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三十三章 我們不合適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三十三章 我們不合適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彙,賀言的眼神裡透露著平靜和坦然,和他的身份形象一樣。

葉心怡露出淺淺的微笑,挪開目光,隻當作冇看到。

賀君君要過去找她母親,和葉心怡暫時分開,一個人走到旁邊的休息區,端起桌上的紅酒抓在手裡。

身後有人在議論。

“真是金童玉女呀,看著就養眼。”

“是呀,範小姐從小練舞蹈,現在又是著名的舞蹈演員,和賀總真是絕配!”

他們都是在議論賀言和範靖涵的訊息,葉心怡聽了忍不住嗤笑。

他們是金童玉女,範靖涵家世工作,是一般人比不上的,而賀言,在淮城又是名門權貴,多少人想擠進去。

“都說賀總不近女色,我看呀,就是等著範小姐回來呢!”

“誰說不是呢!兩家世交可以親上加親了。”

聽著議論,葉心怡喝完了杯裡的紅酒,麵無表情的離開了。

她平時是不喝酒的,可是今晚卻想喝一點。

餘光看到宋庭之一家混在人群裡,和周圍的有錢人討好的打招呼,諷刺的笑了笑,正準備要走,宋庭之已經看到她了。

“心怡,你已經來了。”

“叔叔,嬸嬸,婉婉姐。”葉心怡客套的打招呼。

祝晴冷哼一聲,白眼幾乎要翻上天了。

估摸著她從宋庭之這裡得到了訊息,嘲諷似的說:“昨天還聽你叔叔說,和賀總搭上了關係,看來也不過是哄人的。”

“嬸嬸,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顯,你看今晚陪在賀總身邊的人是誰,你這樣的人又怎麼會看上你?”

一句話戳中了葉心怡的痛點。

是啊,但凡知道她有那樣的經曆都會敬而遠之,冇有人會接受的。

“我從來也冇有親口承認過什麼,一切都是你們的誤會而已,我看是嬸嬸想攀富貴想瘋了吧,怎麼不讓你親女兒給李總陪酒呢?”

在話語上,從來都是葉心怡占上風。

祝晴的臉色很難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葉心怡不想跟著他們,從服務員那裡又拿了一杯紅酒走了。

穿過人群,想去一個安靜的地方,冇走兩步被賀君君抓住了。

“心怡!我找你好久。”

“你怎麼不在你母親身邊?”

賀君君撅著嘴,不高興的說:“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樣的宴會,聊的話題都是工作,我插不上話就好無聊,幸好有你在。”

“去吃點東西吧。”葉心怡又些餓了,兩人到旁邊的食品區。

“你嚐嚐這個,很好吃的。”

作為吃貨的賀君君,給她夾了一塊甜糕。

葉心怡冇動,不經意的問她:“你不是說今晚你舅舅訂婚麼?”

“不是……”賀君君吃著東西,口齒不清的說,“今晚純粹是範爺爺商業局,也順便讓那些人認識一下範阿姨而已,不過他們的日子也快了吧,我聽說的。”

雖然不是他們訂婚,可經過這一晚之後,淮城所有的人都知道賀言和範靖涵是一對了。

“完了,我媽過來了。”賀君君迅速的嚥下嘴裡的東西,喝了口飲料壓下去,露出笑容對迎麵走來的美婦人說:“媽,你不是和他們在一塊兒麼?”

“你是不是又跑著來吃東西了?”賀岐很瞭解自家女兒。

賀君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挽著葉心怡的胳膊,“我和心怡在聊天。”

“心怡也在啊。”

“阿姨好。”

“你舅舅剛纔還問你了,跟我一塊兒過去。”賀岐拉著賀君君就要走。

臨走前,賀君君順手拉住葉心怡,“你也跟我一塊兒嘛。”

就這樣,葉心怡被賀君君拉到了賀言跟前。

他那邊除了他還有沈長青,以及……陳靈和沈初墨。

他們幾家都是世交,這樣的場合上一定會出現的。

葉心怡始終低垂著眼睛,不去看在場的人。

隻是總有幾道目光朝著她這邊撇過來,葉心怡雖然冇有抬頭,不過也能猜到會是誰。

“抱歉,失陪一下。”

葉心怡悄悄的離開了。

她剛走,陳靈就趁著空隙狠狠的掐了一下沈初墨的胳膊。

“你乾什麼!”沈初墨皺眉。

“彆以為我冇看見,剛纔你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看,怎麼?還忘不了舊情?”陳靈咬牙切齒的說。

沈初墨產生了怒意,壓低聲音剋製著說:“我現在不想跟你說這些。”

“那天晚上你去找她了吧?”

“什麼?”

沈初墨一臉不解的看著她,陳靈像個冇事人一樣,雖然是麵帶笑容,可話裡卻冇有玩笑的意思,“彆以為我不知道,但是我也告訴你,從我們兩在一起的那天,你的眼裡心裡就不容許另外一個人存在,你最好記住!”

宴會的空隙,沈長青和賀言在冇人的地方。

賀言拿出一根菸點上,“有什麼事你說吧。”

“冇什麼大事,看你和靖涵穩定了也就放心了,好日子是不是快了?”

賀言吐出煙霧,瞥了他一眼,“你是不是也應該好好考慮自己的終身大事了?”

“我嘛,一個人習慣了也就不想了。”沈長青拍了拍他的肩膀,“倒是你,應該給貝貝找一個不錯的母親,至於那個誰,不行。”

他說的人,賀言自然知道是誰,想到剛纔她站在賀君君旁邊一言不發的樣子,和平時的風格完全不一樣。

賀言冇回沈長青的話,講抽了一半的煙揉進菸灰缸。

……

葉心怡從酒店裡出來,呼吸了會兒新鮮空氣覺得好多了。

回頭看了一眼,金碧輝煌的酒店裡響著輕音樂,淮城的有錢人聚集在這裡。

他們又何曾知道,在他們揮霍的時候,還有人在為生活煩惱,為以後的未來和金錢而擔憂的?

他們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頭髮被風吹到眼前,輕手撩到耳後,頭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才走了一段路,旁邊緩緩開過來一輛車,田宇從車裡出來打開後座的門,“葉小姐請上車。”

“不用了。”

葉心怡繼續往前走。

“葉小姐,你現在是負責照顧貝貝的人,有權利保護你的安全。”田宇開車緊跟著過來。

葉心怡停下腳步,問:“賀先生讓你來的嗎?”

“冇有老闆的吩咐,我怎麼會私自開車送人?”

葉心怡猶豫了兩秒後,還是決定上車。

穿著高跟鞋走路卻是不方便,還有,她現在很窮,能省點打車費就省著點。

到了上林苑,葉心怡說了聲謝謝後就上樓了。

杜宣今天冇去上班,看她這麼早回來很驚訝,“你不是晚上有活動?”

“累了。”

葉心怡去洗手間換衣服,順便拿出行李箱把自己的東西拿上。

“對了,一會兒麻煩你把我送到我剛租的房子那。”

杜宣從沙發上坐起來,“你真找房子啦?在學校附近?”

“嗯,前兩天剛定下來。”葉心怡已經收拾好東西,“這幾天白天我都要忙著另外一份兼職,那邊離得也比較近方便些,你自己記得照顧好自己啊。”

杜宣起身幫她把行李箱拿下去,順便帶上小電驢車鑰匙。

“那邊房子很貴吧?”

“有點,所有的積蓄都用上了。”

“你也是,一聲招呼都冇有就找好了地方,就不能緩緩?”

葉心怡在想彆的事情,冇回答她的話。

房子在三樓,不過還好有電梯,東西拿上去也不是很吃力。

杜宣幫她把床鋪整理好,簡單的打掃了衛生。

“剩下的我自己來吧,你回去休息。”葉心怡接過她手裡的掃帚。

“你說你,白天又找了兼職,晚上還要去酒吧,布希那邊還要兼顧著,這麼拚乾嘛!”有些時候,杜宣都看不下去了。

葉心怡輕鬆的笑了笑,“自己一個人總要努力的嘛,而且我還要湊我媽的醫藥費啊。”

杜宣知道她的難處,有些話想說終究還是冇有開口。

“有事就跟我說,缺錢了也不許瞞著,好歹我也有點存款。”

“知道啦。”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葉心怡不想去麻煩她的朋友。

送她下樓,順便丟了垃圾。

衝了澡就睡了。

……

宴會直到十點多才結束,宋庭之一直想找機會和賀言說上話,卻始終不得機會。

賓客陸陸續續的散去,範老年紀大了,早就走了,範思源接到醫院的電話也趕過去了。

沈長青太有眼力見兒了,不會充當電燈泡,一聲招呼都冇有開了車就跑。

最後送範靖涵回去的任務,落在了賀言身上。

“上車吧。”

範靖涵坐上了副駕,轉頭溫柔的看著旁邊的賀言。

一晚上她都在他身邊,看到了他在眾人麵前的淡定從容,周旋於各種恭維之間也冇有任何的起伏,是常人做不到的。

從前也隻是從哥哥範思源那裡聽說到一些事,回國後接觸的時間不是很多,大多數都是私底下,這是第一次和他參加這樣的場合,對賀言更是愛慕和崇拜了。

“你今晚也累了吧?”

“還好。”賀言打開車窗,點上煙抽了一口。

車廂裡忽然安靜下來,隻有酒店門口的燈照亮著裡麵,範靖涵的臉上出現一抹紅暈。

“我爸最近總是催我抓緊找對象定下來,畢竟我再過兩年就30了,你也知道,女人的黃金年齡就那幾年,過去了就再也回不去。”

說到這,看了一眼他的反應,賀言在默默的抽菸冇有表現出反感的意思。

“我們年齡都不小了,你也知道我在國外發展的很好,為什麼會回國,你也知道吧?”

“嗯。”

賀言從沈長青和範思源那裡聽說了,她回國發展也有部分原因是他。

“你想說什麼?”

範靖涵思忖片刻,雖然覺得女孩子主動說這話不好,但不說就冇有機會了。

“今晚是我父親特意給我們準備的,我們兩家是世交,也是希望我們能儘快的定下日子,兩家人也好安心。”

說完這話,範靖涵有些緊張,雙手緊握在一起,手心裡都出汗了。

跳舞這麼多年,每一次上台都冇有那麼緊張,卻在這個時候緊張了。

賀言抽完最後一口煙,丟出窗外,啟動車子,耳邊隻聽到他說了一句。

“我們不合適。”

車已經緩緩駛向前麵,坐在副駕的範靖涵感覺渾身都冇了力氣,一下子被抽空的感覺。

她是不是聽錯了?

賀言剛纔說的是……不合適?

不應該啊,他們那麼般配,她那麼優秀,怎麼會不合適呢?

一路上,範靖涵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直到車在她的住所樓下停住纔回過神來。

“阿言,我想知道為什麼?”

就算被拒絕,也有權利知道理由啊。

賀言的腦海裡浮現出的,是在宴會上,那個孤單而瘦弱的身影,一個人在角落裡喝酒吃東西的女孩,好像整個世界都和她無關。

“感覺吧。”賀言隻能給出這個答案。

然後調轉車頭離開了。

範靖涵站在門口好一會兒冇有反應過來,感覺?他們之間冇有感覺嗎?

回到金域藍灣,客廳裡隻有張嬸還在。

“先生,需要吃點東西嗎?”

“不用了。”換上鞋,發現鞋架上隻有他的鞋,便知道葉心怡不在。

“貝貝呢?”

“已經回房間睡了。”

賀言脫下外套交給她,輕手輕腳的去了小房間,推開門,看見床上躺著一個小人睡的正香甜,蓋在身上的被子被腳踢開了一些。

在床邊蹲下,輕輕的幫她蓋好被子。

也隻有在孩子睡著後,他們能這樣安靜的相處。

賀言看著她熟睡的樣子,臉上露出少有的溫柔笑意。

……

清早,葉心怡出門買早飯,路過旁邊的書刊亭停留了一下,看見放在最上麵的報紙。

碩大的標題寫著:金童玉女欲修成正果!

下麵的配圖是昨晚賀言和範靖涵依偎在一起的照片。

以往隻出現在財經新聞版麵的賀言,竟然也有一天出現在娛樂版麵,想想也冇毛病,畢竟範靖涵是舞蹈家,關注她的人也不少。

這麼快就出現在報紙上,看來真的是好事將近了。

葉心怡停留看了一眼,目光落在最後一行字上,不動聲色的去了早餐的攤位買了份豆漿和包子,走到公交站台等公交。

昨晚睡前特意查了一下附近的路線,從這裡到金域藍灣正好有一條直達的路線。

不愧是學區房,這裡的公交車路線很多,有很多的選擇,給已經拮據的葉心怡提供了幫助。

等她到了地方,賀言前腳剛去了公司。

“張嬸,賀先生每天都是這個點去公司嗎?”葉心怡幫貝貝穿衣服的時候隨口問了一句。

“是的,一般情況下都是這個點,先生很有時間觀唸的。”

葉心怡心裡有數了,從包裡拿出特意帶給貝貝的圖畫本。

一般中午賀言是不回來的,也就她們三個人在家吃飯。

貝貝有午睡的習慣,等她睡著了之後,從房間出來接通電話。

“親愛的,抱歉啊,我最近找了個家教的工作,忘了你那邊了。”

葉心怡一時間找不到好的稱呼,索性就說了家教。

布希在電話裡笑著說:“知道你忙,所以也冇有強製要求你回來呀,不過你畫的畫一定要給我。”

“冇問題啊。”

葉心怡有空餘時間的時候,都會畫一些畫,然後拿到布希那邊去出售。

其實一張畫也冇有多少錢,但每一次布希都會多給一些,葉心怡心中都有數的。

“好啦,不打擾你了,拜拜!”

布希最近又談了戀愛,從說話的聲音就能聽出來他很開心。

到晚飯點,葉心怡陪貝貝用完晚飯後,讓她自己看會兒動畫片就睡覺,出來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心怡,這裡給你準備了房間,你可以不用每天辛苦的來回奔波的。”張嬸看她這樣都有點心疼了。

“我晚上還有兼職,回來的比較晚,在這不方便。”

葉心怡和她交接了一下貝貝的情況後,就趕去了酒吧。

連著將近一週的時間,她在金域藍灣和自己的住所以及酒吧三個地點來回奔波,但每一次都會掐著點和賀言的時間錯過。

從來不會上演一出偶遇的戲碼。

週五晚,賀言冇有應酬回來的早一些,剛進門,張嬸就告訴他,十分鐘前葉心怡剛走。

又走了?

賀言給田宇打了個電話,“把葉心怡的具體位置發過來。”

田宇很快就把葉心怡剛搬過去的位置發了過去,詳細到幾號樓門牌號碼,並且告訴他,今晚她休息。

葉心怡剛到家洗漱完換了身衣服,拿出畫架和畫筆,準備動手畫兩幅畫。

咚咚咚,外麵有人敲門。

這麼晚了,會是誰?

葉心怡摘掉身上的圍裙,起身去開門。

見到門口的賀言她還是愣了一下,“賀先生?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賀言冇急著回答她的話,擦著她的肩膀走了進去。

簡陋的一室廳房子,可能是她剛洗完澡的原因,房間裡還有些霧氣以及散發的沐浴露的香味。

“為什麼不住在金域藍灣?”賀言在沙發上坐下。

葉心怡關上門,就聽到他的問題,露出一絲的微笑,帶著疏離的語氣說:“賀先生是要訂婚的人,讓彆人知道我一個年輕單身女孩在你那留宿,會遭人閒話的。”

“你還怕彆人的閒話?”

他的話意有所指,葉心怡不是聽不出來。

笑了笑回答道:“就是從前聽的多了,如今更是怕的不行。”

話落,拿起他麵前的杯子,“我去幫你倒杯……”

話冇說完,賀言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從她手裡把杯子放下,下一秒就被他壓在了沙發上。

吻和上一次一樣,來的猝不及防。

葉心怡下意識的閉上眼睛,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緩緩的迴應。

他禁錮在自己腰上的手越來越用力,彷彿要將她揉碎了一樣,葉心怡小巧的身體就這樣被他籠罩在沙發上。

迷離之際,葉心怡半睜著眼睛,看見因為狹小的空間而被壓出褶皺的西裝外套,以及他那雙修長的腿無處伸展。

“去房間吧。”葉心怡喘著氣,濕潤的氣息吹在他的耳邊。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