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科幻 > 不負蒼生不負君 > 第三十章 總是不得已

不負蒼生不負君 第三十章 總是不得已

作者:凝月龍池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7:19:26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長居你心上

新(.xin.)”!

簡單的幾個字,卻坦誠的毫無保留。

葉心怡想到之前曾打聽過賀言的情況,網傳他有一個私生子,看來是真的,隻是是個女兒。

她有種直覺,賀言這麼坦白的和她說一定存在著另一種目的。

“嚴重嗎?”

“還好,隻是有點擦傷。”賀言說著,已經上樓,葉心怡想了想,決定跟上去看看。

走去病房的路上,葉心怡的心中有些忐忑,是不是她看到賀言在不應該過來,或者說不應該跟過來,如果病房裡不僅僅是他女兒一個人,還有……

深呼吸一口氣,既然已經來了,那就不能害怕什麼。

走到病房門口,葉心怡停住了腳步。

賀言已經進去,病床上坐著一個四歲左右的女孩,頭上紮著一個馬尾辮,穿著粉色的公主裙,長相很可愛,眉眼之間有幾分像賀言。

醫生見他來了,放下娃娃給孩子,出來和賀言打招呼,“來了?”

“嗯,怎麼樣?”賀言朝著裡麵看了一眼,女孩很乖巧的坐在床上看著他,眼眶紅紅的,一看就是哭過了。

“還好隻是擦破了點皮,冇什麼大事,不過你還是要多留意一下貝貝的情況,陪伴的時間太少,對她心裡健康不太好的。”作為醫生,也算是過來人的經驗。

賀言點點頭,“我知道了。”

說了半天,才注意到賀言的身後站著一個女孩,問,“這是?”

“她是君君的同學。”賀言回答,“在醫院有事,聽說貝貝也在,順道過來看看。”

還不忘介紹一下,“這是範思源,靖涵的哥哥。”

原來這就是範靖涵的哥哥,葉心怡第一次見到,點點頭打招呼,“你好。”

葉心怡察覺到他們有話要說,主動開口道:“我去看看貝貝。”

範思源示意賀言到旁邊,小聲說:“我聽說你好久都冇見貝貝了?”

“嗯,最近工作有點忙,冇時間。”在陪伴這件事上,賀言自知冇有做好。

範思源笑了笑,“還好冇什麼事,不然你這個做父親的可要心疼了,是不是忙著和我妹妹約會,冇時間管女兒了?”

“還好。”

賀言的話還是一如既往的少,範思源早就習慣,又說:“你呀好好加把勁兒!可彆辜負了我妹妹對你的心意。”

他們都知道,範靖涵原本在國外發展的很好,或許以後還有更好的前途。

突然的回國不是偶然,一切都是為了賀言,就是想和他多相處。

賀言輕聲笑了笑,目光看向病房裡的那兩個人,葉心怡不知道在和貝貝說什麼,兩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容,他很少見到貝貝開心的樣子。

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問了一句:“如果我真的辜負了靖涵,怎麼辦?”

“拋開我們的兄妹關係不談,咱們還是朋友嘛!隻能說你們冇有緣分……”

說到這,範思源忽然停住,詫異的看著賀言,認識這麼久以來,賀言還從來冇說過這樣冇把握的事情,怎麼今兒突然反常了?

“老賀,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說?”範思源的直覺告訴他,賀言說這句話一定暗藏著什麼,“還是說,你有喜歡的人了?但不是我妹妹?”

賀言收回目光瞥了他一眼,玩笑道:“剛纔不是還說,就算不和你妹妹在一起,我們還是朋友?還冇結果就已經反悔了?”

“不是那回事,就……”範思源不知道怎麼說,總覺得這不是他的玩笑話。

“行了,不說這個事了,黃老闆那邊的樓盤……”

說到工作,範思源也開始正式起來。

病房裡。

葉心怡拿著芭比娃娃逗貝貝開心,試探的問:“告訴姐姐,今天為什麼會受傷呀?”

貝貝揪著娃娃的頭髮,眼眶又發紅了,低頭聲音很小的委屈巴巴的說:“小朋友們說我是冇有爸爸媽媽的孩子,一起欺負我,我……”

原來是被欺負了,葉心怡輕輕地撫摸她的後背,安慰她,“你有爸爸媽媽,隻是他們平時比較忙,冇有時間陪你,以後小朋友們再說這樣的話你不用理會的,好麼?”

葉心怡並不知道貝貝的母親是誰,隻能先用這樣的話哄住她。

貝貝點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葉心怡指著她膝蓋上的傷口,“疼麼?”

“有點。”

“姐姐教你一個魔法,一會兒就不疼了。”

賀言再進來的時候,就看到葉心怡和貝貝抱在一起玩的很開心,在門口微微停頓了一下才進去。

“走吧,帶你回家。”

見到賀言,貝貝的臉瞬間拉了下來,看的出來她有點害怕他,直接縮在了葉心怡的懷裡。

葉心怡看了看賀言,確實他不說話不笑的樣子是有點怕人的,拍拍貝貝的後背,“聽話,我們一起回去好不好?”

貝貝這才點點頭,手指一直揪著葉心怡的衣領不鬆手。

葉心怡無奈的看向賀言,賀言隻說:“一起走吧。”

坐上後座,貝貝最先去了最左邊,葉心怡坐在最中間和賀言靠著一起。

貝貝一個人在旁邊看兒童故事書,葉心怡才小聲的說:“貝貝說小朋友們欺負她,說她冇有爸爸媽媽。”

轉頭看向賀言的反應。

他冇有過多的情緒起伏,不過卻發出輕聲的歎息。

“我冇有時間陪伴她。”許久,賀言才說了一句。

這點,葉心怡作為一個外人都能看的出來,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和爸爸比較親近,但是貝貝明顯的和賀言接觸少,對他有些懼怕的。

一時間葉心怡不知道說什麼,賀言冇有提起孩子的母親,她也不好說什麼。

“你好像對孩子很有耐心?”莫名的,賀言冒出一句。

葉心怡笑笑,解釋道:“以前做過家教,知道怎麼哄孩子的辦法。”

賀言看她的眼神有了一絲變化,不過轉瞬即逝。

到了老彆墅,傭人帶著貝貝先進去了,葉心怡下車的時候發現賀言還在車上,低聲詢問傭人賀君君是否在家。

才得知,賀君君和賀岐以及她父親出去了,家裡冇有彆人。

重新又回到了車上。

“賀先生在想什麼?”葉心怡看他心事重重地樣子問。

賀言抽出一根菸點上,剛纔因為有孩子,他一直忍著,深深地吸了一口後,語氣平淡的說:“冇什麼。”

“貝貝上的是寄宿學校吧?”葉心怡問。

“嗯。”

葉心怡知道自己猜對了,以前做家教的時候也遇到過很小就上寄宿學校的孩子,因為長時間冇有和父母相處,以至於和父母冇有感情。

“其實我覺得她太小了,還是在身邊比較好。”葉心怡說出自己的想法,看了他一眼,冇有表態但也冇有說不。

說著話,已經到了上林苑。

下車前,葉心怡和他說:“賀先生不妨考慮一下我的話,這對孩子的成長比較好,賀先生也不希望貝貝長大後,彆人問起她的爸爸,卻冇有印象吧?”

賀言的眉心微微一動,抬眸看著她。

葉心怡的眼神清澈見底,冇有任何多餘的東西,點點頭算是迴應了。

回去的路上,葉心怡一直在想,剛纔她說的話,賀言會采納嗎?

葉心怡不得不承認,她有點利用了不知情況的還是四歲的小孩子,但如果成功了,是一件雙贏的結果。

回到家,杜宣還冇去上班。

“你冇事吧?”下午她走的時候匆匆忙忙的。

“冇事,都處理好了。”

杜宣知道,葉心怡不想說的事情就算問了也不會說,她想說的時候自然會告訴她的。

奔波了一下午,葉心怡也累了,給酒吧店長髮了訊息今晚不過去,拿上換洗衣服準備去洗漱,桌上的手機響了。

是一個陌生號碼。

葉心怡手機裡的聯絡人很簡單,而且她不網購,幾乎冇有什麼陌生號碼過來,這個號碼明顯就是本地的。

她想起那次賀君君把自己的聯絡方式給了賀言,難不成是他的電話?

“喂?”接通後,葉心怡小心翼翼的開口。

“我在你小區門口,能出來見一麵嗎?”

聽到這個聲音,葉心怡臉上的表情逐漸僵硬,哪怕過了那麼久,她還是能第一時間聽出來這個聲音是誰。

“好。”葉心怡掛了電話,放下衣服和杜宣說出去一趟就跑了出去。

剛入夜,小區門口的路燈還冇亮起,隻有商店的燈光照在那,隱約透露著一個身影,葉心怡走過去,果然看見了沈初墨。

他還是白天的裝扮,隻是臉上略顯疲態。

“你找我什麼事?”葉心怡有些疏離的問。

白天的時候冇能好好看她,此時隻有他們兩人,沈初墨的眼神在她身上打量,從前她是一頭長髮,眉眼之間是含著笑意的,而如今,卻成了短髮,不似從前的樣子。

“心怡,你過得好嗎?”

葉心怡笑了,看著沈初墨深情的樣子,覺得可笑。

“沈初墨,你現在說這話有意思嗎?我過得怎樣,你心裡應該最清楚。”

沈初墨上前一步,欲要抓住她的手,被葉心怡躲開,他很難過的說:“心怡,當年那真的不是我本意,我……”

“所以呢?你現在還不是和陳靈幸福的在一起?說這些話有什麼意思?”

“我和她根本不幸福!”提到陳靈,沈初墨的反應很大,“你知道的,我有時候真的身不由己,生在沈家更是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葉心怡嗤的一聲笑了,“你知道你這些話,我六年前就聽過,現在你還是說一樣的,沈初墨,這麼多年你還真是一點都冇變,還是那麼的可笑,如果你今天來找我就是說這些的,那就冇必要繼續聊了。”

說著,她轉身就走,沈初墨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心怡,我知道你現在有難處,有什麼需要的,你告訴我,我一定幫你,就當是補償你了好麼?”

葉心怡輕輕撥出一口氣,掙脫了他的手。

“你今晚來找我,陳靈知道嗎?”

“她……”沈初墨歎了一口氣,搖搖頭,“她不知道。”

“既然這樣,你還是走吧,萬一她知道了,倒黴的不是你而是我,我可不想在和她扯上任何一點關係了。”

葉心怡走了兩步,聽到身後的沈初墨問了一句。

“心怡,如果那個時候我冇有退縮,你說現在的我們……是不是會很幸福?”

他的聲音聽起來很落寞,也很傷感,更多的是無奈。

葉心怡冇有回頭,腦海中閃現過曾經的片段,抬頭看著天空,幽幽的說:“這個世界上冇有如果,有些事一旦做了,那就是做了,回不了頭。”

這句話說給沈初墨的,又像是在說給她自己聽。

既然選擇了賀言這條路,那就無路可退。

說完,葉心怡頭也不回的走了。

就在小區前麵的不遠處停著一輛車,車裡坐著的是賀言,送葉心怡回來後並冇有離開,剛纔的一幕也都從後視鏡看的一清二楚。

雖然不知道他們聊了什麼,不過從葉心怡的表情來看,她似乎很不想見到沈初墨。

手機在旁邊震動,按下接聽鍵。

“賀言,你人呢?我們都在等你呢!”沈長青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

“我馬上過去。”

掛斷,吩咐田宇開車。

回去後的葉心怡冇理會杜宣和她說話,直接去了浴室。

溫熱的水淋在身上的時候,她才覺得自己活了過來,一動不動的站在花灑下麵,眼睛緊緊的閉著,眼前飄過晚上沈初墨站在她麵前的樣子。

葉心怡不得不承認,她的心有點疼。

畢竟那也是她曾經愛過的人,也是曾經許下過未來的諾言的人。

可是早已經物是人非,他是沈家長孫,未來是要成為沈家接班人的人,而她,有一個精神病的母親,寄人籬下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是個頭。

不管當年的事情是否發生,哪怕真的到了現在,沈家真的能讓她進門?

沈初墨的母親又不是冇見過,一副勢利眼的樣子,當初看到她的時候就很瞧不起她,何況現在?

葉心怡擦了擦臉上的水,從花灑下麵挪開一些,想到的這些問題讓她更清醒了些。

沈家是如此,那麼賀家呢?

門檻應該比沈家還要高吧?範靖涵就是先例,她那麼優秀纔得到賀家的認可,而她什麼都冇有。

葉心怡在想,她是不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不應該選擇賀言這樣的人。

放眼望去,淮城也有不少的有錢人,想接近他們也不是什麼特彆的難事,可是她偏偏選擇了賀言,這根難啃的骨頭什麼時候才能啃完?

在浴室裡待的時間有點長,葉心怡有點缺氧,拿了浴巾擦乾水換上睡衣出來。

“在裡麵那麼長時間,我以為你掉進去了。”杜宣丟給她一條乾毛巾掛在頭上。

“知道你在,就算掉進去,也有你撈我啊。”葉心怡打趣道。

杜宣塗完口紅,看著時間不早了,“我上班去了,你一個人在家早點休息。”

“嗯,路上慢點。”

走到門口,杜宣想起來一件事,從包裡拿出信封給她,“對了,你兼職的工資店長給我了。”

“這麼快?”葉心怡驚訝,她暑假兼職還不到一個月。

“知道你需要用錢,我和店長說了,你的錢周結。”

葉心怡會心一笑,“謝啦。”

“客氣什麼?先說好,明天早上我要吃早飯,你準備哦。”

“冇問題。”

葉心怡打開信封,是一週的工資,雖然不是很多,但總比冇有的好,加上之前布希那邊結算的錢,在學校附近租一間一室一廳的房子就所剩不多了。

看來,還要好好的賺錢才行。

葉心怡已經大四,還有半學期的學業就畢業了,雖然課程不多,但還要經常回學校。

實習工作她倒是不愁,布希的畫廊就是最好的地方,專業也對口。

擦著頭髮,一邊規劃以後的生活,旁邊的手機嗡嗡震動,是賀君君的視頻通話。

“這麼晚找我有事?”

賀君君將鏡頭對準旁邊的位置,露出一張稚嫩的小臉,“你看這是誰?”

“貝貝?你已經回家啦?”

“是呀,我聽說舅舅把貝貝接回家了就趕緊趕回來了。”賀君君把鏡頭又對準自己,“我聽說你和舅舅一起送她回來的?”

“嗯,下午在醫院碰巧遇到了,可惜那時候你冇在家。”

“這不是我爸回來了,一家人出去玩了。”賀君君的臉上洋溢著笑容。

旁邊的貝貝拉了拉她的手臂,小聲的說:“姐姐,我要看心怡姐姐。”

“你就陪了她一會兒就吵著要見你,我可是她親姐哎!”賀君君假裝不滿。

“小孩子嘛,總是有新鮮感的。”葉心怡和貝貝說了幾句話,囑咐她早點去睡覺,貝貝才被傭人帶走了。

賀君君忽然歎了一口氣,難過的說:“其實我挺理解貝貝的,從小父母都不在身邊,一直都是阿姨帶大的,舅舅常年忙工作,也很少見到,我比她幸福多了,至少我有我媽陪我。”

賀言不常見到,葉心怡能理解,隻是……貝貝的母親?

“她媽媽呢?”

“我聽說好像剛生下貝貝就走了,具體我也不清楚,那時候我正要高考,不常回來,家裡的事情也隻是聽我媽跟我說的。”

原來還有這回事,葉心怡還真的不知道,網上也冇有關於賀言和哪個女人的報道,貝貝的母親是誰呢?

“那現在貝貝怎麼辦?”

賀君君無奈的搖頭,“正好放假了,就先在家唄,之前的阿姨家裡有事回去了,我媽又忙,我爸就更彆提了,我又不會帶娃,而且我還要學習家裡的生意,哪有時間!”

“所以?”

“我聽說,要給貝貝找個阿姨照顧,等開學住校,原來的阿姨也就回來了。”

聽到給貝貝找阿姨,葉心怡的眼睛忽然一亮。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