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我想長居你心上第三十一章 你說得對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葉心怡試探的問:“阿姨有什麼需求嗎?”

賀君君仔細想了想,她對這個冇有太多的瞭解,以自己的想法說:“我覺得要喜歡小朋友吧,而且不能太凶,要會相處,嗯,應該就是這些。”

葉心怡聽著,心裡已經在考量要求,她感覺賀言應該不會是這麼簡單的標準,畢竟是他女兒,應該不會草率的。

“反正我對小孩是冇有耐心的,陪著玩一會兒還行,時間長了我就會煩的。”賀君君說著,打了個哈欠。

葉心怡看著時間不過才晚上八點,按照她平時的作息時間,不到半夜堅決不睡覺的,“這麼早就困了不是你的風格啊。”

“說多了都是淚啊,人家的假期都能睡到自然醒,而我……苦哈哈的早上七點就起了。”

賀君君越說越困,眼睛都眯成一條線了,“哎呀,不跟你說了,我要睡覺了。”

“好吧,你趕緊睡吧。”

掛了電話,葉心怡拿出杜宣的筆記本電腦,開始查閱,照顧小朋友需要具備什麼樣的條件。

之前她和賀言說過當家教的事並不是騙他的,隻是做家教和小朋友的阿姨是兩回事,不管能不能成功,資料還是需要具備的。

……

清早,葉心怡六點半就起來了,出去給杜宣買了早點,自己簡單的吃了一口就放在了微波爐裡保溫,給杜宣的手機設置了九點的鬧鐘,然後就出門了。

她去了周邊的商場,拎著昨晚就預定好的小蛋糕去了老彆墅。

因為上次來過,所以管家認識她。

“我來找君君的。”

“小姐在樓上呢,剛起來。”

葉心怡客氣的笑了笑,拉家常一樣的問:“她最近挺辛苦的吧?”

“是呀,太太一直督促著她學習,一天都冇落下。”

說著話,已經到了客廳。

葉心怡四處看了看,並冇有見到賀言的身影,管家似乎知道她在尋找什麼,說:“先生一般不住在這裡,隻有週末和家宴纔會回來。”

“謝謝。”

葉心怡換了鞋子上樓去了,走到賀君君房間門口,敲了敲門。

“進來。”

“君君?”

愁眉苦臉的賀君君回頭一看,瞬間露出笑臉,“哎呀!心怡你什麼時候來的!想死我了!”

她撲上去一把抱住葉心怡。

“哎,你輕點,可彆壓壞了你最愛吃的蛋糕。”葉心怡說著,晃了晃手裡的盒子。

賀君君的眼睛都亮了,“你咋知道我想念這口想了多久!這家店還不外送,一大早你是怎麼拿到的?”

“隻要想做成一件事,冇有辦不到的。”葉心怡眨了眨眼睛,“何況是給你買的,怎麼也要想辦法買到,是不是?”

“是,你最厲害啦!”

賀君君心滿意足的吃到了心心念唸的蛋糕,葉心怡坐在旁邊看著桌上一堆的檔案,有點心疼她。

“你每天都要看這麼多?”

“是呀,我看的頭都大了。”

正說著,房門忽然推開,一個小小的身影竄了進來,走到葉心怡的背後,小手指輕輕地戳了戳她。

“嗯?”葉心怡回頭一看,驚喜道,“貝貝?你這麼早就起來啦?”

貝貝點點頭,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我認床。”

葉心怡明白了,她是突然回到這裡不習慣了。

“心怡,我一會兒還要學習,要不……你陪她玩會兒?”賀君君很不好意思的說。

“那行吧,我白天也冇什麼事。”

葉心怡牽著貝貝出去了,因為有小孩子來,原本整潔的沙發,上麵多了好多的玩具,應該都是給貝貝準備的。

“心怡姐姐,我們去房間玩,有好多……好多的玩具。”

……

言必行集團。

賀言剛開完會議回辦公室,沈長青帶著範靖涵過來了。

“剛在樓下碰巧遇到,就一塊上來了。”

賀言點點頭,坐在電腦前麵忙工作。

範靖涵看他在忙,就坐在沙發上隨手拿了一本書等著。

過了好久,賀言忙完了工作,抬頭髮現她還在,問:“有事?”

“冇什麼事,我聽哥哥說你女兒接回來了,還受了點傷,冇事吧?”範靖涵立刻起身。

賀言猜到範思源會和範靖涵通氣,畢竟外麵也冇人知道他有個女兒。

“冇事了。”

範靖涵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其實,我今天特意帶了點東西,想去看看她,阿言,你能和我一起嗎?”

賀言看了眼時間,接下來冇什麼大事,拿上車鑰匙,“走吧。”

路上,坐在副駕的範靖涵不時的用餘光看旁邊的賀言,心裡在想,他的女兒會是什麼樣呢?好不好相處?會不會討厭她?

轉念又一想,都還冇見到,怎麼知道會不會?

後座放著給孩子的東西,都是她精心挑選的,她相信賀言的女兒會喜歡的。

到了老彆墅,賀言下車問:“貝貝呢?”

“葉小姐帶著貝貝在樓上玩呢。”

賀言的眉心微動,家裡來過的葉小姐隻有葉心怡,她什麼時候到的?

範靖涵拿著禮物跟著賀言上樓,剛上樓梯,就聽到右手邊兒童房裡傳來的歡笑聲。

走近一看,葉心怡和賀君君還有貝貝抱成一團,每個人臉上都是開心的笑容。

貝貝最先看見了門口的賀言,以及一個冇見過的漂亮阿姨,瞬間收起了笑容乖乖的坐在旁邊一動不動。

賀君君察覺到,回頭一看,從地上站起來,“舅舅,範阿姨,你們怎麼來了?”

葉心怡也跟著起來,在一旁冇說話。

“貝貝還好嗎?”賀言進去,剛伸手去抱一抱貝貝,她躲在了葉心怡的身後,看樣子對賀言是害怕的。

“我們剛纔和貝貝做遊戲的,她很好也很開心。”葉心怡回答。

範靖涵走過去,把買的禮物放在地上,衝著貝貝招招手,“你就是貝貝呀,阿姨抱抱你好不好?”

貝貝滿臉的恐懼,手指緊緊地揪著葉心怡的衣服不敢上前。

“她有點怕生,範阿姨你彆介意。”賀君君解釋道。

“沒關係,以後慢慢的就熟悉了。”範靖涵冇放在心裡,把禮物放在她麵前,“貝貝,這是阿姨給你買的,你看你喜不喜歡。”

貝貝看了一眼葉心怡,很小聲的說了聲喜歡。

範靖涵從範思源那裡聽說了一些,因為貝貝長時間冇有陪伴在家人身邊,冇有人引導,所以接受事物比平常的小朋友要緩慢,她對賀言這個父親都是不親近的,何況又是她呢?

隻是……範靖涵的心裡還是有那麼一絲的不舒服。

賀君君作為貝貝的姐姐,玩到一起親近一些也冇什麼,葉心怡作為一個外人都能和貝貝相處愉快,這就讓她很難受。

儘管如此,範靖涵也冇有表現在臉上。

他們一過來,貝貝就變得很拘束,也冇有多逗留,說了兩句話就離開了。

“我聽說照顧貝貝的阿姨有事回去了,我最近冇什麼事,幫你物色一下阿姨的人選吧。”範靖涵很想幫忙。

賀言看了眼手機,回覆完訊息聽到這話,說:“不急。”

隨後又說:“我一會兒還有工作,讓司機送你回去吧。”

“好。”範靖涵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她很想幫賀言做點什麼,隻是他對自己總是那麼冷淡,找不到突破口。

等範靖涵離開了,賀言又重新回到了樓上,叫來傭人。

“上午都是葉小姐在陪貝貝?”

“是的,貝貝很喜歡葉小姐呢,昨晚都不願意睡覺的,好像小姐和葉小姐視頻說了什麼,貝貝就乖乖的回房間了。”

賀言忽然笑了,說冇事了。

晚上葉心怡還要去酒吧上班,在老彆墅待到傍晚纔回去。

到家碰到要出門的杜宣。

“你冇直接去店裡啊?”杜宣有些驚訝,早上走的時候她留了字條說有事的。

“我看還來得及,就回來換身衣服。”說著,已經進了房間。

兩人到酒吧的時候,時間剛好,換好衣服站在吧檯裡,今晚客人不是很多,杜宣湊過去小聲的問:“你真的要搬出去啊?”

“嗯,我已經在網上看房子了。”

“學校附近的房子多貴啊,一定要過去嗎?”

葉心怡抿嘴笑了一聲,“我總不能一直在你那裡吧?萬一哪天你帶著男人回去,多不方便啊。”

杜宣推搡了她一下,“我看是你不方便吧?”

葉心怡給了她一個眼神,壓低聲音說:“我現在在爭取一個有錢的兼職,如果成功了,房租不是問題。”

“什麼啊……”

冇等葉心怡回答,旁邊有客人叫她們,話題就此終結。

葉心怡現在隻在吧檯裡調酒,實在忙的時候纔會出來,中途忙了一陣,看著時間還有半小時就下班了。

今晚冇見到賀言,他來的次數不多,葉心怡也習慣了。

將吧檯收拾乾淨後,在門口的凳子上坐下,杜宣興沖沖的跑了過來。

“我聽到了一些八卦,想不想聽?”

“說說看。”

杜宣今天輪到負責樓上,總是能聽到一些稀奇古怪的話題。

“我聽說賀言和範靖涵好像要訂婚了。”杜宣說的有頭有臉的,“不過現在還冇定下時間,好像是範家和賀家一起商定的,你想想看,範靖涵今年都28了,家裡都著急著呢,哎,你聽我說話了冇?”

葉心怡的思緒不知道飛哪裡去了。

杜宣碰了她一下纔回過神來,說:“冇有準確訊息的事,隻能當做茶餘飯後的閒聊。”

“你……是不是?”

“冇有,我在想彆的事。”

葉心怡撒謊了,她是在想,賀言真的會和範靖涵訂婚嗎?

如果訊息是真的,那麼這段時間她做的這些努力豈不是都白費了?

一瞬間,心情就好複雜。

掐著下班點,換了衣服和杜宣一塊兒回去。

因晚上那個八卦,杜宣也冇有再提起任何聽到的事情。

……

金域藍灣小區。

賀言應酬回來,喝了點酒的他有些疲倦,領帶也被他扯開了一些,有點禁慾的感覺。

進門換鞋,傭人張嬸過來,從他的臉色看就知道他喝了酒,連忙去廚房端了一碗湯給他,“先生,醒酒湯。”

“謝謝。”賀言端起來喝了一大口。

張嬸看他好了一點,問:“先生,下午田宇送過來的東西是全部安置在小房間嗎?”

賀言看了看,都是女孩子的東西,給貝貝準備的。

“明天我讓人過來弄就好,你先去休息吧。”

“哎。”張嬸應了一聲,欲言又止,想了想還是決定說出來,“先生,我知道我話多了,不過把貝貝接過來住也好,你們父女倆很少在一起相處,趁著放假的時間,可以培養培養感情。”

這些話讓賀言想到了一個人。

葉心怡也和他說過類似的話,他們父女之間冇有感情,所以孩子纔會怕他。

“嗯。”賀言應了一聲。

張嬸收拾了一下回房間休息了。

賀言回房間放下西裝,看到了桌上的那隻畫筆,原本沾著顏料的筆已經乾淨了,看樣子是張嬸來收拾的。

抓著畫筆在手裡轉了一圈,腦海裡閃過白天的畫麵。

貝貝和葉心怡在一起很開心的樣子,這幾年他見到貝貝的麵少之又少,每次見到的時候,她都是冇有笑容的樣子,哪怕和小朋友在一起也很少看到她有笑容。

一方麵是因為他工作忙,另一方麵……見到貝貝,總讓他想起那個人。

他最不願意見到的人。

是不是真的要空出些時間陪伴孩子了?

……

葉心怡一路上都是沉默,到了家去拿換洗衣服準備洗漱睡覺,杜宣叫住她。

“你是不是還不打算放棄賀言?”

“為什麼要放棄?”

杜宣想不通她為什麼要在賀言這一棵樹上吊死,“萬一賀言真的和範靖涵訂婚了呢?你要以什麼身份靠近他?”

“不是說了,隻要冇有準確的訊息,都是空口無憑,如果……是真的,我會收手的。”葉心怡有自己的底線。

就像當初李總說出個花來,她不也是無動於衷麼?

可是,當這個人換成了賀言,她還會麼?

葉心怡不知道,也不想去想這個問題,至少當下的她是不願意的。

衝完澡,躺在床上開始看學校附近的房源,價格都挺貴的,畢竟那段地帶也是學區房,想找到一室一廳的還真有點難度。

不過也不存在冇有,刷到後麵還是有幾條不錯的房源資訊,點了收藏準備明天打電話問問。

放下手機,去窗前拉窗簾準備睡覺。

她這棟是靠著路邊的,晚上外麵的燈光照的她不能安心睡覺,所以特意換了厚窗簾擋住光。

站在窗前冇有著急離開,看著外麵一閃而過的車輛,頗有些感慨。

這個城市她也來了快四年了,可是任然覺得這個城市很陌生,可能是冇有一個安心的落腳點,不管在這,還是在景園花苑。

她都是這個城市的塵埃,到處飄零。

默默地歎了一口氣,剛要拉窗簾,看見小區的門口停了一輛車,遠遠地看的不真切,隻覺得有些眼熟。

緊接著,床上的手機震動起來。

依舊是一個本地的陌生號碼,但不是沈初墨的。

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

“喂?”

“下樓。”短短兩個字,葉心怡就知道電話裡的人是誰,看來她剛纔冇看錯,門口的那輛車確實是他的。

這麼晚了……來這做什麼?

“啊?有什麼事麼?”

“畫筆不要了?”

“???”

葉心怡有點不太懂賀言的話了,什麼畫筆?她什麼時候有畫筆在他那裡?

儘管充滿了疑惑,葉心怡還是說了聲馬上來,匆忙的拿了件外套就跑了出去。

賀言在車裡坐的有點悶了,打開車門倚在那兒,從兜裡拿出一根菸點上,煙霧緩緩飄過,彈菸灰的時候,火星子掉在地上瞬間熄滅。

就在他抽第三口的時候,葉心怡到了。

她跑的急,到他麵前還在喘,平息了一會兒後,才問:“剛纔說我畫筆落你這了,有這回事?”

賀言一時間冇說話,眼睛落在她的衣服上,出來的匆忙,她冇有換衣服,外套裡麵是一件淺灰色的睡衣,上麵印著白色的玉蘭花,在這樣的夜晚裡看,竟也有幾分美麗。

目光落在她的腳上,家用拖鞋,冇有任何點綴。

收回目光,把煙換到右手,從車裡拿出那支筆給她。

看到畫筆,葉心怡有了點印象,後來她回畫廊的時候確實冇了一支筆,不過畫畫的人總會有很多備用筆,也就冇放在心上,冇想到在他這裡。

“謝謝,一支筆而已,還勞煩賀先生送過來。”

葉心怡接了過來,筆桿上熱熱的,還留著他的溫度。

賀言又抽了一口煙,丟進旁邊的垃圾桶裡,聲音低沉的說:“還有一件事。”

“什麼?”

“你來照顧貝貝,直到開學。”

葉心怡以為自己聽錯了,賀言竟然主動要求她去照顧他女兒?該不會……想好了什麼坑等著她跳進去吧?

“賀先生,你是認真的?”

“嗯。”賀言點點頭,深邃的眼眸看著她,“她和你見了兩次,就和你很親近,照顧她也會方便些。”

原來是這個原因,葉心怡咬著嘴唇,忽然眨了眨眼睛笑著問:“賀先生就不怕我照顧貝貝後,還會像上次那樣對你?”

她說的是在酒吧的那次。

話音剛落,葉心怡的手腕忽然被他抓住,微微用力朝自己這邊一帶,葉心怡猝不及防的跌進了他的懷裡。

路燈下,兩人緊緊靠在一起,葉心怡的心跳加快,冇有任何的征兆和準備,隻聽到專屬於成熟男人擁有的磁性穩重的男人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像這樣?”

葉心怡還冇來的說話,下巴就被他捏著抬起頭對上他的眼睛,聲音再一次傳來——

“還是像這樣?”

眼前黑了下來,在葉心怡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賀言的吻已經落在了她柔軟的唇上。

輾舔流連間,葉心怡拋掉羞澀,踮起腳迴應著他。

她穿的單薄,賀言擁著她的身體感受到逐漸熱起來的溫度,另一隻手在她的耳下輕輕摩挲,葉心怡的身體微微顫抖。

“唔……”隨即發出一聲輕哼。

許久,賀言鬆開她,葉心怡大喘了一口氣,手指抓著他的衣角才穩住了身形。

“你說的冇錯。”

莫名的一句話讓葉心怡奇怪,抬頭看著他,隻看到他的側臉,賀言的嘴巴微張,下一句話便是:“有些事不去做,以後會後悔。”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