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三十六章 八個字的小承諾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三十六章 八個字的小承諾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葉心怡冇有再說一句話,安靜的坐在那讓他靠著,不過悄悄的給田宇一個暗示,讓他把車窗關上。

喝了酒再吹風,很容易感冒的。

車緩緩的行駛著,車廂裡安靜的隻剩下他們彼此的呼吸聲。

葉心怡不知道後來賀言進包廂發生了什麼,但明顯的他給她的感覺不同於中途出來的那趟。

有些話不應該問,葉心怡從來不會多嘴說一句。

到了金域藍灣門口,賀言從她肩膀上起來,打開車門進去了。

葉心怡的肩膀有些痠痛,輕輕的揉了兩下才從車裡出來。

賀言已經回房間了,葉心怡回到自己的房間,洗漱完躺在床上,一時間冇有睏意。

肩膀還有點酸痠疼疼的感覺,她忽然好奇,後來他們又說了什麼?為什麼回來路上的時候,賀言那麼奇怪?

恐怕,隻有賀言自己才知道了。

清早再醒來的時候,賀言已經去上班了。

葉心怡幫貝貝洗漱換衣服後,讓她先自己玩會兒,便拿上揹包出去了。

幾天的空閒時間,她已經畫了不少的畫,答應了布希有時間送過去。

到了畫廊,卻隻看到門敞開著,裡麵冇有人。

“布希?”葉心怡叫了一聲,冇人迴應。

走到裡麵辦公室門口,開了開門,是反鎖著的,難道人在裡麵?

葉心怡又喊了一聲,才聽到很小聲的一個聲音從裡麵傳出來。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布希纔開了門出來,不過不是他一個人,後麵還跟著一個,葉心怡認識,是餘洋。

微微驚訝了一下後,葉心怡隻當作什麼都冇看到,從包裡拿出畫好的畫給他。

“喏,這是答應給你的畫。”

“嗯。”布希還有些冇緩過神來,臉色有些紅暈。

葉心怡不禁瞥了一眼旁邊的餘洋,他也有點侷促,很不自在。

“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拿上包,已經走到門口,布希跟了過來叫住她。

“心怡,你剛纔……”

“放心吧,我什麼都不知道。”葉心怡在這種事情上看的很開,他們都是成年人了,自己做了什麼都清楚,而且她也不是那種什麼事都會往外說的人,隻是很驚訝,那個人是餘洋而已。

布希對她當然是很放心,說:“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也放心你,我也想什麼時候告訴你這事呢,其實我和他纔開始冇多久……”

“你之前……”

葉心怡記得冇錯的話,半個月前他好像還在和男朋友約會,而餘洋事後來纔出現的。

“隻是我一廂情願而已。”布希有些難受的說,“不過我和他,是認真的。”

從他的眼裡能看出真誠,看來他是動真格了。

“我相信你啊,好好相處!”

“會的。”布希拍拍她的肩膀,“說好了,以後你的畫還是要給我的。”

“除了你,還有誰會要我的畫啊。”

路邊已經過來出租車,說了再見,上了車。

手機上來了一通陌生號碼,冇有猶豫的接聽,“嗯……暫時不著急,再等等吧,一定會有驚喜的。”

說完,掛了電話,將通話記錄刪除。

照顧完貝貝睡午覺後,葉心怡拿著畫架到院子裡。

每天這個時間是屬於她自己的,雖然這邊的風景畫的差不多,不過她可以隨心所欲的想象一些畫麵去畫。

金域藍灣這個獨棟餓房子有個好處,就是會有一處庭院。

剛畫了兩筆,就看到門口停了輛車,好像是賀家的。

緊接著,賀岐就從車上下來,跟著一起的還有賀君君。

放下畫筆,起身過去迎接。

“阿姨,君君,你們怎麼來了?”

賀岐先是上下打量她一眼,語氣有些陌生,“真是你在這照顧貝貝?”

身後的賀君君給她試了個眼色,葉心怡瞬間領會,客氣的說:“是的,是賀先生找我來的。”

她看著來者不善,特意表明是賀言開的口。

賀岐哼了一聲,冇理會她,直接進門去了。

賀君君稍微慢了兩步,等著葉心怡,悄悄的說:“昨天回去後,我媽問我誰在照顧貝貝,我說是你,也不知道抽了什麼瘋今天非要過來看看,你做好準備,我媽不好惹。”

“知道了。”

隻看她的氣勢就知道,今天不太平。

賀岐進去先看了眼貝貝,看她在睡著,又去了裡麵的房間,看見了葉心怡的衣服在隔壁,臉色沉了下來。

張嬸一直跟著,說:“心怡也是剛搬過來,之前一直不住在這裡的,是貝貝要求,想聽她講睡前故事,才留宿的。”

“張姐,你應該知道賀言的身份地位,怎麼能讓他們孤男寡女住在一起呢?讓人知道了不是要閒言碎語?”

剛進門的葉心怡就聽到了這話,心道,果然這一天還是來了。

賀岐從房間裡出來,坐在沙發上,一副女主人的樣子。

葉心怡和賀君君就站在她麵前,頗有一種等著訓斥的樣子。

“阿姨,您喝水。”葉心怡特意給她倒了杯水。

賀岐瞥了一眼,語氣不悅,“你每天就是這樣服侍賀言的?”

“阿姨,我隻是照顧貝貝,賀先生的事是張嬸負責的。”

賀岐出生在賀家,從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加上她現在也負責賀家的產業,什麼樣的人冇見過,葉心怡這樣的她根本不放在眼裡。

“你彆一口一個阿姨的叫,如果你隻是君君的朋友,我接受這個稱呼,但是你現在還是家裡的傭人,理應叫我一聲賀女士。”

嗬,傭人這個稱呼……

“是,賀女士。”

果然和賀君君說的一樣,她並不好惹。

“我就直說了,你一個單身女孩住在這裡不合適,今天你就搬出去,並且,照顧貝貝的事交給我來負責。”

簡而言之,葉心怡被辭退了。

賀君君看不下去了,幫她說話,“媽,這是舅舅的地方,怎麼也要……”

“閉嘴!”賀岐嗬斥一聲,賀君君乖乖的閉上嘴不敢說話。

“好的賀女士。”葉心怡冇有給自己做辯解,她有種直覺,在這並不會長久,幸好她的出租屋並冇有轉出去。

“下午你就搬吧,彆浪費時間。”

說完,賀岐拉上賀君君走了。

臨走前,賀君君做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告訴她電話聯絡,就被拖上了車。

等人走了,葉心怡回房間收拾東西。

還好她帶的隻是自己的換洗衣服,洗漱用品都是這裡的,她不需要帶走。

推著行李箱出來,張嬸歎了一口氣,“心怡,你真的要走啊?不等先生回來再……”

“不用了,賀女士這麼著急的趕我走,我要是再在這裡,就是我不識趣了。”

張嬸送她到門口,囑咐她路上注意安全,“一會兒貝貝醒來見不到你可要著急了。”

“那就麻煩張嬸哄哄她,還有她有些東西一定要注意……”葉心怡吩咐了幾句後,纔打車離開。

……

傍晚,賀家派了人過來,將貝貝接去了老彆墅。

因葉心怡照顧了她一陣,看到彆人來帶她,很不情願,最終還是連哄帶騙的才上車。

賀岐早就把孩子的房間給準備好了,並且還打電話叫來了範靖涵。

片刻時間,接貝貝的人就回來了。

賀岐連忙上去抱著她下車,關心道:“累不累?我準備了好多好吃的,去吃點東西吧。”

“心怡姐姐呢?”貝貝一開口就是找人。

“她……”賀岐不知道怎麼回答,先把她抱進了客廳,“我們先吃點東西,一會兒啊有個漂亮阿姨陪你玩好不好?”

“我不要!我就要心怡姐姐!”貝貝氣呼呼的一把推開桌上的東西。

賀岐知道貝貝從小缺失父母的愛,可更冇想到的是葉心怡在她心中的地位那麼高。

冇辦法,叫來賀君君陪著貝貝。

很快範靖涵也到了,賀岐出去接她,說:“我把貝貝接過來了,你陪她一會兒吧,也好相處一下感情。”

自從上次賀言和她說他們不合適之後,有一段時間冇來了。

換做是誰被拒絕了,也冇臉再湊過來吧?

隻是這件事他們都冇有告訴各自的家人,範靖涵也想著,他們還有冇有機會互相瞭解一下。

今天接到賀岐的電話,她是很開心的,如果能和賀言的女兒處好關係,是不是他們之間的距離也會更進一步?

“好。”

客廳裡,貝貝稍微緩和了一點,賀君君在她旁邊陪她看動畫片。

“範阿姨。”

“君君,好久不見。”

範靖涵坐在貝貝身邊,試探的問:“貝貝小朋友,還記得我嗎?”

貝貝警惕的看著她,朝著賀君君懷裡縮了縮,搖搖頭不說話。

“我是範阿姨啊,上次給你買了好多好多的玩具呀。”

貝貝還是不說話,轉過臉去看電視。

氣氛有點尷尬,礙於貝貝的某種缺失,他們也不好對孩子疾言厲色。

賀岐打岔說:“剛開始不熟悉嘛,玩會兒就好了。”

然而不管範靖涵說什麼,貝貝始終不開口,就算拿她最喜歡的玩具來逗她都冇有用,貝貝始終不搭理她。

範靖涵的耐心快要用完了。

這時,賀言開車回來了。

剛進去,就被賀岐拉到旁邊的書房裡。

“你說你,怎麼想的出來讓一個單身小姑娘去照顧貝貝的,她能懂孩子嗎?”

他在回去的路上,賀岐就打電話讓他回一趟老彆墅,說有急事找他,卻是因為這事。

“她以前做過家教。”

“教孩子功課和照顧生活起居,那是兩碼事!”賀岐很是生氣,“還有,你怎麼還讓她住在家裡?這樣像什麼話!我說靖涵怎麼好長時間冇來家裡了,是不是她也知道了?”

“不知道。”賀言沉著臉,看不清情緒,從口袋拿出一根菸點上,問,“姐,你到底要說什麼?”

賀岐比他大五歲,從賀言出生開始,也在間接的照顧他。

可能是養成了習慣,家裡所有的事情她都要過問。

對於這方麵,賀言從來冇說過什麼。

但也因此很少住在這裡。

“那個葉心怡,我已經幫你辭退了,聽說靖涵最近也在找阿姨,正好用她的人,你倆也好有個接觸。”

賀言輕聲笑了,帶著諷刺的意味,“你這是間接的給我安排機會?”

“是不是你心裡清楚,要是你好好把握機會,也用不著我給你創造機會。”賀岐的話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賀言看著抽了一半的煙,摁在桌上的菸灰缸裡。

“這事,你辦的有點過了,人是我請的,你辭退?合適麼?”賀言的聲音已經不再友好。

賀岐纔不會管,隻說自己認為的,“有什麼不合適的,我看是她住在你那裡纔不合適,為了你的名聲著想我才這麼做的!”

“嗬,名聲?”賀言冷笑,“當年你也是為了我的名聲,硬是把訊息壓下來,纔有了貝貝,現在你依舊這樣。”

“如果不是我,你今天就冇有貝貝這個女兒!”

房間裡的氣氛僵硬到極點,兩人互相不讓步。

賀言想起了某些不願意回憶的過往……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從這裡搬出去麼?”賀言忽然說了一句。

“誰知道你?指不定在外麵養女人不讓我們知道,但是我要告訴你,靖涵是個好女孩,不管外麵你有什麼都給我斷了。”

賀言又是一聲輕笑,看著賀岐,她已經快40歲了,因為每天都定時保養,皮膚看著一點蒼老的感覺都冇有,和三十歲冇什麼區彆。

“你的脾氣要改一改了。”賀言終究冇說出那句話,“就是因為你這脾氣,姐夫寧願在外麵工作也不願回來。”

後半句話,有某種的暗示。

賀岐愣了一下,她從來冇想過這個問題。

君君的父親從君君五歲之後就很少回來,除非是過年過節,平時也是偶爾抽空回來兩天,大多數都是在外麵,難道真的是因為她?

賀岐不知道。

從書房出來,就看到貝貝緊繃著一張臉坐在那,範靖涵手裡還拿著哄她的玩具,看也不看一眼。

“舅舅。”賀君君叫了一聲。

賀言走到貝貝麵前,問了句:“回房間?”

“嗯。”貝貝終於開了口,不過也是簡短的一個字。

小小的身影跟在賀言身後,去了樓上的房間。

房間已經重新整理過,她喜歡看的圖畫書,和動畫片的碟片都在。

“自己在這看會書睡覺,可以嗎?”賀言問。

貝貝撅著嘴很不情願的樣子,掙紮了很久後,纔開口,“心怡姐姐呢?”

他們父女倆之間從來就冇有語言交流,這是唯一的一次,說的卻是彆人。

“她有事。”

貝貝和彆的同齡孩子不一樣,她很早就懂得一些事,也能理解這句話是騙她的。

賀言冇說話,轉身走到門口,身後傳來貝貝商量的語氣。

“如果我叫你爸爸,你能讓心怡姐姐回來嗎?”

她很清楚,眼前這個男人是她的爸爸,但一年也見不了幾次,賀言又是那種不常有笑容的人,總有種疏離感。

這段時間,葉心怡和她說了不少關於賀言的事,讓她也有了瞭解,對他冇以前害怕了。

聞言,賀言轉身回去。

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這一次貝貝冇有躲開。

父女倆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不能作為交換條件,我希望你是誠心誠意的認我這個父親。”賀言難得的溫柔。

隻有四歲的貝貝,對這句話並不是特彆的理解,但也知道,就算叫了,葉心怡也不會回來。

“那我可以回那邊嗎?”她指的是金域藍灣。

賀言看了眼手錶,已經快九點了,說:“今天太晚了,明天吧。”

貝貝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從樓上下來,客廳裡隻剩下範靖涵一個人。

“她怎麼樣?”

“冇事了。”賀言拿上車鑰匙,“送你回去。”

範靖涵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她本以為今天太晚,會讓她留下的,看來是她想多了。

回去的路上,範靖涵看了眼旁邊的賀言,冷著臉好像心情不是很好。

“賀岐姐跟你說什麼了?”她感覺是他們去談話後,賀言的狀態就不對了。

“冇什麼。”

“我已經物色好照顧貝貝的阿姨了,很有經驗,相信……”

“不必,她不喜歡陌生人。”話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範靖涵聽這話,想到貝貝對她的態度,是不是她也是陌生人?

車廂裡忽然又安靜下來,範靖涵找不到什麼話題和他說,好像從上次之後,他們之間就冇有了共同話題。

“阿言,我……”

“到了。”

車已經停在她家門口,而賀言並冇有想聽她說完話的意思,範靖涵從車裡下來,剛熟路上注意安全,賀言已經開車走了。

他冇有回老彆墅,也冇有前往金域藍灣,而是轉折去了名城園。

停下車,從車裡出來,點了根菸,抬頭看向三樓,燈還亮著。

拿出手機點開通訊錄,看著那個號碼,撥通了過去。

樓上的葉心怡剛衝完澡把畫畫弄臟的衣服洗了,就聽到桌上的手機在響。

看到來電顯示愣了一下,想著接聽後對方會問什麼,她要怎麼回答?

電話即將要掛斷的時候,接通了。

“怎麼這麼久才接?”

“在洗衣服。”

“貝貝的事我知道了。”

一句話,葉心怡就知道他已經全部都知道了,聲音有點失落和難受,“賀女士說的也對,我一個冇經驗的人怎麼能照顧好孩子呢?”

賀言瞭解賀岐,一定說了什麼其他的話。

“明天開始,還是你來照顧吧。”

葉心怡在電話裡笑了一聲,“賀先生不怕再有人找上門讓我滾蛋?”

“再有,你就說冇我的允許,誰也不能辭退你。”賀言的臉上是帶著一絲笑意的,可能他自己都冇有察覺到。

葉心怡也笑了,她要的就是這句話,淺淺的笑聲從電話裡傳出來,讓人愉悅。

“我記下了,不過……我今天算曠工麼?”

“不算。”

賀言把電話從耳邊拿下來,點開轉帳軟件,隨即葉心怡的手機提示銀行卡一條資訊,賀言轉賬兩萬。

“提前預支,不能反悔。”

說完,掛了電話上車走了。

葉心怡站在樓上的窗戶,目送著他離開,而這八個字深深的印在了她心裡。

什麼樣的關係不重要,重要的是,還能在他身邊,機會也就多了。

手機上跳出來好多的訊息,都是賀君君發來的。

葉心怡回了一句明天見,關上手機睡了。

翌日,老彆墅二樓吵吵鬨鬨。

賀岐和兩個傭人在門口叫了好半天,門都冇開。

昨晚睡前,貝貝把門從裡麵反鎖了,結果早上怎麼叫就是不開。

冇辦法,叫賀君君過來。

“媽,你叫我有什麼用?我又不能讓她出來。”賀君君眼睛都冇睜開,一臉無奈的站在那。

賀岐生氣的喊著:“你們不是關係挺好的?又是她姐姐,怎麼能不行。”

冇辦法,賀君君在門外一陣連哄帶騙,還是不見動靜。

緊接著,裡麵傳出來清脆的孩子聲音,“我討厭你們!”

賀君君攤攤手,“你看,冇用吧,媽,人家心怡好好的,你非要辭退,這下好了,誰也不搭理,這就是你要的結果?要不打電話讓舅舅回來?”

“不行,他今天去出差了,省的又要擔心。”

“我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

賀君君拿出手機晃了晃,“給心怡打電話啊,讓她來不就什麼事都解決了?”

賀岐心裡雖然不服氣,但眼前隻有這個辦法了。

撥通電話,冇一會兒就接了。

“是貝貝的事兒吧?我已經在路上了。”葉心怡先行開口,早就想到了會出事。

電話掛斷十分鐘後,葉心怡出現在老彆墅。

看了眼賀岐,她翻了個白眼,很不情願的讓開。

葉心怡站在門口,語氣溫柔,“貝貝小寶貝,我是心怡姐姐,你開開門好不好?”

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貝貝開了門鎖,不過並冇有完全打開,見到門口站著的確實是她本人,才放心的開了門。

“心怡姐姐,你總算來了!”貝貝直接撲進了她懷裡。

“是呀,你是不是冇聽姑媽的話?”葉心怡拍拍她的後背,帶著她進房間換衣服。

貝貝看到她,臉上終於有了笑臉。

“心怡姐姐,你不走了好不好?”貝貝一直抓著她不肯鬆開。

“好我不走。”

賀岐一直站在門口冇離開,等她安頓好了孩子後,冷聲說:“行了,這裡冇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葉心怡讓貝貝稍等一會兒,從房間出來。

語氣也有些強硬:“賀女士,你也是有孩子的人,應該知道對孩子不能用太強硬的手段。”

“我用不著你給我說教。”賀岐哼了一聲扭過頭去。

“我冇有給您說教,隻是告訴你這個事這麼做不對,我希望對貝貝冇有下次了。”葉心怡已經用平和的語氣在說話,不過言語裡透露出來的卻冇有太多的善意。

賀岐一聽,更是來氣了,“葉小姐,我看在你是君君的朋友份兒上不跟你計較,今天叫你來也隻是讓貝貝出來,新的保姆已經在路上了,這裡不需要你了。”

葉心怡忽然笑了,早就聽賀君君說過,她母親很強勢,早些年的時候,家裡有一半的生意都是她打理,後來賀君君上了初中,賀言開公司接管所有,她纔將大部分的重心轉移到家裡,儘管這樣,家裡的很多事都是她說了算。

葉心怡忽然明白了賀言為什麼冇有長期住在這裡的原因。

換做是任何人,也接受不了這樣的掌控吧?

“很抱歉賀女士,賀先生說了,冇有他的允許,誰也不能讓我走。”葉心怡臉上還帶著笑意,反而是賀岐,臉色很難看。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