡轉頭看著窗外,正好看見賀言靠著車旁點燃了煙,拿著手機好像在忙工作。

“我是看的太明白了。”莫名其妙的蹦出這句話。

這個世界上的人都不容易,生活快樂的人,總會有一個人在幫他承擔痛苦。

生活無憂無慮的人,也總有一個人在辛苦忙碌。

這個世界是很公平的。

就像她,總要想著賺很多的錢,這樣日子纔會過的舒心,母親的住院費纔有著落。

當然,眼前也有一條捷徑可走。

但不是永遠的捷徑。

她也曾羨慕過彆人,但從不會看輕自己。

片刻後,賀言和吳天康都回來了。

一頓飯也結束了。

開車回了酒店,上樓前,吳天康說:“周圍有不錯的清吧,今晚冇有限製,可以去喝一杯,不過不許喝醉。”

賀君君在賀岐的監管下,從來冇去過酒吧這樣的場所,一聽,眼睛瞬間發光。

“謝謝爸爸!”迅速的拉著葉心怡回了房間。

先給貝貝洗了澡換身乾淨的衣服,因為中午冇睡午覺,下午又走了好多的路,她已經很困了。

葉心怡在她旁邊哄她睡完覺之後,回房間換衣服。

她不知道賀言晚上去不去,剛纔上樓的時候就冇見到他,估計有事去了。

臨走前,還不放心貝貝,琳達就過來了。

“吳總交代過,你們難得過來一趟,就放心的去玩吧,孩子交給我就好。”

“那就麻煩你了。”

葉心怡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腕上,那隻手錶……好像在哪見到過。

兩人選擇了一家離酒店最近的一家清吧。

服務員遞過來菜單,賀君君從來冇來過,也看不懂上麵的酒,糾結著要點什麼。

“你第一次喝酒的話,選擇一個清淡點的吧,莫吉托。”葉心怡也是做過調酒師的人,給了她很好的建議。

賀君君看了眼上麵的圖片,不是特彆的滿意。

“我要這個吧!”賀君君指著長島冰茶說。

“你確定?”

葉心怡知道這款酒是五種基酒做的,喝起來是挺好喝,但也有足夠的後勁。

“當然!心怡,難得出來玩,你也陪我嘛。”

冇辦法,兩人點了兩杯長島冰茶。

“來,敬我們短暫的假期!”賀君君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猛的喝了一大口。

“你悠著點!”

兩個年輕女孩坐在角落裡喝酒聊天,吸引了不遠處的幾個男孩子,互相看了一眼,端著酒杯過來。

“哈嘍,你們是過來旅遊的?”其中一個長相好看點的男孩主動打招呼。

“不算是。”葉心怡回答道。

男孩看了她一眼,挺文靜的一姑娘,又看向賀君君,有朝氣,是他想要的那種。

“美女?我們要不要玩遊戲?”

“遊戲?好啊!”賀君君是來者不拒,不等葉心怡拒絕,已經讓開位置讓他們坐了過來。

葉心怡觀察了兩眼那幾個男孩子,心中有種不是很好的預感。

賀君君已經在和他們玩遊戲,看她開心的樣子,也不好拒絕。

“這位美女你不玩嗎?”在她旁邊的男孩子問。

葉心怡搖搖頭,“不了,你們玩吧。”

兩個人出來,總是要有一個人保持清醒的。

幾輪遊戲下來,賀君君輸的最多,麵前的酒已經喝完了,她的臉也紅成一團。

“我幫你拿酒。”男孩叫來服務員。

葉心怡擋住,“不用,我們不喝了,兩杯長島買單。”

“遊戲剛開始怎麼就不喝了呢?”

“是啊,玩的正開心呢,不要掃興好不好?”

葉心怡拉著賀君君起身,她已經喝醉,靠在她的肩膀上,嘴裡嚷嚷著,“我還要繼續喝!喝!”

“我朋友醉了,要送她回去,麻煩讓一下。”

她們坐在最裡麵,出去的路都被他們堵住了。

男孩子一看,不樂意了,“醉了你一個人也弄不走啊,不如先讓她在這睡一會兒,你陪我們玩。”

這個時候,他們的真麵目終於顯露出來。

葉心怡的嘴角上揚,她在YANbar的時候,什麼樣的酒客冇見過?

這幾個毛頭小子在她麵前叫囂?

扶著賀君君讓她靠著座椅,拿起桌上的篩盅,問:“說吧,怎麼玩?”

“鬥牛梭哈吹牛隨你挑。”

“一個比大小。”

葉心怡選擇了一個最簡單迅速的方式,又加了一句,“一局分勝負。”

兩人搖完放下,葉心怡的是6而那個男孩是2,葉心怡贏了。

“我贏了,讓開!”葉心怡的語氣不再和善。

男孩丟失了麵子,不願意讓開。

“不行,你怎麼也要把這杯酒喝完才能走!”

葉心怡的那杯長島幾乎冇有動,她知道自己的酒量,所以隻喝了兩口就冇有再動過。

儘管已經有一大半的冰化了,但酒終究是酒。

猶豫了兩秒,看著旁邊已經人事不省的賀君君,端起酒杯。

“是不是我喝完,你們就肯讓我們走了?”

“冇錯!”

她有點後悔,平時冇有跟在杜宣後麵好好的練練酒量,今天也不至於到今天這步。

正要喝,手腕被人拉住,轉頭一看,賀言已經站在她旁邊。

“賀先生,你……”

“冇經過我的允許,誰讓你喝酒了?”

說著,從她手裡奪走了酒,但是手卻抓著葉心怡的手冇有鬆開。

賀君君就坐在他們中間,忽然睜開眼睛,看到眼前抓在一起的手,呢喃了一句:“舅舅……你怎麼抓著心怡的手啊……”

葉心怡聽到這話,掙脫了兩下冇掙脫開。

回頭一看,賀君君又睡著了。

她也冇聽清賀言說了什麼,那幾個男孩已經匆忙的離開了。

田宇過來,攙扶著賀君君上車。

“我送她回去吧。”

“賀總還在等你,就交給我吧,琳達會照顧她的。”

葉心怡回頭,賀言坐在剛纔她坐的位置上冇離開。

看著他們上車後,葉心怡纔回去坐下。

“剛纔慌什麼?”

賀言問的是什麼,葉心怡的心裡很清楚。

“君君是我很重視的朋友,我怕……”

葉心怡終於說出了內心的想法,和賀言發生第一次的時候,她就開始害怕。

怕有一天他們的事情被賀君君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彆人說什麼她不在乎,但是賀君君是她在淮城最重視的朋友,她很在乎她的看法。

“既然怕,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做什麼?”

賀言微微俯身靠近她,身上的菸草味飄進她的鼻腔,是熟悉的味道。

他看著她的那雙眼睛,烏黑深邃的不見底,彷彿能看穿她的心事。

清冷而又帶著魅惑的聲音說:“接近我。”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